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山木也不生气,依然一副笑嘻嘻的表情:“以前没有,以后有没有,不好说。关键是就算我有想法人家没有意思,也没用不是?言归正传,今儿个我也是无意中碰到了她们,和江少妇更是好久不见了,正好叙叙旧。”

    古浩和成芃芃藏在人群中,二人一个笑得得瑟一个笑得会心。

    “方叔还挺逗,有表演天赋,跟说相声似的。公司年会上,他是不是经常上台表演才艺?他唱歌好听不,能不能超过杰克马和老王?”成芃芃几乎压抑不住兴奋之意,她没想到方山木真有勇气冲过去,还以为他会等事情结束后再拦住二人。她最喜欢看热闹了,小时候每逢过年她就人来疯,尤其是爱往人堆中扎,有一年庙会她三天走丢了三次,被爸妈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

    “别吵,专注于老方的表演。”古浩颇有几分不满,“注意观察环境,做好两个准备,一是在老方招架不住要撤的时候,及时给他台阶,别让他在台上下不来台。二是在老方需要群演时,我们要及时配合他,好让他的戏演足演好。别光知道胡闹,知道不?团队是干什么用的?是打配合用的!”

    成芃芃立刻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认真而严肃地点了点头,她是真被古浩震惊到了,第一次对古浩有了肃然起敬的感觉。

    怪不得方叔不计前嫌非要留古浩在无限关爱,她和胡盼从开始时的不理解到现在勉强接受,依然对古浩大有看法颇有微词。现在才明白,姜还是老的辣,方叔了解古浩的作用,尤其是在当前的场合,换了是她和胡盼,除了会看热闹叫好并且只怕事情不够大之外,完全不会想到古浩为方山木考虑到的进可攻退可守的联手作战。

    她以为既然是方叔一个人冲了上去,就是他一个人的战争,和她无关了。

    一想也是,方叔和古浩相识多年,对对方的了解远非她们表面上的认知,更不用说方叔和古浩无论是人生经历还是阅历都远超她们,有些人生经验,只有实践过了才有切身感受。

    “怎么配合?”成芃芃最大的优点就是虚心接受真诚的建议,当即眼睛一亮,“算了不想了,你怎么说我怎么干,妈呀,肯定好玩。”

    不料古浩眼睛一转,忽然神色一凛,小声说:“人群里面都是吃瓜群众,没有江赋雨的群演,你留下来和老方打配合,我去会一个人。”

    成芃芃慌了,想要拉住古浩:“古师傅你别走,我没经验,不知道该怎么配合方叔,你……”

    却没抓住古浩,古浩比泥鳅还滑不溜手,他东张西望一番,神秘地一笑:“我没猜错,周逍也在,他没敢露面,躲在远处在观望,我去打他个措手不及。”

    成芃芃四下张望,却没有发现周逍,虽然她并不认识周逍,但在电视和网页上不只一次见过周逍的尊容,见到应该不会认不出来。

    再回身时,不但古浩不见了踪影,场中的情景也是突然大变。

    蓦然见方山木现身,江赋雨先是一惊,多疑地看了孙小照一眼,见她也是一脸愕然,知道并非是孙小照的事先安排,就释然了几分。

    “方总,真巧,人生无处不相逢,我们真有缘。”江赋雨落落大方地伸出了右手。

    方山木却没有和她握手:“你我本无缘,全靠我有钱。人生有时不是无处不相逢,而是冤家路窄。”他不顾江赋雨的手尴尬地举在半空,和孙小照握了握手,“小照,虽然你现在不是我的助理了,但我还是要批评你。不就是江总抢了你的前男友吗,这点儿小事干嘛弄得这么难堪?前男友就是用来当包袱甩给别人的,有人替你接盘,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还得感谢人家为你处理了垃圾。”

    孙小照初见方山木也是一惊,脑中跳出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怀疑方山木是江赋雨叫来的帮手,随后她观察到了江赋雨的反应,明白了过来,现在方山木的举止更验证了她的猜测——方山木会和她同一战线,是来帮她,顿时心中大定。

    孙小照来skp散心,无意中撞见江赋雨,大起疑心,江赋雨不是卖了公司后和丈夫一起出国了吗?怎么还在京城,她就暗中跟在江赋雨身后,见她闲逛了几个专柜品牌后,打了一个电话,坐下后喝咖啡,明显是在等人。她就耐心地躲在暗处,想看看江赋雨到底在等谁。

    结果等来的人居然是……周逍!

