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部分古浩还说得义正辞严,后面话锋一转,顿时引发了众人一阵哄笑。哄笑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有心思。

    “肯定不能!我们要团结一心,和周逍这个混蛋抗争到底!但对付混蛋得用无赖——呸呸,不不不——得用侧面战场手法,周逍的突破口有两个人,一个是曾经的原配杨湄,另一个是现在的女友江赋雨。”

    “江赋雨不好对付,要智商有智商要情商有情商。杨湄就好对付了吗?当然也不是!她能隐式离婚好几年,还经常配合周逍出席各类活动,说明她也是一个极有耐心和毅力的女人,非常了不起。想从她们两个人身上突破,难度不亚于正面战场的反诉讼和背后战场的寻找抄袭证据,不,应该说难度还要高上许多。”

    “行了,别自我标榜了,赶紧说说你的思路,好让大家知道你到底有什么阴招坏招。”方山木笑着打断了古浩,他的语气很轻快,“周逍对我们是双管齐下,我们是三处还击,一定要打到他痛打到他知道厉害。还要让他知道,人间还有公道和正义!”

    方山木的轻松自若,让众人恢复了几分信心。事情刚发生时,尽管公司群情激愤,但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还是不免情绪低落斗志不高。原本方山木想以悲壮来激发士气,后来发现收效不大,就改变了策略,要以轻松的姿态迎接挑战。

    战略上悲壮,战术上轻松,方山木清楚80届和90届在面临挑战时,比70届更乐观更有积极向上的心态,调整策略,以更符合年轻人的方式出击,会收到更好的效果。

    方山木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虽然各有缺点,但比他当年时还是优秀了许多,不管是见识还是心态。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每一代人都有各自的特质。

    方山木以前不太会照顾别人的情绪,毕竟和他生长的时代和环境有关,再加上他在联合网络时,也是风云人物,一路顺水顺风,坐到了高位之上,在联合网络是排名前几位的高管,位高权重,有无数人在他身边围绕,对他各种奉承和拍马,他又不是圣人,难免会有几分飘飘然。

    创业后,方山木心态变了许多,逐渐放低了姿态,并且努力以平等谦和的做事方式和公司上下打成一片。本质上讲,他不是一个清高者,也不傲慢。清高和傲慢的人,无法在职场上混到高位。但要他一下子转变过来,也不可能。

    实际上方山木对待盛晨也有同样的问题。在公司他近乎说一不二,虽然只是副总,在他管辖范围之内,他可以一言而定。久而久之,他回家后虽然顾家,不谈工作,尽量避免将公司的作派带回家中,但还是有意无意中流露出来了一丝不容别人质疑他的权威的风范,正是因此,才让他越来越容忍不了盛晨的唠叨。

    谁家女人不唠叨?哪家媳妇不抱怨?唠叨和抱怨是天性,不是缺点是特点。就像谁家男人不懒散哪家丈夫不贪玩一样,也是男人的共性。

    人啊,都是每经历一次冲击才会成长几分,方山木一时微有感慨,古浩的侃侃而谈也让他充满了期待,希望在和周逍的一战中,可以带动公司上下所有人都在人生道路上前进一大步。

    “怎么是阴招坏招,方总你用词不当。”古浩嬉皮笑脸地嘿嘿几声,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具体的招数我就不在会上说了,图南、问渠,你们谁愿意加入我?”

    许问渠微一迟疑:“我可以先问问方老师的团队具体做哪些事情吗?”

    方山木猜到了许问渠的心思,她是想对比一下:“我的工作很简单,一是找钱,现在公司快要弹尽粮绝了,我也不瞒大家,现在的难关对公司来说,是天大的一关。二是继续整理新的故事线,及时补充到成长游戏之中,好留住老客户吸引新客户。”

    成长游戏虽然比成长指南晚了一步推向市场,但市场的反馈还算不错,让方山木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多了几分信心。如果成长游戏市场反应是悄无声息,说明完全没有摸准市场,就不用再继续下去了。

