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方山木并没有追问此事,孙小照也默契地没有提起。职场上的逢场作戏以及真真假假,以方山木的老辣和孙小照的聪明,二人都心照不宣,知道只是为了工作。工作之余,二人基本上没有任何私下接触。

    也就是唱歌事件后,方山木猜到了孙小照心里有人。但对外孙小照一直自称单身,并且对许多同龄人的追求不拒不迎,很佛系很淡然地面对每一个追求者,既不拒于人千里之外,又不热情主动,始终保持着孤芳但不自赏的姿态。

    孙小照在公司被人戏称为雪莲,既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又不像月亮一样可望而不可及,努力一把也许还可以采得雪莲归。但通往雪莲之路崎岖且漫长,中间还有许多凶险地段,很多人都说采摘雪莲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太昂贵,只远远欣赏就足够了,犯不着非要得到。别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有可能失败,就算得到了,比起付出的一切,也不划算。

    现在的男人都现实了许多,不像以前可以疯狂地爱一个姑娘,现在都会计算沉没成本和时间成本。你是月亮,男人绝对只是欣赏而不付诸行动,因为他很清楚追不到。你是触手可及的鲜花,他也不会伸手采摘,因为太容易而没有成就感。你是天山雪莲,大多数男人也会望而却步,因为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

    只有近在咫尺和远在天涯之间的距离,才是男人最愿意追求也甘愿尝试的空间。

    古浩看出了方山木和孙小照之间的互动和默契,轻笑一声:“一天天的,小秘密还挺多。行,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请继续你们共同的回忆。”

    孙小照擦了一把眼泪,转动手中酒杯:“古总,如果你去看电影,发现电影不好看,你会怎么选择?是强忍着看完,好对得起自己的票钱,还是果断地离开?”

    “考我?”古浩得意地哈哈一笑,“生活中,处处有沉没成本的陷阱,对我来说,是走是留,有两个因素来决定,第一,如果是我自己看电影,我会果断离开。第二,如果我陪同别人看,别人觉得好看,我也会陪她看完。”

    “应该还有第三个……”方山木故意捉弄古浩,“你自己看电影,发现旁边有一个美女,电影再难看,你也会坚持到底。”

    “老方!”古浩顿时恼羞成怒,声音提高了八度,“你太不了解我了,如果旁边是美女,而且还是一个人,我会搭讪。搭讪失败的话,就离开。我才不会干坐两个小时陪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交集可能的美女,哪怕她美若天仙和我又有何干?”

    “实用主义者,给你点赞。”方山木祭出古浩是为了缓和气氛,他所猜不错的话,孙小照应该是遇到了感情上的困扰。本来他约孙小照吃饭是想从侧面了解花团科技收购案背后的真相,不想一上来就被孙小照打乱了节奏,以孙小照的聪明和分寸度,她的失控说明她遇到了天大的难题。

    “小照,没听说你有男友,怎么就突然失恋了呢?”方山木又递过去一张纸巾,“在你现在的年纪,很容易陷入感情上的误区,还会陷在沉没成本里面左右为难,说吧,到底遇到了什么让你一个人无法面对的烦心事儿?”

    “我从公司离职了。”孙小照接过纸巾,眼泪又涌了出来,她也不擦,任由两条泪痕沿脸颊流淌,她咬了咬嘴唇,“三天前刚办理了离职手续。”

    古浩无比震惊:“不是听说你要升到总监了,有望成为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监,怎么就离职了?你们这些90届的年轻人,真让人看不明白,工作不积极,恋爱没动力,创业没勇气,只想宅家里,太丧了。”

    “不了解我们90届年轻人就别瞎说,古总,你的想法只是你的个人偏见。”孙小照不轻不重地敲打了一下古浩,“我离职是我个人的事情,不代表90届的年轻人。”

    “好吧,你年轻你有理,说吧,为什么要离职?”古浩悄然朝方山木使了一个眼色,见方山木也是一脸惊讶,知道方山木和他一样也是才知道孙小照辞职之事,不由心中平衡了几分。

    “因为周逍!”孙小照近乎咬牙切齿地说,眼神愤怒而绝望,“他就是一个地道的渣男!”

