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提他们,跟谁比不好非要跟他们比?真有你的。”方山木假装生气,不过也确实有几分不快,不是针对盛晨,而是针对大哥和大嫂。

    方山木有一个哥哥,比他大两岁,在石门工作,陪在爸妈身边。有哥哥在,平常就省了他许多事情,从照顾爸妈的角度来说,他很感谢哥哥。

    “爸和你说什么了?”盛晨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是背着我和妈说的吧?”

    盛晨猜对了,方山木的爸爸方远山以外出抽烟为由,让方山木和他一起出去走走。街上,没有鞭炮的碎屑,空气中也没有了以前飘荡的菜香,除了车辆和行人稀少了一些之外,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不是悬挂的灯笼和红红的对联带来的明显的过年气氛,方山木都有几分恍惚他到底只一次单纯地回家探望父母,还是回家过年。

    年味越来越淡,希望亲情不会随之淡薄,方山木跟在爸爸身后,看着爸爸日渐佝偻的身子和满头的白发,莫名一阵心酸。爸爸一生操劳,为他和哥哥操碎了心。后来他去了京城,哥哥留在爸爸身边,按说哥哥对爸爸还算不错,但有一点让他非常不喜,哥哥和嫂子都不太勤快,两个孩子全部放手不管,扔给爸妈照看。从小到大,一看十几年,让爸妈连一次出去旅游的机会都没有。

    盛晨对此也是颇有意见。

    有好几次盛晨想为爸妈报名旅游团,让他们出去散散心,爸妈总是放不下孩子。有两次好不容易说服了爸妈参团,报名交钱后又反悔了,气得盛晨数落大哥方山林,说他太自私,只顾自己轻松不考虑爸妈都多大年纪了,真的等两个孩子完全放手再出去,怕是都走不动了。

    老人们有时也确实对后代过于迁就纵容,总是唯恐儿孙们受一点点委屈,宁愿牺牲自己的全部时间来陪伴。方山木有一段时间也对爸妈很是不满,后来时间长了也就释然了,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反过来也一样,爸妈他们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就由他们去,只要他们安心就好。

    方山木知道爸爸有话要说,以为是想说大哥的事情。大哥和大嫂夫妻感情不好,经常吵架闹离婚,用爸妈的话说,如果不是他们帮着带孩子,他们早就离婚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方山木也知道上两次已经报名交钱的旅游,最终退团,就是因为听说爸妈要出去玩,大嫂不干了,和大哥大吵了一顿,说反正她不会看孩子,让大哥看着办。爸妈不忍心看着他们闹,就只好委屈自己了。

    方山木对此极为不满,正是由于爸妈的一再纵容,嫂子总是得寸进尺,屡次以吵架相要挟。大哥老实,每次吵架都气得想离婚,却又被爸妈劝住。在爸妈的思想里,离婚是一件极为丢人的事情,只要不死人日子就可以过下去。

    大哥很苦恼,想离婚,却又怕惹爸妈生气。但又实在忍受不了媳妇的好吃懒做和不懂事,方山木很难理解大哥的心情,大哥现在的悲剧,其实有爸妈一半的原因。爸妈却还认为他们是一心为了大哥好,有时时代对个人观念的形成带来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很难改变。

    不料爸爸一开口就吓了他一跳。

    “山木,你觉得在你大哥的事情上,爸妈做得对不对?”

    方山木还在犹豫怎么回答,爸爸一番话说出,让他汗颜的同时,又多了几分强烈的不安!

    爸妈原来一直在反思对大哥大嫂婚姻问题的态度,曾经一度认为不管他们,让他们自己决定是继续还是离婚,儿孙的事情就得由他们自己决定。但临到放手时,又后悔了,因为他们担心大哥会开一个不好的头,进而影响到方山木的婚姻。在爸妈眼中,一个家庭的婚姻基因是相似的,如果都婚姻美满,就全家人都会幸福。如果有一家离婚,直系亲属中就会有连锁反应。

    方山木固然不相信爸爸的结论,但对爸爸的担忧却是心存感激。

    “山木,你别看比山林小,但你比他经事多,有见识,你和盛晨也一直很恩爱。小时候爸爸经常说,兄弟之间要想好,大让小。家庭中,要想好,是要换位思考。盛晨是在家里带孩子,一直没有工作,先不说她为方家培养了这么优秀的一个孙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更不用说这些年来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她对你照顾得有多周到。我敢说,要是离开了她,你就生活不能自理了……”

