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他、她?”胡盼指了指古浩和成,又指向了杜图南,“哪怕是他也可以,偏偏是我,方叔,你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我刚失恋,还往我伤口上撒胡椒面和孜然!”

    为什么非是胡盼呢?其实背后方山木也做过一番对比,他自不用说,他和盛晨的事情很复杂,也尝试过沟通,但到最后只是搁置而不是彻底解决,说明并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法。古浩也是,他和江边斗争多年,最终达成现在的平衡,也是不易。

    杜图南的问题就更严重了,方山木都不知道该从何下手,至于成,似乎都没有用心谈过恋爱,她和前男友曾经的恋爱,既不轰轰烈烈,也不细水长流,仿佛就是一次自然而然的邂逅就相爱了,后来又发现聊不到一起就分手了,平淡如水。

    而且成分手分得很坚决,不像胡盼一样藕断丝连。虽然胡盼和江成子也一直没有联系,但二人并没有正式分手,方山木也看了出来,胡盼嘴硬,说要坚决和江成子一刀两断,其实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江成子可以主动联系她,和她重归于好。

    算来算去,也只有胡盼最适合了。虽然说无限关爱有限责任公司每一个人都有要过的难关,但路要一步一步走,困难要一个一个解决,第一个要解决的困难,就落到了胡盼身上。方山木也清楚一件事情,只有每一个人的问题和困扰都得到了妥善处理,成长游戏app推向市场后才有成功的可能,公司才有成长的机会。

    方山木之前并没有和成、杜图南商量,只和古浩有过沟通,成事先并不知情,让他意外的是,成非常聪明,暗中发现了他的想法,并且配合默契。

    成却没有说出实情,而是冲胡盼得意地一笑:“我刚才暗示你了,你不听,怪得了谁?而且他们也确实是发自真心为你好,你要接受他们的帮助。”

    “我不想,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需要别人插手。”胡盼摇头拒绝,态度坚定,“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古浩原以为胡盼没有商量的余地,见她是欲擒故纵,就开心地笑了,他不怕别人提条件,就怕别人无条件拒绝。

    一个人如果无欲无求就麻烦了,很难搞定,只要有想法有**,就可以突破。

    “除非方叔答应我,不但要告诉我你的所有爱情故事,而且还要说实话,如果你离婚了,你会再找什么样的姑娘过一生?”胡盼吐了吐舌头,一脸坏笑,“要剥开伤口总是很残忍,要心痛就一起痛,才公平。”

    古浩踢了踢方山木的腿:“我尽力了,现在人家姑娘要的是你的承诺,作为公司的主要领导,为了公司的前景,你要有适当做出牺牲的勇气,包括色相……”

    “行了,别激将了,我同意。”方山木不等古浩说完就一口答应下来,“有时想想,在帮别人通关的同时,何尝不是在帮自己过关?人生有些关卡只能自己过,但有些关卡,却可以在别人的帮助下过关。公司是一个团队,就要互帮互助。”

    “太好了。”胡盼像个孩子一样跳了起来,和方山木击掌,“方叔说话算话,不许反悔。两个前提条件,缺一不可,反正我们已经爬到山顶了,现在是讲故事时间,请古师傅继续接下来的表演,然后是方叔上场。”

    古浩不悦地咳嗽一声:“好好的给你们传授人生经验的一堂课,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像耍猴一样?”

    杜图南却幽幽地叹息一声:“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你在耍猴,怎么知道何尝不是猴子也在耍你?”

    古浩乐了:“这个解释好,小杜,你还是很不错的同志嘛……下面继续我上了大学后,喜欢上了汤每文。高中时的暗恋不算,汤每文才是我的初恋。她大方得体,热烈奔放,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我喜欢她,而她也恰好喜欢我。我们很快就陷入了热恋之中,山盟海誓花前月下,整个大学期间,除了学习之外,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我都是和她一起度过。她细心周到,我处处体贴,我一度认为,我会和她结婚生子,共度一生。”

    胡盼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难道只有你们70届才有完美的爱情故事?感觉在我们90届中,你喜欢我而我正好喜欢你的几率太低了,最主要的是,有些男生你明明对他也有好感,出于女生的矜持,稍微委婉一些,他们就立刻撤退了,连一点儿进攻的勇气都没有,太懒太笨太懦弱了。”

