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赋雨安慰自己方山木只是在套路她。

    “不对呀方叔,你们70届的爱情当年这么纯真,现在怎么会这么残酷?”成芃芃终于找到了机会,以群演的身份配合了方山木,但方叔的称呼,还是透露了她和方山木认识的关系。好在人群的兴奋度已经过去,没有人在意她的失误细节。

    方山木很满意成芃芃及时抛出的问题:“一个人有多不正经,就有多深情。同样,一个人当年有多纯真,现在就有多无情……对吧,周逍?”

    周逍被发现了?见方山木朝她的身后望去,江赋雨吓得不轻,回身一看,更是差点惊跳起来——身后不但站着一脸尴尬的周逍,还有一脸促狭、窃笑既猥琐又滑稽的古浩!

    而且,周逍像是被古浩押着的犯人一样,以前的伟岸和光辉消失不见,微微低头,很有几分垂头丧气的样子。

    一忘咖啡位于skp的对面,由于定位高端并且味道奇特,人很少。前来的客人,要么特立独行,要么是追求独特品味的有钱人,而方山木一行以上两者都不是,他们只是为了安静。

    当然,周逍可以说是真正的有钱人,不提他如果真是收购案的幕后黑手,单是他的千万年薪,放眼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富人。

    虽然不是最顶尖的一小部分,至少比方山木、古浩强了太多。就连成芃芃也是远不能相比,尽管她拥有十几、几十套房产,但只是固定资产,没有现金流。更不用说如果周逍真的是花团科技的幕后所有者,他现在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

    周逍坐在方山木的对面,他的左边是古浩,右边是孙小照,呈被绑架之势,颇有几分不自在。坐在方山木左侧的江赋雨还好,已经从之前的慌乱中恢复过来。而成芃芃坐在了方山木的右侧。

    尽管江赋雨也知道刚才方山木故意转移视线,讲故事是为了拖延时间,最后的转折是想挑拨离间她和周逍的关系,但她只能假装没听明白,她和周逍的关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至少目前是。

    周逍被古浩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尴尬之余,被古浩生拉硬拽拖到了方山木几人面前。为了表现出来他和江赋雨的关系正常,他没有拒绝方山木坐一坐的提议。

    “一个巧字就可以解释一切了,我和古浩、成芃芃可不是偶遇,我们就是一起过来买衣服。”方山木喝了一口咖啡,又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右侧的江赋雨,“没想到呀没想到,买个衣服还能遇到江总和周总,更巧的是,江总是来逛街,周总是来借用卫生间,这样都能碰上,只能说世界太小我们的缘分太奇妙。”

    周逍岂能听不出来方山木话里话外的嘲讽之意,淡然一笑:“巧合的事情多了,就像你去西山度假,结果不也差点儿死在深山老林,说出去有谁会信?但就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小时候我最喜欢看的一本杂志叫《大千世界》,上面刊登的全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的文章。作为同龄人,你们应该也看过吧?”

    方山木摇头:“我小时候最爱的一套书是《十万个为什么》,最爱看的杂志是《气功》,古浩就不一样了,他就更有品味了,爱看《故事会》、《辽宁青年》还有《知音》、《家庭》等。我相信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也相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对吧芃芃?”

    “对,对,方叔这么帅这么有魅力,说什么都对。”成芃芃知道她今天扮演的角色是花痴,就故作一脸痴迷地看着方山木,“男人女人之间的缘分,不就是从巧遇开始的吗?用心想想,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巧合,都是命定的相遇。就像方叔和我,开始时是租客和房东的关系,后来变成了事业合伙人,以后说不定还会更进一步成为人生合伙人。”

    周逍顿时眼前一亮,一改以前的刻板正经:“哟,老方这是要焕发第二春了?我记得你还没有离吧?行啊你,没看出来,以前在公司的时候,你挺能演的呀?”

