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晨选择了方山木,等于选择了可以陪伴一生的婚姻,她的决定正确而有远见。

    方山木见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中流露出羡慕加激动的表情,就知道他和盛晨的表现初步赢得了认可,没有被人识破。只有蒙威的眼神复杂而意味深长。

    蒙威远不如郑远东一般激动,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来了,坐。”

    不用方山木操心,郑远东早早就安排好了位置——他坐在郑远东的左首,蒙威在右首,盛晨在他的旁边,盛晨的旁边,是齐亦七。

    其他同学也各自落座,根据郑远东心目中的远近位置排序。

    方山木是看了出来,虽然严格意义上讲,他和蒙威才算是东道主,毕竟他们在京城的时间最长,也算是半个京城人,但郑远东反客为主,俨然以地主自居,还是当年班长的作派,不由分说就安排好了座次之外,连菜都点好了。

    “谁还想加菜就说。想喝红酒有红酒,想喝白酒有白酒,老方、老蒙、老齐,我们几个就喝白的吧?”郑远东边说边打开了一瓶53度的酱香型白酒。

    “我喝不了白酒,不,我不能喝酒……”齐亦七连连摆手,一脸窘迫,“远东,你不是不知道我,上学时一喝酒就醉,一醉就吐,老同学聚会,就别让我丢人了。”

    若是以前,郑远东不会勉强齐亦七,但今天他有点脾气,不依不饶地说:“老齐,要么喝,要么走,二选一,你自己看着办。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也不和你矫情,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这里没外人,你喝多了我负责送你回去,喝吐血了我送你去医院,全管。”

    齐亦七脸上有些挂不住,讪讪一笑:“远东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逼我走不是?行,我走。”

    “坐下。”方山木一把拉住齐亦七,将他按在了座位上,“这样,你今天能喝多少喝多少,这差不多是我们毕业后聚得最全的一次,将近20年了,人生能有几个20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你喝不下的部分,我替你喝!”

    “可是,可是……”齐亦七还想说些什么,他一脸为难,努力挤出一丝苦笑,“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就坐坐不也是很好吗?”

    真是不上道,方山木虽然和齐亦七关系最好,却也替他感到羞愧。这么多年了,齐亦七还是被困死在自己的小世界小情绪里面无法脱困,他难道不知道郑远东的脾气?表面上郑远东强势而霸道,实际上只要顺势而为,郑远东很好说话也会见好就收。

    哪怕他答应喝酒,到时只是碰碰嘴唇,面子上过得去,郑远东也不会再难为他。

    郑远东果然火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今天是我的局,我说了算,齐亦七,你看着办!”

    语气冰冷中,就有了逐客的意思。

    齐亦七也是脸皮薄,腾地站了起来,转身要走,又被蒙威拉住了。

    蒙威脸色阴沉,语气不善:“觉得没面子了是吧?老七,你都多大了,还没活明白吗?在你没有成功之前,世界不会在意你的尊严和面子!面子算个什么东西,你没有财富和地位,就没有面子。收起你可怜而没用的自尊,别总觉得别人是在羞辱你,你错了,你连让别人羞辱的资格都没有。同学们在一起,让你喝酒让你唱歌跳舞,都是为了开心,没别的意思。”

    齐亦七涨红了脸:“你们不知道,从上学时起郑远东就看不起我,现在他更加看不起我,就想让我喝醉出丑……”

    “你真的想多了,老齐。”方山木站了起来,再次按下了齐亦七,“在郑远东的字典里,请你喝酒才是看得起你,你是误会了他的好心。你记住一点,别人尊重你,不是因为你优秀,而是别人优秀。认清了这一点,才是你优秀的开始。”

    “这样啊……”方山木的话打动了齐亦七,他低下头想了一想,倒了半杯酒,举了起来,“老方说得对,从现在起,我开始尊重每一个人。既然老郑觉得喝酒是对他的尊重,我就勉为其难地喝一杯。”

    一口喝下,齐亦七呛得咳嗽几声,忙又喝了一大口水压了下去。

    郑远东轻轻拍了几下手掌,又云淡风轻地笑了:“面子是相互的,老齐,行,你给力,我也不能不接招不是?”

