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对女人来说,珍惜和抓住眼前的幸福,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再去冒险和尝试,因为相应的代价会远大于收益。

    盛晨工作以后,和许多80届、90届的女孩接触之后才发现,70届的女人基本上算是比较传统和温良的一代,依然恪守对家庭的忠诚对婚姻的忍让和对丈夫的依附。而80届和90届则完全不同,她们独立、坚强并且更胆大更自我,敢于追求幸福,不将就不迁就,从来不会在爱情中被动也不会在婚姻中逆来顺受。

    在现在的离婚事件中,有70%以上是由女方提出的,可见女性主权意识的觉醒和独立精神的崛起。

    对于90届女性飞扬的个性,盛晨和江边羡慕归羡慕,却不会去学习效仿,因为她们最亮丽最青春的年代不是现在,而是20年前,她们已经没有足够的年龄资本再随心所欲了。

    更让盛晨和江边感到可气的是,在她们年轻时,她们从来没有动过要抢50届男人的想法,但现在的90届姑娘却要抢她们的70届男人,说明时代确实和以前不同了,女性追求独立和自由的个性,也让她们择偶的选择面在年龄段上放宽了太多。

    盛晨有几次也和江边说,她们如果逼迫方山木和古浩过紧,他们真要离婚,在再婚市场,她们远不如他们可选择的余地大。江边却信誓旦旦地说,不要怕,男人都是嘴上说说,真要动真格离婚,他们也轻易不敢。40岁的男人,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除非原配非得不依不饶,一般情况下男人还是不愿意再重走一遍结婚路。

    有一段时间盛晨夹在方山木和江边中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接近崩溃的边缘。她相信江边也是为她好,站在女性的立场上,为她出谋划策,预防方山木出轨。但她同时也信任方山木,认为方山木不会在外面有人,以他对她的爱对儿子的关怀对平安喜乐的照顾对花草的尽心尽力,怎么会是在外面有外遇的人?一个人有没有变心,从他的心思是不是在家里在她身上就完全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如果说开始时是盛晨自己由于不自信或是方山木对她在工作上完全隐瞒导致她有了想法,那么到后来她对方山木的怀疑进一步加重,是由于江边的怂恿。而她和方山木的冷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和方山木的个性使然。从一开始他们的爱情就太势均力敌了,到了今天,方山木自认在事业上的成就完全可以碾压她时,她却还觉得她和他依然站在同一个高度,就导致了二人矛盾的加深。

    说到底,方山木确实有几分大男子主义,盛晨早就见识了他有时过于强势霸道的作派。但不管怎样,他是她的丈夫,她不想他在外面丢丑,也不想江边喝醉丢人。

    方山木握了握盛晨的手:“大不了等下回去你开车就是了,现在你最好不要站队,不管是丈夫还是闺蜜,两不相帮,你袖手旁观就好了。我说过,江边是我的一关,我得自己过。”

    盛晨还想说什么,方山木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并朝江边示意,然后又倒了一杯:“江边,如果你输了,我希望你回答我三个问题,要说实话。如果我输了,也一样,敢不敢赌?”

    “谁不敢谁是小狗!”江边也倒满了第二杯,头发乱了几分,她脱了外套,挽起袖子露出了胳膊,毛衣上也溅了几点油渍,全然没有了以前的高贵和从容,“先说你的问题,省得一会儿你忘了。”

    “好。”方山木也不客气,又喝了一杯,“第一,你为什么非要挑拨我和盛晨的关系?第二,你为什么非要管住古浩,以他狗改不了吃屎的尿性,直接放生了不是更好?第三,你想和盛晨一起创业,真实想法是什么?你又不缺钱,本来应该没有赚钱的动力!”

    古浩急了,气得踢了方山木一脚:“你去死!死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拉你一把!”

    “等我输了,我就告诉你实话。”江边也喝了一杯,“我的三个问题是,第一,你到底有没有出轨?不管是和孙小照还是和江赋雨,又或者是别的女人?第二,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离婚?第三,如果离婚了,你会选择成芃芃还是胡盼?”

    “第三个问题换一个,没意义。”方山木才不会上当,更何况江边挖坑的水平实在一般。

    “换就换……第三,你们男人是不是永远改不了见一个爱一个的毛病?”

