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他和盛晨认识20多年,人生中最宝贵最黄金的岁月,他们一起度过,虽然才刚刚人到中年,但就像走过了一生一样漫长,还经历过同学因意外去世共同亲人病故的人生苦痛,他无法想象真的和盛晨离婚之后,他该如何料理自己的余生。

    就算再爱上别人,再和另外一个女人一起生活,得需要多少的努力和磨合才能适应对方,并且达到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肢体动作就知道对方需求的默契?人生看似丰富多彩,但在一些事情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可以创新之处,爱情和婚姻,不外乎相识、相知、相恋、磨合、折磨、退让和默契的过程。

    “好点儿没有?”盛晨用力拍打方山木的后背,又是怜惜又是责怪,“非要让江边难堪,看,自己也难受了吧?损人不利己,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方山木,你是不是傻呀?”

    “哎呀,你有白头发了……”盛晨埋怨完,忽然惊呼一声,“你别动,我去给你拿水,再拿镊子拔掉你的白头发。哎,你还不到40岁,有白头发不好看。听说白头发不拔掉,会越来越多。”

    方山木伏在马桶上,一动不动,心中五味杂陈。过了一会儿,听到盛晨细碎的脚步声传来,递来他最喜欢的保温杯,他接过后,也不试探,一口喝下。果然和往常一样,水温不烫不凉,正好。盛晨的细心,一如既往。

    盛晨伏在了他的后背上,手指在后脑上滑动:“哎呀,刚才还看到了几根白头发,怎么又看不到了?你有没有发现自从35岁后,眼神不如以前好了。都说40岁是个坎,人过40,眼睛就开始老花了,真的假的?我现在不敢想象到时我戴着老花镜的样子,太可怕了。”

    方山木其实也发现他的视力不如以前了,他从小眼睛就好,裸眼视力一直保持在1.5以上。但35岁后,开始慢慢下降,现在只有1.0了。过了40岁是不是会老花他不敢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视力逐年下降是不争的事实。

    岁月不饶人,人不服老不行,尽管方山木一再告诫自己他现在其实正当年,但也必须得承认现在的他真的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也没有机会可以试错。如果他创业不成,顶多还有一次机会重来。

    婚姻也是一样,他和盛晨离婚了,也许还可以再找到一个年轻貌美的。但对方是不是如盛晨一样了解他理解他并且支持他,就很难说。如果再离婚一次,他也相信还可以再找到愿意嫁他的女人,只是对方是不是真的爱他,他就心里没底了。

    当然,以上的假设都是基于他事业有成的前提之下,如果他穷困潦倒,他就不是方叔而是方师傅了。女孩子喜欢的是有经济实力又贴心的大叔,而不是又穷又老的师傅。

    这么一想,方山木忽然豪情万丈全部化成了悲凉,人生有时艳阳高照,有时冰天雪地。

    “哎哟……”后脑一疼,方山木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身后传来盛晨喜悦的声音。

    “总算找到了,一共三根,全白了。”三根白发送到了方山木的眼前,长长的白发在并不明亮的灯光下格外刺眼,盛晨的手移动到了马桶上方,“扔了吧,留着多不好。”

    “别!别扔!”方山木抓住了白发,“第一次得留个纪念,白发出现的一刻,说明我的青春一去不复返了。记得恋爱时,你最爱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吗?白头偕老。当时觉得两个人一起到白头,是无比遥远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白头了。你说,如果我们现在分开,也算是没有违背当初的诺言了吧?”

    “算,你白头了,我还没有。”盛晨停顿了一下,神色有几分黯然,“山木,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三年之约不做数了?”

    方山木没有正面回答盛晨,起身来到盛晨身后,仔细地在她的头发上寻找,很快他就发现了一根白发,兴奋地拿过镊子帮盛晨拔了下来。

    “你也有白头发了,我们也算是一起白头了。”方山木将白发递给盛晨,“你也保存下来当一个纪念吧,没记错的话,是我第一次找到你的白发。”

    盛晨默默地收了起来:“什么时候走?”

    虽然还不到初五,但对方山木来说年已经算是过完了,他想了想:“明天就去公司,开始着手接下来的工作。你呢?你真打算和江边一起创业?什么时候从蒙威的公司辞职?”

