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新不听,还指责蒙威之所以不爱她嫌弃她,肯定是因为盛晨的原因。她太了解男人了,男人如果没有备胎,没有退路,才不会和原配离婚。男人都很现实,也很势利,永远喜欢20多岁的姑娘。

    说了半天,见无人信她,柳新反倒又劝起了盛晨。告诉盛晨不要相信蒙威,蒙威表面彬彬有礼,其实暗地一肚子坏水,而且为人阴险,深不可测,让人琢磨不透。他对她肯定也不是真爱,他只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盛晨虽然漂亮,但已经不再年轻,和小女孩们相比,没有任何优势。不用多久他就会厌烦她,寻找新的目标去了。

    盛晨原本还想向柳新解释清楚她和蒙威的清白,后来见柳新疯疯癫癫,有些神智不清,就懒得再理她,只盼着赶紧解决了离开派出所。

    没想生平第一次进派出所居然是被人误以为是婚外恋,想想她怀疑了方山木那么久,却从未发现蛛丝马迹,到底是方山木太会伪装,还是他身上真的没事?

    夜风很凉,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盛晨忽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悲凉。她回身看了看一脸惶恐的蒙威:“你真的像柳新说的一样阴险吗?”

    “想要和她离婚有100种方法,我非要选择最羞辱自己的一种,也应该算是有勇气的鬼才了吧?”蒙威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哀伤,“我觉得夫妻一场,最后不相爱了,也可以当面直接说出来。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如果遇到了可遇不可求的那个人时,就算对不起眼前人,也要光明正大地告诉她,并且给她补偿,而不是非要互相伤害,最后两败俱伤。”

    盛晨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谢谢你,蒙威。”

    “谢我什么?”蒙威愣了愣。

    “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一些道理。”盛晨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就不麻烦你送我回家了,明天见。”

    “明天见。”蒙威愣愣地看着上车之后扬长而去的盛晨,过了半晌才又笑着摇了摇头,“人都是过于想信自己的主观判断,而不去分析表相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真相。”

    回去的路上,盛晨又发了消息给方山木:“不好意思,刚才我骗了你,其实我没在家里,是在外面和蒙威一起吃饭。他邀请了我几十次,再拒绝就是矫情了。”

    收到消息时,方山木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古浩、成和胡盼都在。

    “你有和异性吃饭的自由,不只是现在我们分居的时候,就是以前也可以有。”方山木漫不经心地回复了一句,其实刚才在听儿子说盛晨不在家里时,他心里咯噔一下,本想找盛晨问个清楚,又压下了心中的好奇,盛晨以前不给他自由的空间,他不能和她一样。

    “蒙威的前妻柳新遇到了我们在一起吃饭,误会了我们,大吵大闹,还惊动了警察……”

    方山木吓了一跳:“没伤着你吧?”

    “没事。”盛晨坐在出租车里,望着车窗外繁华的街头,虽然已是隆冬,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来来往往,依然在释放青春和活力,她收回目光,切换到了语音模式,“柳新和蒙威的事情很复杂,我也是在柳新大闹的时候才知道他们的事情……”

    “和谁聊得这么开心?哎呀,秒回。”成注意到了方山木聚精会神地聊天,笑得嘴角上扬,不由好奇,起身偷看了一眼方山木的手机,“哎哟喂,原来是和盛晨姐,都是分居的老夫老妻了,至于这么肉麻吗?”

    方山木恶狠狠地瞪了成一眼:“小屁孩,你懂什么叫爱情?一边儿去!”

    “我不是不懂爱情,是懒得懂而已。对我们90届的女生来说,爱情是一桩大概率赔本的生意……”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抓起一把瓜子,“电视剧里面的爱情越美好,说明现实的爱情越残酷,缺什么才演什么,对吧?我活得比胡盼深刻多了,不像她那么傻白甜。”

    “我傻白甜我乐意,我自豪我骄傲,又不是吃你的饭喝你家的水才变成了傻白甜,我是自带的属性。”胡盼从成手中抢走了瓜子,“今天没精力了,等明天一早回血了,再和你吵。上次没吵够。”

    “吵就吵,谁不吵谁是小狗。”成放下瓜子,拿出手机定了闹钟,“定明天早上六点半的吵架闹钟,到时谁不吵谁是怂包。”

    “六点半太早了,我七点才起床。七点半开始……”

    “不行,六点半不吵,你就自动认输……”

    “别吵了行不行?”古浩受不了了,“还让不让人看电视了?正在关键情节上,你们影响到我让我出戏了。”

    二人被古浩一激,又一致对外,开始联手攻击古浩了。

    方山木回到房间,在和盛晨聊了半个小时后,基本上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满腹心事地回到客厅,发现三人大眼瞪小眼出神地看着电视,没再争执,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刚坐下,三人异口同声:“谁被戴绿帽子了?”

