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

    盛晨听到一半,脸色惨白,冷汗直冒,双手发抖。

    “快停车!”

    正好又到了一个服务区,方山木忙进了服务区,打开热水:“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赶紧喝点热水!”

    盛晨颤抖着双手喝了一口手,努力深呼吸几口:“真的是古浩想要害死你?”

    “他是想支开我几天,让我没有时间再回公司运作,他好借机上位。”其实方山木心里清楚,如果当时不是和盛晨正冷战到关键时刻,他也不至于想要离家出走,远到深山老林中独居,好清静清静。

    盛晨心中翻江倒海,江边当时对她说起方山木失踪三天三夜的经历时,轻描淡写的语气像是方山木去参加了一次三日游一样。

    “你是不知道,京城互联网的大佬们,都多多少少有点奇特的嗜好,有人喜欢住在最顶层,不想有人在他的头顶上生活。有人会藏起来自己的内衣,担心被保姆偷走大做文章。也有人追随大师,希望大师指点迷津,解决心理上的抑郁。方山木他们公司好多人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就是喜欢突然失踪一段时间,一个人躲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说是反思和面壁,其实是放空自己,不想和外界联系,和整个世界断绝来往。你不用担心方山木,他新潮得很,肯定是放飞心灵去了。你不知道,有一段时间古浩特别喜欢往郎市跑,说是有一个禅修学院特别有意境,他喜欢里面幽静的氛围……”

    江边这么一说,盛晨也就没有多想,她所有的信息来源都是江边和方山木,但和方山木的交流日益减少,而且一说话就吵骂,再加上她对方山木所说的话全部持怀疑态度,在当时二人冷战正酣的状态下,也不可能知道方山木到底经历了什么。

    但即使是如此安慰自己,盛晨还是冷汗涔涔,一阵阵后怕和自责,原来方山木经历了如此凶险的生死之关,他险些葬身在深山老林之中!当他一个人在暗无天日的山林之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之时,她却安然地躲在温暖的家中,生他的气想他的不好,全然不知道他当时生死一线!

    不应该,太不应该了!盛晨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之中,如果当时她知道他是什么情况,她肯定睡不着觉,连夜也要开车去西山救他,哪怕她再生他的气,再冷战,再互不相让,在他遇到生死难关时,他依然是她最亲近最不能割舍的丈夫!

    盛晨终于克制不住心中的悲痛和后怕,嘤嘤地哭了起来:“山木,对不起,我当时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还以为你只是在度假……”

    方山木抽出一张纸巾递给盛晨,冷静而淡然:“别哭了,事情都过去了,我不是没事吗?也确实是在度假,而且还是在戴维营度假。”

    盛晨还是止不住哭泣:“后来呢?后来你出来后发生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荒郊野外没车,手机又没电,如果三天没人的话,肯定得饿死。还好遇到了一个偷车贼,我抢了他的车回到了市里,在派出所和民警同志谈了谈心,出来后就租了301室……”往事说起来风轻云淡,是因为经历了太多感伤已经沉淀的原因,而在事发的当时,内心的郁闷和彷徨谁又知道?又能向谁诉说?

    方山木在成等人面前,既严肃又活跃,既成熟又搞笑,实际上他内心的世界,从不轻易向人透露。毕竟人到中年,他的经历和风霜,他的往事和沧桑,不会有多少人懂,又引不起别人的共情,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有时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又很难。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是一个内陆湖,湖面看似宁静,其实内里蕴藏着巨大的旋涡。

    盛晨紧紧握住了方山木的手,泪花闪动:“答应我,山木,以后再也不要做傻事了,不管我们以后能走多远,但请你一定要爱惜自己。”

    方山木点头,郑重其事:“我会的,放心好了,我还要创业,还要证明自己,还要看着儿子长大……对了,江边是怎么和你说起我在西山的经历?”

    听完盛晨的叙述,方山木心中涌动的是愤怒,还有对盛晨的不满,他抽出了手:“盛晨,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一件事情,为什么你不信我的话,非要信一个无关的外人的话?来说是非人便是是非人的道理你又不是不懂。为什么非要不相信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丈夫,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江边是在故意离间我们的夫妻关系?”

