“您就是方山木?”女孩上下打量方山木一眼,一脸诧异,“您这一身打扮是搞行为艺术还是玩街头艺术?不是说您是公司副总吗,不像,像一个混得不怎么样的三流画家。而且长得和头像不像,胡子拉碴的,至少老了10岁……您到底是40岁还是50岁?”

    方山木有几分不耐烦:“你管我多大?我是来租房又不是来相亲。”

    “还真要问清楚才行,要不还真不能租您,给多少钱都不租……反正我又不缺钱,就是因为朋友介绍才抹不开面子。”成轻蔑地笑了笑,嘴角弯成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颇有几分坏坏的意味,“我的租房原则是,超过50岁的男人和40岁以上的女人,不租!刚毕业的大学生,不论男女,不租!一年换三次以上工作的,不租!”

    “都是什么奇怪的理由,你管别人是谁,只要能付得起房租就行。”方山木嘟囔了一句,心想要不是古浩介绍,他才懒得跟成打交道。一看就是从小到大被惯坏的一类人,家里有钱,长得又不错,一直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从来没有受过什么委屈,个性乖张而自私,就养成了事事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

    要是以前,方山木会转身走人,才不愿意和成这样过于自以为是的90后姑娘多说一句话,但现在他无处可走,而且又是晚上了,不想去住酒店,只好忍了,递上了身份证:“好几天没刮胡子,显得老成了一些。实际年龄你自己看……”

    “78年的,今年……38岁,还不到40岁,小了点,不过看在朋友的面子上,算了,勉强接受你了。”成又对比了一下身份证照片和方山木本人,忽然笑了,“不过也别说,你本人比身份证上是老了不少,但更有男人魅力。刚才第一眼是胡子拉碴形象挺差,再多看几眼,又觉得很沧桑很有男人味道。其实我还有一个原则是,不和40岁以下的男人打交道。对你,破例了。”

    “谢谢啊,谢谢!”方山木夸张地拉长了声调,就想结束谈话,“很荣幸能被你认可,现在可以看房了吗?”

    “着什么急,房子就在这里,又跑不了。”成斜着眼睛,“还以为男人过了35岁就会成熟一点点,没想到,还和20来岁时一样幼稚。难道说男人的成熟真的和年龄无关吗?唉,都说90后这一届男人不行了,现在看来上上届男人也不怎么样,都快40岁的人了,还这么着急忙慌的,乖乖,难道只有80后才有希望?”

    方山木不理会成的牢骚,随她上楼。足有一米六七的成细腰长腿,上楼的时候,腰肢扭动,裙裾飞扬,马尾辫左右摆动,既青春又性感。

    房子在三楼,成忘了带电梯卡,二人就只能走楼梯。方山木也顾不上抱怨她的马虎。

    “您这像是去哪里闭关了?怎么这么邋遢?”成忽然站住,回身,一脸好奇,“是不是你们去什么地方团建了,关在深山老林里面,不通电没有信号,与世隔绝,天,太有意思太有挑战性了……下次记得喊我。”

    方山木正在想事,没收住脚步,撞在了成身上,他尴尬地举起双手:“不是故意的,抱歉,别多想。”

    “多大的事儿,就算你是故意的,又有什么?别以为碰我一下就是你沾了便宜,收起你的古董思想,在90后眼里,你们70后的想法都是文物级别的传统。”成咧了咧嘴角,“大叔,你记住了,要是90后的女生喊你大叔,说明你还有魅力。喊你师傅,你就被扫进历史的角落了,就千万别再有任何不正常的想法了。”

    “你放心,你叫我大叔,我对你也没想法,不管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方山木被气笑了,“团建?对对对,是团建,下次再去,我一定喊上你,就怕你不够胆量。还有,就算你胆量去,说不定进得去出不来。”

    “听上去挺神秘,有意思,是不是类似荒野求生一样的团建?太好了,下次一定叫上我,不叫我,我就把你扫地出门。”成没有多想,兴奋了,打开了房门,“大叔,家具一应俱全,而且还是精装,三室两厅两卫,130平米,一个月租你7000块,还是四环以内的高端小区,真的是友情价了。”

    房子很大,三个卧室,客厅和餐厅连成一体,采光也很好,在四环内确实是高端住宅,方山木很满意:“好,租了,先签一年的合同,交半年的租金,没问题吧?”

