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山木知道成在演戏,并不配合她的演技,坚决地摇头:“不能!不可以!80届和90届的爱情观是什么我不知道,但身为70届的男人,无法接受自己的女人强过自己太多。或许我们骨子里过于传统或者说是陈旧,但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价值观。如果我才20岁,我可能还会觉得爱情可以战胜一切。但我现在快要40岁了,我会首先选择现实,然后考虑爱情。我的观点是,爱情的幸福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

    江成子总算看出了端倪,呵呵地笑了:“明白了,原来你们在为我设局,都选择胡盼想为我刻意制造紧张气氛,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我对胡盼完全没有了感觉,就算你们再抢来抢去,在我眼里,她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路人。我不会再对她有任何心动的感觉,不管她是和方叔谈恋爱,还是和古师傅鬼混,哪怕是跟了杜图南,都不关我的事……”

    江成子一点破,胡盼也才明白过来,也生气了:“不行,不行,说好让我自己拿主意打江成子的通关,为什么又设计我?我说我怎么这么受欢迎,原来是你们串通一起编排我,我生气了!还有你,,你不惜牺牲自己来成全我,我不但不会领你的情,还会恨你。”

    成摊了摊手:“你也别生气,盼盼,刚才我也说了,我们的出发点是为了公司好,是为了我们的成长游戏app更加完善,所以以后事情不管落到谁身上,谁都不要生气,也不要翻脸,就当是工作,是为了我们的无限关爱有限责任公司的未来。”

    “好,我不生气。”江成子淡淡一笑,举杯朝胡盼示意,“我欠你一个正式分手的声明,现在我宣布,我和胡盼正式结束男女朋友关系,以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互不相欠,再无私交!干杯!”

    胡盼紧咬嘴唇,眼珠在眼中打转,强忍着不流下来。她表面上嘴硬,其实在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江成子可以回心转意。或许也有不甘的原因,她希望江成子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向她认错,并且改正,以后做一个积极向上认真工作的男人。

    却没想到,江成子如此决绝地当众提出分手,她感到委屈、不满和心酸。其实在她的设想中,所谓过关就是江成子向她认错,接受她的条件并且和她重归于好。

    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胡盼本想服软,退一步算了,也许在众人面前给足了江成子面子,江成子还会回心转意。却感觉胳膊一疼,被成轻轻拧了一下。

    成是提醒胡盼不要心软,她看出了江成子的义无反顾,不想让胡盼再当众自取其辱。

    不能退,一步退,步步退,胡盼猛然一咬牙,和江成子碰了碰杯,随后一饮而尽:“我在一坐接受了你的求爱,现在在一坐正式和你分手。江成子,从此以后,我们只是普通同事!希望以后在工作中,我们能够不再感情用事,一心为了公司发展。”

    放下酒杯,江成子轻蔑地一笑:“方叔,我和胡盼的故事划上了句号,你们以后不要再拿我们的事情当成支线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甚至我和她的爱情故事用三句话就可以概括大学同学,大三相恋,浪漫两年,被现实的残酷半年打败,因为生计问题而分手。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就像喝了一杯白开水,没滋没味的……”

    “你……”胡盼又被气着了,想要反驳几句,却被方山木制止了。

    方山木摆了摆手:“就算亲密如情侣,对在一起的时光的回忆感受也大不一样。好了,事情翻篇了,往下进行。成子,你和胡盼街头分开后这半年期间,找了几份工作?”

    胡盼想起了当时在街头大吵大闹的往事,心情忽然又好了起来,也兴致勃勃地问:“就是就是,江成子,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以你的德性,肯定是又躲在哪里打了半年的游戏吧?不对不对,没有了我供你吃喝,你连生存都成问题,你必须得工作才能养活自己。但问题又来了,你又是一个特别懒散的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的一份工作干过三个月以上。”

    江成子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招了招手,对过来的服务生说:“叫你们老板过来一下。”

    服务生一脸不屑:“老板不在,他很少来店里。”

    “我和他今天约好了,他必须在。”江成子踢了服务生一脚,“赶紧叫林三岁过来见我,听到没有?”

