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叫你关门你非开门,被古老色发现了吧?这就不好玩了。”胡盼关上门,蹑手蹑脚回到座位,“原来方叔不是来约会,是和前助理见面,孙小照也太傻了,居然被周逍骗得这么惨?和她一比,我觉得我还算不错了,至少没有被江成子坑。不过也可以理解,以江成子的智商,也不可能挖这么大一个坑让我跳,他也没有周逍有本事。芃芃,你说是不是男人本事越大就越坏?”

    “别一概而论,男人和男人不一样,女人和女人也不一样,不是说渣女才会遇到渣男,至少不管你遇到的是什么人,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怪不得别人对吧?”成芃芃压低了声音,侧着耳朵听隔壁说话的声音,“我不同情孙小照,我只是好奇方叔对孙小照到底有没有喜欢,刚才他的一番话你听听多肉麻多温柔,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哪里有,刚才的方叔多体贴多温暖,我觉得这才是我心目中的方叔。”胡盼一脸痴迷状,“如果方叔一直这么暖下来,会是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可惜大多数时候,他太直男了。”

    “你错了胡盼,方叔直男正是他的保护色,这样他才不会惹那么多情债。别以为喜欢你的异性多是好事,很容易变成坏事。”成芃芃最看不惯胡盼动不动就犯花痴的冲动,嘴角撇了撇,“行了,别犯贱了,赶紧帮方叔想想办法,怎么解决了孙小照的麻烦才是正经事。”

    “关我屁事!这一天天的!”胡盼哼了一声,一脸不屑,“孙小照自作自受,既然做了犯法的事情,就得承受法律的惩罚,当初赚钱赚得手抽筋时,她怎么没想到送好处给方叔?现在被抛弃了被威胁了,才想起方叔,要是我是方叔,一脚踢开她了事,才懒得管她的屁事。”

    “可惜呀,你不是方叔,不明白方叔在怜香惜玉之下,包藏着怎样的一颗深心?”成芃芃眯着眼睛得意地笑了,“我严重怀疑在花团科技收购案中,周逍也插了一手。方叔才不会放过眼前的大好良机,肯定会以孙小照为突破口,撬开收购案的缝隙,发现幕后的真相……”

    “你这一天天的怎么想的全是阴谋诡计,就不能想一些阳光的事情,比如爱情,比如暖男,比如方叔什么时候恢复单身。”胡盼的思维显然和成芃芃不在一个层面上,她双手托腮,笑得很暧昧很开心,“你说方叔会不会和周逍一样,也是隐形离婚,就是想让别人比如我像孙小照一样在毫不设防中爱上他?坏了坏了,识破了方叔的伎俩,就不好玩了,戏就演不下去了。”

    “傻了!服了!喝几杯酒就不是你了!”成芃芃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颇有几分无奈,“有时不是我说你,胡盼,你也该长大了,别总是天天想着什么情呀爱呀的,谈感情既伤钱又伤身,还是事业最可靠。现在正是可以帮助方叔的大好时机,你倒好,净瞎琢磨事儿。别想了,就算方叔恢复了单身,他也不会喜欢你。”

    “那他喜欢谁?难道是你?”胡盼快速眨动几下眼睛,会意地笑了,“明白了,清楚了,知道了,一天天的,原来你想当第二个孙小照,行呀芃芃,有一手。好,我不和你争方叔,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别闹,我在琢磨正事呢……嘘,别说话,古浩回来了,快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成芃芃支起了耳朵,对胡盼的玩笑话直接忽略了过去,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她,内心其实起了一丝波澜。

    原本抱着偷偷跟踪方山木的好玩心态,以为可以发现方山木和别人约会的证据,不料却无意听到了一桩惊天大案,成芃芃的心思立刻被背后发生的事情吸引了进去,也引发了她深深的思考。许问渠说得对,一个女孩对一个认为完全没有可能发生感情并且在一起的人最不设防,但万一这个人很有魅力,在长久的接触中,日久生情,她还会一再欺骗自己只是好感,而不是爱情。如果此时不能做到当机立断,继续下去的话,会越陷越深,最终无法自拔。

