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对了!”胡盼一下跳了起来,“如果一开始没有达到最大的期许,希望以后再慢慢上升,多半会是悲剧。,不能复合。你们已经有过一次分手,破镜重圆之后,裂痕永远存在,不可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通这一点呢?”成一拍大腿站了起来,一挽袖子,“对于渣男不能心软,要拿出渣女一样的决心。”

    话一说完,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段语音:“我想明白了,好马不吃回头草,何况前面还有一大片草原,谁会再要你这片已经衰败的旧草地?就这样,拉黑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好了,解决了,也拉黑了。”成操作了几下手机,精神了许多,“解决了两个难题,只剩下最后一个了,方叔,请继续上课。”

    “你的房子哪里?有多大?租金多少?”方山木靠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摆出了胜利在握的姿态。

    “在朝阳,高碑店附近,200平左右,租金就是市场价。”

    “我的公司已经注册好了,正在找办公地点,明天我过去看看房子,如果合适的话,我租了。”方山木哈哈一笑,站了起来,“好了,问题全部解决了,明天会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等等,方叔,你真的要创业?”成拉住准备进屋睡觉的方山木,“几个月前你说过一次,我以为你就是随口说说而已,现在进展到哪一步了?”

    “公司注册下来了,创业方向定了,资金也到位了,就差公司选址后,开始招聘员工了。”方山木看向了胡盼,“你找到工作了吗?”

    胡盼一脸不好意思:“换了三家了,都不合适,现在又失业了……”

    “这要是在日本,你以后就别想再找到工作了。日本公司特别忌讳频繁跳槽的员工,认为他们没有耐心和忠诚度。”方山木教育胡盼。

    “这能怪我吗?”胡盼不服气,“京城的骗子公司太多了,第一家是一家医疗公司,创始人是一个南方人,长得很帅,能说会道,给我描述了无限美好的前景。我被他迷惑了,当了他的助理。还好他只骗财不骗色,想用我的身份证为公司贷款,我及时醒悟,没有上当。当我大学的法律是白学的?后来才知道,他用同样的方法骗了至少七八个小女孩,每人都贷了20万。只要逾期或者还不上,都会上个人征信,影响以后的个人信用,包括住房贷款、信用卡申请,等等。”

    “第二和第三家公司都是影视公司,结果第二家是一家不懂内容但却精通融资的公司,说是影视公司,其实是非法集资公司,我只干了半个月就跑了,连工资都没要到。第三家影视公司更奇葩,老总是一个房地产商,投资影视公司也是玩票的性质,主要目的是为了泡他喜欢的几个女演员。进入了行业之后才发现,他喜欢的几个女演员比他还有钱!他还说喜欢我,如果我当他的小三,送我一辆宾利一栋别墅。我照了照镜子,虽然说长得也挺漂亮,但要说这副脸蛋值一辆宾利和一栋别墅,也是自欺欺人,京城这地方,不缺高官权贵,不缺资金,不缺骗子,更不缺我这种姿色的美女……”

    “上次说过的事情,还算数吗?”方山木环视胡盼、成和古浩,心中的蓝图越来越清晰了。

    “当你公司总监的事情?”胡盼当然记得上次吃饭时聊到的话题。

    “不,不是总监,是助理,先从助理做起。”方山木笑眯眯的样子,和他以前在公司当副总的刻板形象判若两人,“你还不太稳定,有点飘,需要锻炼一段时间才能胜任更重要的工作。”

    “朋友归朋友,工作归工作,助理倒不是不可以,关键看待遇……”胡盼眨了眨眼睛,狡黠地笑了,“我相信方叔的人格魅力,也认可方叔的能力,就看方叔是不是大度大方了。”

    “收入和能力成正比,反正不会亏待你。”方山木又看向了成,“,你有没有兴趣和时间,和我们一起创业?公司叫无限关爱有限责任,主营方向是互联网,主要业务是开发一款游戏app……”

    “最近倒是正好有时间,只不过我不太懂互联网,我大学学的是金融……”成歪头想了一会儿,“想明白了,就这么着了,我加入。但我不当总监,我要当联合创始人。房租不收了,当成我入股公司的股本金。”

    古浩忙凑了过来,一脸谄媚的笑容:“我呢?我还在呢,别当我不存在。我也加入,我也要当联合创始人。”

    “不行,他不够资格!”胡盼当即反对,推开了古浩,“你起开,别影响我们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我代表无限关爱有限责任公司,不欢迎你。”

    方山木也知道古浩人品有问题,既喜欢钻营,还好色,但创办公司需要方方面面的人才,更何况现在他又是无人可用的地步,古浩现在走投无路,他加盟进来,可以替他应付许多他不方便出面的事情。更不用说在他未来更长远的规划里,古浩还是可以用来精确打击的狙击枪!

