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想了许多,方山木忽然笑了:“老古,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我们在分析别人的问题时不但头头是道,往往还一针见血,特别深入并且深刻,但一旦落到自己的事情上,就很难理性地判断对错,是什么原因呢?”

    “这问题问的,太没水平,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呗。”古浩一抬头,看到安小宴已经到了,“到现在你还没有告诉我要和谁吃饭,你太不地道了,是想给我一个惊喜还是惊吓……”

    说话间已经进了安小宴,杭帮菜的安小宴装修风格也颇有江南韵味,方山木来到雅七,推门进去,古浩只看了一眼,顿时就惊呆了。

    “孙、孙小照?”古浩顿时冷汗都下来了,恶狠狠地瞪了方山木一眼,“我就知道你闷葫芦不出声肯定没好事,果然是惊吓,你是故意让我难堪是吧?告诉你老方,今天这事儿,我跟你没完。”

    孙小照一袭长裙,长发散开,飘逸在身后,她长身而立,身材修长而凸凹有致,粉嫩的脸蛋上面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就连一双耳朵也长得晶莹剔透,是一个一等一的美女。

    和古浩的惊惶失措相比,孙小照倒是无比镇静自若,她淡淡一笑,一对酒窝如昙花一现:“古总见到我怎么就是惊吓了?我又不害人,更不会算计人。好久不见,古总又瘦了几分,好事,说明还是创业历练人。”

    “嘿嘿,呵呵,不是创业的原因,是搬出来住,吃饭没规律才瘦了。主要也是外面的饭菜不如家里的合口……”古浩尴尬地一笑,他自诩脸皮很厚,在许多人面前都可以应付自如,唯独面对孙小照时全无自信,主要也是以前他调戏过的小女生们,从未有一人像孙小照一样对他胸口致命一刀,让他血溅当场。

    方山木注意到了古浩的窘迫,拍了拍他的肩膀,得意地一笑:“还有羞愧心和羞耻感,说明你还不是一个坏到骨子里的恶人,还有挽救的可能。”

    古浩气得翻了翻白眼,抓住了方山木的胳膊,假装要走:“你别拉我,我走,我要和你绝交。”

    方山木顺势一抓古浩的胳膊,给他一个台阶,按他坐在了座位上:“行了,别傲娇了,来都来了,买了单再走。”

    孙小照默然微笑,看着二人的表现。等方山木落座之后,她才坐下,将菜单推到了方山木跟前:“我已经按照方总的口味点了几个菜,看方总还有什么特别想吃了,再加几个。”

    方山木摆了摆手,孙小照当他助理多年,非常了解他的习惯,点的菜绝对符合他的需求。他假装客气地将菜单推给古浩:“你要不要点两个菜?”

    “要,肯定要。”古浩气呼呼地接过菜单,“再加两个最贵的菜,反正你请客,让你大出血。”

    方山木看了出来,古浩是借点菜来为自己化解尴尬,他确实在孙小照面前极不自然,如坐针毡如芒在背。不过他能坚持不走,也算是心理素质强大了不少。

    安小宴上菜很快,不多时菜品就上齐了,孙小照晃动了几下红酒杯,高高举起,白如美玉的胳膊在灯光下闪烁诱人的光泽:“敬方总!”

    古浩想要举杯,又收了回去,目光偷偷瞄了瞄孙小照,确信孙小照脸色如常,并且手机放在显眼的地方,没有打开录音也没有录像,才安心不少。

    人啊,真是不能做坏事,一次做坏事,十年会心虚,古浩又暗中擦了一把冷汗,心中不无疑惑地想,他以前脸皮挺厚的,就算是撩不到的姑娘,再见面也不会觉得难堪,怎么会见到孙小照会觉得心里有愧?

    这不对,不符合他的人设,肯定是哪里出现了差错,古浩平常不敢喝酒,今天为了壮胆,也喝了一大口。

    孙小照的目光如清风拂面,轻轻扫过古浩的脸庞:“古总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当时我会把我们的聊天记录发到管理群里面?”

    古浩没想到孙小照如此直截了当,当即面红过耳,连连摆手:“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不提,不提了。”

    “不,该提的还是要提。毕竟背后涉及到了许多的人和事,有许多秘密,别说方总了,就连你也不知道。”孙小照的笑容有几分勉强和无奈,“你是不是觉得我平常和你微信聊天,回复得很少很慢,但一见面,还是聊得很好,谈笑风生,让你感觉离你很近,不像微信上离你那么遥远?”

