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山木朝成投去了赞许的目光:“胡盼,不管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中,你都会遇到你不喜欢但又不得不应酬的人,如果不喜欢就不合作,是幼稚不成熟的表现。有时候你得分清远近亲疏,有些人,可以只当朋友不谈合作。有些人,只谈合作不交朋友。有些人,既可以当朋友又可以合作事业。只要你定位清楚划清界限,就可以了。”

    胡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好吧,也许对我来说,忍受了古浩的猥琐和他一起工作,也是成长过程中必经的一关。我试一试好了,如果失败了,方叔记得再给我一次机会。”

    古浩捏着鼻子不满地说:“你也是我成长过程中的绊脚石,等我踢开了你,我就进步了。”

    “你都多大了还成长?你都成熟得不能再熟了,马上就快要腐烂了。”胡盼对古浩嗤之以鼻。

    “活到老学到老,况且说实话,我还不到40岁,正当年,你别笑,胡盼,你的青春比我短暂。”古浩不甘示弱,一挺胸膛还要继续斗嘴下去,忽然注意到方山木目光不善,忙又转移了话题,“招聘员工的待遇和要求,方总明确一下。”

    方山木并没有太明确的指示,让胡盼和古浩根据市场情况自行调节,他相信以古浩的经验和老成以及胡盼在多家公司工作的丰富经历,完全可以胜任工作。当然,他也不是没有任何要求,提出了一个重点:重点招聘80届,男性,然后才是80届的女性。

    眼见会议要结束时,古浩起身勤快地帮几人收拾水杯和桌上的垃圾,呵呵一笑:“本来都很热情高涨,我不想说什么丧气的话,但创业本身就是生死一线间,尤其是互联网创业,死是常态,活着才是偶然和幸运。所以大家不要过于乐观了,要做好阵亡的心理准备,想好退路。”

    “你可以先想好退路,我们不用,我们还年轻。而且……”成不无鄙夷地斜了古浩一眼,“我也不缺钱,随时可以拉来投资,就是我自己的钱,也足够公司运营几年好几年了。”

    “资本不过是生死之间的加速剂和放大镜,不是说有钱就一定能成功,年轻人,世界上有许多金钱解决不了的难题。”古浩得瑟地笑了笑,“你们还是经历太少而自以为知道太多,像我和江边,我们缺钱吗?不,我们缺的是爱和信任。就像方总和盛晨,他们夫妻从大学时代就相爱,到现在风风雨雨将近20年了,一个持家贤惠,一个事业有成热爱家庭,但还是走到了离婚的地步,为什么?”

    “我还年轻,没结过婚,怎么会知道为什么?”成见古浩冲她发问,有几分不高兴,歪头想了一想,又笑了,“我明白了,我想通了,你和方叔遇到的问题一样,都是认识对方的时间太长了,没有了新鲜感和刺激,对你们双方来说,都不再具有可以让对方成长的功能和空间,所以你们就闹到了现在的地步。”

    “别瞎说,我不是。”方山木赶紧否认,“我和古浩不一样,他是在外面骚扰小姑娘被抓,我是被过多约束而不厌其烦。”

    “别解释了,我们不想听,主要是你们肯定都说不对原因。”胡盼眨了眨眼睛,开心地笑了,“方叔,别看你和古浩比我和大了不少,但其实你们都还没有弄清楚你们的问题究竟在哪里。”

    “在哪里?”方山木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说得好像你们比我们还懂感情懂人生似的,哼。”

    “说过了,别小瞧我们90届姑娘,哈哈。”胡盼大笑,“一天天的,总是拿阅历压人,却就是发现不了自己的原因。人生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帮助我们成长。但是,如果对方不再具有可以让我们继续成长的功能还自己不知道的话,就会产生矛盾。矛盾久了,就会分手,不管是夫妻还是恋人,又或者是朋友。就像我和江成子也是一样,我还可促进他的成长,他不同意也不接受也就算了,同时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带动我的成长了,所以我提出了分手……”

    不得不说,胡盼的话很有几分道理,让方山木不由不对她刮目相看!他和盛晨确实存在类似的情况,对他来说,盛晨不再具备让他继续成长的动力,相反,却成为了他一路向前的障碍,所以他们的矛盾越来越深。而盛晨却不知悔改,就走到了今天的地步。而他对盛晨来说,依然是成长的阶梯或者说是助力,只可惜,盛晨不接受成长。