    话一说完,他当即一口喝干了大半杯酒,相当于齐亦七小杯半杯的5倍以上。

    喝完,郑远东拿出手机,发了一个微信,发完后,还特意让方山木看了看,小声一笑:“保密,别说出去,不能伤人自尊。”

    微信是发给了郑氏集团京城分公司的负责人郭怒:“老郭,分公司市场部的齐亦七是我的老同学,以后适当照顾一下,工资涨一倍,级别提一级。”

    方山木微微一笑,拍了拍郑远东的肩膀:“风采不减当年,还是以前的配方,还是当年的味道,就是多了一丝沧桑,更有霸道总裁的感觉了。”

    “我从来不是什么霸道总裁,别埋汰我了,哈哈。”郑远东大笑几声,“真当上了总裁你才知道,有时你霸道,有时你低声下气,有时你委曲求全,有时你一退再退,你所有的霸道在你的无能为力面前,只是小小的插曲,总裁真正的人生主线是各种焦头烂额。”

    “夸张了,就凭你郑远东的能力和为人,还有摆不平的麻烦理不顺的关系?”方山木举起酒杯,“四年同窗,十几年分离,今日再次相聚,来,我提一杯,祝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众人纷纷响应,一饮而尽。齐亦七皱着眉头,喝药一样又喝了一口,没再咳嗽,明显比上次好了几分。

    “麻烦能摆平关系也能理顺,但是总有无能为力的环节,你现在创业了,你也知道什么是最不可琢磨的……”郑远东不管众人,自己倒了一杯,和方山木碰了一碰,一口喝下,“市场!市场瞬息万变,人心最难琢磨,市场就像女人的心,有时你觉得你已经抓住了,她却转身就跑到了别人的身边,是吧盛晨?”

    谁也没想到郑远东话题像是开快车,转弯这么快,一下子就扯到了盛晨身上,众人不由为之一惊。

    方才都已经从齐亦七身上领略到了郑远东的说一不二,在座各人谁不知道当年郑远东对盛晨的一往情深,都瞪大了眼睛,期待方山木的反击。

    众人之中,郑远东当之无愧是身家最高之人,当然,他是富二代,有天生的富贵加持。如果只从白手起家算起,方山木当为第一。但他失业后又再次创业,应该是不如蒙威更成功了吧?不过一个人的成功不能只看事业,现在方山木家庭幸福,儿子也很优秀,综合下来,他还是得分最高的一个。

    想当年盛晨之所以选择方山木,恐怕也是因为方山木综合条件最好吧?真正有眼光的人,会选择各方面都不是非常突出但又超过平均值以上的复合型人生伴侣,长远来看,开始时拼家庭、中间拼智力和学识、下半场初期拼能力和格局,而到了下半场中期,就看综合素质了。

    各方面没有短板的人最可怕,因为他有耐力有毅力,可以走得最远。在某一方面特别突出的人,往往在其他方面就会有明显的缺陷。世界是公平的,不会让一个人十全十美。

    方山木大方地一笑:“远东你错了,市场不是女人的心,女人的心天边的云,飘忽不定,市场不是,市场有一定的规律周期。相对来说,女人的心比市场难琢磨100倍。”

    盛晨假装没听见,只顾低头吃东西,眼角却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能抓住盛晨的心而我却抓不住?但在对市场的把握上,你又不如我。”郑远东嘿嘿笑了一气,“山木,知道我最佩服你哪一点儿吗?不是你曾经当过联合网络公司的副总,是,联合网络很了不起,我都不敢去应聘,应聘了未必也能被录取,更不用说当上副总了。而是你当年不显山不露水就让盛晨死心塌地地跟了你,闷声发大财的才是真正的高手。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不明白,你到底对盛晨施展了什么手段?”

    “爱情真的是一对男女根据自身价值进行的等价的商业行为交换吗?”如果是在和盛晨冷战之前,方山木还真的没有办法回答郑远东的问题,经过和盛晨一年多的冷战,以及他失业、创业,再加上对成长游戏的不同版本故事线的推演也引发了他对许多事情的深度思索,当然,也得益于近来盛晨的成长,让他感触颇深。

    “从讴歌和美化的角度来说,是的!爱情是在荷尔蒙的欺骗下,男女为了繁殖而产生的一系列化学反应。表面是爱慕和吸引,实际上本质上还是动物的生育本能。”方山木自问自答,目光依次在众人身上扫过,“谁还没有年轻过?在情窦初开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姑娘时,都有为她奋不顾身甚至是玩命的冲动。现在再回头想想,当时的冲动是魔鬼,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傻和天真。”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