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爸反对!”

    “反对你妈!”

    盛晨和方山木的几乎异口同声。

    “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唉……”方向东一屁股坐在了二人的中间,“我现在这么小,出国的话肯定生活不能自理,老妈,你要和我一起出国陪读吗?”

    “我……”盛晨还没有想那么多,她也知道有许多妈妈都出国陪读,但都是建立在家庭和睦的基础之上,至少有男人留在国内赚钱才行,“我要和你一起出国,谁赚钱给你学费生活费?”

    “在国外也一样可以打工赚钱。”方向东狡黠地冲方山木眨了眨眼睛,方山木会意,知道儿子不愿意出去。

    “老妈英文都还给老师了,出国还得重新学习,要过语言关。而且老妈也不知道在国外能干些什么……”盛晨一脸难为情,她在国内因为有蒙威的照顾,才得以在公司立足,要是出国的话,人生地不熟,全靠自己,她还真有几分不敢冒险。

    “没事,没事,我可以供你们母子的所有费用。”方山木顺势而下,呵呵一笑,“我改变主意了,儿子出国可以,你也一起过去,费用我想办法,保证让你们母子俩衣食无忧。”

    “方山木,你……过分了啊。”盛晨才注意到儿子和方山木的小动作以及默契,不由暗叹一声,儿子自小就和方山木关系好,有共同语言,虽然在生活上对她依赖多一些,但在一些大事上,更喜欢和方山木商量。

    “行啦行啦,你们也别拿我当挡箭牌。我知道你们还有感情,都不想离婚,但又不想第一个提出来,怕丢面子是吧?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一样?”方向东右手抓住盛晨的手,左手拉过方山木的手,“你们握个手,都退一步,向对方认个错,然后再心平气和地商量,成不?”

    虽然还是不太情愿,二人拗不过儿子,握了握手。

    方向东站了起来:“我还有作业要写,反正我的态度是一贯的,不希望你们离婚,但如果你们真的没有感情了,一见面就吵架,看对方都不顺眼,我也不拦着,非要要死要活地让你们在一起,我没那么自私。但有一点,你们不管离还是不离,事关我的人生选择,请一定尊重我的想法。”

    走到楼梯上,方向东又停了下来:“拜托都成熟一点儿,别再像孩子一样赌气好不好?你们都好好反思一下自己都错在了哪里,为什么在婚姻的游戏关里,你们都没有通关。到底是对方的原因多,还是自身的原因多?就跟打游戏组队一样,失败了都喜欢埋怨队友,不从自身找原因,就永远过不了关。”

    儿子走了许久,方山木和盛晨都没有说话,二人都若有所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山木的微信响了,是古浩发来的信息:“方便通话?”

    “不方便。”方山木回了一句,抬头看了看盛晨,“我提议,关于儿子是不是出国留学的事情,先搁置,等什么时候我们完全达成了共识再说。”

    “……好吧。”盛晨迟疑了片刻,拢了拢头发,“婚也暂时不离了,等找到儿子留学的解决方法后再说,你觉得呢?”

    方山木翘起了二郎腿,眯着眼睛呵呵一乐:“不离也没什么,主要是怕影响你再一次寻找真爱,毕竟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蒙威和郑远东都很优秀,你肯定很纠结是吧?”

    “你是怕影响你吧?”盛晨也翘起了二郎腿,笑得很开心很得意,“一个是当地姑娘,富二代,另一个是外地姑娘,虽然没房,但温婉可爱,成和胡盼,都是你喜欢的类型,你现在肯定特别怀念万恶的可以一夫多妻的旧社会吧?”

    “纠正你一下,在旧社会的中国,从来没有过一夫多妻制,而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好不好?古人对于妻子还是非常尊重的,有一个三不休的规矩。”方山木摆出了一副老学究的姿态,“第一,结婚时贫穷后来发达的结发之妻,不可休。为夫家守孝三年的,不可休。女家双亲亡故没有家人的,不可休。”

    “不想离婚就明说,你要是答应我的一个条件,再向我道歉,我会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用暗示,我知道我符合三不休规矩中的第一个。”盛晨笑得很开心,“方山木,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不管你有什么手段还是伎俩,我都一清二楚,我们之间就不用耍花招了,ok?”

