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芃芃的好奇和八卦之火无处释放,就非要过去围观,方山木一向不喜欢凑热闹,不想去:“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不对不对,老方你听,声音有点熟悉,像是江赋雨和……孙小照!”古浩拉住了方山木,拖着他朝人群走去,“两个女人吵架,太有意思了,赶紧瞧瞧。”

    “江赋雨?孙小照?”成芃芃一听热情更加高涨,作为方山木职业生涯滑铁卢一战中的两个关键人物,她非常期待她们热火朝天的吵架,更希望她们可以吵一个狗血喷头,“哈哈,必看节目来了,方叔不许走,要走就是小狗。”

    “走个毛,赶紧的。”方山木顿时兴致大增,江赋雨和孙小照认识他也知道,但在他的印象中,二人并没有私交,为什么会在商场大庭广众之下吵架,他不是八卦,而是好奇背后发生了什么。

    在成芃芃和古浩错愕的片刻,方山木已经一马当先跑了过去,速度之快身手之敏捷,让二人震惊得目瞪口呆。都没有想到,一向沉稳大方的方总,居然也有为了围观吵架而奋不顾身的飞奔。

    人群中,孙小照脸色绯红,紧紧拉住江赋雨的手不让她离开:“你不能走,在没说清楚之前,你别想离开!”

    江赋雨想要挣脱孙小照,努力几次却无济于事,别看孙小照看似并不强壮,手上力气却是不小,她有几分焦虑和不安:“孙小照,再不放开我就报警了!你放开我,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她环顾四周,哀求的语气,“大家帮帮忙,帮我拉开她,她有毛病,精神有问题,我和她不熟,她想绑架我。”

    周围人群指指点点,有笑而不语的,有低声窃语的,有一脸淡定的,有兴奋期待的,但没有一人上前帮忙。

    谁都弄不清状况,毕竟两个美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拉扯,背后肯定有更让人兴奋的真相。大多数人的第一猜测认定她们是情敌,一小部分人却觉得她们是有经济纠纷。

    见无人上前帮忙,又挣脱不了孙小照的手,江赋雨反倒冷静下来,索性不挣扎了,淡然地笑了笑:“行,孙小照,想聊聊是吧?可以,你找个地儿,我们坐下边喝咖啡边聊,这样太不雅观了吧?”

    “不用那么正式,你只要回答我两个问题就行。人多才好,人多眼睛亮,你撒谎起来没那么从容。有研究表明,在人多的场合,说假话时的心理压力是人少时的10倍以上。”孙小照也不等江赋雨反驳,马上抛出了问题,“第一,在花团科技收购案中,你和周逍有没有幕后交易?”

    方山木忍不住摇了摇头,孙小照以前说话办事很有分寸并且也极为得体,现在因为周逍的事情失去了应有的涵养,如此当众单刀直入问江赋雨和周逍有没有幕后交易,简直是给江赋雨的送分题。

    穿了一身得体职业装的江赋雨化了淡妆,还抹了腮红,既鲜艳又衬托得脸色很白的斩男色口红不轻不重恰到好处,从衣服到鞋子到背包以及口红,明显都是大牌。相比之下,穿一身休闲服随意束了一个辫子的素面朝天的孙小照虽然青春靓丽还胜过江赋雨,但却输在了气势和品牌加持上。有时也不得不承认,大牌为一个人带来的形象和气质上的叠加效应,确实有效。

    人群开始议论纷纷,大多女性偏向江赋雨,但大部分男性则站在孙小照一方,方山木悄悄捅了捅了古浩:“知道为什么女人多半支持江赋雨而男人更愿意相信孙小照吗?”

    “不知道,方叔快讲讲。”成芃芃是不怕热闹就怕事儿小的主儿,她兴奋得踮起脚尖朝里面张望,“方叔你要帮江赋雨还是孙小照?对,肯定是孙小照,因为你是男人。”

    “孙小照太漂亮了,是光彩夺目的漂亮,女人一向不太喜欢在长相上有进攻性的漂亮女人。而江赋雨的漂亮却是邻家小妹式的温和,所以女人会对她有天然的亲切……”方山木又摇了摇头,“不,我会帮助江赋雨而不是孙小照。”

    “为什么?”成芃芃气呼呼地双手抱肩,“方叔你是为了显示你的大度,还是真像盛晨姐猜测的一样,你和江赋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去你的,别用情绪分析问题,要用脑子。”方山木指了指脑子,嘿嘿一笑,“今天的事情,是孙小照不对,我当然要帮江赋雨了。”