    “啪!”古浩的筷子掉在了桌子上,他张大了嘴巴,“不、不是吧?周逍和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

    方山木也听出了孙小照话里话外隐藏的丰富的信息,他也是震惊得不知所以,不是吧,孙小照一直以单身自居,背后居然会是周逍的……情人?他有几分不敢相信:“周逍为人还不错,至少和我共事的期间内,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都基本上能够做到公平公正,公司上下对他也很敬重,他怎么会出轨了你?”

    方山木问得直接,孙小照回答得也干脆:“他不是出轨,和我是正常的恋爱关系,他是单身!我从来不会插足别人的家庭,原则问题不能突破。”

    “单身?”古浩拍着桌子大笑,“今年最好笑的笑话,孙小照,我给你满分。如果周逍是单身,我就是纯情少年了。”

    “他确实是单身,没开玩笑,他和杨湄的婚姻早就结束了,他们离婚都三年多了。”孙小照喝了一大口酒,神情既有痛苦又有欢愉,“也正是他的隐式离婚,才让我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他的魅力之中,等发现时已经不能自拔了。”

    “离婚了还假装在一起,橱窗婚姻呀?”古浩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我认识他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他早就离婚了,怪不得他一直不肯带杨湄出来,原来背后有事儿。周逍也太能隐藏了,简直就是影帝。他和杨湄的婚姻,算是第六种类型的婚姻了吧?”

    方山木点头表示赞同:“以前我们常说的五种类型的婚姻,现在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需要了,至少要多增加三种以上的婚姻类型才行。”

    婚姻的五种常见类型是习惯冲突型、失去活力型、消极迎合型、充满活力型和整体型。

    习惯冲突型是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婚姻是一种折磨和消耗,但在折磨和消耗中,夫妻二人在不断地成长和成熟。

    失去活力型是情感麻木,婚姻名存实亡,但还可以维持下去,就是习惯和亲情使然。

    消极迎合型就是空壳婚姻,因为惰性、孩子、共同的生活和经济方面的考虑而不得不在一起,是一种利益型的婚姻。

    而充满活力型是一种相对完美的充满感**彩的婚姻,夫妻二人相濡以沫,配合默契,各自认真承担对婚姻的责任和义务。

    整体型婚姻和充满活力型婚姻类似,但内涵更丰富,夫妻二人不但在感情上亲密无间,在事业上也步伐一致,在家是夫妻,在公司是合作伙伴,称之为人生合伙人也不为过。

    曾几何起,方山木和盛晨的婚姻就是充满活力型,不但没有进化成整体型,现在反倒退化成了失去活力型。还好,还没有完全变成消极迎合型。

    在方山木看来,古浩和江边的婚姻属于习惯冲突型,虽然表面上江边强势而霸道,呵斥古浩而古浩不敢还嘴,但实际上古浩一直在暗中反抗,二人的冲突不在表面,却在背后,他认为还是应该归类为冲突型婚姻。

    周逍的婚姻就不算以上五类中的之一了,他的婚姻已经解体,却还在表面上维持,而杨湄也配合他,显然双方还有共同的利益需要婚姻的假象来维持,就像是展示在橱窗中供人参观的模特,所以称之为橱窗婚姻。

    不过现在不是讨论新型夫妻关系的时候,方山木冲孙小照点了点头:“差不多可以猜到你和他故事的开始了,你是一个原则性极强的人,不插足别人的婚姻是你的底线,不能突破,所以你在和周逍的交往中,没有设防,因为他是已婚男人。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发生什么,再加上他是上级,你也就对他没有设防。当然,也和他为人正派有关,换了古浩,你也会敬而远之……”

    “你行不行呀?每次我都是垫脚石对吧?”古浩哭笑不得。

    方山木没理他,继续说:“在日常的接触中,你慢慢地被他吸引,对他有了好感和喜欢,但你还会一再地告诉和提醒自己,你对他的好感和喜欢,只是同事之间正常的感觉,而不是男女之情。你对他从来没有过丝毫越界的想法,你被自己催眠,被自己带偏了节奏,哪怕你真正发现喜欢他之后,你也会否认,坚持认为自己对他只是好感和崇拜。”

    孙小照不胜酒力,有几分醉意上来,她冲方山木竖起了大拇指:“方总风采不减当年,依然有公司最负盛名的情圣风范。”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