    “她没有理由这么做,我相信她也是出于好心提醒我要多看好自己的丈夫,并不是非要挑拨别人的夫妻关系……”盛晨的脸色微微一凉,心中的柔情和关怀仍在,愧疚得低下了头。

    方山木清楚江边对盛晨的影响太深太根深蒂固,不可能一下子拔出来,他没再多说,再次启程上路。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我听到一些传闻,是关于蒙威离婚的事情。”

    盛晨顿时来了兴趣:“是什么?”

    方山木直视前方,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此话一点儿不假。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开车从京城回石门了,两条高速都走过无数次,沿途单调而重复的景色,对他而言完全没有新意。尤其现在是冬天,天地间灰蒙蒙一片,田野中到处萧瑟。

    不过暗绿色的大片大片的麦田,正在孕育明年的希望。

    夫妻关系何尝不是如此?所谓枕边无美人身边无伟人,相处久了,神秘感消失之后,所看到的挑剔的都是缺点。方山木想起以前也总是挑剔盛晨的各种不是,蒙威也是一样,结婚之后不久就对柳新各种不满。

    只不过和他挑剔盛晨不同的是,他是出于恨铁不成钢的心理,觉得盛晨太笨太胆小,蒙威对柳新的不满是源自一位大师的指点。

    “我也是听齐亦七说的,不知道真假,你就当一个笑话一听,可别传到蒙威耳朵里,显得我们在背后议论人家,多不好。”方山木先强调了一句,“你还记得齐亦七吧?”

    “记得,当然记得,他坐我前面,又黑又瘦又小,大家都叫他小七子。听说毕业后出国了,就没消息了……啊,他回来了?”小七子是全班的开心果,盛晨记得清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他出现的地方都会笑声一片。后来他受了情伤,被女友甩了,伤心之余,一毕业就去了美国。

    “回来好几年了,先是在上海,前两年才回京城。回来后,谁也没联系,就一个人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方山木和齐亦七再次遇上,也纯属偶然,他在从郑远东要蒙威联系方式时,郑远东顺手发了他一份他还联系的同学的通讯录,一共没有几个人,其中就有齐亦七。

    原来齐亦七正好在郑远东家族产业的京城分公司上班,被郑远东无意中查到了,才有了联系方式。不过郑远东没有联系他,大学期间的郑远东就一向眼高过顶,就算是同学,只要不入他的眼,他也不会有过多交往。

    当然,他交朋友的眼光很奇怪,既不看对方是不是有权有势,也不在意对方是不是有钱或者长得帅不帅,只看是不是看对眼合不合脾气。所以虽然很多人不喜欢郑远东的孤傲,但也说不出他什么来。他还真不是嫌贫爱富为人势利,不是只交有钱人的朋友,而是只挑自己喜欢的。

    齐亦七不在郑远东所交的朋友范畴之内,并不是因为齐家的瘦小和贫穷,而是他的性格。他过于谨小慎微的性子以及凡事犹豫再三难下决心的风格,让遇事一向大刀阔斧的郑远东极不喜欢。因此,他尽管在郑远东名下的京城公司工作,郑远东也没有对他照顾半分。

    方山木倒是和郑远东一向交好,主要也是方山木不管和谁交往,都是不卑不亢的性格,不管对方是富二代还是贫一代,他都会真诚相待,当然前提是对方也是可交之人。

    齐亦七虽然为人不够大方,但心眼不坏,只要是他过于敏感且自卑,所以总是放不开。也正是他遇事总是畏缩不前的性格,导致他的婚姻和事业接连不顺,现在离婚后孤身一人,收入也不高,算是同学中混得最差的一个。

    方山木最近忙,和齐亦七取得联系后,并没有时间见面,一直是通过微信聊天。没想到,一聊还聊出了一桩惊天奇案。

    是有关蒙威和柳新离婚的内幕。

    齐亦七回国后,同学中就和蒙威有联系,虽然不多,但也不时碰面,他也就成了同学中唯一对蒙威离婚事件真相了解最多的一人。

    他所了解的内情,全部转述给了方山木,不仅仅是因为他相信方山木,一直视方山木为最好的朋友,还因为他实在是无人诉说。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