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菜,白菜、豆芽和土豆丝,主食是米饭和大饼。盛晨爱吃米饭,特意为爱吃面食的方山木买了饼。

    二人坐下吃饭。

    “家里的经济状况真的这么窘迫了?”三个菜都是他最爱吃的,方山木心里知道盛晨是有意支开儿子,不过他也看了出来,盛晨和儿子在闹别扭。

    “没那么严重,但也差不多了。等我从蒙威的公司辞职出来,和江边一起创业,收入没有以前多,而且江边的公司到底是什么前景还不好说,不省吃俭用,以后真没钱的时候怎么办?”盛晨朝楼上望了一眼,微有忧色,“你儿子最近好象到了叛逆期了,总是跟我顶嘴,动不动就不吃饭,还把自己关起来,也不知道躲在房间里面在做什么!”

    “等饭后我和他聊聊。”方山木认真地想了一想,“这些年来,家里大的开支不多,应该还有一些积蓄吧?”

    方山木只管挣钱却不管钱,也是他对盛晨百分之百放心的缘故,平常他手里只保留几万元的零花钱,大钱都交由盛晨处理,到底盛晨是理财、买了股票还是做了什么投资,他不是很清楚。也不是盛晨不和他说,而是说了他也记不住。所以说家里到底有多少钱,他是一笔糊涂账。

    “几百万是有的,但不能动,要留着给儿子以后出国留学还有买房子用……”盛晨微叹一声,放下筷子,“山木,其实有时想想,我也应该感谢你,你对我是绝对的信任,钱交给我后,不管不问。不过我也没有辜负你的信任,理财、买房还有投资股票,也赚了不少。要是还和以前一样每月都有固定的进项,我也不至于克扣儿子的零花钱,不对,也不能说是克扣,是让他从现在开始养成节俭的意识。我希望你也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方山木点了点头:“公司现在流动资金不多了,开发app很烧钱,而且我决定成长游戏提前推向市场,成败在此一举。如果一举成功还好说,失败了,就得面临是继续进行下去还中止的两难选择。最难受的结果是不温不火,既给人希望,又得继续加大投入。”

    “还好市场上没有同类产品,应该会有很好的市场前景。”盛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停顿一下,“怪了,以前我们聊的都是家长里短的事情,今天和你聊到工作和事业,竟然也这么轻松随意,就像自然而然就发生了,山木,你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事,当然是好事。”方山木开心地笑了,以前他总是不愿意和盛晨提及工作上的事情,是觉得盛晨居家太久了,不懂职场上的规则和市场上的变化,既不能为他出出主意,又没有能力和人脉为他排忧解难,与其让她徒增烦恼,还不如不说。现在盛晨确实比以前强了太多,进步了不少。

    “哼,知道就好,别以为我事事不如你,想当年在大学里面,我可是比你优秀多了……”

    “好汉不提当年勇!”

    “我是女人,不是好汉。”

    “好,不和你争,说吧,蒙威的公司最近情况怎么样?”

    “比较顺利,他的公司十几年了,已经步入了正规。”盛晨忽然眼前一亮,如同发现了新大陆,“对了山木,如果你的无限关爱需要投资,我可以帮你问问蒙威和江边,他们都有资金,也许会投你。”

    盛晨真能帮他,方山木自然打心里高兴。夫妻本是最信任的二人,他即使和盛晨冷战一年有余,也从来没有怀疑过盛晨会转移财产会和别人一起算计他,20年的风雨兼程,建立的互信无人可及。

    不过他还是拒绝了盛晨的好意,摇头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一是蒙威从事的是和互联网相关的产业,但毕竟还是有所不同,他的公司又不是专业的投资公司。至于江边,就算了,她和古浩原本对无限关爱就有图谋,除非万不得已,我不会让江边的资金进来。”

    “江边和古浩在打无限关爱的主意?”盛晨一愣,随即摇头笑了,“江边那么有钱,你的公司又小又不赚钱,她怎么会看上?是不是太自恋了?”