    方山木哭笑不得:“你们不认识,一个老同学!别这么看着我,不是我!”

    方山木将盛晨和他所说的关于蒙威和柳新的事情简短一说。

    成一脸八卦的痴笑凑了过来:“方叔,问你两个问题,你得如实回答。一,为什么女人可以原谅出轨的丈夫而男人无法原谅外遇的妻子?根据我对身边的朋友的观察,只要女人有了外遇被丈夫发现了,离婚的几率95%以上。相反,离婚的几率只有30%,是不是说明女人比男人更包容更伟大?”

    方山木嘿嘿一笑:“这个问题还是由古浩来回答比较好,作为男人中的战斗机,他更了解男人占有欲和控制欲的心理。”

    古浩摇了摇头:“别总拿我当挡箭牌,在许多问题的看法上,我们是一致的,老方。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男人了解女人,外遇的女人都是先爱上对方才会发生外遇,女人出轨的顺序是先心理后生理。所以男人遇到妻子外遇的事情会坚持离婚,因为他知道女人心不在了,人也就留不住了。那么男人出轨可能只是身体上的出轨,心还在家里,女人了解男人这种生物,可以只有生理没有心理,既然心还在家里,原谅他一次也没有问题。当然,也和女人确实比男人更无私更伟大更包容有关。”

    胡盼插嘴:“这个话题可以加入我们成长游戏app里面,作为一个选择题来测试游戏者的反应。不过古师傅的想法和结论是基于是70届的大数据,80届尤其是我们90届,如果遇到男人出轨的事情,估计至少有七成以上的女人不会原谅他,会选择离婚。反正我会立刻把他扫地出门,管他心还在不在。你呢,?”

    “原则上我也不会选择原谅他,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我对他的爱大过他对我的伤害,我承受不了失去他的代价,可能就会原谅他。”成的回答很理性,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她又摇头自嘲地笑了,“但再爱一个人,他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还留着他做什么?留着过年吗?现在的女性都独立了,还有什么样男人是不可以扔掉的?”

    成的话触动了古浩,他眯着眼睛,目光落在电视上,却没有焦点,一时间想起了许多往事。他和汤每文的恋爱时光、和江边从结婚后才开始的恋爱,再到江边怀孕和生女儿时的痛苦,以及江边对他的严加约束和管控,等等,往事历历在目,既甜蜜、痛苦又温馨感人。

    爱恨就在一瞬间,快乐和痛苦也是一对孪生姐妹,始终捆绑在一起,古浩在想,如果江边也和柳新一样出轨了,他到时有没有勇气离婚呢?毕竟和蒙威完全掌控了家庭的财务大权相比,他在家中是处于附属于江边的地位。

    父辈及以前的家庭,都是男主外女主内的格局,女性完全没有独立的经济,经济不独立,人格就不独立,所以女性在面对男性的欺压、胡来和肆意妄为时,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越想越是沮丧,沮丧之余,古浩又有几分庆幸和感激,也许他真的应该感谢江边对他的真爱,否则江边不再管控他而是放纵他不管,她去寻找真爱,送一顶绿帽子给他,他到时是离婚呢还是当缩头乌龟?

    古浩关了电视:“不看了,电视剧演得还不如我们活得精彩和深刻,老方,我觉得你这个同学蒙威不简单,柳新真有可能被他下套了……”

    “你也可以的,古师傅,要相信自己的能力。”胡盼立刻眼前一亮,及时就奉送了一句暗示。

    “去去去,天天没正事。”古浩被气笑了,“赶紧记录下来今天的话题,包括情节,都是可以用到app里面的实战案例。对了老方,什么时候正式开始对胡盼的帮助?她现在和江成子相处得还不错,至少可以保证表面上的一团和气了。”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