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一直没有猜测花团科技收购案以及他从公司离职是周逍的幕后黑手,是因为他和周逍的关系向来不错,而且公司上下都一致认为周逍为人正派公正,从不藏私。如果没有孙小照事件,他还会坚持认为周逍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难道说,花团科技收购案的背后真是由周逍一手推动?可是周逍的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要故意整他,他和他既没有过节又没有利益冲突?想不出来理由不代表方山木不继续怀疑周逍,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开发成长游戏的同类竞品,周逍也有故意扼杀无限关爱之嫌?

    问题是,除非真的有深仇大恨,周逍犯不着费尽心计处处围剿他,每个人做事都会有动机,周逍的动机又是什么?他和他没有夺妻之恨,没有在公司有过倾扎和算计,除了感情和事业之外,他和他又不是生活中的朋友,没有其他的交集之处就没有了更多的隐藏矛盾,说实话,方山木实在想不出来周逍和他之间在哪里有过哪怕只是眼神上的敌意和语言上的冲突?

    世间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

    问题是,想不出来也没有办法找周逍当面问个清楚,方山木当即决定收留孙小照,一是孙小照确实是一个称职的助理,做事和待人接物比胡盼强了许多,二是孙小照作为一个支点人物,她的存在,会让周逍束手束脚,不至于再对他明里暗里的攻击。

    古浩也同意方山木的决定,他也一改以前的好色,变得严肃了几分,周逍也在开发同类竞品,他的所作所为对无限关爱来说确实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听完方山木和古浩的补充,成芃芃看了看许问渠,又和胡盼交流了一下眼神,当即有了决定,毕竟比起公司的资金紧张之余又有强劲的外敌出现两件大事,齐心协力才最为重要:“第一,我同意孙小照加入公司。第二,我同意搬家,我们三个人全部搬出去,留给方叔和古师傅足够的思索空间。第三,我个人可以追加投资。”

    许问渠耸了耸肩:“我去对面看看房子,你们继续宏大的话题,我不关心也帮不上忙。”

    “一天天的,真拿她没办法。”许问渠一走,胡盼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除了蹭吃蹭住之外,看不出来她到底有什么用处,不如这样吧方叔,让孙小照进来后,就开除了她。公司现在财务紧张,少一个人也可以节省一些开支不是?”

    古浩眼睛一斜:“说什么呢胡盼,你不知道孙小照进入公司后和你的工作重叠,她要替代的人是你?”

    方山木没理胡盼和古浩,目光深沉地望向了窗外:“以前我只以为我们最大的关卡是市场,现在通关的难度增加了,又多了一个周逍。市场的风向不可琢磨,周逍的手段也是防不胜防,再加上资金紧缺,同志们,前景不容乐观,要有居安思危的意识,否则我们说不定真的挺不过今年的冬天。”

    “别说得这么悲观,不是还有我呢吗?”成芃芃站了起来,用力拍了拍胸膛,“多的不敢说,三五百万的投资还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方叔你肯让出多少股权给我?以后我在公司要和你持股一样,要和你平起平坐,要管你约束你,不能再让你为所欲为继续一言堂了。”

    方山木苦着脸笑:“投资不是儿戏,也不是赌气,你要记住,你可以追加投资,但追加投资的目的是为了公司更加良性的发展,而不是和我争权。”

    “在公司良性发展之余,再和你争权就没问题了吧?争权只是公司发展的副产品。”成芃芃依然激情高涨,“就这么说定了,我先期追加300万的投资,持股比例增加到30%,怎么样?”

    古浩当即反对:“你原先持股10%,300万就想拿走20%的股份,等于是公司估值1500万,太低了,以公司目前的进展,至少估值3000万起。”

    “老方,我也可以追加300万的投资,只要10%的股份,怎么样?”古浩得意地朝成芃芃挤了挤眼睛,一副欠揍的样子,“做人得真诚,不能趁火打劫。”

    古浩以为成芃芃会趁机追加筹码,不料成芃芃当即缴枪投降:“有了古师傅的300万,公司应该可以暂时度过危机了,我就不凑热闹了。刚才给我妈发了微信,说要动用我的嫁妆,我妈没同意。她不同意我就没有办法了,她是存了一笔钱当我的嫁妆,但卡和密码都由她保管,我是丫环拿钥匙,当家不做主。”