    方山木确实不想离婚,说心里话,如果不是因为盛晨对他管教过严约束过多,他和盛晨的婚姻堪称完美。虽然盛晨也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但他都可以接受并且保持深爱,哪里有没有缺点的女人?就像没有完美的男人一样!喜欢是因为优点,爱是包容并接受了缺点。

    只是盛晨后来的所作所为超越了他的底线,他无法忍受才愤而反抗,并且冷战至今。

    离婚不是第一选择,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但如果不离,还是回到之前盛晨对他指手画脚的状态,他也不会同意。

    “你以前不是有三个条件?”方山木记得清楚,盛晨的三个条件从工作到生活处处对他约束,还想再生一个孩子来束缚他,他答应才怪,“怎么现在变成一个了?”

    “我想通了,男人是管不住的,与其天天提心吊胆地提防他外遇,还不如提升自己的魅力。这样,我们现在谁也不再谈离婚的事情,谁也不干涉对方的事业,以三年为期限,三年后,谁的事业发展得更好,谁就有发言权,谁就可以决定家里谁当家作主,敢不敢答应?”盛晨明白一点,方山木之所以在家里的事务上不干涉她的决定,而她对他工作上的事情的干涉,他就极度反感并且毫不接受,不就是因为他在事业上非常成功而她毫无建树吗?

    现在她重新步入职场,方山木也是在失败之后重新启程,二人等于是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不信以她的能力和人脉,三年后,不能和方山木并驾齐驱。不,不信她不能超过方山木,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

    现在儿子也长大了,懂事了,不必再像以前一样事无巨细地照顾,虽然她很想再生二胎,再多为方山木培养一个新生力量,但现在她明白了一点,女人比男人承担了更多的培育后代的责任,也承担了更多的家务,凭什么再要求女人和男人一样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女人又不是三头六臂,可以方方面面兼顾。

    但女人并不是在事业上就比男人差,只不过她更多的牺牲了自我而成就了家庭,现在她就是要让方山木知道,她当年在学校时不比方山木学习成绩差,真要走向社会步入职场,也一样是一个优秀的职场精英。

    方山木愣了愣,随即意味深长地笑了:“三年……行,就三年。不过我们得约法三章,第一,如果谁先变心,爱上了别人,谈起了恋爱,谁就要事先通知对方,不要让对方傻等,并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第二,我是创业,你是上班,如果单从收入上对比,没有可比性,到时我们可以划分一个条条框框,这样对你也公平一些。如果只按收入来定输赢,怕你会输得很惨。第三,不要把输赢看得太重,重要的是过程,认真生活,但要心态轻松。到最后不管谁输谁赢,我都希望这三年来,你过得开心。”

    盛晨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先是眉毛挑动几下,嘴角又翘了一翘,随后她眼圈微微一红,忙起身借倒水的动作掩饰自己的失态,方山木的最后一句话,击中了她内心的脆弱,让她心中温暖无限。

    不过虽然心里感动,片刻之后她恢复了冷静,依然嘴硬:“要不我们再多一个附加条件,比如说你喜欢上了成或是胡盼,又或者是哪一个小姑娘,我不会追究你的外遇责任。同样,如果我和蒙威有了感情,你也要默许我们的恋爱,怎么样?”

    “不行,绝对不行!”方山木跳了起来,“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在有了苗头之时,就要告诉对方,毕竟我们的婚姻还在存续期间。不过你放心,如果你真的爱上了蒙威或是别人,我放你走,第一时间和你办理离婚手续。”

    “我也一样。”盛晨低低的声音,像是在自言自语,她心中五味杂陈,为什么她在方山木面前总是过于倔强,非要和他拧着来对着干,如果她适当服输,哪怕是撒娇和委婉,方山木也会退步的。

    也许是她和他一路走来,在她的心目中,不管方山木多成功多成熟多有魅力,他依然是当年那个为了追求她而费尽心机诚惶诚恐的小男孩,是愿意为她付出一切不怕牺牲排除万难的青涩男生,在外人眼里的方山木,高大、英俊、成功、风度翩翩,并且有内涵。但在她心里的方山木,青葱、稚气、土气、懒散、自高自大,并且很易怒。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