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园咖啡位于音乐餐厅不远,是一家颇有小资情调的咖啡厅,由于位置好,周围又都是文化行业的从业者,所以生意不错,经常人满为患。

    二楼靠窗的一个雅间,盛晨和江边相对而坐,二人都脸色凝重。杯中的咖啡已凉,却没有人喝上一口。

    窗外已是盛夏的光景,花团锦簇,鸟语花香,阳光在杨树下变成了一团团斑驳的影子,像是已经记不清的往事。

    盛晨搅动咖啡,忽然又心烦地扔了勺子:“你倒是说话呀,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江边眉宇间有几分疲惫之色,她拿出两部手机,分别打开后摆在了桌子上,两部手机的界面上,打开的是成长游戏和成长指南。

    “也看不出来哪个好哪个坏,而且从页面设计、画面还有细节上,完全看不出来抄袭的迹象,根本就是两款不同的产品,为什么无限关爱会被告?”江边对比半天,怎么也想不明白。

    盛晨气笑了,将两部手机都推到了一边:“现在不是对比两款游戏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怎么应对是山木和古浩在想办法,我们要商量一下怎么帮助他们,怎么成为他们稳定的大后方。”

    “为什么要成为他们的大后方?如果方山木答应让我们掌控无限关爱的主导权,不管是资金还是人脉、资源,我全权负责,一定可以打赢官司!”江边故作镇静地微微一笑,“越是关键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我们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能被一点点风吹草动就吓得失去了方向……”

    盛晨冷笑了,有一丝不屑:“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谁主谁次,还想着要争权,江边,我希望你能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你什么意思,盛晨?难道忘了我们的约定了?你现在是想回到方山木身边当他的贤内助了?男人,哼,只有在落魄和穷途末路的时候才会想起你的好,等他们得意和飞黄腾达时,你还是会被抛弃。为什么从来都是男人发达嫌弃女人,不能是女人觉得男人没本事而不要他们?既然婚姻是一家股份制的无限关爱有限责任的公司,谁更有能力谁就当一把手,有错吗?盛晨,你还是太传统了!”

    盛晨气得站了起来:“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江边,我是想告诉你,一出是一出一码归一码,我是和山木感情出现了问题,但在没有离婚之前,他依然是我的丈夫,我还是他的原配妻子!我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他,现在的家庭财产,还是两个人共有的财产。”

    “你坐下,别激动。”江边摆了摆手,心平气和了几分,示意盛晨坐下,“说吧,你想怎么帮他?”

    平心而论,江边也不是不想帮古浩过关。好花常开起诉无限关爱的事情发生后,古浩再次打来电话向她求助,希望她能拿出一笔钱来帮助无限关爱度过危机,江边没有拒绝,却提出了三个条件。

    也是她之前和古浩早就商量好的条件。

    “第一,出资100万,要求占股20%。第二,古浩升级为联合创始人,成为第三大股东。第三,好景常在和无限关爱交叉持股。”

    不料古浩一口拒绝了江边的条件,还指责江边趁火打劫。100万20%的股份,简直就是抢劫,吃相太难看了。还要好景常在和无限关爱交叉持股,明显是想借机一步步控制无限关爱,古浩告诉江边,他以前是有吞并无限关爱的想法,但是现在改变了主意,他要和方山木坚定地站在一起,打赢眼前的一仗,将无限关爱发展壮大,然后再考虑入股之事。

    气得江边大骂古浩忘记了初心,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如果没有她的帮助,古浩一辈子,不,十辈子都没有可能成为无限关爱的股东,因为古浩没钱!

    “我刚卖了一套房子……”盛晨微微低头,有几分不舍,“急于出手,买家压价狠,比市场价低了十几万,亏了。不过救命要紧,不能让山木的心血毁于一旦。”

    “你对方山木太好了,盛晨,他却不知道珍惜你,真为你感觉不值。”江边心中大动,其实她特别羡慕盛晨和方山木亲密无间的夫妻感情,也不知是出于嫉妒还是不甘,她一直想让盛晨相信她对男人的看法——不要百分百相信男人,哪怕是你的丈夫!

