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浩不想听也得听,因为孙小照是方山木的助理,他想要对孙小照下手,必须得先过方山木这一关。正是由于方山木对孙小照的保护和关照,古浩尽管早有想法并且跃跃欲试,却一直没敢付诸行动。

    而等古浩坐上了副总的位置后,孙小照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助理,他就开始按捺不住心思,终于对孙小照下手了。

    古浩的手法依然是他惯用的三板斧先是以工作为由,频繁地和孙小照接触,让孙小照充当他的司机,接机送机自不用说,还让她陪他应酬,不管多晚,都要带着她。也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人局,美其名曰让孙小照多锻炼锻炼。

    第二阶段就开始了微信轰炸,先是从嘘寒问暖开始,关心孙小照的日常起居,不时给她发红包买小礼品。结果孙小照对他的日常关心很少理会,对于工作却总是及时回复。并且应酬次数多了,她还请假,其实已经明确地表明了态度。

    孙小照还一度对古浩的司机说,她现在开的车是路虎,是父母帮她买的,太费油,打算买一辆省油的,这样能减少开支。其实是暗示古浩总是不管公事还是私事都要她接送,她赔了时间也就算了,还要赔上油钱,她吃不消,也不开心。

    听到司机的转述后,古浩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进入了第三阶段的试探。先是以为孙小照报销油费为由,转账给她。再主动提出要帮孙小照解决房租问题,因为在京城,一个月一万多的房租,也正常,而孙小照的工资收入才一万多。

    孙小照却说她的房子是买来的,不需要交房租,让古浩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软钉子。也是在告诫古浩,她不缺钱,古浩的小恩小惠对她来说不起作用。

    古浩却深陷其中,没有察觉到孙小照明里暗里的拒绝之意,他自以为时机已经成熟,就开始了向孙小照微信试探加挑逗从无微不至的关怀到甜言蜜语,再到露骨的情话以及不堪入目的骚扰!

    结果让古浩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孙小照请人帮忙加入了公司的领导群她原本只在古浩所在的部门群,没有资格加入领导所在的管理群领导群里有公司的全体股东以及管理层,她将古浩发她的情话、挑逗和暗示性的话语以及转换成文字的语音,全部截屏发到了领导群和相关部门群!

    一时之间公司上下人人皆知古浩的所作所为,古浩成了众矢之的,被人称为流氓上司色狼领导!

    公司领导极为震怒,如此丑闻前所未闻,当即决定开除古浩。古浩百般求情也无济于事,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司。

    更为严重的是,事情不但在公司内部传诵一时,还在同行业之中四处流传。古浩的声名毁于一旦,他在整个互联网行业,以后是没有立足之地了。

    古浩无比痛恨孙小照,她拒绝他的示爱也不必非要让他身败名裂,他决定想要报复孙小照。孙小照却主动找到他,给了他三点忠告:“一,别抱着祸害年轻姑娘的心理去泡妞,她们是年轻,但不幼稚,更不傻。二,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的女孩子,从小丰衣足食,家庭条件都不差,不会被他几块棒棒糖就能骗走。三,对婚姻忠诚对家庭负责的人,才会对公司负责对社会负责,像古浩这样总是抱着玩玩的态度来欺骗小姑娘的中年油腻渣男是不少,但也别以为小姑娘们都好骗好欺负,小心被小姑娘们收拾,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古浩怕了,没敢再找孙小照的麻烦,因为他天大的麻烦来了!

    古浩也知道事情瞒不过江边,但能瞒多久是多久,拖为上策。不料事情才发生的第二天,江边就知道了。

    这一次江边没有气势汹汹地质问古浩事情的来龙去脉,传得如此沸沸扬扬,她不用问也知道是怎么一回儿事了,她很冷静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手指了指墙角的小板凳。

    古浩没有如往常一样搬过小板凳坐在了她的对面,而是直接跪倒在她的面前,痛哭流涕,先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然后又指责孙小照是心机婊,不,是绿茶婊,表面上装得很纯洁很白莲花,其实骨子里比谁都淫荡。其实他早就知道孙小照和方山木有过不正当男女关系,他之所以给孙小照发一些挑逗的话,是为了测试她。

