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还要管他以后是不是幸福,你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谁能保证以后的事情,生下孩子抚养他长大,以后幸不幸福是他自己的事情,你管得了吗?用得着你管吗?”

    方山木再次拉下了成:“坐下,坐下!不要激动,既然是讨论问题,就要允许有不同的想法,碰撞才能激发灵感的火花不是?以后要永远记住一点,一切为了工作!”

    “一切为了工作,为了工作!好,我不生气,我息怒,我不和非正常人类一般见识。”成气呼呼地又坐下了,她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换了我是杜图南,早就和你离婚了,他居然为了你还关闭了公司,他不是痴情,是傻。天下肯为他生孩子的女人多得是,干嘛非得一棵歪脖树上吊死?我想不明白,许问渠,你爸妈对你坚决不生孩子有没有意见?”

    许问渠不管成对她多不满始终不生气:“有呀,意见也大得很。但我坚持,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也管不了我,毕竟孩子大了,由不得爸妈。我早早出国,就是为了不受他们的管教不听他们的唠叨。”

    古浩半天没有说话,他一直在想他和江边的事情。许问渠的突然出现,就像一道闪电点亮了他,他忽然拿出手机,给江边发了一段语音:“江边,我想通了,我们还是要一个二胎比较好,一是可以增加我们的夫妻感情,二来也好让古小远有个伴,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等我们在病房中病危的时候,要由家属签字,她至少还有一个人可以商量……”

    古浩的一番深情告白让众人都沉默了,成也拿出了手机,给妈妈发了一段语音:“妈,当年你和老爸为什么不再给我多生一个弟弟或是妹妹,至少这么多财产还可以分给他们一半,不至于让我压力这么大。现在就我一个,财产都是我的,但养老还有传宗接代的任务也都是我的,我太难了。”

    方山木也有所意动,拿出手机翻到了盛晨,想发什么,却又收回了。古浩不无鄙夷地白了他一眼:“我最烦你这种有什么想法总是藏着掖着压着收着的心理,该交流就交流,该软就软,该硬碰就硬碰,总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别人怎么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许问渠拍着方山木的后背笑了:“方哥,他们或许不了解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我却知道,其实你想要的是尊重和平衡。你对盛晨依然有爱,但前提是她相信你尊重你,并且愿意和你达成一种势均力敌的状态。但现在是,她想掌控一切,你不想退让,所以僵持不下。”

    方山木微微吃惊,他和许问渠才认识不久,一共没有见过几次面,为什么许问渠如此了解他?似乎可以看穿他的内心!从某些方面来说,许问渠也确实是有独特之处,至少她有耐心有涵养,并且看人极准。

    一瞬间,方山木动了爱才之心。

    许问渠的话确实很切合他现在的状态,对,就是势均力敌,直到现在盛晨还没有丝毫退让的迹象,甚至还要和他对着干。他身边有成和胡盼,她身边就出现了蒙威和郑远东!尽管有时方山木相信盛晨也有可能不是有意为之,但有时也会多想,总觉得她就是故意气他!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退一步,她也会相应地退上一步?比如我答应她再要一个二胎,她会将心思转移到孩子身上,不再对我有过多的约束?”方山木第一次觉得二胎计划虽然有盛晨对他约束的出发点,但相应的,也对盛晨带来了牵制,让她既无心工作和社交,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对他严加防范。

    对呀,为什么他没有想到这一点,总是从自己的出发点来考虑问题,却没有站在盛晨的立场上多一些思索。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不可能只对他有约束而对盛晨没有制约。

    “是的,我猜测应该是这样。”许问渠一脸笃定,她轻轻敲了敲桌子,“还有你,古师傅,你和江边的问题其实比方哥和盛晨的问题更好解决,只要你能让江边相信你不在外面拈花惹草,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然后再给她一件事情做,让她分心分神,不再将主要精力放在你身上,你的问题就解决了。”

    “这么简单?”古浩摇了摇头,“说来容易做到难,我用过无数种方法,江边都不相信我的话,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她不像盛晨一样想要二胎,如果她真有想要二胎的心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不想,你想,你可以说服她呀。不能总是被动地等她找你的麻烦,而是要主动进攻,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许问渠笑得很灿烂,“不能白吃你的饺子,我替你想个办法,怎么样?”