    “我不信,你肯定和江赋雨有问题。”成芃芃似乎真的生气了,将古浩拉到她和方山木中间,“离你远点儿,不理你了。”

    方山木才懒得理会成芃芃突如其来的小情结,朝人群中挤了挤,离孙小照和江赋雨又近了一些。

    江赋雨呵呵一笑,笑声中有嘲弄和讥讽:“幕后交易?孙小照,你好歹也在大公司工作过,知道公司的流程,你觉得一桩摆在明面上无数双眼睛盯着的收购案会有什么幕后交易?你太幼稚也太可笑了。就算有,也是公司总部和国家相关部门的事情,轮不到你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孙小照被呛得哑口无言,想要反驳,又觉得说得越多越有错,许多人不明白公司流程,没有办法对人群解释清楚。而人群在听了江赋雨的话后,开始纷纷指责孙小照的不是。

    “原来是因为公司的事情,何必在外面说?公事在公司解决不就得了?”

    “就是,就是,还以为是争风吃醋,会有什么绯闻和八卦,原来是公事,无聊。”

    “走了,走了,散了,散了,没意思,别看了。”

    “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公家的事情干嘛私人在外面解决?听大爷的话,赶紧松手,向人家道歉,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听到没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大爷热心肠,要拉开孙小照和江赋雨。

    京城人有爱管闲事的习惯,放在南方不可想象。但京城就是京城,自有其传承和别具特色的味道,老大爷自以为孙小照会卖他几分面子,不料孙小照后退一步,让到一边。

    “大爷您别管,没您的事儿,您先凉快凉快,听我把话说完。”孙小照依然紧抓住江赋雨的右手不放,“江总,听说您的花团科技被收购后,您转身就出国了,怎么又回来了?还听说您离婚了,怎么着,公司卖了几个亿,两个人花不如一个人花舒坦是吧?不过我还听到消息说您离婚是为了和周逍结婚,因为你们串通在一起里应外合才促成了花团科技的收购,是不是?”

    “嗡……”人群一听到有感情问题,顿时来了兴致,就连走出几米远的一些人又立马转身回来了。

    “有故事,好玩了。”

    “表面上是公事,暗地里实际上是私事,大爷,您老看走眼了,来,让让,大爷,让我再听听来龙去脉。”

    老大爷完全不生气,嘿嘿笑了一气:“得嘞您呐,大爷我年纪是大了些,但不会不讲理,既然是个人的事情,我就袖手旁观好了。您二位,请继续。各位,也别光愣着了,鼓个掌叫个好又累不着不是?”

    在大爷的号召下,众人一片哄笑,然后鼓掌叫好。

    孙小照正在气头上,不会在意众人的起哄,江赋雨何曾如此被人当众嘲弄,脸上挂不住了,趁孙小照失神的工夫,用力甩开她的手,转身就跑。

    不料才迈开脚步,迎面走来一人,不偏不倚,正好拦住她的去路。她收势不住,就要撞到对方怀里。对方及时出手,双手推在了她的肩膀上。

    “江总,好久不见,这么巧,我一百年也不逛一次商场,都能遇到你,难得,难得。”方山木笑嘻嘻地稳住了江赋雨的身形,笑得很开心很暧昧,“别一见我就走,好歹我们相识一场,还曾经传出过绯闻。作为我平生唯一绯闻的女主,我们也算是有缘人,对吧?”

    “哇,绯闻男主出现,你谁呀?是不是就是周逍?”人群中,一个个子不高长得比古浩还猥琐的青年喊道。

    “周逍,你跟哥们说实话,是不是她们两个都是你女朋友,你先是和她在一起,后来见她有钱,就又甩了她,和她私奔了?”一个染了一头奶奶灰头发的年轻人先指了指孙小照,又指了指江赋雨,“好像年轻的更漂亮的姓孙,年纪大的离过婚的姓江,就叫她们孙姑娘和江少妇吧。”

    方山木冲冲人抱了抱拳,笑容可掬,团团转了一圈:“各位老少爷们姑娘小姐,我不是周逍,我姓方,叫我老方就行。她们两个人都是我的朋友,准确地说,都是很好的朋友……”

    “说吧,你最喜欢哪一个?我们就想知道,你和她们有没有绯闻,哈哈。”就有唯恐天下不乱者插了一句,打断了方山木的话。

    人群一阵哄笑。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