    “你……”古浩被气笑了,跳了起来,“你是和老方设套故意联合捉弄我了吧?行,你们狠。老方,你们越来越有默契了,再这样下去就危险了,说不定会不仅仅满足于在事业上的合作,还想合作人生。”

    “一切皆有可能。”成芃芃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得意地一笑,“既然打算投资了,古师傅,赶紧请示一下江总,毕竟钱都在江总手里。”

    方山木也没有想要成芃芃或是古浩的投资,今天想和几人商量事情,原本也不想聊资金问题,尽管确实资金短缺,他还是想自己想办法解决。没想到成芃芃节外生枝,突然来了一出,还将古浩拉下了水。

    古浩之所以跟他一起创业,固然有逃离江边的出发点,也有对他信任的缘故,还有一点方山木也心里清楚,古浩肯定不甘心只当一名打工者,哪怕最后到了高管的位置也不符合他对自己的预期,他想要的还是股份。

    只有持有了无限关爱的股份,才相当于自己为自己打工,才是创业。方山木猜到了古浩的长远打算,却没有主动提出,要的就是等时机,等古浩主动。也是他看得明白,古浩没有财权,他想要投资无限关爱,必须得经江边同意。

    古浩其实也没想现在就投资无限关爱,想等成长游戏app投放市场之后,等市场有了反馈再做决定,谁料今天情急之下被逼到了墙角,他也是担心成芃芃再追加投资持股比例上升到一定程度,他再想进来就没有机会了。

    想了一想,古浩还是当众拨通了江边的电话。

    “江边,现在无限关爱遇到了资金问题,以我和老方的交情还有我对他的认可,正是投资的好时候。300万,10%的股份,也挺合适,你觉得呢?”古浩开始时还当着方山木几人的面,故作镇静,并且昂首挺胸,说到后面,声音慢慢低了下去,腰也无法挺直了。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江边说了些什么,他惶恐地看了几人一眼,转身进了房间。

    胡盼不无鄙夷地撇了撇嘴:“一天天的就这怂样还想投资?可拉倒吧,我看还不如芃芃的嫁妆好用。芃芃,你再和阿姨好好谈谈,反正你一时半会也不会嫁人。你也可以和方叔签一个协议,万一这笔投资款赔了,你就嫁给他,他保证以后慢慢还你。”

    “我倒是愿意,就怕方叔不敢签。”成芃芃挑衅的目光瞄向方山木,“方叔,你要敢签,我立马投资500万,只要20%的股份。”

    方山木才不怕成芃芃的调戏,我自巍然不动:“500万想换我一辈子的照顾和关爱,你倒是会算账。免了,我能找到投资,只要成长游戏一推向市场,肯定会有资本主动找上门来。”

    “这么有信心?”成芃芃眯着眼睛窃笑,“我可告诉你方叔,现在是你可以以最优惠的条件拿下我的最佳时机,错过了,以后你再后悔,就算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也未必如愿。”

    “已婚男人的尊严不容挑战。”方山木哈哈一笑,他看了出来成芃芃和胡盼是在试探他,他拍了拍胸膛,“我的原则是,没有离婚之前,绝对不会和任何女性玩暧昧打擦边球。当然,真离婚了,我也不会选择你。”

    “为什么呀?”成芃芃一脸不服气加委屈,“我貌美如花家财万贯,哪里配不上你了?方山木,你太过分了,敢嫌弃我!我拿小本本记你的仇,记一辈子。”

    “不是我嫌弃你,是你太完美了,我配不上你,行了吧?”方山木见古浩一脸沮丧地从房间出来,知道事情黄了,心中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行了,别扯闲篇了。从明天起,我负责融资,你们负责做好成长游戏app最后的完善工作,古浩负责查实求证周逍开发的同类竞品的市场定位,让我们一起努力,为了成长游戏app推向市场做好冲锋工作。”

    古浩一摊手,一脸无奈:“江边说,手头的资金都被她用来投资好景常在了,暂时没有多余的资金给我,对不起老方,没能帮上你,我决定发扬自己的无赖加无耻精神,争取早日打败周逍,也算为公司的发展扫清障碍。”

    “能知道自己无赖并且无耻的人,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胡盼连损带夸,“没钱当股东,就跟我一样打工不也一样?老古好样的,我们以后结成统一战线。”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