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方山木开心地大笑,“这么多年来蒙威一直没有忘记你,我如果让他去追你,他不但求之不得,说不定还会给我好处。他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女神,我可以甩掉日积月累的包袱,我们各取所需,倒也是一个好主意。”

    “不要脸!还笑,当我是什么?我不是你们男人可以随意送来送去的物品!真跟孩子一样,既天真又幼稚。”盛晨没有生气,她看了出来方山木是在故意气她,“你们男人最虚伪了,哪怕不想要了,也要分得光明正大,甩得理直气壮,才不会自己弄一顶绿帽子戴上,毕竟对你来说,事业上的失败已经是一个大大的污点了,如果再在婚姻上出现了草原,你人前人后还怎么做人?不过说到这里,我还真好奇你到底喜欢成多一些,还是胡盼。”

    又来了,方山木暗笑,盛晨的试探手法千篇一律,他早就习以为常,收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了,他反问:“是不是因为我身边有了成和胡盼,为了和我对等,你身边就出现了蒙威和郑远东?”

    “郑远东……好多年没有见过了!听说他婚姻很美满,就算重逢也没戏。”盛晨回想起了往事,一拢头发,嘴角一抿,“当初你和郑远东、蒙威相比,没有任何突出的优势,后来选择了你,不是因为你比郑远东帅,也不是因为你比蒙威更威武更有男人气概,而是你身上有他们两个人都不具备的一个让人特别难以放下的优点……”

    “是什么?”尽管方山木多次和盛晨讨论过为什么选择他的问题,盛晨每次的回答都不太一样,显然总是在故意逗他,今天他相信盛晨说的会是真心话。

    “你是不如郑远东有钱有魄力,也不如蒙威有耐心并且细心,但你比他们都有才华,而且你特别善良。还记得有一次你和我一起去外校看话剧,回来的路上,天黑了,自行车没气了,你让我在原地等候。等了半天你没回来,我就想,这人肯定扔下我不管了,真差劲,就慢慢往前走。走了十分钟,走到一条大路的拐角处,才遇到了你。当时吓了我一跳,你蹲在路边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做什么。我走近一看,原来路边有一条小狗的尸体,血肉模糊,显然是被车撞死的……”

    方山木的记忆一下复苏了,当时他打气之后,正要回去接盛晨时,一只流浪狗过马路时被一辆汽车撞飞。汽车扬长而去,小狗倒在血泊之中。

    一向喜欢小动物的他当即扔了自行车冲了过去,将小狗移到了路边。由于伤势过重,小狗已经没救了。眼睁睁看着小狗慢慢失去了生命特征,他痛心疾首,沉浸在悲痛之中无法自拔,浑然忘记了应该回去接盛晨。

    自小就对小动物有特殊感情的方山木,最见不得小动物的死亡。他并不知道,在他蹲在路边为一只伤重而死的小狗守护并落泪时,他发自内心的光芒瞬间洞穿了盛晨的心脏,在那一瞬间爱上了他!

    盛晨从小听妈妈教导说,一个喜好小动物并且为它们流泪的人,是善良的人,是懂得爱也值得被爱的人。方山木肯定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和他在一起,不管贫穷还是富有,他都不会放弃努力和对生活的向往。

    也确实,和方山木在一起后,盛晨才发现方山木比她想象中更热爱生活,他喜欢科学,善于钻研一切未来的事物,有求索精神。也正是因为方山木平常就喜欢学习,在西山的深山老林中迷失时,才根据以往的所学知识,准确地判断了方位,才得以逃出生天。

    想起了往事,盛晨忽然生发了感慨:“现在我才想明白为什么平安喜乐喜欢你,你对它们的爱发自真心,没有半点虚假。我虽然也喜欢小动物,但只是表面上喜欢,实在没有办法打心眼里深爱它们。”

    “太冷了,别感冒了,回去吧。”方山木见盛晨冻得抱紧了肩膀,虽然还有许多话要说,但还是起身回屋,“明天早起,我开车,你和儿子可以在车上再睡一会儿。”

    回到房间,盛晨上楼,上到一半,停了下来:“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在深山老林的三天三夜,你是怎么过来的?”

