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山木不慌不忙,见胡盼脸色大变,起身就要走人时,才又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原本我是想从你和江成子之中挑选一个成为联合创始人,主要看能力和人品,既然你要主动退出,他就毫无悬念没有竞争的进入了联合创始人序列……”

    胡盼才走出没几步,动作无比迅速地一转身,又坐回了座位:“各位好,我又回来了。刚才想了一下,我才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怎么会因为公司飞进来一个苍蝇就不要公司了呢?真是傻瓜。苍蝇飞进来了,处理的方法有很多,可以打死,可以轰出去,也可以改造它,让它从吃屎的苍蝇变成采蜜的蜜蜂……”

    “幼稚!可笑!”江成子冷笑一声,“胡盼,你如果还一直这么低幼下去的话,我怀疑说不定有一天,你会变成住幼儿园的老年痴呆患者。”

    “不会的,您放心好了,我的记性可好了,就算当鬼了也不会忘了您!”胡盼也是回应以冷笑,又举起了酒杯,“来,江成子,干了,不干就是草包怂货!”

    “我戒酒了。”江成子摆了摆手,用力朝后面一靠,“我才不会像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逃走,动不动就拼酒,动不动就哭鼻子。半年没见,胡盼,你一点儿也没有进步,我很欣慰。”

    “好吧,我承认我没有进步,但也比你强,你都退步了不少。以前还可以借喝酒来壮胆,毕竟酒装怂人胆不是?现在连酒都戒了,您以后估计连女朋友都找不到了,没酒,怎么有狗胆去表白?”胡盼继续进攻。

    江成子毫无退让之意:“你是说我酒后向你表白的事情吧?哈哈,胡盼你也太天真了,当时我只是冲身上洒了一点儿白酒,又用酒漱了漱口,压根儿丁点酒都没喝。我向你表白的时候很清醒,如果你同意,我就继续进攻。如果你拒绝,就假装喝醉来掩饰,酒话就是胡话。没想到你一点儿难度都没有,一次就拿下了,太没征服感了。胡盼,你回忆一下,认识我以后,我什么时候喝过酒?”

    胡盼低头一想,忽然变色:“骗子!流氓!无耻!渣男!”

    江成子微微一笑,得意而开心:“说实话,我本来对来无限关爱公司上班并不太抱多大兴趣,毕竟是一家初创小公司,前景怎么样还不好说,也就是觉得最近实在是太无聊了,才出来透透气,没想到居然被选中了。果然优秀的人就算是只打游戏宅在家里,也难以掩盖耀眼的光芒。现在因为公司有你,我决定好好在公司干下去,不为别的,就为了有机会再帮你成长一次!”

    “江成子!”胡盼被彻底激怒了,“信不信我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

    “有理不在声高。”方山木看不下去了,刚才的一番交手,可以说胡盼完败,胡盼太沉不气了,浮躁而冒失,被江成子死死地掌握了节奏,他微有几分失望,果然是事情落在谁身上,谁都会容易失去理智,他轻轻咳嗽一声,“胡盼,先不要吵了,以后用成绩说话。既然是要过关,要成长,就得拿出勇气和决心。”

    原本以为女人比男人成熟早,男人都是孩子,现在看来,女人也是孩子。

    “怎么拿?”胡盼已经乱了阵脚,她现在不再生方山木几人瞒她的气,而是面对江成子死不悔改的德性,气得失去了理智,“我不会,你教我,方叔。”

    “江成子向你表白时,在身上洒了点酒,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说明他是一个有勇气有谋略又能为自己想好退路的人。”方山木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别小瞧了自己,你也可以是。”

    “我……”胡盼愣了片刻,忽然心领神会地笑了,举起酒杯,“欢迎江成子正式加盟公司,我代表公司并且以他的前女友身份先表个态,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不念过去不畏将来不负余生,江成子……谢谢你!”

    方山木也举杯:“说得好,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来,一起欢迎江成子,因为他的加入,公司得到了进一步壮大!”

    江成子举起了茶杯:“我不喝酒,就以茶代酒了,谢谢各位!”

