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端坐不动,方山木就是想要试探盛晨的底线,也有让盛晨误以为他和成、胡盼是情侣之意。盛晨不是一直怀疑他有婚外恋并且以此为由约束他吗?好,他被冤枉了这么久,就这一次让盛晨遇见,他倒要看看,盛晨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如果盛晨大吵大闹并且以为她之前的所作所为完全正确的话,他就说出真相,当场打盛晨的耳光,让盛晨知道她以前不但错了,还错得离谱。

    却没想到,眼见盛晨就要发作时,却又收了回去,怎么回事?难道盛晨又有了进步,向前成长了一个阶段?

    和方山木、古浩心思各异各有对策不同的是,成和胡盼二人都是一脸跃跃欲试唯恐事情不大的坏笑。本来胡盼也站了起来,见方山木和成都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沉稳,她有几分懊恼自己的冲动和失态,又坐了回去。

    成也是双手抱肩,安坐不动。

    盛晨和江边三人来到了方山木四人面前。

    盛晨的目光直视方山木,江边则盯着唯一站着的古浩,她二人后面的女孩双手插兜,不悲不喜,一副置身事外的漠然。

    一时气氛有几分尴尬,无人说话,沉默了足有两分钟。

    还是江边先开口:“古浩,别人都坐着就你站着,你是假装有礼貌呢还是心虚胆怯?”

    “什么话……”古浩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双手抱肩,努力摆出坦然无所畏惧的样子,“我一向很有礼貌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这么巧,你们也来音乐餐厅吃饭?是专程过来还是见什么人?这位是?”

    古浩看向了江边身后的女孩。

    “许问渠。”女孩不等江边介绍,向前一步,淡淡地冲几人点了点头,“幸会,很高兴认识你们。我是江边的朋友,你们是?”

    没人回应她的问题,她也不以为意,淡淡一笑退到了后面。

    盛晨看向了成和胡盼:“方山木,怎么,不介绍一下你的女……性朋友们?”

    方山木依然动也不动,甚至不多看江边一眼,他对江边极其反感,不想和她有任何交流,他只是回应了盛晨一个漫不经心的表情:“不用介绍,和你们也没有关系,没必要认识。”

    “不,要介绍,要认识。”成主动站了起来,伸出右手后,又缩了回去在身上擦了擦,微微弯腰,一脸浅浅笑意,“是盛晨姐吧?我叫成,和方叔的关系有点复杂……”

    盛晨不和成握手。

    方山木不动声色,古浩的脸色却变了,连朝方山木大使眼色,希望方山木制止成乱说,别将简单事情复杂化。最主要的是,他生怕成拉他下水,说出他的糗事他可就在江边面前无法收场了。

    方山木对他的暗示视而不见,江边冷笑一声:“行了古浩,别挤眉弄眼了,人家说的是方山木,又没说你,皇帝不急你太监急个什么劲儿?”

    “我才不是太监!”古浩又站了起来,还想再说几句,被方山木用力一拉,身子一晃坐回了座位上。

    成暗笑,她现在对方山木和盛晨的关系以及古浩与江边的现状,基本上算是有了初步了解,清了清嗓子:“我原本是方叔的房东,当然,现在也是。后来他创业,我又成了他的合伙人,也算是他的半个下属。有时我也会在他的房子里面过夜,还是半个室友,所以加在一起差不多算是非常亲密的人生伙伴了,称之为人生合伙人也不为过……”

    盛晨虽然有江边提醒在先,但还是忍不住心里翻江倒海,她冷哼一声:“再发展发展,就成了女朋友是吧?成,你好好的一个小姑娘,才20多岁,又年轻又漂亮,干嘛非要跟一个中年男人纠缠在一起,又事业又房子又合伙人,他是不是没有告诉你,他还没有离婚……”

    “不不不,方叔很诚实,我早早就知道他不是单身。不要紧,我和他合作事业,和他的婚姻状况无关。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我也可以先了解他,再等他恢复单身,反正我年轻,有的是时间。”成可不是有意要气盛晨,更不是想挑拨方山木和盛晨的关系,反正她也清楚,他们二人之间已经形同陌路了,她只是替方山木打抱不平,想要测试测试盛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虽然同为女人,本该以性别划分立场,成却很认可方山木的为人,觉得是盛晨理亏。