    “可以,可以,如果能保证让江边同意的话,我请你吃一顿大餐。”古浩喜不自禁,连连搓手。

    “大餐就不必了,我对食物的态度是食无求饱,我更喜欢旅游,你请我一趟欧洲十五国游就可以了。”许问渠直视古浩的双眼,“怎么样,答应不?”

    “嗯……”古浩微一迟疑,实际上是有点肉疼,欧洲十五国少说也得三五万,不过又一想,如果真的拿下江边,三五万又算得了什么,忙点头,“没问题!”

    “问渠,你找到工作没有?”方山木暗中观察一番,见许问渠穿的还是上次的衣服,脚上的鞋也微显破旧,就明白了几分,她近来应该是经济状况窘迫,缺钱了。

    “没有,最近一直闲着。”许问渠毫不避讳自己的经济现状,“你猜对了,我最近很缺钱,毕竟一个离婚的失业女人,不好意思冲家里要钱,又没有男人接济,日子确实过得很艰难。对了,江边的公司对我许以重金,并且保证不影响我想玩就可以扔下工作的自由,但我还是没有答应,她野心太大了,我的才华不足以掌起她的期望,所以宁愿不去。”

    “没上班最近在京城做什么了?”成很好奇许问渠的生活状态,她理解不了一个女人没钱没家庭没工作甚至没朋友,居然还能活得下去,并且还很开心的样子。

    “玩呗,京城那么多好玩的地方,颐和园、八大处、天坛、后海……太多好玩的地方,我才去了不到五分之一的地方!好可惜,转眼就过年了。”许问渠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

    “过年不回家吗?”成愈加觉得许问渠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你现在是潇洒自在了,你有没有想过你没有孩子,老了以后怎么办?”

    “我从来不去想一个月之后的事情,只顾眼前。因为我都不敢肯定我一个月后是不是还活在人世。”许问渠一本正经的样子,完全不像在开玩笑,“我只关心今天住哪里,明天的吃饭费用有没有着落,才不会去在意几十年后的事情。何况生个孩子养老,本身就是一个风险极大的投资行为,别说收益了,赔本的可能性高达80%以上。”

    古浩虽然很想听听许问渠教他如何说服江边的高见,但对许问渠的观念实在接受不了:“问渠,你的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是出国前就有了,还是出国后受外国人的影响才形成的?”

    “天生的吧,当然,也有可能是受到了一部分西方思想的影响……”许问渠耸了耸肩,看了看方山木,“方哥,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借宿还是借钱?”方山木立刻猜到了什么。

    “都需要。”许问渠毫无尴尬之意,还一脸轻松,“而且借的钱说不定一时半会还不了。”

    “借宿可以,过年期间,胡盼不在,你可以住她的房间,当然前提是她得同意,也不反对。借钱的话……”方山木眯着眼睛狡黠地笑了,“也可以,而且不用还,但你得为我工作,加入无限关爱有限责任公司。”

    古浩捂住了眼睛:“要乱套了,杜图南知道了会不会发疯?胡盼听说了会不会笑疯?江成子见到了会不会乐疯?不愧是无限关爱有限责任,人人可以关爱,但却可以不用负责任,或者只负有限责任,只管关爱不管善后,老方,我服!”

    许问渠眨了眨眼睛,开心地笑了:“方哥你在为我挖坑?是想让我和杜图南成为同事?我无所谓,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受得了?还有,我是一个很随心所欲的人,如果有时候不听话,或是情绪不好的时候不工作,你别怪我就行。当然,开除可以,只要补偿三个月的工资就ok,其他我没要求了。”

    “作为创始人之一,我反对。”成第一时间表明了立场,“许问渠不适合无限关爱的公司,她根本就没有关爱精神。她加入公司,有可能会对杜图南带来困扰,进一步影响到公司上下的气氛就不好了。方叔,你可以试想一下,如果让盛晨姐和江边都加入公司,无限关爱会成为什么样子?鸡飞狗跳、人仰马翻、遍地鸡毛,还是一片狼藉?”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