    “彼此,彼此。”方山木要的就是被周逍误会的效果,嘿嘿一笑,还装模作样地朝成芃芃飞了一个媚眼,“男人嘛,风流但不下流,好色而不**,就算是半个好男人了。当然,我比不了周总,周总是真正的正派男人,从来不被诱惑,不管是金钱还是美色。”

    周逍脸不变色心不跳,坦然地接受了方山木的盛赞,还自得地朝江赋雨悄然使了一个眼色:“是啊,人在高位久了,越发谨小慎微,生怕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老方你也知道公司的各项规定一向严格,我身为董事长,必须要以身作则。你离开了公司其实也是好事,可以充分施展自己的才能,不但可以创业,自己当自己命运的掌控者,还可以再一次遇见爱情,哈哈,连我都羡慕你嫉妒你了。”

    古浩先是附和着周逍笑了一气,突然就脸色一变,笑容凝固:“老方,你说清楚,我不在的时候,你为什么要黑我?你故事里的古董的原型到底是谁?压根就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古浩是回来后才听成芃芃说起方山木讲了一个很滑稽很搞笑的70届的爱情故事,虽然和他风马牛不相及,但男主却叫古董,有影射他之意,他就很是不满地向方山木提出了质疑。

    “是谁,谁心里有数。既然不是你,老古你心虚什么着急什么?以后遇事要淡定,只要你没做过,就算有人用你的名字,你也要保持足够的风度。当然了,如果你做过了,别人揭露了你,你也要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在这方面,你得向周总学习。”方山木笑眯眯地喝了一口美式,“日子太舒坦了,有点波折是好事,可以提醒自己警醒。生活太甜了,适当喝一些苦咖啡,可以忆苦思甜。”

    周逍立时变了脸色:“方山木你什么意思?”

    方山木不假颜色:“没什么意思,怎么,难道古董的经历就像今天的事情一样巧,也是周董的经历?”

    周逍脸色变幻几次,强压心头怒火,又缓缓恢复了平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方山木,如果你是因为被公司解雇的事情记恨我,我可以理解,毕竟在当时我没有顶住总部压力,没有用自己的人格担保你。但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证明当时解雇你是正确的决定,你确实是一个隐藏很深的伪君子。”

    “谢谢周总夸奖,受之有愧。”方山木故意抱了一下成芃芃的肩膀,“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要坦荡,要坦然,要真诚,才能走得长久,才能被更多人认可。天天算计、时刻假装,自以为聪明,却不知道人算终究不如天算。我和芃芃是光明正大的合伙人关系,盛晨也见过,老古也可以作证,她陪我来商场买衣服,帮我打造形象,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摆在明面上,你呢?”

    “我什么我?”周逍见江赋雨暗中冲他摇了摇头,暗示他确实如方山木所说,方山木和成芃芃的关系非常干净,他居然判断失误,说明前面被方山木误导了,不由有了几分慌乱,当然,更大的惊慌是因为方山木所讲的故事,“我来商场就是借用一个卫生间,然后无意中撞见了江赋雨……”

    “够了,周逍!”孙小照实在忍无可忍了,她现在对周逍彻底失望了,恨不得一拳打在他虚伪假装的嘴脸上,“你是不是还以为你背后乱七八糟的事情没人知道?告诉你,方叔一清二楚。”

    唉,到底年轻,沉不住气,方山木还打算多耍一会儿周逍,再配合配合他的表演,他入戏越深,等下揭露的时候就越打脸,没想到孙小照提前爆雷了。

    古董的故事原型就是周逍,估计周逍自己都忘记了,有一次公司团建时,周逍喝醉了。当时就他和方山木以及其他两个高管,一共三四个人,周逍说起了他以往的恋爱经历,说到他当年真是傻得可以,纯洁得像冰笨得像木头。

    方山木就顺势夸他其实现在也一样纯真,结果周逍就说了一句让方山木瞠目结舌至今记忆犹新的话:“当年的我有纯情,现在的我就有多无情。当年的我有多纯真,今天的我就有多不正经!”

    后来,周逍又说了一些醉话,似是而非,乱七八糟,方山木当时也喝了不少,没有记住太多,但却记住了周逍的中心思想,总结下来就是他们70届的一代,经历了贫穷和苦难,最终到现在成功者并不多。作为为数不多的少数收获了时代红利的一群人,不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青春和激情,就对不起自己的人生。

    周逍的青春和激情怎么就丢失了,不是一直追随在他左右吗?方山木始终没有明白周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孙小照告诉了他真相之后,他才知道周逍遗憾的以及想要追求的是什么。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