    方山木三下五除二吃完饭,摸了摸肚子:“也是怪了,我一到外面吃东西就不香,不管是多丰盛的美食。而且我只有回家的时候才会想起来吃水果,平常在公司和301室,水果总是放坏。”

    盛晨不无得意地一笑:“说明还是我把你照顾得够好。”

    “我们能看见什么,不是由真实的世界决定的,而是由我们大脑里面的背景知识决定的。我们永远看不到客观的真实的世界,我们看到的,都是自己经验里的世界……”方山木生发了一气感慨,“你觉得江边有钱,不会看上无限关爱,也对也不对。江边有钱是对的,江边看不上无限关爱,是不对的。江边的家族产业,多是传统行业,而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制造奇迹快速积累财富的新兴行业,谁敢说无限关爱不会一炮打红并且成为独角兽公司呢?”

    “切,得了吧,别过于自恋了,在没有成功之前,所有的梦想都只能是梦想。”盛晨语气轻蔑但却没有恶意,“说吧,是不是江边又哪里得罪你了?你刚才的话是想嘲笑我被自己的经验蒙蔽了,是说在我的背景知识里,没有办法看透江边的为人对吧?”

    “哈哈……”见盛晨快速领悟了他的暗指,方山木也开心地大笑几声,然后他说出了在商场偶遇周逍的经过。

    盛晨的表情逐渐凝重了几分,也慢慢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等方山木说完,她猛然站了起来:“我去打个电话。”

    楼上,盛晨拔通了江边的电话。

    “上次和周逍一起吃饭,你说了方山木的公司开发的成长游戏app,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盛晨也没有绕弯,她问得很直接,语气中也带有了毫不掩饰的几分不满。

    江边微微一怔,盛晨对她一向亲密中带有恭敬,恭敬中还有几分仰望,从来没有如现在一般用略带质疑的口气和她说话,她心中微微一沉,难道说盛晨也和古浩一样,被方山木带偏了?

    上次和周逍一起吃饭时,她之所以提出方山木的无限关爱正在开发的成长游戏,其实是有心之举,是想看看周逍会有什么反映。平心而论,她虽然和杨湄是闺蜜,关系密切,但和周逍也不熟悉。和杨湄在一起时,杨湄很少提到周逍以及家里的事情,对她和周逍结婚多年还没有孩子一事,也是讳莫如深。

    对于方山木被联合网络解雇,江边开始时持乐见的态度,也很开心,当即就电话了杨湄,希望杨湄多在周逍面前美言几句,可以让古浩尽早接替方山木的位置,不料收到的却是杨湄委婉的回绝。杨湄很明确地告诉江边,她和周逍早就约法三章,她从来不干涉他工作上的事情。夫妻二人之间要有一个约定的界限比较好,否则公私不分,容易出现越界的情况,进一步发展成长臂管辖就成了婚姻稳定的隐患。

    别看江边和杨湄认识多年,二人在对待婚姻上观点却截然相反。江边虽然理解杨湄的说辞,但还是心中微有不快。后来古浩如愿升到了副总,她以为是杨湄在背后使了力气,打电话向她表示感谢时,杨湄却并没有像许多世俗者一样就算不是自己的功劳也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她直白地告诉江边此事完全和她无关,她压根就没有向周逍提及此事。至于古浩为什么被提拔为副总,她也不清楚背后发生了什么。

    她隐隐听周逍提到一句按照资历和资格,还轮不到古浩上位。

    后来古浩出事,江边固然痛恨古浩的无耻,但对周逍完全没有替古浩说话,直接就提请总部同意开除了古浩的做法大为不满,为此她还向杨湄大倒苦水。杨湄却依然是疏落淡然的表情,对她说,周逍为人一向公正,他不是不想保古浩,而是事件太恶劣,总部大怒,要求必须严惩。

    狗屁倒灶!江边暗中破口大骂,古浩不过是在言语上挑逗了孙小照,又没有动手动脚,更没有对孙小照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孙小照截屏到群里,影响的不过是公司的一小部分管理层,如果周逍选择压下此事,以他在公司的威望和权威,谁敢说半个不字?哪家大公司没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绯闻事件?周逍不是没有替古浩说话,而是就想开除古浩了事。

    开除最省事也能最快息事宁人。

    古浩被开除后,江边对杨湄也大有意见,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杨湄联系。她不联系杨湄,杨湄也不和她说话,反正杨湄不总在京城,二人的关系一度疏远。

    过年期间,江边收到了杨湄托人捎来的一条丝巾——是杨湄从法国带回来的礼物——她对杨湄的气消了大半,决定和杨湄修复关系。事情已经过去了,老抱着过去的成见不放,也改变不了什么。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