    还是周逍先发现了孙小照,和孙小照打招呼。孙小照注意到了周逍和江赋雨的眼神交流,认定江赋雨是在等他,但周逍却说他只是无意中路过,进来上个卫生间。孙小照才不相信周逍的鬼话,她现在连周逍放屁都怀疑有假,就跟着周逍一起上了卫生间。

    主要也是孙小照从周逍和江赋雨无意中流露出来的默契以及一个眼神一个肢体动作就可以知道对方意图的心领神会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她和周逍谈了一年恋爱,也没有达到如此心有灵犀的高度,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周逍和江赋雨有情况!

    原本以为周逍只和蓝心、向文有过过去,没想他和江赋雨也有暧昧!在愤怒过后,孙小照很快冷静下来,在职场多年的经历让她瞬间做出判断——花团科技收购案的幕后黑手和推动者,极有可能就是周逍!

    如果周逍和江赋雨真有一腿的话,那么不用想就知道,周逍和江赋雨联手上演了一出瞒天过海之计,先是以公司的名义收购花团科技,让花团科技估值大幅上升,然后再让方山木收购失利,将方山木排挤出公司,并将所有过错都推到方山木身上。

    随后,估值已经被抬高的花团科技被另外一家行业巨头收购,周逍和公司从容脱身,似乎与收购案完全无关,避免了落人口实……如此推测下来,孙小照赫然发现周逍简直就是算无遗漏的恶魔,将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

    当然也包括她。

    她几乎出离了愤怒,她付出了全部感情一无所得,方山木努力了半年,认真而负责,却无辜地成了替罪羊,周逍太无耻太阴险!

    孙小照决定当面质问周逍,让他务必解释清楚和江赋雨的关系以及在收购案中的所作所为。但她在卫生间门口等了半天,不见周逍出来。她又不能冲进男厕揪出周逍,正要打周逍电话时,江赋雨也上了卫生间。

    孙小照立刻明白了什么,江赋雨是在替周逍探路。她又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江赋雨出来后,还冲她打了招呼,说要和她谈谈。她刚陪江赋雨走出不远,感觉哪里不对,回身一看,周逍从卫生间出来后,迅速消失在了人群中。

    原来是调虎离山之计,孙小照一愣,想要去追周逍,江赋雨却转身就走,想要逃离她。她情急之下抓住了江赋雨的胳膊,不让江赋雨走,要和她说个清楚。

    结果就引发了后来一系列的事情。

    孙小照在当众问出问题后,也有几分后悔,太直接太唐突了,她没有真凭实据,江赋雨只需要耍赖就完全可以化解她的进攻。而且她也观察了现场的形势,明显江赋雨的支持率更高。所以此时方山木的突然出现,犹如及时雨。

    “方叔真是及时雨……”孙小照心中安定之后,恢复了几分以前的从容和得体,“方叔也遇到周逍了?”

    其实在古浩发现周逍在远处偷偷观望之前,方山木就已经察觉到了周逍的藏身之地,就在几十米开外的一个柱子后面,他还不时探头看上几眼。想想一个堂堂的董事长,在京城乃至全国互联网行业叱咤风云的人物,也会如此偷偷摸摸,做贼心虚的样子既猥琐又滑稽,他心中没来由一阵心情激荡——周逍你也有今天?

    方山木是何许人也,阅人无数,在职场多年,他在成芃芃几人面前是一个谦虚谨慎的创业者,但在周逍面前,却是驰骋职场手腕高超的商场高手,只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发现二人之间的关系密切程度。周逍的眼神在看向孙小照时是愤怒和嫌弃,看向江赋雨时却是温柔和担心,说明他和江赋雨的关系非同一般。

    早先在收购案出事后,方山木也曾经怀疑过江赋雨是不是和公司的某个高层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但却没有深思,一是江赋雨对外一直宣称已婚,和丈夫很恩爱,二是公司的高层都是已婚者,无人单身。

    但谁能知道,这年头有隐婚,还是隐离!

    人真是不能做亏心事,向来人前人后无比伟岸一向正派的周逍,现在做贼一样躲在背后,想上前帮忙又不敢露面的窘迫,像极了不敢见光的坏蛋。

    因此,在观察到近处孙小照和江赋雨的对峙和远处周逍的观望后,方山木瞬间就心中有了判断,以前许多想不通的地方顿时豁然开朗,他决定出面。既是为了帮孙小照,也是为了给躲在暗处的周逍演一场戏。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