    方山木不是一个斤斤计较之人,但也不是一个大度到有仇不报之人,对于被公司解聘失去原有一切的木已成舟的事情,他不去纠结。但事关他职业生涯的声誉,以及背后种种,他记得清楚,在等一个报复的时机。

    “看人要看人缺点,用人要用人优点,古浩是有一堆缺点,但也有少数闪光的优点。”方山木决定用古浩,古浩在公司和他共事时,也确实处理过许多棘手的事情。

    “他没有一个优点,如果你不能说服我,我就不加入公司。”胡盼对古浩极度厌恶。

    “我也是,方叔你看着办。”成也表明了立场,“二比一,更不用说我们两个大美女会对公司发展起到多么重要的促进作用,就连招聘时的文案上注明有美女同事,也可以为公司增光添采不少。而且最主要的是,90届已经是消费主力,你既然面向游戏市场,肯定是以90届的消费者为主力人群,谁最了解他们?当然是我和盼盼了。”

    方山木笑了,看来二人是不把古浩踢出创始人团队誓不罢休,他也知道如果一开始不能解决公司内部的矛盾问题,就像恋爱中的男女,开始时就有裂痕和疑虑,隐患就会埋下,到以后发作的话,会无法收场。

    “好,好,你们说得都有道理。”方山木见古浩一脸焦急,生怕他不让他加盟公司,不由暗笑,古浩你也有今天?

    “不过呢,我有件事情需要请你们分析一下,看到时遇上了该怎么解决……”方山木示意胡盼和成稍安勿躁,也朝古浩使了一个眼色,“比如说我们公司推出的app在市场上大受欢迎,很快就有了抄袭者,而且对方还抄得很露骨很明目张胆,我们该怎么办?”

    “打官司,告他!”胡盼右手一挥,一副指挥千军万马的架势,“我是学法律的人,到时由我出马,绝对可以马到成功。”

    古浩撇嘴一笑:“打官司要取证,要调查,要等法官时间,知识产权官司尤其是难打,而app推向市场之后,决定命运前途的往往只有几个月时间。但官司可能要半年甚至一年后才开庭,到时黄花菜都凉了,说不定对方已经占领了市场,就算打赢了官司但已经输掉了整个世界,又有何用?”

    “那……怎么办?难道只能被动接受被人抄袭?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恶气,我得打他们一顿。”成又挽起了袖子。

    “打架能解决问题,世界早就是四肢发达的人的天下了,要多动动脑子……”古浩指了指脑袋,得意地笑了。

    “如果公司有古浩,到时由他出马,肯定可以快速解决。”方山木见时机成熟,抛出了观点,“公司是一个团队,团队有人负责大局,有人负责技术,有人负责市场,也有人负责解决疑难杂症,针对无赖行径的行为,就得由无赖出马才能马到成功……”

    “说吧,你能怎么解决抄袭?”成很不服气,“我不信你有这本事。”

    “对付坏人,还得恶人磨。我的方法多得是,只说其中一种。”古浩站直了身子,摸了摸头发,“我会追踪对方公司的创始人,查到他包养小三的证据……”

    “呸!你以为都像你一样是色狼,都在外面有人呀?如果对方没有小三呢?如果对方还没有结婚呢?”成被气笑了,想打人,又忍住了。

    “没有小三,也可以制造出来他有小三的假象。当然了,我没这么无耻,我是有底线的人。你要记住一点,是人都会有缺点,他没有,他的手下肯定会有。我不信他的全公司上下,铁板一块。好吧,不从男女关系入手……你别打我,我改还不行吗?”古浩跳到一边,躲开了成的一记飞脚,“我会从他们公司所有人员入手,程序员、助理、副总、司机,等等,只要突破其中一个,就可以拿到他们抄袭的关键证据,到时先不打官司,直接上门,拿出证据威胁他们要打官司要曝光他们,他们就会直接认输了。”

    “怎么突破是个问题,我觉得很难,你的方法不可行。”胡盼虽然动摇了几分,但还是不愿意认可古浩的本事不想让他加入公司。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