    方山木心中猛然一跳,爸爸的话似有所指,正想问个清楚时,爸爸却转身回家了。

    “走,回家。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别总觉得外面的世界有多好,人最安稳的地方还是家里。”

    好嘛,爸爸是看出了他和盛晨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却以为是他在外面有了什么心思,方山木哭笑不得,想解释一番,爸爸却没有给他机会。

    “爸爸的眼睛是雪亮的,也觉得你可能有了不好的心思,所以点点你。”盛晨对方爸很尊重,主要也是方爸方妈对她很好,应该是他们对大嫂所有的不满和怨气都化成了关爱转嫁到了她的身上。

    “你想多了,你真的想多了,知子莫如父,爸爸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从小他就让我背《朱子家训》,直到现在我还能背出其中的一些段落……”方山木摇头晃脑地笑了,“勿营华屋,勿谋良田,三姑六婆,实淫盗之媒;婢美妾娇,非闺房之福。童仆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艳妆……”

    盛晨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打断了方山木:“好啦好啦,别掉书袋了,我困了,睡一会儿。”

    不多时,盛晨睡着了。开始时她还硬撑,后来睡实了,脖子一歪就靠在了方山木的肩膀上,双手又下意识抱住了方山木的胳膊,露出心满意足的安然表情。

    “老妈睡着了?”方向东不知道在哪里玩了一气,回来了,小声说,“你们聊什么了,看样子进展不错,她又肯抱着你的胳膊睡了?有时觉得你们就是两个大孩子,吵吵好好,是不是认为生活乏味无趣,吵架可以增加情调?”

    “小屁孩,你懂个屁!一边儿呆着去。”方山木佯怒。

    “我也睡一会儿,等下到了姥爷家,又得玩半天,肯定累。”方向东才不怕方山木,双手抱肩,头一歪就入睡了。

    方山木也睡意袭来,才眯了不大会儿,就被微信吵醒了。他有几分懊恼为什么忘了静音,打开一看是古浩的消息。

    “生二胎的事情和盛晨商量得怎么样了?我家江边说什么也不肯答应,但也没有完全说死,还留了口子,估计是想看我的表现……”

    “一样,暂时没有达成共识。以我和她现在的关系,她也不可能安心地生孩子去。”方山木想了想,又问,“江边要和盛晨一起创业,你肯定是赞成的态度,但你更愿意她生孩子还是去创业?”

    “创业是双手赞成,生孩子是全面支持,但创业和生孩子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我也很纠结,没办法左右江边的决定。不管怎样,无论是生孩子还是创业,都会转移她们的精力,不会让她们再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到我们身上。对了,你肯定猜不到过年的时候,我和谁聚了聚?”

    方山木故意没回古浩,他知道他在卖关子,等了片刻,古浩主动发来了消息:“真没意思,也不配合一下,好吧,我自己说,是周逍。”

    果然是他,方山木心头一紧,他其实猜到了是谁,毕竟说起来他和古浩认识时间不短了,共同朋友却不是很多,而且全是前公司的同事,

    “你都是被开除出的公司,还好意思和周逍一起吃饭?都聊什么了?”方山木假装漫不经心,其实很想知道。

    “不是我想聚,是江边邀请的周逍的夫人杨湄,她和杨湄是闺蜜,两家人一起吃了个饭。也没聊什么深入的话题,我也是才知道江边原来和杨湄认识好多年了,而且她和周逍也很熟。”

    方山木心中一惊,江边的关系网比他想象中还要庞大并且复杂:“你也没觉得尴尬?哈哈!既然江边和周逍关系这么好,当初为什么还要开除你。退一百步讲,就算开除也可以采取悄无声息的策略,不至于闹得沸沸扬扬,让你在整个互联网行业名声扫地。”

    “周逍和我解释了,说他也是身不由己,是总部的命令。我们集团公司的架构你最清楚了,周逍虽然是董事长,但在集团总部,也不过是一个高管序列,级别才是a10,离最高的a14还差了好几级。虽然集团公司说是双总部战略,但谁不知道金陵的总部才是总部,京城的总部,不过是分部罢了。”

    方山木对古浩的话,向来只信一半,他相信和周逍聚会是江边促进的结果,以古浩的能力以及在公司的声名扫地和臭名远扬,周逍不会愿意和他有任何形势的私下接触。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