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山木立刻嗅到了周逍话中的火药味,顿时一脸警惕:“你的意思是你也要开发同类竞品软件?”

    “不是也要,是已经开始了。”周逍冲江赋雨点头一笑,眼神中毫不掩饰他对江赋雨的喜爱和宠溺之意,“赋雨的新公司投入巨资开发一款成长指南app,现在已经到了内测阶段,很快就会推向市场。说来还得感谢过年时江边和古浩向我透露的消息,不得不说,方山木,在有些方面,你确实也算是半个天才,当然,我只说创意上面。但在运营、推广和经营上,我是一个天才,所以,你在联合网络公司是我的手下,在市场上,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成芃芃怒不可遏,拍案而起:“周逍,你不要脸!你抄袭我们的创意,还有脸向我们挑战?你怎么不连公司的名字也一起模仿呢?”

    “你还真说对了,你们的公司叫无限关爱,江边的公司叫好景常在,赋雨的新公司叫好花常开……”周逍随意擦了擦了脸上的咖啡,又故意舔了一下,“淋在脸上的咖啡品尝起来别有一番风味,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以后会加倍偿还。方山木,我们市场上见胜负!”

    这么说,周逍是铁了心想要在市场上打败他了?方山木虽然早已知道周逍抄袭了他的想法,但亲耳听到后,还是克制不住愤怒,但还是强压怒火,毕竟他作为几人的老大,必须保持足够的风度。

    “周总又为我上了一课,从隐式离婚,到欺骗孙小照的感情利用孙小照的单纯为她挖坑,再到抄袭我的创意开发同类app,对了,还有和江赋雨同流合污,虽然现在我还没有你们联手推动花团科技收购案的证据,但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方山木竭力克制住想要朝周逍脸上打上一拳的冲动,也强忍着不踢他肚子一脚的怒火,依然维持了表面上的和平共处,但言语之间流露出来的坚决,表明了他要和周逍决战到底的信心,“难道周总在心里对杨湄、对我、对古浩、对蓝心和向文以及对孙小照,完全没有过一丝丝的愧疚?”

    周逍一愣,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仰天哈哈大笑:“方山木,你有时也挺可爱挺好玩,还愧疚?我做错什么了吗?我一没逼你们二没求你们,都是你们心甘情愿,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和决定,是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担当,决定了就别后悔。”

    “我不是男人,我可以后悔。”孙小照左手抢过方山木的咖啡,右手夺走古浩的咖啡,同时泼出,一杯中脸上,一杯泼胸口,还不算完,她飞起一脚,踢中了周逍的大腿。

    “你干什么?疯女人!”江赋雨忍无可忍了,用力推开孙小照,想要帮周逍擦擦,古浩突然就及时出手了。

    古浩先是朝成芃芃和孙小照使了一个眼色,二人会意,一起上前要拉开江赋雨。古浩朝前一扑,假装要挡住二人,不让二人胡闹,不料脚下一绊,不但慢了一步,还身子一晃,朝前扑倒。

    本来方山木离古浩很近,伸手就可以拉他一把,方山木却恍然不觉,还有意无意错开了身子。成芃芃和孙小照同时出手,二人一左一右拉开了江赋雨,江赋雨想要反抗也无济于事,被拉开了一边。她本来挡在周逍身前,一闪开,周逍就彻底暴露在了古浩的眼前。

    古浩张牙舞爪,哇哇乱叫:“哎呀妈呀,要摔倒了,快让开。”

    周逍哪里还来得及让开,主要也是古浩速度过快,他被古浩双手推在胸上,感觉一股大力传来,顿时站立不住,身子朝后一扬,接连退后数步,还是没能稳住身形,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得结实,毕竟是冰凉而坚硬的瓷砖地面,一阵巨痛从尾椎骨传来,周逍痛呼出声,冷汗涔涔,汗水和原先的咖啡结合在一起,脸上如同绽放了一朵色彩斑斓的向阳花。

    “古浩,你怎么能这样?太不小心了,太没礼貌了,回去我扣你奖金!”方山木假模假样地呵斥古浩一声,忙不迭上前扶起周逍,“周总,实在不好意思,我替古浩向你道歉,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意,你都不应该摔一跤……”

