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问渠波澜不惊地轻轻推开江成子:“你喜欢我,和我没关系,就像我不喜欢你,和你也没关系一样。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喜欢或是憎恨另外一个人,对于所有喜欢或是憎恨我的人,我都一视同仁,不会因为你的喜欢或是憎恨而对你投入过多的感情。”

    望着扬长而去的许问渠的背影,江成子痴痴地呆立了半晌,然后一甩头发,笑了:“有个性,我喜欢。许问渠,你等着,不得到你我誓不罢休!”

    回到家里,江成子见林三岁正在伏案工作,他不顾林三岁的反对,拉他来到客厅,向他讲起他对许问渠的感觉。

    “这么快就忘了胡盼有了新的目标?”林三岁懒洋洋地半躺在沙发上,对江成子的兴奋和激动没有什么反应,“我觉得你对许问渠就是好奇加征服欲多一些,根本不是什么爱情,你从小到大,就没有爱过别人,你最爱的还是自己。”

    “扯!谁最爱的不是自己,别跟我讲什么大道理,你也是一样。”江成子有几分气恼,很想找人聊聊的兴奋被林三岁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我以前在胡盼面前从来没有过紧张和不安,但在问渠面前,会手心出汗会坐立不安,这不是爱情难道是多动症?你长这么大,体会过什么是爱情吗?你就是一个冷血动物,眼中只有事业只有赚钱只有成功,没有亲情爱情和友情!”

    林三岁愣住了,惊愕地望着江成子:“成子,你变了,你真的变了。你和胡盼谈恋爱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过,你现在像是考了100分的学生。”

    江成子却失去了和林三岁继续谈下去的兴致:“算了,不聊了,没意思。你虽然女朋友不少,但你都是被动的被追的,没有一个是自己主动喜欢的对吧?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甚至不是必选课,对我来说,爱情就是浪费时间和生命的游戏,不用投入过多的精力,只要不是特别讨厌的人,差不多的时候结婚就可以了,反正就是人生中的一个必经的程序,不结,似乎少了一些什么乐趣,又对不起爸妈的抚养。”林三岁谈过的恋爱不少,但每次都是对方主动追求他,他觉得不是很讨厌就在一起,然后他的懒散和随意惹怒了一个又一个前女友,几个女友陆续弃他而去,他也不挽留。

    反正他对恋爱也没有什么要求,做不到轰轰烈烈地爱一个人,更不会和一个人天天厮守在一起,烦都烦死了。

    “你真的决定要追许问渠了?”林三岁双手放到脑后,用力伸了伸懒腰,“你就不怕杜图南会打你?好吧,就算杜图南拿你没办法,我相信方山木也不会同意,你们的无限关爱差不多要变成无限恋爱公司了,哈哈。说不定杜图南一怒之下,去追求胡盼,要和你打擂台……这么一说,倒是又出来一个支线情节,来,我免费为你设计一个故事线的走向。”

    江成子虽然遵循基本的公司保密制度,回家后很少和林三岁提及公司的事情,林三岁也不问,但二人天天同居一室,不可能不会说到公司的业务,一来二往,林三岁有意无意中就听到了不少关于成长游戏app的设定和故事线的创意。

    “如果说许问渠又是你的一个关卡,你通关的话,很有可能会成长为真正的男人,那么胡盼就是杜图南的关卡,杜图南如果通关,也应该会从大男孩成长为老男孩。”林三岁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笑了,“我倒是越来越对你们的公司感兴趣了,成长游戏app做好的话,真有可能是爆款,在事业上大获成功的同时,你们各自的感情也会有所斩获。得承认,方山木确实有头脑有眼光。”

    “要不你也加入公司,投资几百万当一个股东?”江成子是讥讽加嘲弄的语气,他是故意调侃林三岁,“反正你钱多,就算几百万打了水漂也不心疼,公司现在正好也需要钱,我感觉前期的资金差不多烧了一半了,都是方山木一个人支撑,他撑不了多久。成长游戏的创意是不错,推向市场后有没有动静还不好说,就算有,并且再乐观一点很快就可以赢利,回款也需要周期,我现在只祈祷无限关爱可以坚持个一年半载,别再过三五个月就黄了。”