    “总算有点成熟男人的魅力了,我喜欢爽快的男人,成交。”成拿出一纸合同,签字后交给方山木,“既然是朋友介绍的,就省了试探加了解的过程。签了协议,付了款,房子就是你的了。不过别怪我多嘴,大叔,你这把年纪肯定结婚了,为什么要出来住,是不是要养小三?”

    ……夜深了,方山木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不是因为在另一个房间住着成,而是十多天来,他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巅峰直落谷底。

    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多了!

    有时想想,人生就是一条起起伏伏的山路而不是笔直的高速公路,就像时代的发展一样,整体是奔流向前的趋势,但也会遇到险滩急弯。有人做过一个试验,两个小球同时出发,笔直路线的小球比起伏不定路线的小球慢了几分。

    因为笔直前进,缺少了跌落到谷底之后冲到顶峰的冲击力。

    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方山木翻了一个身,起身去喝水。饮水机在客厅,他接了一杯水,愣了片刻,才清醒了几分,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家里,而是在租住的后未来小区3栋301室。

    他喝了一口水,烫了一下,下意识扔了水杯,才想起以前盛晨总是准备好一个透明的玻璃水壶,里面总有放凉的凉白开,可以随时倒水来喝。

    其实……盛晨还是有许多优点的,就是太固执太自以为是了,方山木刚想怀念盛晨的好,又被自己心中的怒火压了回去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无理取闹,他也不会落得工作失误导致公司损失巨大。如果不是公司损失巨大,董事长也不会震怒之下让他停职反省。如果不是停职反省,他也不会去西山散心。

    如果不是去西山散心,就没有差点儿死在深山老林的惨痛经历!一切的一切的源头都是盛晨的错,最气人的是,盛晨毫不关心他的死活不说,还敢首先提出离婚,她一个家庭妇女,靠他的收入养家,竟然还有胆量离婚?

    离就离,谁怕谁?方山木气呼呼地想,不行,一定不能原谅她,要坚决离婚!他会被盛晨扫地出门,太没面子了,好歹他也是堂堂的副总,年收入200多万还有期权,他一没出轨二没有不顾家三没有变心,盛晨还敢嫌弃他,真当他还是当年青涩的可以任由她摆布的小年轻?

    他已经是一个既成熟又成功的中年男人了!

    方山木猛然又愣住了,刚才这么一番愤愤不平的想法,显得他不够稳重大方,还是有些幼稚和冲动了。

    喝完水,忽然没了睡意,方山木转身坐到了沙发上,准备发一会儿呆。窗外的夜色正浓,墙上的石英钟显示是凌晨一点半。

    天亮还早,长夜漫漫,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在深山老林的几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一个人,石头当枕头,草地当床,伴着凄风冷雨入眠,风声雨声虫声和不知名怪声,此起彼伏像是一曲绝望的交响乐。

    现在安静了,反倒不适应了。

    失联这么多天,盛晨就真的一点儿也不担心他去了哪里,有没有危险?从大学时相恋,到大学毕业后一起留在京城,再到结婚,他们认识将近20年在一起超过15年,彼此之间熟悉得再也没有空间和距离,像是一个人。

    但越是熟悉,越是陌生,最熟悉的陌生人,说得一点儿也没错。越熟悉,方山木越觉得不认识盛晨。尤其是在孩子上学之后,她空闲下来,天天琢磨他的动向,发微信打电话发视频,各种形式的查岗,让他不厌其烦,被同事耻笑被领导嘲笑。

    甚至有一次在和领导吃饭,盛晨在短短半小时内打进来十几个电话,每次都是重复同样一句话:“什么时候回家?”

    他颜面扫地,在领导含蓄而意味深长的笑容中,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后来领导很周到地让他先走一步,他关了手机,继续陪领导吃饭。事关一次重要的谈判,怎么能中途走人?何况他又是项目的负责人!

    结果回家之后,盛晨将他锁在了门外,敲门不开,微信不回,电话不接,他一气之下,回公司了。

    “起开,你坐我脚上了。”

    方山木的回忆被成的一声断喝打断了,他惊慌地跳了起来,仔细一看,才发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曲线玲珑身姿曼妙细腰长腿……正是成!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