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她不是为了儿子才当上全职妈妈,现在她的事业未必比方山木差。

    不,一定会比方山木强上许多!

    时隔十几年重回工作岗位的盛晨,体会到了什么是与社会脱节和跟不上时代。她在周围全是90届小女生的同事中,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不说,工作节奏和强度,以及对办公软件的熟练程度、人际关系的相处,等等,都让她无所适从!

    作为一个70届的助理,确实年龄过于偏大了一些,公司上下和她同龄者不是中层管理者就是高管,如她一般还在初级岗位上者,绝无仅有。

    她所在的大成互娱是一家具有互联网基因的娱乐公司,主要从事互联网文化传播业务。

    刚上班的一个月内,感觉像是过了一年一样漫长,盛晨除了有一种初入职场的谨小慎微之外,还有惴惴不安、不知所措的恐慌,唯恐做错什么而惹人耻笑。现在的90届女孩和70届姑娘截然不同,大胆、直接,并且很自我,她们既不会帮她,也不会在她不懂的时候去请教而耐心告诉她。

    有几个人私下嘲笑她一把年纪了还出来工作,肯定是被有钱的老公甩了,失去了生活来源才如此。也有人觉得她太笨而不愿意和她一起工作,受尽了白眼和欺负的她,默默地忍受一切,从不诉苦,也不向她的同学蒙威说出真相。

    蒙威是大成互娱的创始人,也是公司的董事长。

    当年,蒙威也曾是盛晨的众多追求者中之一,虽然他不如郑远东一样对盛晨热烈而狂放,但也是喜欢盛晨的人中最有耐心的一个,直到盛晨和方山木确定了恋爱关系后,他才黯然神伤地退出。

    即使如此,他也一直没有中断和盛晨的联系,是从大学毕业直到今天还和盛晨联系的为数不多的同学之一,就连郑远东也因为南下广州而彻底失联。

    也是盛晨的追求者中,唯一联系的一人。

    第一时间得知盛晨想要出来工作,蒙威力邀盛晨加盟他的公司,并且许以副总的位子和年薪50万的高薪。盛晨婉拒了他的好意,只想从底层一步步做起。她知道自己脱离社会太久,不再适应新的时代,尤其是她赋闲在家的十几年,正是经济和科技高速发展的十几年。

    盛晨还清楚一点,无功不受禄,她不能无缘无故接受蒙威的馈赠,如此丰厚的待遇,显然超出了普通的同学之谊,其中包含了太多的个人感情因素,更不用说蒙威还是单身。

    是的,蒙威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5年前离婚后,一直没有再婚,连女朋友也没有。盛晨不想让蒙威对她产生什么误解,她虽然在和方山木闹离婚,但毕竟还没有离婚。

    更何况就算真的离婚了,她也未必就一定会选择蒙威。

    为了避免公司上下的闲言碎语,盛晨坚持从助理做起,而且不允许蒙威透露他们之间的关系,否则她就离开,蒙威无奈之下只好答应。有几次蒙威想要明里暗里地帮助盛晨,都被盛晨拒绝了。蒙威也理解盛晨的要强,为了留下她,就忍痛摆出了公事公办的样子。

    盛晨受了不少欺负,也经受住了磨练,慢慢地凭借自己的坚强和毅力,在公司渐渐站稳了脚跟,也赢得了之前轻视她欺负她的同事的好感。

    三个月后,实习期转正,盛晨的收入由7000元涨到了10000元以上,她很开心,而且她也胜任了工作,并且以自己的真正实力赢得了部门总监的认可,从行政助理升到了副总监的位子。

    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升职,而没有蒙威的暗示,说明她当年的底子确实打得好。盛晨也相信,再过上一年半载,就算没有蒙威的照顾,她也可以升到总监。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表面上还算顺利的求职之路的背后,其实还是得益于蒙威对她的关照,否则她可能连进入公司当一个助理的机会都没有。她之前也求职过几家公司,都被对方以不太适合为由婉拒了,她心里清楚,对方是嫌弃她年纪太大了。

    一阵北风吹来,遍体生寒,天已经黑了下来,院子里的感应照明灯自动亮起。自动照应灯也是方山木的杰作,他特别喜欢鼓捣东西,是一个非常勤谨的人。平常他除了种菜养花照顾猫狗之外,还喜欢亲自动手摆弄一些小玩意小物件。