    想起许问渠对她的再三告诫,成芃芃忽然觉得她和孙小照还真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周逍从一开始就抱着愿者上钩的欺骗目的,方山木却没有,他只想努力创业,证明自己并成就事业。

    听到隔壁的雅间重新传来声音,成芃芃收回心思,不再多想她对方山木到底是什么感觉的事情,开始偷听方山木几人的对话了。

    古浩回来时路过雅八,还下意识朝里面张望了一眼,房门紧闭,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不免有几分遗憾,心想刚才的美女确实有几分面熟,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回到房间,就忘了刚才的事情,他的思绪回到了花团科技收购案上。

    “对了小照,花团科技收购案发生时,你和周逍还在一起,他有没有和你提起过收购案的事情?”古浩有时是好色,但在正事时,也不含糊,思路会很清晰。

    “没怎么说过,可能也说过一两次,不太记得了。他对收购案不是很上心,对公司来说,收购案并不是一个特别重大的项目,他的主要心思还是在调回总部上面。”孙小照认真地想了一想,又摇了摇头,“应该是没错,我只记得有一次吃饭时,他提过一次,说是什么收购案其实只是一个尝试,总部并不在意是不是收购成功,只想借机搅乱市场视线。”

    方山木微微点头,确实是周逍的原话,因为有一次他也无意中听周逍在接电话时说出了同样的话。其实他也知道,对于是否成功收购花团科技,公司并不是十分在意,成功了,可以拉升股价,并且完成产业链一个关键环节上的布局。失败了,也无关紧要,公司可以成立一个部门,专门研发花团科技的技术。实际上,公司内部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小组,只等收购失败就攻克花团科技的独家技术。

    当然,能收购成功自然也是好事,会少走许多弯路,对公司的整体布局来说,有不小的帮助。原本花团科技的估值并不高,本来是竞争对手有意收购,公司介入后,花团科技坐地起价,要价上涨了数倍有余。对公司和竞争对手来说,哪怕花团科技估值翻了10倍,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公司不差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花团科技上涨的估值可以从股市上赚回来。

    方山木负责收购案时,知道对公司来说,既重要又不重要,度很难把握,但在其位谋其政,必须做好。而且就他的出发点来说,很想借此事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方山木在公司不是没有野心,他虽是副总,但序列才是a8,离周逍整整差了两级。谁都知道,在公司的高管层面,a8是一个坎,大多高管终生止步于a8,再难前进一步。

    因为在公司内部还有一个合伙人排序,a8不入级,而a9则相当于h1,就是合伙人一级。进入了合伙人序列,就会有期权不说,还会进入终身合伙人的备用人选。

    终身合伙人是一个高管可以在公司达到的最高序列,不但可以拥有公司的股权,年薪千万以及上亿的未来分红收益自然不在话下,而且还会和公司共在,谁也没有权限和资格开除他,除非他自愿辞去在公司的一切职务。

    男人一生所追求的无非是事业上的安全感,也就是终身成就,和女人追求专一而完美的爱情以及和一人终老的婚姻并无本质的不同!方山木是一个顾家的人,也希望能够在公司做到最高的位置,名字被铭刻在公司的成就墙上。

    公司的总部有一个成就墙,墙上有公司成立以来创始人和终身合伙人的手印、照片和人生经历,像是一座碑林,记录每一个为公司做出巨大贡献者的丰功伟绩。

    童年时,方山木的志向是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男人都有封侯拜将之志,长大后变成了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现在却是只要实现财务自由就是人生巅峰。

    人生的志向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变得越来越现实,就像此时,方山木的理想又调整为了创业成功、和盛晨的关系恢复从前,儿子学业有成,父母身体健康。

    男人,越到中年就会越害怕,一怕父母身体不好,二怕自己收入不够养家,三怕儿女不能自立,四怕自己身体亮起红灯,五怕一觉醒来就被世界遗忘。

    都说女人天生缺乏安全感,其实男人比女人更没有安全感!

    只不过男人不会对人诉说,也不会让人看出他没有安全感。他要维护身为男人的自信和尊严,不能在人前人后流露出软弱和不堪。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