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晨翻来覆去睡不去,在想明天的见面该怎么和江边配合。又躺了一会儿,她索性又起来,打开床头灯,给江边发了一条微信。

    “我觉得他们已经结成了同盟达成了共识,生孩子和创业,他们都支持,不管是哪一种,我们都会被占用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没有办法再时刻看管他们了……”

    “他们有同盟和共识,我们也有!”江边的回复很及时,几乎是秒回,“要坚持创业,创业才能让我们散发更大的魅力。生孩子也不是不可以,一是先得让我们放心,二是等时机成熟。”

    “对,对,我们不能再被动地管教和约束他们,而是要提升我们的魅力和价值,让他们再一次被我们吸引,再一次臣服在我们的光辉之下!”盛晨兴奋了,她就是要努力让自己变得光芒四射,就像当年在学校里被无数人赞美和喜欢一样,她要让方山木产生危机感,而不是像个怨妇一样天天纠结和担心方山木有二心,她要重新掌控主动权。

    所以……要改变策略!

    丽加餐厅位于将台路上,不是很大,但胜在有格调有情致,并且颇为高端,平常很难订到位子。用古浩的话来说,越是难以订位的餐厅,越能显示江边的手腕。江边最喜欢在别人办不到的事情上出手,得手之后就一脸趾高气扬的得意。

    好吧,方山木理解江边的心理,也是一种变相的炫耀,是对权势和资源的过度依赖和崇拜。作为从事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他一向敬畏市场崇拜创意。

    盛晨想早点到,方山木故意拖延到了最后一刻才出发。路上盛晨埋怨他的拖累导致迟到,他不反驳,只顾默默开车。过了一会儿,儿子实在受不了盛晨的唠叨,插了一句:“老妈,你就少说几句,知不知道太碎嘴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伤害行为,可以伤人于无形。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老爸就是想故意迟到,他不想等江边阿姨,而是要让江边阿姨等他。”

    “小气鬼!小心眼!”盛晨笑骂一句,回身瞪了方向东一眼,“你懂什么?女人的唠叨是一种发泄,可以舒缓心理压力,有利于身心健康。”

    “是,是。”方向东连连点头,“怪不得老头少老太太多,敢情是你们女人都舒缓了心理压力,把男人都唠叨死了,行,你们狠!”

    “你……”盛晨被气笑了,埋怨方山木,“儿子都被你教坏了。”

    “你错了老妈,这些不用老爸教,我自己观察和体会,就能知道。”方向东哼了一声,“别总当我是小孩子,我早就长大了,在某些方面比你们还成熟。”

    方山木和盛晨对视一眼,二人都无奈地笑了。

    方山木和盛晨赶到时,古浩一家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江边订的位置位于最好的房间,半透明的装修风格,可以270度欣赏京城的夜景。她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古浩倒是自觉,坐在了末位作陪。

    古小远瞪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睫毛不停地闪动,目光追随方向东的身影:“向东哥哥,你就是传说中的学霸?别人家的孩子?”

    方向东一脸的无所谓,看也不多看古小远一眼,低着头玩游戏:“什么学霸?什么别人家的孩子?没意思。别听他们瞎说,学习好并不代表什么,只是你人生一个阶段的优秀和突出而已,和最后的成就没有直接关系。”

    “哇,你好酷,说话好深奥,我都听不懂。”古小远原本坐在古浩身边,主动换了位置,凑在方向东身边,“为什么你学东西都不费力气,我什么都学不会,我就喜欢唱歌跳舞表演……”

    “有些人就是要做科学家、教育家、就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灯光。而有些人,就适合在灯光下跳舞歌唱,他们会成为大众的焦点,但他们和大众都不知道照耀他们前进的是高悬在头顶的光明。”方向东不愿意理会古小远花痴式的崇拜,朝旁边挪挪了身子,“你品,你细品。”

    古小远张大了嘴巴:“向东哥哥,你太厉害了,我觉得你酷得像冰。”

    “肤浅。”方向东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朝方山木投去了求助的目光。方山木猜到了儿子不喜欢和女生打交道,在学校里他就是有名的乖乖宝,在许多女生眼中,他老实得像一块木头。