    “对,应该一头栽倒,摔得鼻青脸肿,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祸害人间。”成芃芃及时补刀一句,朝古浩伸了伸大拇指,“冲刚才的一出,得叫你一声古叔。”

    周逍用力推开方山木的胳膊,自己站了起来,用力过猛,屁股一阵疼痛传来,他下意识一捂屁股:“方山木,你和古浩还真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一个伪君子一个真小人,加在一起,就是一对超级渣男!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渣男真不敢当,我顶多就是色了一点儿,而且还是有色心没色胆,老方就更不用说了,虽然有点蔫坏,但总体来说,在渣上面,我们都比你强了一万倍!”古浩偷袭得手,颇有几分得意,“刚才真不好意思,周总,我确实情不自禁身不由己,怎么样,有没有摔得生活不能自理?放心,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会为你养老送终。”

    周逍怒极,一挽袖子就要打古浩,江赋雨及时拉住了他。

    成芃芃开心极了,终于理解了方山木当初为什么非要留古浩在身边。若要论起无赖和当面下黑手,古浩还当之无愧是第一,换了方叔,他既没有这么厚的脸皮,又放不下身段,毕竟他是公司的创始人。最主要的是,古浩的出手非常及时并且解气,和方叔配合得天衣无缝,而且他对方叔意图的领悟,也到了一个眼神一个肢体动作就完全清楚对方需求的地步。

    江赋雨气归气,却不想将事情闹大,她当然看得清楚,方山木一帮人以方山木为中心,都在积极配合方山木的战术,拉偏架的、打马虎眼的、暗下黑手的、正面攻击的,团队作战的力量太过强大,她和周逍势单力薄,不是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更不用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用力一拉周逍,制止了周逍想要还手的冲动,打肯定打不过,再闹下去,指不定古浩和孙小照会说出什么不利于她和周逍的坏话,周围的吃饭群众又都投来了好奇、质疑、期待和兴奋的目光,她知道该撤退了。

    “走了,走了!”江赋雨小声在周逍耳边低语,“你这么有身份的人,当众出丑正称了他们的意。今天的事情,我们要在正面战场上讨还回来,让他们付出100倍的代价。”

    江赋雨咬牙切齿地冲方山木一笑:“方总,上次收购案,不好意思愚弄了你,还让你丢掉了大好前途。我知道你肯定怀疑我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是,也不怕告诉你,整个收购案从一开始确实就是一个局,很开心的是,你在职场多年,还是跟个傻子一样跳了进去。你肯定不服气,是,你当时之所以跳坑也是因为联合网络公司有人替我打掩护的原因,你作为执行者而不是决策者,身不由己。现在你是决策者了,我们很快就会在正面战场上再次相遇,到时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哟……”

    成芃芃一挽袖子,冲到江赋雨面前:“你承认是你和周逍联手坑了方叔还侵吞了联合网络公司的利益?”

    江赋雨嫣然一笑:“我可什么都没说,说话要讲证据,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我和周逍在一起,也是正常的恋爱,还是在收购案之后,他的所作所为也完全符合联合网络的章程。”她一拢头发,眉眼如丝地飞了方山木一眼,“方山木,正面战场上,你还有机会打败我一次,加油!我等着你的出击,如果再让我打败你一次,而且还很轻而易举,你一辈子都会是我的手下败将!”

    周逍只是冷冷地看了几人一眼,最后目光在方山木身上足足停留了半分钟:“方山木,你好自为之!也许有一天你的无限关爱被人收购,你会再次成为我的手下!”

    方山木并没有正面接周逍的狠话,他摇头叹息一声:“一个当年那么纯真可爱的人,连女孩暗示都听不懂的纯情少年,为什么到今天会变成一个阴险狡诈无所不用其极的彻头彻尾的坏人?从古董变成周董,周逍,你的人生到底经历了什么?”

    此话一出,成芃芃、古浩和孙小照才蓦然而惊,原来当时方山木所讲的故事主人公的原型居然是周逍!

    江赋雨也是一脸愕然望向了周逍。

    周逍并没有亲耳听到方山木当众讲出的故事,不过也能猜到几分,也不解释和争辩,转身就走:“别说这些有用没用的,方山木,战场上见!成长指南会打得你的成长游戏没有还手之力,你会再一次体会到痛苦和绝望!”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