    方山木以为盛晨都忘记了他曾经有过生死之关,只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他当初的愤怒和不甘早已消散,就淡淡一笑:“早点睡吧,明天再说。”

    方山木也累了,躺下就睡着了。他是睡香了,成却毫无睡意。

    后未来城,301室,除了方山木和古浩的房间外,所有房间的灯都被打开了,明晃晃一片。

    “我怕黑,晚上得开灯睡觉,你没意见吧?”当许问渠随成来到301室,准备睡觉时,才告诉了成她的特殊习惯时,成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是有一点儿光亮就睡不着!”成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干嘛当时一心软就请她和她一起过年,得,她不是选择了一个伴儿,而是一个姑奶奶。

    不,比姑奶奶辈分还要高的祖宗。

    胡盼是很痛快地回复了成的请求,同意许问渠过年期间可以住在她的房间睡她的床,前提是得保证干净整洁,并且不许用她的床单和被子。还好成多备了被褥,帮许问渠换好后,打着哈欠准备睡觉的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许问渠却问她有没有意见。

    有,意见大了!

    不能关灯睡觉,好吧,她可以理解,但也不至于打开全部灯光吧,简直是要杀了她!

    成也不记得从几岁起开始习惯在全黑的环境中睡觉了,只要有一丝灯光她就容易失眠。之所以她放着自己温馨而豪华的公寓不住,就喜欢住在301室,和方山木、胡盼等人挤在一起,还要面对古浩让人厌恶的嘴脸,很大的原因是因为301的位置在小区比较隐蔽,既安静,又没有外面的灯光照进来。而她的公寓虽然地段好装修豪华,但灯光太亮,外面也吵,总是会导致她失眠。

    也许和小时候父母喜欢热闹有关。记得最初父母开始买房时,每天都商量到深夜,声音很大,总是让她睡不安稳。每次被父母惊醒,半夜起来去厕所,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睛,客厅中,父母因兴奋而涨红的脸,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她幼年的记忆。

    到后来,父母手中的房子越来越多,晚上商量的内容不再是买房,而是租金该涨多少,今天又租出去几套。成清楚地记得,从她上大学后,京城的房价迅速攀升,连带租金也水涨船高,印象中,一套130平米三居室的房子,从月租金3000元一路上涨到了13000元。

    可以说,父母是时代快速发展的真正受益者,是搭上了时代快车的便利。成虽然很清楚现在她被定义为富二代,父母作为富一代,手中房子无数,其中固然有拆迁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父母发现了时代红利,在房价低位时,大量囤积了房子的缘故。

    也许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尽管房子众多,但成从小就睡眠质量不好,养成了认床认地方并且必须在全黑环境睡觉的习惯。她家的房子中,她住过的她就两三套,大部分别说住过了,甚至都没有参观过,只是路过一栋大楼时会下意识想起上面有她的一套房子正在出租中。

    没想到,许问渠的睡觉习惯比她还奇葩,不但要开灯,还要打开全部灯光,成就上了一个厕所的工夫,家中所有的灯具都开到最亮,她受不了了,冲许问渠发了一顿火。

    不管她怎么吼怎么反对,许问渠都是一副疏落漠然的表情,淡淡地坐在沙发上,嗑着瓜子看着电视,等成火气一过,不再发出愤怒的呐喊后,她才拍了拍沙发:“来,坐我旁边,我和你说说话。”

    成虽然生气,并且拿许问渠没办法,但还是捏着鼻子坐了下来:“这事儿得解决,要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现在赶你走,不仁义也不人道,我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既然主动提出让你陪我一起过年,肯定得年后才能拉黑你。这样,许问渠,你住胡盼的房间,关上门,只在她的房间里面开灯,不管开多亮我都不管,但外面的灯,是共同场所,你得经过我的允许才行。”

    “你非要在全黑的环境中才能睡着,其实是一种心理诱导,是心理疾病的一种,也是一种自我麻醉和催眠,有我在,你不用担心,我会治好你的心理问题。”许问渠盘腿坐在了沙发上,穿了胡盼居家服的她比往常多了几分温馨,“睡眠是一种人体自我调节的机制,并不一定非要在全黑的环境中才能入眠。在原始社会,人类可以随时随地的睡眠以便迅速补充体力……”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