    尽管骂声不少,而且还有官司缠身,有骂声有时反倒是好事,说明引起了市场共鸣。虽然市场是被刺激的共鸣,而不是开心的共鸣,但有共鸣就说明有了好的开始。

    方山木对比过成长指南和成长游戏相关的评论,对成长指南赞美的多是制作精美、画面优美、架构流畅,但缺点也很明显,故事线不够精彩,逻辑不够严谨,代入感差。相反,对成长游戏的表扬多是故事线生动好看,逻辑严谨,代入感差,批评的是制作和画面以及架构。

    方山木并没有责怪负责架构和制作的江成子,也没有批评负责营销和推广的胡盼,相比周逍的财大气粗以及所能调动的资源,弱小的无限关爱能有现在的成绩,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江成子虽然年轻,虽然好玩,但一心扑在架构上,极其认真负责。而胡盼有时任性,有时没大没小,真正做事时,也是非常踏实认真。

    就连许问渠也是,别看她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自从加入无限关爱之后,她也变了许多,逐渐开朗并且在意周围的人和事了。并且她在许多事情上往往有独到的见解,关键时总能想到让人眼前一亮的点子。

    “我还是跟着方老师负责融资和整理故事线吧,最近我在故事线上又有新的想法,相信会大受欢迎。”许问渠淡淡地看了杜图南一眼,“图南你别多想,不和你一个团队,不是为了避免和你接触,确实是想做自己最擅长做的事情。”

    杜图南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许问渠行事向来随心所欲,从不在乎别人想法,今天破天荒第一次向他解释,不由让他大为震惊的同时,又无比激动。

    “不用不用,不是不是,没事没事……”激动之下,杜图南有几分语无伦次了,“你就和方哥一起负责融资和故事线,我跟着古师傅,不,古哥去开辟侧面战场。谢谢你,问渠。”

    许问渠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改变,微微一怔:“谢我什么?莫名其妙!”

    “行,就这么定了,如果都没有意见的话,开始各就各位,同时开始全面反击了。生死成败,在此一举!”方山木大手一挥,手挥到了一半停在了半空,愣住了,“你怎么来了?”

    会议室门口,站着一脸焦急微有憔悴的盛晨。

    盛晨的到来,让已经接近尾声的会议又重新热闹起来。胡盼忙着倒水,孙小照忙着送椅子,成芃芃忙着拿水果,古浩忙着赶人。

    “赶紧走,别留下碍事了,人家两口子有话要说,你们不方便听。”古浩伸开双臂,准备轰人。

    “不用,我说一句话就走。”盛晨接过胡盼的热水,轻轻抿了一口,“不会影响你们继续开会。”

    方山木见盛晨脸上微有汗水,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坚毅,心中一动:“出什么事情了?别急,你慢慢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小事,只要心还在一起,天大的事情都是小事。”盛晨“啪”的一声拍了一张银行卡,“卡里有150万,应该暂时够无限关爱度过危机了,剩下的事情就只能靠你自己了,我只能帮到这么多了。”

    方山木惊住了:“你、你、你从哪里弄来的150万?”蓦然想到了什么,“南台区的学区房卖了?”

    盛晨点了点头:“反正儿子快上高中了,用不到了,不如卖了,我们留在也没用。在有用的人手中,可以发挥最大价值。”

    方山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盛晨这些年来在京城各处买了三四处房子,原本打算等儿子出国时变现,根据近年来房价上涨的速度预测,买房升值比理财的收益还要好一些,也稳定。不想自从他失业之后,接连卖了两套房子,现在手中只剩下现住的别墅和一套只有70平米的公寓了。

    南台区的学区房面积不大,但由于在学区内,比较好卖。

    等于是手中最大的固定资产基本上全部变现了,如果他的创业失败了,十几年积攒的资产将会全部付诸东流。

    盛晨从方山木的震惊中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安慰说:“以前,我们双手空空在京城安家,就算现在失去一切,不过是又回到了从前,只要人在心在,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从头再来。”

    方山木忽然觉得盛晨不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猜疑他不知道生存艰难事业不易的全职太太,她成长了许多,一瞬间他的双眼湿润了,在最需要的时候,能和你共度困难的只能是最亲的人!

    成芃芃轻轻碰了碰胡盼的胳膊:“瞧见没有,方叔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要不影响方叔情绪的发挥,他想哭却哭不出来,得多难受。”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