    盛晨气得胸口起伏,太过分了,方山木分明是在培养备胎,亏了她还时时想起他的好,不愿意相信他会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之前虽然对他要求严格严加约束,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其实在内心深处,她始终不愿意相信方山木会移情别恋。

    这么多年的风雨一起走过,她和方山木彼此视对方为生命中最可信赖的人,在人生最青春热血的岁月,在人生最艰难困苦的时光,他们相扶相携,从未远离对方。

    尽管现在闹到了离婚的地步,盛晨还是希望方山木可以回心转意,想起她的好,想起家庭的温馨。她的做法固然有逼迫之意,但出发点还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方山木!

    如果是以前,盛晨说不定会当场指责成勾引别人老公,是狐狸精是小妖精,但是现在,尤其是近来和江边不断交流和学习沟通之后,她学会了控制情绪,也看了出来成有故意挑衅之嫌。

    盛晨的脸色由红转白,又慢慢恢复了平静:“我有点儿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非要喜欢年纪大的男人,这么年轻漂亮,身边追求的同龄人肯定很多,一手的又年轻的,总比二手的年纪大经历又复杂还有妻儿老小的中年男人好多了。”

    成眨了眨眼睛,调皮地一笑:“年轻的有年轻的好,但太幼稚太不成熟,还需要培养。现成的多好,摘下来就可以用,省了调教和磨合。”

    “对,对,说得对。我可不愿意花费自己的青春年华去培养一个男人的成长,等他成长起来了,成熟了成功了,又跟别人跑了,我多亏?”胡盼见势就上,她不是针对盛晨,而是有意气江边,“都说强扭的瓜不甜,但在我们的理念中,我们只是想要把瓜强扭下来,要的就是扭下来的过程,又不是想吃瓜,才不管他甜不甜。同样道理,捡一些现成的成熟的男人,又省事又省心,连强扭的过程都省了。”

    江边本来努力克制火气,还一直暗示盛晨不要动怒,结果胡盼的一番话顿时激起了她的怒火:“你们受的都是什么教育,三观不正价值观扭曲!想捡别人现成的培养好的男人,坐等收获,要是年轻姑娘都和你们的想法一样,世界不就乱套了?你们会遭报应的!别觉得自己年轻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们也有老的时候。”

    “谢谢提醒,谢谢**姐的肺腑之言。”胡盼虽然很讨厌古浩,但不知道为什么,见到江边第一眼起就非常不喜欢江边的作派,或许潜意识里,她还是受到了方山木的影响,对方山木的好感影响了她的好恶,作为离间方山木夫妻关系的罪魁祸首,她心里早就埋下了对江边的偏见。

    不过话又说回来,江边不论打扮还是趾高气扬的姿态,以及说话时高高在上的口气,都让她很不舒服。反倒是盛晨和漠然疏落的女孩,她第一印象良好。

    胡盼欲擒故纵,以退为进:“您的建议正是我们考虑现成男人的出发点之一,您想呀,如果找一个同龄人,从20岁一直防范他到60岁,天天看着他盯着他,多累多麻烦。但要是找一个40岁的男人,至少可以少盯着他20岁,而且男人从40岁后,就不像20到40岁时对女人那么热衷那么追逐。基本上到了50多岁,他们也玩不动了,就会安心守在家里。等我40岁时,他们都60岁了,哪里还会有小妖精跟我们抢60岁的老年男人?”

    “你……”一向自诩为能说会道的江边,居然被胡盼的歪理斜说反驳得哑口无言,她再也无法保持矜持,一拍桌子,“古浩,你要是敢和她有什么瓜葛,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古浩本来被方山木拉回了座位上,又吓得跳了起来:“我没有,我不是,我不敢,别担心!”他急着接连瞪了胡盼好几眼,“胡盼,你快说个清楚,我们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胡盼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一边:“我不瞎,又不傻,怎么会和你有事情?我们之间连解释都多余。”

    见众人朝他们投来了好奇加质疑的目光,方山木站了起来:“到公司坐坐吧,想聊聊或是想吵架,都可以,总比把人丢在外面强。”

    ……公司会议室,除了方山木四人之外,又多了盛晨、江边和许问渠三人,小小的会议室,满满当当,快要坐不下了。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