    或许是受古浩的伤太深,多少年来,她日防夜防,生怕一觉醒来古浩离她而去,和别的女人一起跑了。她希望有盛晨这样的一个同盟,她们联手对付古浩和方山木,最终达到完全控制古浩和方山木二人的目的。

    现在看来,盛晨的心思已经动摇了。不,不只是盛晨,古浩也有叛变她的意思,方山木怎么就这么有魅力?他凭什么?江边越想越是生气,万一到最后她什么都没有得到,落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她就太失败太无能了。

    不行,还是要争取盛晨和她站在同一阵营,江边想了想,缓和了几分语气:“卖房子是大事,你事先没有和方山木商量?”

    盛晨摇头:“他肯定不让卖。他是很顾家,但在有些事情上也很倔强,觉得该男人承担的事情就得由他一人承担。说他是大男子主义也对,说是他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也行。有时想想,大男子主义有时是不够尊重女人,但何尝不是男人为自己强加的一道枷锁?”

    “万一你们离婚了,卖房子的钱不就打了水漂?”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和他约定的是三年,三年后谁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先帮他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盛晨表面上软弱,其实内心很坚定,卖房子的事情她谁也没说,自己做主在短短一周内就完成了交易,“房子卖了300万,我打算给他150万,我留150万,其中100万拿出来投资好景常在,50万当作生活备用金。”

    江边眼皮猛然跳动几下:“怎么又想投资好景常在了?不是说好了我出资你出人就行,给你5%的股份?”

    “不,我要投资100万,要50%的股份,既然是联合创业,我要有一半的话语权,否则,我就不加入了。”盛晨站了起来,语气坚决态度坚定,“单已经买过了,我先走了,等你有了决定后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盛晨走了许久,江边都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盛晨变了,不但变得干脆利落了许多,还变得更有商业头脑更果断了,她不知是该庆幸盛晨的成长,还是该担心盛晨成长之后,会脱离她的控制?

    盛晨没有回家,直接来到了无限关爱。

    方山木正在开会。

    已经是近期来第十几次会议了。

    “现在公司的情况,大家都清清楚楚,正值危机存亡之秋,虽然现在才是夏天,但对我们来说,已经是秋天的肃杀气象了……”方山木一脸肃然,坐在会议桌的主位上,环视众人,“不瞒各位,公司现在一缺粮草二缺救兵,基本上快要被好花常开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如果谁想现在离开,我不拦着,毕竟现在大难临头,临阵脱逃是人之常情……”

    在座众人,除了成芃芃、胡盼、古浩、杜图南和江成子、许问渠之外,还多了两个人,一个是林三岁,另一个是孙小照。

    虽然方山木说得严肃,但众人的表情却都有几分轻松和随意,尤其是古浩,他嘿嘿一笑:“方总,这就是您的不对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调侃我们?我们是临阵脱逃的人吗?我们都是无限关爱事业的接班人,是主人,主人要和公司共存亡。”

    “行了古师傅,您就别说没用的正确的废话了,谁不知道您活到现在,拿得起放得下的只有筷子。”成芃芃白了古浩一眼,她一脸忧色,自责地说,“可惜我还是没能说服爸妈出资,对不起方叔,我没用,关键时候帮不上忙。”

    “你要这么说,我就更加无地自容了。”林三岁面有愧色,不好意思地嘿嘿几声,“是我主动要投资无限关爱,条件都谈好了,突然就出现了资金问题,等于是我失信于人,在此,我向方叔和各位道歉!”

    说着,林三岁站了起来,鞠躬:“我向你们保证,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兑现。现在正在出售一坐餐厅,只要谈好了买家,钱一到账,就立刻投入到无限关爱。”

    成芃芃出面负责和林三岁谈判,一周内,达成了共识,林三岁同意在原来的基础上再退让一步。

    随后成芃芃代表无限关爱和林三岁草签了意向书。

    结果就在好花常开起诉无限关爱的同时,林三岁的资金突然就起了变故,原定的一笔即将到位的资金被拖欠,他拿不出足够的投资款了!

    原本他不想冲家里借钱,但在成芃芃的一再劝说下,他勉为其难地向爸爸开口,结果换来的是爸爸毫不犹豫地拒绝。

    林星河还警告林三岁,如果他不回来按照他的要求继承家业,他以后别想再从他手中要一分钱,永远!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