    方山木哈哈一笑,替儿子解围:“有一个笑话,说是一个女英语老师和一个男体育老师一起带一群初中学生出游,学生们都到水里玩,男生抓鱼,女生打闹。男老师站在岸边冲女老师感慨万千,现在的孩子生活条件是好了,发育得早,你看现在的女生比我们当时的女生成熟多了。女老师鄙夷地白了他一眼,当时的女生也发育得很好。男老师不信,我怎么没看到,女老师一指对女同学视而不见正在拼命抓鱼的男生们,你当时和他们一样,正在摸鱼。”

    古浩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盛晨和江边对视一眼,也笑了。

    古小远一脸懵懂:“有什么好笑的?不明白你们都在笑什么,笑点这么低,无趣!”

    方向东也没笑,一脸迷茫:“这不很正常嘛?男生做男生该做的事情,女生做女生该做的事情,互不干涉,才能和平共处。”

    方向东一句话就将话题引到了两性关系如何相处上,盛晨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有时会小孩子看问题的角度会很直接,不像我们大人,成年后,想事情反而会更复杂更深入。但越深入反倒越烦恼。从心理和生理上来说,女性天生就比男性发育成熟早,所以在许多大事上,男人应该多听女人意见,或者干脆听女人的话就行。”

    “不不不,老妈你错了。”方向东大摇其头,连连摆手,“女人是比男人早熟,但男人后来者居上,后发制人,是厚积薄发,一成熟就会在理性、逻辑上面赶超女人。”

    “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江边笑骂,她很喜欢方向东,总觉得方向东身上集中了盛晨和方山木二人的优点,并且他更像盛晨一些,“你才多大?连恋爱都没谈过,还懂什么两性关系,不过是多看了几本书,纸上谈兵罢了。”

    “纸上谈兵也比没读过多少书连道理都不懂的人强。”方向东不太喜欢江边,江边的笑容虽然和善而真诚,但在他眼中,总有一种想要看透他的一切并且要掌控他的意图,眼神中的探究和高高在上的味道,让他不太舒服。

    方山木摆了摆手:“别说了,儿子,争论没有意义,一切要以成就的大小说话。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做一件。说吧江边,今天吃饭的主题是什么?”

    见方山木如此单刀直入,江边心中被方向东激发的火气反倒消弱了几分,她刚才一直认为方向东小小年纪说话这么老练和深刻,肯定是受方山木的指使,她淡淡一笑:“吃饭能有什么主题?不过联络联络感情,增进一下了解,省得我们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

    “我们之间没有误会……”方山木冷哼一声,顿了一顿,一字一句,“只有矛盾!”

    盛晨悄悄一碰方山木的胳膊,提醒他说话注意分寸,别太僵硬了。方山木其实是故意为之,他不理盛晨的暗示,继续冷冰冰地说:“而且还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今天都在,江边,你当面给我说个清楚,为什么要挑拨盛晨和我的关系?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江边被方山木咄咄逼人的语气激得火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方山木,你如果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做贼心虚?我挑拨你和盛晨的关系?你们的关系如果特别稳定和谐,我能插手吗?别说得你有多无辜一样,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一天天净想着拈花惹草。别怪我们管束你们,你们都像是长不大的孩子,不管,就会疯长,就会长成一堆杂草!”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方向东正在喝饮料,噗哧一声笑了,“江阿姨,你的打击面太大了,是不是包括美国总统、包括你爸爸、爷爷、舅舅、姥爷还有你大爷你二爷的?”

    方山木暗笑,儿子别看小,不但机灵,还颇有乃父之风,辛辣而不着痕迹。

    “你……我!”江边顿时语塞,脸微微一红,“大人说话,小孩子别乱插嘴。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妈,我觉得向东哥哥说得有道理,爸爸是好东西,爷爷是,姥爷也是,舅舅好像不是,他是有点坏。不过美国总统是不是好东西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认识。还有,大爷二爷是谁?”

    古小远一插话,惹得众人哭笑不得,也让方山木和江边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化解了不少。

    古浩趁机倒酒,连朝方山木大使眼色,嘿嘿一笑:“大过年的,讨论什么形而上的男女问题,不如说一些现实而实际的,乐呵乐呵多好。老方,来,走一个。”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