    服务生吓得脸都白了,连连点头:“是,是,马上。”

    方山木微微皱眉,他一向不太喜欢对服务行业的人员大呼小叫的人,极没素质和有**份。对服务人员的态度很能展现一个人的素质高低,不过现在公司正是用人之际,他也只能忍了。

    之所以接纳江成子加盟公司,也是看重了他资深游戏玩家的履历,胡盼前男友的身份也是加分项之一,毕竟公司的主业是成长游戏app,江成子是难得因游戏而导致感情受挫的结合者。方山木也知道他对江成子缺少足够的了解,但用人用优点的道理他懂,希望可以引导江成子更好地为公司发展提供创意。

    现在看来,江成子不但是胡盼的关,也会是他的关,更进一步说,是公司的关。当然,每个人都是别人的关,每个人也都是公司的关。成长游戏中,需要成长的不仅仅是感情,还有人生阅历。

    方山木很清楚一点,他的人生两大难关,一是盛晨,二是古浩。之所以放古浩在身边,除了有他更长远的意图之外,也是想借古浩磨练自己的意志和忍耐力。创业和当巨头公司副总完全不同,副总是高高在上的领导,创业是九死一生的磨难。如果他过不了盛晨的关和古浩的关,他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他自认掩饰得很好,将对古浩的恨深藏于心,没有丝毫流露。他也能猜到古浩留在他的身边,一是想借他为支点来和江边较量,二是也想借机寻求新的突破,时机成熟时想要吞并他的公司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但是一向有强大自信的他,有足够的理由和底气可以绝对掌控公司,让古浩所有的小心思小算盘最终为他所用,让古浩成为公司的助力并且借古浩之手化解江边对盛晨的控制,甚至进一步打击江边的嚣张气焰,也是方山木一系列的用心之一。

    灯光一暗,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几人面前。他足有一米八以上,身材健壮,膀阔腰圆,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闪耀光彩。不仅人长得帅,声音也充满磁性:“各位好,鄙人林三岁,是一坐的老板,也是江成子的朋友。欢迎各位莅临一坐,感谢赏光。”

    “三岁,来,坐。”江成子热情地拉过一把椅子,请林三岁坐下,“介绍一下,林三岁是我的发小,自力更生的富二代。他拒绝了爸爸让他接手家族生意的好意,没有回南京当少爷,而是留在京城创业当大爷。同样的是90届,他创业三年,现在名下已经拥有了一家公司两个加盟店三家饭店,牛上天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借住在他家里……”

    林三岁依次和众人握手:“别听江成子瞎吹,我现在就是一苦逼的创业者,完全就是一孙子,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上百号人等着吃饭发工资,现在我才知道,老板是最苦的差事,一刻不停地想着怎么赚钱给员工发工资。老板其实才是给员工打工的人!”

    方山木对林三岁的第一印象良好,此人不但举止谈吐都很得体,而且还会察言观色,比起杜图南的淡漠江成子的自大,不知道好了多少倍。长得帅又有眼色,还很有口才,肯定很受女孩子喜欢。

    果然不出方山木所料,成和胡盼二人对视一眼之后,同时眼前一亮,眼中闪烁见猎心喜的光芒。现在的女孩子呀,一点儿也不知道矜持,见到英俊帅气的男生,总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很容易被人当成猎物反杀。

    方山木想归想,却不会去阻止什么,他也相信成和胡盼自有分寸。不过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最先发动进攻的是成。

    成先是看了江成子一眼:“成子,我可以加林老板微信吗?”

    江成子不以为然地扬了扬手:“只要是我带到大家面前的朋友,大家都可以随便加微信,随时单线联系,我不会计较的。有些职场上的所谓规矩,我不会放在心上。”

    职场也好饭局也罢,总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则。比如有人组织了一个饭局,邀你参加,你去了后,未约允许不要主动去加在座各人的微信或是索要联系方式,要事先征得组织者的同意,毕竟是他的人脉和资源,不能越位。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