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呀?”

    “同班同学?班上女生并不多,一共也就十几个,猜也能猜出来是谁。”

    “猜不出来,十几个也不少了,时间又过去那么久了,有些人都差不多快要忘记长什么样子了……”

    “会不会是安琼?”

    “不会不会,怎么会是她?她上学的时候都没有和远东说过什么话。她又害羞又话少,远东喜欢活泼开朗的类型。”

    众人七嘴八舌说了半天,方山木笑而不语,郑远东不动声色,蒙威若有所思,只有盛晨低头吃东西,不加入众人的讨论之中。

    等众人差不多把班上的女同学全部说了一遍之后,郑远东还是没有点头,方山木嘿嘿一笑,抛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答案。

    “你们肯定都猜不到她是谁——周之之!”

    “不是吧?周之之当年不是喜欢你嘛?山木,你是在搞笑吧?”

    “不可能!谁不知道当年周之之痴迷方山木好几年,毕业后黯然神伤地出国了,到现在和谁都没有联系!”

    盛晨眨了眨眼睛,戏谑地笑了:“山木,周之之对你是真的痴情,还是征服的**作祟?估计远东对周之之,也是同样的出发点。女人有时和男人一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得到。方山木、周之之和郑远东三个人之间的往事,知道的人不是很多。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你们三个人,肯定会重新选择。”

    盛晨的话,勾起了大家的回忆,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大学时代。

    周之之在班上虽然远不如盛晨光彩照人,但名气却比盛晨还大。周之之并不是第一眼美女,但却非常耐看,属于越看越有味道的类型。如果不是她特别有个性,她说不定会成为比盛晨还要招人喜欢的校花。

    只可惜,周之之的脾气太不好了。也不能说是多差,而是她待人很冷,不是冰冷,是有距离很疏远让人感觉到不可侵犯的高冷。

    周之之出身很好,父母都是高干,她是家中的独女,因为父母工作很忙顾不上她的缘故,从小就很独立。不过她虽然高冷,却不是轻视别人,而是不太喜欢和人交往,有自己封闭的内心世界。

    越是内心封闭的人,其实越渴望认同,但由于同类太少,以至于在茫茫人海中显得孤独而格格不入。平常喜欢穿牛仔裤和花衬衣的周之之,留齐耳短发,说话铿锵有力,干脆直接,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

    谁都知道当年方山木和周之之的感情纠葛缘于他们之间的共事。

    周之之表面上很干练很飒爽,实际上内心是一个很文艺的姑娘。只是由于她性格的原因,许多人并不知道周之之真实的一面,以为她冷漠而难以接近。

    方山木在大学期间也算是半个活跃分子,参加文学社、篮球队、演讲团,等等,处处展现自己的才艺。不过他的想法不像齐亦七学吉他只是为了吸引异性注意的出发点那么简单单纯,他也有想要引起美女尤其是盛晨的注意之外,更想提升自己的综合能力,希望毕业后可以留在京城。

    在文学社的活动中,方山木和周之之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起来。

    虽是同班同学,方山木和周之之的接触仅限于课堂,基本上一周的课程下来,差不多天天见面,但说话绝对不会超过五句。但在文学社,他和周之之同属散文分会,他是会长而周之之是副会长,为了组织活动带动更多的同学加入散文分会,他和周之之联手举办了许多评奖活动。

    接触多了,周之之的话也就多了起来。从开始时的一天两三句,到两三十句,再到后来她更是没话找话有意无意地接近方山木,方山木都没有意识到周之之对他有了感情上的质变。

    直到有一天周之之提出请他看电影。

    70届的爱情和80届、90届的爱情大不相同,或许在80届和90届的观念中,看电影、吃饭甚至一起旅游,都只是正常的男女友情,而在70届一代人中,邀请看电影就是非常明确的示爱信号。

    方山木很诧异,周之之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他又有哪方面突出的优点吸引了周之之挑剔的目光?其时他正陷入对盛晨的迷恋之中,而盛晨由于追求者众多,还没有最终决定选择谁,患得患失之下,他哪里有心情注意到周之之对他感情上的变化?