    “不,你错了胡盼,他们不是太懒太笨太懦弱,而是不专一不用心不够真心喜欢你……”方山木眯起眼睛,调整了一下坐姿,“记得我当年追求盛晨的时候,恨不得用尽浑身解数来讨她欢心,在我眼里,全世界只有她一个姑娘,其他所有女性都失去了光芒。为了她,我会跑几公里的夜路买一包方便面、一根蜡烛、一节电池。也会半夜不睡觉,辗转反侧,就是为了琢磨出来一句可以打动她的情话。我记得有一次我正在上课,忽然有了感觉,就在纸条上写了八个字,下课的时候塞到了她的手里,她只看了一眼,当即就脸红了……”

    “什么字?”成、胡盼和杜图南三人众口一词,都同时睁大了眼睛。

    “得妻如你,夫复何求!”方山木的眼神都迷离了,陷入了回忆之中,“我当年写给盛晨的情书,每一封都要花费好大一番力气,每一句每一字都斟酌半天。而现在的男生,别说写情书了,微信消息都不愿意多打几个字。要知道我们当年谈恋爱,情书全部是手写。科技发达了,但人却懒了,也没有耐心了。联系是方便了,却又失去了以前期待和认真。最主要的是,微信还可以群发。群发功能,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让所有人都不再专注一个人,也就没人认认真真地追求一个人了,我说得对不对?”

    “以前的爱情好浪漫好感人呀!”成一脸花痴地笑了,“可能还是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了,人心也太浮躁了,喜欢一个人很快,接触下来几次,觉得有一点不合适就又去撩另外一个了。车马都慢的时代,爱情长。通讯发达的现在,爱情短。”

    “如果有一个男人对我说‘得妻如你,夫复何求’,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可惜,现在的男人都不想结婚,怕承担家庭责任。”胡盼双手托腮凝望方山木,“方叔,我忽然羡慕你们70届的一代人了,至少你们在爱情上面,比我们的经历更丰富更有刻骨铭心的感受。”

    “对,对,就是刻骨铭心,我和每文的爱情就是真正的刻骨铭心。”古浩一副生无可恋无限感慨的表情,“每文很懂事,从来不会提出过分要求,但只要是她喜欢的事情,我都会努力做到。她喜欢爬山,但我有恐高症,真不敢上山。为了她,我隐瞒了自己的心理疾病,甚至在上山的时候因为害怕差点儿摔下去,但我坚持了下来,并且说服了自己,在爱情面前,一切困难都是纸老虎……”

    “哇,我都快要被古师傅感动了。”胡盼夸张地惊叫一声。

    古浩没理她的表演:“我原本是一个不爱运动的人,但每文喜欢运动,不管是爬山、游泳、骑行还是跑步、打球,她都擅长,而我都不会。但为了陪她,陪伴就是最深情的告白,我先是克服了恐高症陪她爬山,然后又学会了游泳,尽管差点儿淹死,但只要看到她开心,我就觉得一切都值了。我还学会了骑行,不怕你们笑话,我到上大学时还不会骑自行车,小时候摔过几次之后就不更敢学了。还有跑步、打球,都在她的带领和影响下,学得非常精通……”

    “等等,不对呀,学自行车怎么会摔?不是后面都有小轮子吗?”成十分不解,“我小时候骑小四轮,就是后轮左右各有一个小轮子的自行车,骑熟练后,去掉小轮子就会骑车了。”

    “我们小时候可没有这么高级的自行车……”方山木从小生活在农村,古浩是在城市里长大,但在他们70届一代人中,在80年代的童年时期,城市和农村的生活差距并不是特别巨大,当然,也和方山木是生活在中部平原的富裕村庄有关,“我学自行车的时候,是那种大28自行车,人还没有车高,双手抓住车把,从大梁下面掏进去骑,由于腿太短,转不了圈,只能蹬半圈。有时骑快了,拐不过弯,会一头摔倒。不是摔在路边,就是冲进沟里。有一次我鞋带太长,被咬进了链条里面,一下摔到了一个沟里,鞋带被缠得死死的,我起不来,周围又没人,大太阳晒了我足足一个多小时,才有一个人路过,扶了我起来。回家后,又被父母痛打了一顿,因为自行车摔坏了,衣服也破了……”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