    而古浩和江边也是一样。对古浩来说,江边完全就是约束和围墙,别说成长了,不倒退就不错了。江边也是沉浸在围墙之中,只想划出一个势力范围,不让古浩有半分逾越的行为,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自己。

    凡是只想别人改变来适应自己的想法,都会成为自己成长的障碍。

    当然,古浩也确实不让人省心。但在方山木看来,古浩的好色和无耻固然需要改正,江边的管教方法也需要调整。男人就像风筝,放太远会飞走。但拉太近,也会跌落下来。

    盛晨和江边的目的虽然相同,都是约束和管控自己男人,但二人的出发点又不一样,盛晨是无理取闹,是过于敏感的无事生非,虽然有防患于未然的初衷,但建立在有罪推定的前提之下的行为却对方山木带来实质性的影响和伤害,并且破坏了二人的信任基础和共同成长的前提。

    实际上江边对古浩的管控是基于一开始就对古浩的不信任,但可悲的是,尽管江边想尽了一切办法防止古浩出轨,古浩却还是千方百计地利用一切空隙抓住一切漏洞,去挑逗勾引小姑娘。由此可见,有些男人不用管,自然会爱媳妇爱家庭,不会喜欢别人更不会出轨。有些男人就算栓在身边,不让他离开一丈之外,他也会眼神和心思都飘飞到别的姑娘身上。

    方山木并不是一个绝对的人,他虽然反感盛晨对他的无理取闹,但并不反对夫妻之间的互相约束和负责。婚姻如公司,两大股东只有有约束机制和负责精神,才能一直经营下去。

    但对于古浩一类的天生好色的男人如何管教,显然江边的方法是失败的。他之所以留古浩在公司,一是确实也是无人可用,二是也想试试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改造成功古浩,让他不再那么好色那么喜欢拈花惹草!

    如果能将古浩调教成为一个将主要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工作和家庭的好男人,成长游戏app就可以借古浩的例子推出一条全新的人生线,肯定会大受女性玩家的喜欢!

    当然,留下古浩还有其他更深的目的,就是后话了。

    “中午吃什么,方叔,我帮你叫外卖。”

    方山木的思绪被胡盼打断了,见胡盼打开手机外卖app,正准备下单,他大手一挥:“不点外卖了,今天是公司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全体会议,走,去音乐餐厅,我请客。”

    公司是在一个产业园里面,周围全是各类大大小小的公司。因为公司众多,产业园的附近就兴建了许多各具特色的餐厅,其中音乐餐厅是一对知名合唱音乐人中的之一所开,颇有情调,菜品也别有风味。

    “哇,太好啦,方叔万岁。”胡盼高兴地跳了起来,“方叔请客,可以放开肚皮大吃一顿了。”

    方山木笑得很宽容很大方,谈笑间将球踢了出去:“标准是多少,定,毕竟她是管钱的副总。”

    成虽然大小也算是一个富婆,但名下财产大多是不动产,流动资金并不多。收房租的工作看似高大上,其实都是零碎的小钱,就是她平常兼职的微商生意,也都是微利,她也就养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

    “音乐餐厅太贵了,人均100起,创业初期,以后公司聚餐,不能超过人均50块。”成眯着眼睛算账,一副铁公鸡的样子,“以后公司花钱的地方多着呢,现在100万投进去了,连个水花都没看到。要做好过苦日子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人均50块和外卖又有什么区别?”古浩气得又坐了回去,“不去了,我自己叫外卖。”

    胡盼本来也想抱怨几句,一见古浩先表达了不满,她就又高兴了:“太好了,古浩你自己在公司叫外卖吧,我们走。”

    等几人走到音乐餐厅,刚找好座位坐下时,没有跟来的古浩又像影子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他殷勤地替方山木搬椅子,又替胡盼和成摆好筷子。

    “我刚发现,身上没现金,微信钱包里面没零钱,附属信用卡也被停用了,所以根据我目前的现状,有的吃就不错了,挑食是我的不对。挑食的男人都幼稚,而我是成熟的男人。”

    “知错能改,说明你还有成长的空间。”正在看菜单的成将菜单扔给了古浩,“来,你负责点菜,记住,超过人均50的部分,你买单。没钱不要紧,从以后的工资里面扣。”

    古浩扫了一眼菜单,一脸苦笑:“我太难了……”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