    “你其实不是为公司的前景担忧,是怕公司黄了你没有足够的时间拿下许问渠是吧?”林三岁摇了摇头,一脸严肃,“不过说到投资无限关爱,还真不是没有可能,回头你探探方山木和成芃芃的口风,看他们有没有意向引进资金。我是很看好无限关爱的前景,对成长游戏app也很期待,希望我的经历可以成为其中的一条故事线……”

    “你……算了吧,人生一帆风顺,就像一马平川,完全没有起伏和转折,有什么可以值得一写的地方吗?”江成子思想简单,直接过滤了林三岁说要投资公司的话,以为他只是随口一说,“你的人生完全就是开着外挂的游戏人生,出生的时候就是人生赢家,天生富二代,后天高富帅。比别人有钱,还比别人帅。比别人帅,还比别人努力。比别人努力,还比别人谦虚。比别人谦虚,还比别人低调。比别人低调,还比别人淡然。比别人淡然,还比别人顺利……没得比了,你的人生就是完美的人生。”

    “在外人看来,我的人生确实如你所说的一样,一帆风顺,但只有自己才能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林三岁忽然前所未有的深沉起来,他双手抱腿,目光低垂,“成子,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的人生就像开挂一样,要什么有什么,从来不需要努力,想要的和不想要的,都会主动送上门来?”

    “难道不是吗?”江成子气得鼻子都歪了,“你是在故意炫耀还是气人?是不是想重温一下自己无往而不利的游戏人生,践踏我的自信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

    “滚你的。”林三岁被气笑了,“经常听到一句话说,有钱人就一定快乐吗?对,有钱人的快乐你都想象不到。其实应该再补充一句,有钱人的痛苦,你也想象不到。”

    林三岁的小名原本叫三少,三岁时,父亲林星河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希望三少永远保持三岁时的童真和开心,从此林三岁的大名就固定了下来。

    说实话,他一点儿也不喜欢自己的名字,长大后,有好几次想要改名都被阻止了。父亲在公司和家里都是说一不二的权威,从来不允许有反对意见,如果谁敢对他的决定有一丝怀疑,他会用尽一切方法让你臣服,对,就是臣服,就是服软,就是让你绝对地服从。

    出生于1956年的父亲,当过兵,转业后当工人,后来提干,又下海经商,还爱好文学写过诗歌,等于士农工商都经历过。由于经商后在房地产行业的巨大成功,父亲养成了自以为是自高自大的个性,将他在商业上的成功推而广之,认为他在方方面面都高人一等,不管是文学还是商业,他都可以成为顶尖的行业精英。

    父亲的公司步入正规后,他的空闲时间多了起来,就开始了写作和书法练习。周围的人都盛赞父亲的作品文学性和艺术性极高,书法更是颇有大家风范,但在林三岁眼中,不过是入门的粗浅之作,登不得大雅之堂。

    可惜父亲过于固执并且自信,将身边人言不由衷的恭维当成了真话,不但自己花钱举办了一个书法展,还自费出版了几本书。书法展就不用说了,参观者寥寥无几不说,有限的一些欣赏者要么对父亲的作品嗤之以鼻,要么提出善意的批评,传到了父亲耳中,父亲气得大骂对方不懂欣赏没有品味,并且大病了一场。

    出版的几本书更是无人问津,只印了几千册,自己全部回购,摆放在家中,用来送人。每次送人,父亲都会郑重其事地签上名字并且盖章。结果后来父亲在旧书市场以及废品收购站发现了他送出去的大部分签名书,又气得病了一场。

    一个过于自负并且自信的人,往往会心胸狭窄,容不别人对他的半分不敬和挑剔。但文学和书法偏偏又都是仁者见仁的行业,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发出。父亲习惯了在自己的商业帝国作为帝王一般的存在,听不进任何反对和批评的声音,哪怕是杂音也不行。

    林三岁始终是父亲的杂音。

    长大后的林三岁,对父亲过度自信的作派很是不满,不满还源于父亲对母亲的压制和轻视。尽管母亲比父亲更有才华更有见识,但父亲却总是认为母亲头发长见识短,只配当家庭妇女。不但在公司事务上不让母亲插手,连在家庭生活中,母亲也没有什么发言权。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