    “对,对,太对了。”古浩连连点头,许多记忆一瞬间复苏了,“我也奇怪为什么你会给人这么大的反差,说你性子冷淡吧,现实生活也是一个挺开朗挺大方的姑娘。说你为人热情吧,微信上聊天,经常半天不回一句,回上一句就又会消失半天,让人琢磨不透……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呢?”

    方山木意味深长地笑了,放下酒杯,夹了一口菜:“古浩,告诉你一个真相、残酷的真相。遇到如小照一样的姑娘,见面时和你聊得很好,转身在微信上对你爱理不理,你记住了,这一类型的姑娘是见过世面有眼界有境界的姑娘,你对她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人脉,她对你来说却是患得患失的梦想,所以你们的付出和诉求不对等,注定你会失败会被折磨……”

    “还是方总懂我。”孙小照微微低头,脸上的光彩不再,眼神中多了忧郁,“其实不瞒你们,每个女孩的处世方法都是她的伪装,不管是开朗还是内向,柔弱还是女汉子,都是她的保护色。女人天生比男人缺少安全感,所以女人会想方设法地制造安全感将自己包裹起来。方总说得没错,如我一样的女孩,确实见多识广,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物,不管多有权势多有地位的男人,都很难让我动心,所以我与人交往,有足够的克制力和分寸感,既不让人认为我轻浮,也不会让人感觉我冷漠,但是……”

    孙小照又举起了酒杯,朝方山木和古浩示意,不等二人回应,自顾自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但是,再有眼界再有境界的女孩终究是女孩,也会为情所困,在表面上的伪装背后,也有一颗疲惫的心。”

    古浩才品过味儿来,暗暗自责不应该,以他的观察力,要不是在孙小照面前过于尴尬,他早就应该察觉到孙小照的情绪不对:“怎么了这是?听上怎么像是失恋了?”

    “何止失恋,对她来说,失恋的打击不至于让她这么萎靡不振。”方山木打量孙小照几眼,她依然光彩照人,依然夺人眼球,只是神色之间多了些许忧郁之色,有一丝落落寡欢的愁绪,“说吧小照,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我就不用说了,不是外人,古浩虽然以前对你有过想法,但现在不敢了。如果你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让他帮帮你,也算是弥补他当年对你的伤害。”

    “我……你真行,老方,坑队友没商量!”古浩差点儿没被方山木气死,他当年是撩拨了孙小照,但不算是伤害吧?顶多算是骚扰。孙小照反手一个举报就让他丢了工作不说,还声名狼藉,到底是谁伤害了谁?

    方山木才不理会古浩的内心戏和委屈,他递过一张纸巾:“从年龄上算,我和古浩都可以当你叔叔了,你想哭就哭,不会笑话你。”

    孙小照接过纸巾,眼泪瞬间奔涌而出,她伏在桌子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方山木没有劝她,只是默默地打开手机,打开qq音乐,播放了一首歌:“多少次我们无醉不欢,咒骂人生太短,唏嘘相见恨晚,让女人把妆哭花了,也不管……”

    “噗……”孙小照又笑了,赌气似的扔了纸巾,“不擦了,反正今天也没有化妆。就算化妆了,哭花了也不用人管。”

    有一次方山木和公司一帮人陪同客户去唱歌,酒后的他借着酒兴,高歌了一曲《山丘》,赢得了满堂喝彩。有人问他是不是在怀念什么人,喜欢李宗盛的歌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方山木辩解说没有,他和盛晨都是在对方最灿烂的年纪走进了对方的心里,最刻骨铭心的爱情升华成了婚姻,从此再也没有爱上过别人。

    方山木唱的是一种情绪一种感慨,在众人的起哄声中,不管他怎么解释都没用,都想逼他说出到底在怀念哪个错过的姑娘,孙小照就及时出面帮方山木解围,说方山木多半是唱给她听,因为她一直喜欢李宗盛,经常在他面前哼唱,久而久之,他就会唱了。

    众人不信,孙小照就高歌了一首《爱的代价》,她唱得很投入很情真意切,仿佛真是在回应方山木刚才的《山丘》。众人信了,都以为方山木和孙小照关系密切,超出了一般的同事关系。只有方山木清楚,孙小照的《爱的代价》不是唱给他听,是另有其人。到底是谁,他当时也不得而知。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