    不过已经有几盏感应灯坏了,有些角落无法照到,平添了几分阴暗。

    方山木喜欢科技,是天生的喜欢。他买来感应装置,又自己动手装上了路灯,足足捣鼓了两天才弄好。在他干活的时候,身边围绕着平安喜乐。她和儿子偶尔过去看上几眼,觉得很乏味很无趣,为什么不找一个工人来安装,又快又省心。

    现在她才知道方山木的真正用心,自己动手才有自力更生的快乐,同时,自己安装的路灯照亮自家的院子,更温馨更温暖。

    这么一想,盛晨忽然无比怀念方山木的好了。

    真的非要离婚吗?想起上次在音乐餐厅的一幕,她心中刚刚升起的温情又瞬间降温了!

    在方山木彻底离家不归的数月里,盛晨陆续从江边嘴里知道方山木在做什么,江边的消息自然是来自古浩。但消息并不十分详细,她大概知道方山木是在创业,注册了公司找好了办公地点,并且在招兵买马,具体从事什么行业,她不清楚也不感兴趣。

    她只想知道,方山木现在是半自由状态,有没有和江赋雨在一起。

    通过多方打听最后确定的消息是,江赋雨非但没有和方山木在一起,而且她早已结婚,和丈夫关系密切,十分恩爱。并且在公司被收购了之后,江赋雨正在办理移民手续,要和丈夫一起去加拿大。

    岂不是说,原先对方山木的指责和怀疑,全是无妄之灾了?

    盛晨很气愤,找江边理论。江边却说,在江赋雨事件上确实冤枉了方山木,但方山木在外面有人也是确凿的事实,到底是谁,她还在调查。她一定会查一个水落石出,给盛晨一个交待。

    到底要交待什么?盛晨也不清楚,她对方山木过多的约束和要求,其实是想防患于未然,并不是想真的发现他有什么事情,也不相信他会有什么事情,怎么到最后还是演变成了他确实有事情,难道男人真的没有一个可靠的?

    本来江边约她一起去音乐餐厅吃饭,说是要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办,不是说婚姻问题,而是事业问题。江边最近因为古浩被公司开除然后离家出走,也想了许多,还有过反思,觉得过于约束男人可能会收到恰得其反的效果。与其强行将男人留在身边才觉得安全,不如提高自己的魅力和实力,让自身散发出足够的吸引力,以自身的优秀让男人再次回归。

    说实话,盛晨并没有创办公司的想法,她并不认为自己有经营公司的天赋,虽然江边有关系有资源也有实力,她并不想和江边捆绑在一起。现在她终于明白了方山木所说的项目合作和股份合作的不同,她觉得以她对江边的了解,以及近来的密切接触,她和江边最适合的还是当朋友,而不是一起干事业。

    古浩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盛晨也不傻,江边的控制欲太强,表现在古浩身上就是要求古浩全天候24小时开机待命,随时接受检查,并且必须随叫随到。如果她当公司老总,就算她是她的合伙人,估计也会被她呼来喝去。

    不过不想归不想,盛晨还是欣然赴约了。

    盛晨现在也比以前清醒了许多,多少也体谅了方山木在外面打拼事业的不易,知道有时候人在职场身不由己,但心中的疑虑还是没有彻底消除,方山木的决绝并没有完全赢回她的信任。

    同样,古浩的失踪也没有完全唤醒江边。

    在古浩失踪的日子里,开始几天,江边确实有些抓狂,到处打电话找人,也打过方山木电话。不过方山木开始拒听,后来再也无法打通,应该是被方山木拉黑了。方山木痛恨江边,盛晨心里清楚。

    盛晨以为江边会恨死古浩,要和古浩离婚。没想到三天后,发誓要收拾古浩说什么也要离婚的江边又改变了主意,并且开始反思自己对古浩确实过于苛刻了。女人,呵,女人!有时看起来强硬,实际上内心还是比男人柔软。这么强势的江边控制了古浩那多年,古浩才失踪几天就自己先妥协了,说好的坚强和独立呢?

    她不也一样?一段时间没见方山木,她在想念他的同时,又时时念起他的好,并且不断地试图说服自己原谅他。从工作的不易到为这个家所做的一切,等等,他也算得上是一个好男人。但有一点她始终不能释怀,退一万步讲,就算方山木在外面没人,肯定也有想法,否则他不会不让她检查手机不和她共用账号不随时向她汇报行踪!

    心里没鬼的人,为什么不能时刻让媳妇知道他在哪里又在做什么?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