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脾气急躁而专横,动不动就会痛骂母亲,不管是关于日常生活的安排还是饭菜是不是可口,只要稍有不顺父亲之意,母亲就会被父亲大骂出口。无论是在人前还是人后,父亲都丝毫不顾及母亲的脸面和尊严。

    父亲的大男子主义倾向非常严重,严重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母亲逆来顺受多年,被父亲欺负得抬不起头来。长大后懂事的林三岁实在看不下去父亲对母亲的不尊重,在劝说父亲数次无效之后,鼓励母亲和父亲离婚。都什么年代了,女人还必须依附男人?

    母亲却不肯,她尽管也对父亲的做法不满,却没有勇气离开他,就让林三岁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后来父亲得知了林三岁鼓动母亲和他离婚的事情,大骂林三岁吃里爬外,不是东西,被林三岁强硬地顶了回去。

    林星河勃然大怒,要求林三岁必须站在他的一方支持他的立场,否则他会剥夺林三岁的继承权。林三岁不甘示弱,坚决维护母亲,不肯退让一步。

    大学毕业后留在京城,没有回去继承家业,对外宣称是想自主创业,其实是他和父亲没有达成共识或者说他没有臣服于父亲的权威之故。

    林三岁是从小生活条件优裕,长大后,人长得帅且又极有才学,方方面面都极为出色,但不为外人所知的是,他的家庭从他记事时起就不和谐,就是一部男尊女卑的血泪史。

    每个人光鲜的背后,总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阴暗面,有光亮就有阴影,才是矛盾的统一体。虽然江成子和林三岁从小一起长大,但林家的家事,江成子并不清楚。也是林三岁的母亲在外面特别维护林星河的面子和尊严的缘故。

    母亲一直不肯向父亲叫板,是因为她恪守一个女人传统的美德。她多次教导林三岁,女人的性格,决定了婚姻的幸福和家庭的兴盛。性格决定命运,性格同样也决定着婚姻质量。女人是一个家庭的风水,一个温柔的女人,一定可以培养出来一个强大的男人。一个善良的妈妈,一定能够教育出来一个勇敢的孩子。

    母亲的另一个观点是,男人都是孩子,父亲不管多大,在她眼里都是可以容忍可以包容的孩子。林三岁反驳母亲,孩子也分好孩子坏孩子和熊孩子,父亲显然不能划归到好孩子一类。母亲却不认同,她坚持认为总有一天,父亲会收敛他的所有锋芒,变成温柔的好孩子,听她的话,牵她的手,和她共度晚年。

    她有耐心和信心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让父亲由凶猛的老虎变成乖巧的猫咪。

    林三岁无法理解母亲的心思,就算母亲熬到最后,换回了父亲的温顺,但人生已经接近暮年,夕阳再美好终究已是黄昏,用所有的青春岁月和大好时光换取最后的夕阳晚照,值得吗?

    母亲觉得值得,他无话可说,他无法和父亲讲通道理,也无法说服母亲。最终他只能选择留在京城,远离父母的阴影,做他想做的事情。父母的事情让他心力交瘁,他不想再去改变任何一个人,只要能改变自己就足够了。

    年轻的时候,总是怀惴可以改变世界的梦想,长大后才知道,你所能改变的只有自己而已。甚至很多人,连自己都不曾改变分毫。

    林三岁以前没和江成子说过他家里的事情,他一向在外面维持着光辉高大的形象,即使是如江成子一样的发小,他也没有说个清楚,也是他觉得没有必要。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聊到了无限关爱和成长游戏app,他忽然有感而发了。

    也是他从成长游戏中受到了启发,如果他的人生再重来一次,给他选择的机会,他还会愿意当一个物质丰厚但亲情欠缺的富二代吗?他还会再走他现在的看似光鲜完美但背后却是千疮百孔的人生吗?不,不会!他宁愿当一个父母恩爱家庭美满就算家境一般但也要拥有亲情和温情的普通人。

    林三岁相信,当不了富二代但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富一代,差距不过就是几十年的时间而已。但如果从童年时起就没有亲情和温情的灌溉,长大后再有钱再有朋友,也无法弥补年少时的遗憾。

    亲情的缺失和温情的不足,会是一个人一生的空洞和缺失。

    “啊……”江成子张大了嘴巴,眼神中既有难以置信又有嘲讽和得意,“真的假的?你居然比我还惨?都说你们有钱人的快乐我们穷人想象不到,原来你们有钱人的痛苦也确实超出了我的理解。不是人们常说,你以为金钱真能买来快乐吗?是真的。”