    没想到她恶人先告状,反咬他一口。可气的是,他还没有抓住她的把柄,不过总有一天会他报仇雪恨,让所有人都看清孙小照的真实面目。

    古浩的泼脏水再加摘清自己的行为没有像往常一样奏效,江边不再听他解释,而是冷冷地和他约法三章,第一,古浩以后必须使用苹果手机,并且和她登录同一个账号,以便她可以随时掌控古浩的行踪,并且可以定位古浩,还可以查阅古浩的通话记录和短信。苹果产品不管几台设备,只要使用同一账号,就可以做到互通。第二,古浩接受她的安排,到另外一家公司上班。她会安排好一切,古浩没有选择的余地。这家公司从创始人到管理层,她全部认识。第三,以后古浩不许再有任何应酬,如有必要并且实在无法推脱,她必须一起去。

    三条原则,等于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古浩网在了网中央。一如古浩上学时最喜欢唱的一首歌张学友的《情网》:而你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轻易就把我困在网中央。我越陷越深越迷惘,路越走越远越漫长……

    古浩表面上答应不答应不行,没好果子吃,离婚加扫地出门就是下场,尽管这些年他也赚了不少钱,但基本上钱都归江边管理,离婚的话,以江边的精明和她的家族势力,他恐怕分不到一分钱家产。

    既没有离婚净身出门的勇气,又不想被束缚得像个傀儡,古浩苦思冥想无计可施,只好趁江边和盛晨一起出门办事,偷偷溜了出来找方山木商量对策。

    方山木丝毫不同情古浩的遭遇,咎由自取是对古浩最好的形容,他冷哼一声:“你现在总算体会到了害人反害己的滋味了吧?送你两个字:活该!三个字:真活该!”

    “噗哧……”卧室门外传来了胡盼的笑声,她披着被子走了进来,“方叔你的词语也太贫乏了,应该送他四个字罪有应得!”

    “要你管?”方山木瞪了胡盼一眼,“不好好睡觉,偷听别人聊天,不道德。大半夜进男人房间,不自重。”

    “先别上纲上线,我知道你们没脱衣服,才进来的。”胡盼调皮地一笑,“我在门口偷听半天了,是有点不太好,但也无伤大雅是不是?我也是出于好心,古老头栽在了女人的问题上,你们两个大男人商量来商量去,也很难抓住问题的重点,毕竟你们不是女人,不知道女人的心思不是?我可以帮你们出出主意,让你们两个直男更准确地把握女人的真实想法。”

    古浩一见胡盼,顿时眼前一亮,之前隔着门看不清楚,现在离得近了他才发现胡盼肤白貌美大长腿,比起孙小照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由直了眼睛。

    回到客厅,落座时,胡盼故意坐在了方山木的旁边,离古浩远远的,古浩无语地摇了摇头,他看了出来胡盼对他有明显的排斥和反感。

    方山木本不想让胡盼加入讨论,但胡盼非不走,他也只好由她。主要也是他也确实想听听胡盼的意见参考一下。

    整理了一下思路,方山木问:“三个问题要问你,如果你真想让我帮你出主意,你得跟我说实话。”

    “不说实话就出去!”胡盼替方山木帮腔,还伸出胳膊挥舞几下,“你都害过方叔,方叔还帮你,你要是再死不悔改,别说朋友了,拉黑你还是轻的。听到没有,古老头?”

    古浩连连点头:“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现在我信了那句话,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男人之间的情谊,才是一辈子的兄弟。哎呀胡盼,我比山木还小,你不能叫我老头,我也是你叔。”

    “一天天的……”胡盼斜了古浩一眼,“你不配当叔,以后就叫你古老色吧。”

    古浩还想再说什么,方山木的问题来了:“三个问题,第一,江边鼓动盛晨和我闹个没完,是不是有你的功劳?西山深山老林的事件,是不是你故意挖坑让我跳?”

    古浩搓了搓手,一脸尴尬和不安:“江边怂恿你家盛晨,我确实是知道的,虽然心里很反对,但迫于江边的淫威,不敢说什么。老兄,我们是同病相怜,都是深受女人之害啊。说实话,让你去西山散心,确实是有支开你的意思,当时公司已经基本上决定要解雇你了,我怕你听到风声后再运作,就想了个办法……但确实没有害死你的心思。”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