    “其实,我还没有想好是继续工作还是和江边一起创业,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创业……”盛晨微有迟疑之意,“能不能晚几天再走?儿子刚刚适应你在家里的氛围,你一走,我怕会影响他的学习。”

    “他已经是大孩子了,适应能力很强。主要也是我现在心里没底,公司不早些运营起来,不知道市场会是什么样子。”方山木也有几分不舍,但他知道不能被情绪影响,不管未来和盛晨的关系怎样,他必须要有事业才有安全感才有保障。

    “好吧,那你照顾好自己。”盛晨想起刚才方山木的呕吐,眼圈一红,手中的白发攒得更紧了,“你以后打算多长时间回来一趟?”

    “不知道,看公司的事情多少。”方山木强忍内心的留恋和温情,转身就要离开卫生间,“不早了,睡吧。”

    “山木!”盛晨再也克制不住内心感情的奔流,从背后抱住了方山木,嘤嘤地哭了起来,“我们闹成今天的样子,难道你没有一点儿悔改之心?你完全没有一丝错误吗?”

    方山木身子一僵,站着不动,想回头却又忍住了:“我哪里有错?你怀疑的是我的出轨,我没有,所以我完全没错。”

    “你难道不明白,我们争执的支点其实是你对待我的态度和方法?你就不能为了我改变一下方式,让我分担你在事业上的困难和麻烦?”盛晨的声音软了下来,近乎哀求。

    方山木心中一软,想要退让一步,但想了一想,一咬牙又顶住了:“不是我不让你分担事业上的困难,而是你的关注点总是落在我和哪个女同事关系密切,和哪个女助理出差,是不是和哪个女性在什么隐蔽的地方单独谈事情,等等,我每次说的是事情本身,你在意的是事情的细枝末节……”

    “怎么会是细枝末节呢?为什么你不知道避嫌,非要单独和异性在暧昧的有情调的地方谈公事?谁信?”盛晨心中的柔情瞬间消失,火气升腾起来,“方山木,你是不是借工作之便,寻找一切可乘之机来猎艳?”

    “自从你认识江边之后,就学会了疑神疑鬼和无理取闹!”方山木也是温情退却,他和盛晨之间的芥蒂未去,鸿沟还在,想要回到从前,依然很难,“为什么我从来不怀疑你和别的男人谈事就是为了勾引男人呢?”

    “因为我比你正派,我从来没有出轨的想法,也不会背叛家庭!”盛晨振振有辞。

    “我也是!”方山木摔门而出。

    半夜,方山木被噩梦惊醒,大汗淋漓。梦中,盛晨拿刀追砍他,状若疯狂,他狂奔了几公里依然摆脱不了盛晨的追赶。窗外夜色深沉,他却丝毫没有了睡意,夫妻一场,为什么会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如同仇人一样势不两立?

    如果说全是江边的挑唆之故,也不是,江边说得也对,如果不是他们夫妻的感情出现了裂痕,别人也不可能趁虚而入。那么再后退一步,全是因为盛晨的原因才导致了目前的局面,似乎也说不过去,可是他究竟错在了哪里?

    方山木翻出自己的几根白发,想了一想,打开窗户扔了出去。几根头发而已,何必当成宝贝一样珍惜?该来的会来,该抛弃的就要抛弃。

    就算他有错,好吧,一点点错,盛晨还是没有明白一个道理,婚姻是一家无限关爱有限责任的公司,他对她的关爱可以无限,但要负的责任却是有限,不能混淆了关爱和责任的界限。盛晨认为婚姻是无限关爱无限责任的公司,她错了,即使是亲如夫妻,也要有各自的空间,也要给对方留出足够的界限。

    寂静中,隐隐传来啜泣的声音。再仔细一听,居然是盛晨。盛晨原来也没睡,还在哭,方山木一时心软了,想要上楼去安慰一番。才迈开脚步又停下了,他怕说不了几句,又被盛晨怼了回来。

    其实他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盛晨偏偏要和他正面交锋。盛晨不是不了解他的性格,要的就是激怒他,就是让他不舒服。相爱相杀一点儿也不假,越是相爱的两个人,越知道对方的痛点,吵架的时候,越要刺痛对方才肯罢休。

    次日一早,方山木吃过早饭,准备去车库时,儿子拎着行李送了过来。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