    随便找了个借口,方山木委婉地拒绝了周之之的邀请。周之之并没有像他想象中一样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而是淡淡地回答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你喜欢盛晨,没关系,我有耐心,可以等你回心转意的一天。”

    方山木只当周之之是随口一说,是为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他的全部心思都在盛晨身上。其后不久,传来盛晨和郑远东恋爱的消息,尽管方山木也问了个清楚,盛晨只是陪郑远东散步,和他谈了谈心,并没有明确答应当他的女朋友,他还是心情不佳。

    周之之又及时出现了,告诉方山木,她会一直守候在他的身上,她相信她终究会打动方山木,让方山木发现谁才是最值得等候的人。方山木不以为意,他虽然喜欢文学,但并不太喜欢很文艺的姑娘。在他看来,每一个文艺姑娘的内心都有一大片荒无人烟的禁地,谁也无法涉足,不知道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他不喜欢最亲近的人对他隐藏太多的未知领域,会让人觉得遥远而陌生。

    更让方山木不喜欢周之之的是,她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表面直爽,穿着干练,但内心文艺,且心思敏感。有些人表里如一,外表文艺内心文艺,外表汉子内心也汉子,这样的人反倒好相处。但有些人却内外不统一,外表和内心正好相反,或是有相当大的偏差,这样的人,不好打交道,因为你很难从她外在的表现来确定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盛晨虽然光彩照人,但她其实是一个简单的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并不隐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周之之不一样,对方山木来说,她漂亮是漂亮,却始终如水中月镜中花,让人琢磨不透。男人都不喜欢不太确定的东西,包括爱情。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方山木还是喜欢不起来周之之,她的漂亮和身份,虽然也光芒四射,但却是咄咄逼人的强光,而不像盛晨是温暖宜人的光彩照人。

    但让方山木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在他数次拒绝周之之之后,周之之并没有如他期待中一样愤而离去,而是依然守候在他身边,以各种名义接近他,对他嘘寒问暖,甚至还提出愿意帮他留在京城,并且安排一份收入丰厚的工作。

    说实话,方山木不是圣人,对于留在京城和一份收入丰厚前景大好的工作,也有过心动。但当时毕竟年轻,虽然考虑现实,但更多的还是愿意选择爱情。他很感谢周之之对他的喜欢和付出,周之之告诉他,为什么大多数人会选择爱情而不是金钱,因为在只有爱情生长的年轻时,大多数人没有机会选择金钱,所以只能无奈地选择爱情。

    尽管不认可周之之过于残酷的言论,方山木也得承认,如果他选择了周之之,等于同时选择了爱情和事业,对一个人来说,是极其难得的机遇。也确实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幸运,他所向往的几个成功偶像,不管是发迹于鹏城的千学地产的汪总,还是在京城起家的安总,都是因为同时选择了爱情和事业,人生才如同开挂一样迅速崛起。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和接触,方山木才又发现了周之之的另一面,和她外表的飒爽内心的文艺相比,她还是一个意志坚定认准的事情轻易不会回头的倔强姑娘。在对他的感情上,周之之十分固执,她不只一次告诉方山木,只要他一天不结婚,她就一天不死心。而且就算他结婚了,她也会一直等他到地老天荒。

    方山木只能苦笑加远离周之之,后来不久,盛晨答应了他的求爱,他和盛晨陷入了热恋之中。为了让周之之死心,他和盛晨一起特意请周之之吃了一顿饭。

    盛晨对周之之并没有多少敌意,不是说她有多大方,而是她清楚方山木对她的深爱,也是因为周之之完全不是方山木喜欢的类型。不过她也没有过多地表露出胜利者的姿态来向周之之炫耀,只是淡淡地告诉周之之,希望她能遇到更好的人。

    周之之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什么话,除了言不由衷地祝福方山木和盛晨之外,她只是偶尔说起毕业后要出国一类的话题,直到饭局结束时,她才幽幽地说了一句:“其实,爱而不得才是人生的常态,幸福不是。你们放心,我已经习惯了爱而不得,从小到大,我的孤独只有我自己知道。谢谢你,山木,你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男人,也会是最后一个。”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