    “好啦好啦,问题都问完了,该打通关了……不,该喝酒了。”古浩巴不得江边喝醉,他和她结婚多年,还从来没有见江边醉过,他是希望江边醉后可以说实话。

    江边平常不怎么喝酒,但酒量极好。大学时,江边曾经有过和闺蜜一起喝了30多瓶啤酒摆了一桌子酒瓶的战绩,名震一时。

    盛晨埋怨古浩:“你是不嫌事大是吧?等下他们不管是谁喝多了,都是我们的麻烦。”

    “有麻烦就解决麻烦,没有麻烦,制造麻烦也要解决麻烦。”古浩嘻嘻一笑,主动帮江边倒了一杯,“江边,你酒量到底有多少,先给我交个底。”

    “干就是了,说有个屁用。”江边一把推开古浩,“最不喜欢你这种没酒量没酒胆的男人,草包一个。没酒量就没有发言权!”

    说话间,江边又接连喝了三五杯,眼见一瓶白酒已经下去了一大半,而方山木的一瓶酒还余了三分之二。

    江边有了几分醉意,再无形象,不但弄开了头发,披头散发的样子虽然很不雅观,但也多了几分豪爽之气。她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手拿半瓶白酒,冲方山木嘿嘿一笑:“方山木,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我可以放你一马。要是还不服气,有本事我们就一口闷了。”

    方山木镇静自若地将瓶中酒倒进三个杯子里面,红酒杯盛了白酒,也别有一番风味,他先举起其中一杯:“说句实在话江边,你现在的样子还算真实,比以前端着架子拿着腔调的样子,好了很多,至少让人敬你是条汉子。这样,你等我两杯,我最后一杯和你一口闷。”

    盛晨看出二人的较劲到了紧要关头,又急又气,想要劝下二人,见古浩冲她连使眼色,她忍不住骂道:“古浩,你就是想看江边笑话是不是?”

    “不,你错了,盛晨,我是想看江边喝醉之后大发神威的一面!”古浩心中大为感慨,“你是不知道,我和她结婚这么多年了,见过她又哭又笑的真情流露的时候,不超过三次。比起我在她面前哭过的次数,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滚一边儿,不喝酒就没资格说话!”江边踢了古浩一脚,“男人在自己老婆面前痛哭流涕,不叫事儿,你哪次哭不是真心忏悔?我喝得再醉也不会哭,因为我没有做过亏心事,就不会伤心流泪……”

    方山木冲古浩挤挤眼睛,意思是别再煽风点火了,他一人出面足矣!方山木转眼间喝完两杯白酒,只剩下最后一杯,他举起了酒杯:“江边,男人之间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男女之间不行,我对你还是非常不满,但是你的酒量让我佩服,来,干完最后一杯,如果都不醉,就继续下一瓶。”

    盛晨急得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了,你们都每人喝了一瓶白酒,再喝下去会死人的……”

    方山木推开盛晨的手:“盛晨,知道我这些年的一些成就是怎么来的吗?刚开始的时候,我每天都有应酬,每顿都要喝半斤以上。经常吐得到处都是,吐完再喝,喝完再吐。但不管多狼狈,回家之前都会先收拾干净自己,省得让你担心。”

    盛晨的记忆瞬间复苏:“儿子刚出生时,有一段时间,你经常凌晨两三点才回家,虽然酒气熏天,但身上很干净……原来你是?”

    “是的,吐身上后,都会先去找一个洗浴中心冲洗一下,弄干净了再回家。在外面的污垢和疲惫,伤心和失望,都会留在外面,从来不带回家里。”方山木说到动情处,红了眼圈,唯恐被盛晨看到,一仰脖,一口气喝光了最后一杯白酒。

    才放下酒杯,江边也直接对着酒瓶吹完了瓶中的白酒。

    方山木纵横职场多年,历经酒局无数,虽也见过多次男人之间喝到兴奋时直接对着瓶子吹白酒的事情,但女人如此豪爽还是头一次经历。一向喜欢和真实坦诚的人打交道的他,第一次隐隐对江边有了一丝好感,内心的坚冰产生了裂缝和松动。

    “江边,好样的!”方山木冲她竖起了大拇指,“怎么样,要不要我们两个人再来一瓶?”

    “不,一人一瓶,别以为我是女人就好欺负。”江边站了起来,摇摇晃晃,伸手拿出一瓶酒,动作麻利地打开,“敢不敢再吹一瓶?不敢就认输!”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