    本来以茶代酒就不太礼貌了,江成子却只是轻轻一碰嘴唇,就放下了茶杯,也不动筷子,像个局外人一样,冷冷地看着几人吃饭,眼神中微有不屑和漠然。

    半个小时后,台上又换了一对歌手,是两个女孩,唱起了水木清华的《一生有你》。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两个女孩唱得确实不错,婉转百回,引得餐厅里许多人同声相和,一时声音如雷,响成一片。

    就连方山木、古浩和杜图南也跟随潮流唱了起来,成和胡盼却没有感觉,只顾喝酒,江成子漠然摇头,嘟囔了一句:“幼稚!老土!”

    随后眼皮低垂,拿出手机开始玩游戏,一副举世皆浊我独醒的超然。

    胡盼又喝了几杯,有了几分醉意,朝方山木示了个眼色,方山木会意,点了点头,胡盼就起身绕过成,来到方山木身后。

    “方叔,承蒙你的照顾,我敬你一杯……”话说一半,她身子一晃,手中整整一大杯的啤酒都倒了在江成子的头上,“哎呀,哎呀,一天天的,真的喝醉了,不好意思,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手忙脚乱间,胡盼拿过纸巾为江成子擦头,由于头发过湿而用力过大,纸巾被弄成许多碎屑揉进了江成子的头发里面,东一块西一片,像是洒了一层雪。

    江成子猛然站了起来,粗暴地一把推开胡盼:“胡盼,够了!别装了,你就是故意的,幼稚!低级!下流!”

    “不不不,真的没有,我是真喝醉了,要不就往自己身上洒酒了……”胡盼强忍笑意,又用力在江成子的脑袋上揉了几把,“哎呀,全是渣渣,挺配你的。”

    古浩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一脸严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胡盼,喝醉了不丢人,洒人一身酒也可以原谅,弄别人一头渣也可以理解,但你说人家是渣男,就有人身攻击的嫌疑了。”

    “我的错,我认。我喝醉了,也是真醉了,没装。”胡盼难得地没有反驳古浩,伸手从桌子上的花瓶中抓了一把绿叶洒在了江成子的头上,“古师傅说得对,洒人一身酒其实也没多大意思。都说男人的发火是放鞭炮,响完就拉倒。女人的不满是积分,每一次都会攒下来,攒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兑现一顶绿色的帽子送给男人。”

    “后悔当初没有送他帽子了吧?”成拉回了胡盼,她见江成子快要发作了,知道该收场了,不无责怪地瞪了方山木一眼,“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就别和他一般见识了。以后大家是同事,在同事的范畴之内做事,就各凭本事和手腕了。来,胡盼,赶紧向江成子道个歉,他也不会和你一般计较的。”

    方山木对成的不满视而不见,他就是要让胡盼发泄一下,一是测试一下江成子的涵养和忍耐力,二是从二人的交手中寻找突破口,看看二人到底还有几分复合的可能。

    “不理你。”胡盼不是装醉,是确实有了几分醉意,她推开了成,“说好和你吵架和你断交,就说话算话,你别和我说话,方叔不让我和你玩!还有你,江成子,我就实话告诉你了,我刚才就是故意的,但我确实醉了,是,我很怂,酒装怂人胆。但就这一次,下次我再和你较量,我会施展全部手段,让你痛不欲生,让你跪地求饶。”

    江成子用力拨弄几下头发:“神经!有本事正面冲我来,别耍小伎俩,谁会怕你?今天不和你计较,我们来日方长!”

    “你是我的关卡,我也是你的人生难关!”胡盼趾高气昂地哼了一声,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哼,走着瞧!”

    “今天这一关,设置得不太精彩,胡盼虽然出了一口恶气,但并没有实质性的提升,反倒会让江成子更看轻了她。失败,太失败了。”回到301室,胡盼醉得不省人事,在成的帮助下已经睡着了,成也没回去,留下照顾胡盼,省得她半夜醒来折腾,她忙完之后,坐在了客厅的沙发,对正在看电视的方山木埋怨道。

    方山木翘起了二郎腿,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效果达到了,至少测试出来了胡盼和江成子性格中真实的一面,而且也看出了二人的积怨挺深,有利于以后工作的开展和胡盼的通关。”

    “行,反正你总是有理,谁让你是方叔?”成懒得和方山木争辩,每次她都知道方山木肯定有无数个理由在等着她,“你别忘了,江成子成为了公司员工后,就不只是胡盼一个人过关了,江成子也需要。不过看样子,江成子比胡盼难度还大,他对胡盼积攒了不少不满。渣男总是有理,总是觉得自己正确,呸!”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