    “呵呵。”林三岁轻蔑加嘲讽地笑了,“穷人都会天真地认为有钱人会有无数的快乐,实际上,大家都是人,在满足了基本的生活需求之后,快乐的程度就真的和金钱无关了,只和心里的满足感和充实感有关。”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有钱你当然可以说金钱买不到快乐,但对我来说,钱才是快乐之源。”江成子丝毫没有安慰林三岁的意思,“如果你不向你爸妥协,你岂不是没有机会继承家产了?继承不了家产,你也就不是有钱人了,哈哈。”

    “唉,你对有钱和没钱的理解,可能和我理解得不太一样。我就算不继承他的家产,这些年我手里的钱和名下的股票,以及陆续在生意上赚的钱,零零碎碎地加在一起,一两个亿也是有的。”

    “我……好吧,聊不下去了。”江成子翻了翻白眼,“你是想在成长游戏中,把你的故事原型加入进去,再按照你的设想改编成一条故事线,你就可以在游戏里面过上自己想要过的人生了,是不是?”

    “谁不想人生重来一次?但人生不能重来,有一个可以重新演绎自己人生的平台,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林三岁拍了拍江成子的肩膀,“何况无限关爱有限责任是一家很有意思的公司,不但可以实现梦想,还有可能解决我的单身问题。”

    江成子立刻跳了起来,一脸警惕:“是不是上次在一坐聚会时,你就有了想法?说,你到底看上了谁?成芃芃和胡盼你随便选,许问渠不行。你要敢跟我抢许问渠,别怪我跟你翻脸。”

    “你向方山木转达我的想法,我就保证不对许问渠出手。”林三岁笑得很得意很暧昧,右手握拳,“怎么样?”

    江成子立刻和林三岁碰了碰拳头:“成交!”

    “成交!”成芃芃和胡盼的手掌碰在了一起。

    后未来城,301室,成芃芃和胡盼达成了一致,二人击掌相庆时,门一响,方山木和古浩回来了。

    二人在安小宴又偷听了一会儿方山木和孙小照、古浩的对话,为了防止被方山木发现,提前结账溜回了301室。回来后,二人商量了半个小时,最终成芃芃被胡盼说服,决定阻止孙小照加入公司。

    没错,她们偷听到了一个让她们既震惊又生气的消息,为了帮助孙小照过关,方山木同意了孙小照加入无限关爱的请求!

    胡盼当时气得鼻子都歪了,简直了,现在公司还不够乱吗?她和江成子是冤家对头,许问渠和杜图南是前夫前妻,古浩和江边的婚姻问题悬而未决,方山木和盛晨的家庭还在摇摇欲坠的边缘,好嘛,如果再来一个孙小照,既是方山木的前助理,又是害得古浩被公司开除的罪魁祸首,还是周逍的女友之一……方山木为什么要让孙小照加入公司,他是想发展孙小照成为他的女友吗?

    胡盼过于偏激的想法被成芃芃纠正了,成芃芃推测方山木此举是为了弄清花团科技收购案的真相,并且顺藤摸瓜揪出幕后黑手,她原本赞成方山木的决定。但在和胡盼争论了半天之后,胡盼一句话让她改变了主意,她要和胡盼同一立场。

    “方叔收留了孙小照,是和周逍正面为敌。现在无限关爱还很弱小,如果周逍想要针对我们,会很麻烦!此举,得不偿失!”

    成芃芃一想也是,顿时对胡盼高看了一眼。能够不再情绪化地看待事情,做出理性的分析和判断,胡盼大有进步,她就打算和胡盼一起劝说方山木放弃孙小照。

    方山木一进门就察觉到了气氛不对,成芃芃和胡盼二人脸上荡漾的笑容意味深长且大有深意,他当即主动出击:“是有什么好事吗?笑得这么渗人,你们是捡钱了还是恋爱了?”

    “要是捡钱或者恋爱,笑得就不是渗人而是喜人了。”胡盼起身,帮古浩拿过没喝完的酒瓶。

    “辛苦了,方叔辛苦了。以前总觉得公司老总都是坏人,天天剥削压迫人,现在自己开了公司才知道,狗屁,老板才是孙子,天天想着员工工资和房租,累得跟狗一样就是为了养活员工。”成芃芃笑眯眯地过去,帮方山木脱下外套,“方叔快请坐,我给您泡点西洋参水,补补身子。”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