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就要看方叔哭!”胡盼来了兴致,“也想看看真爱的人是怎样在困难面前相濡以沫,他们让我又相信了爱情。”

    许问渠微叹一声:“爱情的伟大之处在于可以让人无怨无悔的付出,但越是付出多了,越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世界上没有只付出不渴望回报的爱,所以,我还是一个人好了,不付出,在等待回报时,也不用那么辛苦。”

    林三岁一拉江成子:“快走,别没眼色了。”

    江成子一脸羡慕之色:“真佩服方叔,有这么贤惠的一个媳妇,如果某人能有方嫂十分之一的好,她也不至于被我抛弃。”

    “好女人不是天生的,是被好男人包容出来的。”胡盼难得地没有和江成子争论,而是哲理性地回了一句,“而且你乱了辈分,方叔和方嫂不对等。”

    “说得好。”江成子轻轻一笑,“好男人也不是天生的,是被好女人培养出来的。”

    “我走了,你们继续开会吧。”盛晨感受到了方山木内心涌动的感动和激情,她知道他好面子,不想让他在外人面前流露出软弱的一面,转身走了,“我会和江边一起创业,好景常在马上就要成立了,以后会比较忙,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走到门口,盛晨又停了下来:“还有,江边说,无限关爱的内部肯定有内奸,最好早点查出来,要不后患无穷。”

    谁是内奸?

    盛晨走了许久,众人还面面相觑,不知道盛晨的话随口一说,还是有所暗指。古浩也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忙打了一个电话给江边。

    放下电话,他当即宣布:“别听江边瞎说,她是胡乱猜测的,并没有真凭实据。她说成长指南不只是在创意上和成长游戏很像,有架构和制作上,也有相似之处,不像是只抄袭了一个创意一个想法那么简单,在成长指南编写的过程中,肯定还在继续借鉴成长游戏前期的设计思路……我不认可她的说法,无限关爱都是一帮好兄弟好姐妹,不会有人出卖成长游戏的设计思路给好花常开。好了好了,散会散会。现在资金到位,方总可是卖了房子孤注一掷为了公司,我们唯有拼了全力才能回报方总的决心!”

    “全力以赴!”在林三岁的带头下,众人一起欢呼。

    回到办公室,方山木疲惫地半躺在椅子上,感觉潮水般的往事一起涌往心头。忽然间,抑制不住的悲伤在胸口奔涌,让他难受,让他想要呼喊。只坚持了片刻,鼻子一酸,眼泪汹涌而出。

    成年男人的崩溃,往往是无声无息不知不觉中到来的。方山木是很坚强,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崩溃,也不敢崩溃。他是父母的骄傲,尽管他还有一个哥哥。他是盛晨的主心骨,是儿子的爸爸,而盛晨又是她父母唯一的女儿,他身上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和重担。

    而现在,他又是公司的中流砥柱,他不能有丝毫的松懈,他一倒,公司就会根基不稳,就会倒塌。

    再坚强的人,也有软弱的一面,也有惧怕无能为力的时刻。盛晨在最关键之时,又送来一笔救命钱,他原本想拉下脸面冲郑远东或者蒙威借一笔钱救急,以几十年的同学情谊为担保,相信可以借来。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盛晨就为他解决了燃眉之急。

    他不知道在卖房的背后,盛晨下定了怎样的决心,又有过什么样的煎熬,他只知道,盛晨对他的爱,是毫无保留地付出。

    方山木任由热泪长流,除了感动于盛晨的举动之外,也有对自己的慰藉和释放。一段时间以来,他太累太疲惫了,无数的压力积压在身上,差一点儿就倒下了。如果不是有平安喜乐陪他,他说不定已经一病不起了。

    只是到了他的年纪,又是眼下的生死存亡之际,他连病倒的权利都没有!

    也不知哭了多久,方山木停了下来,洗了洗脸,觉得眼睛有些发肿发涩。

    有人敲门,声音轻柔而有节奏,方山木想也未想:“进来。”

    果然是古浩。

    古浩蹑手蹑脚来到方山木面前,嘿嘿一笑:“我在外面都听到你哭了,你是该释放一会儿了,所以就在门口守着,不让他们靠近,也没让他们进来。现在好点儿了吧?”

    方山木点了点头,知道古浩所为何事:“盛晨转述的江边的话,你觉得可信度有多高?”

    “别考我,我知道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其实你早就怀疑公司内部有人被周逍收买了,对吧?”古浩小心地朝门口张望一眼,“江边的猜测不是空穴来风,她是从杨湄嘴里套出了一些话。说实话,老方,想要攻陷蓝心和向文容易,攻克杨湄很难。杨湄这个女人,太冷静太理智了,她肯定和周逍达成了什么共识,他们现在是利益共同体。”

    又有人敲门。

    “方叔,我可以进来吗?”

    是成芃芃。

    “来。”方山木应了一声。

    成芃芃手拿一包纸巾进来,见方山木已经恢复了平静,吐着舌头笑了笑,轻轻将纸巾放到了一边:“谢谢你,方叔,你让我又相信爱情了。”

    方山木哭笑不得。

    古浩摆了摆手:“赶紧商量正事,现在迫在眉睫。”

    成芃芃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公司有内鬼,会是谁呢?”

    “内鬼的事情我来负责查个清楚。”方山木摆了摆手,对周逍来说,内鬼的作用现在已经失效了,对无限关爱来说,内鬼的破坏力也已经释放完了,现在不必急于揪出来到底是谁,而是要火力全开向周逍还击,“古浩,你的意思是,想要攻克杨湄,还得江边出面?”

    “是的,不但需要江边,也需要盛晨。我已经建议江边拉杨湄加入好景常在,杨湄差不多答应了。她们是同龄人,有很多共同语言,能聊到一块儿去。”

    “看不起我们90届的女生不是?”成芃芃扬了扬拳头,“信不信我出马立马就可以攻陷蓝心和向文。”

    “信,你多厉害,我一百个信。”古浩笑嘻嘻了按下了成芃芃的胳膊,“你主要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从正面对好花常开反诉讼,是我们三重反击的第一重,事关重大,你和林三岁等于是先锋官,先头部队,是关键的第一战。”

    成芃芃顿时自豪脸:“还用你说?方叔最信任最器重我了。我刚才和林三岁碰头了,我们下午就带着法务一起去好花常开谈判,刚才林三岁已经约好了江赋雨。不过我还是有点心里没底,我和林三岁太年轻了,两个90届的小年轻去和老谋深算的江赋雨正面交锋,会有几分胜算?”

    “正是因为你们年轻,才让你们打头阵,一定要打出士气和威风。”方山木拍了拍成芃芃的肩膀,“你的优点是有亲和力,敢冲敢闯,大方得体。林三岁的特点是见多识广,思维缜密,而且,他还是学法律出身,你们打配合,虚实结合,一武一文,记住,正面出击,不是要求你们一举打败对方,而是要牵制对方的大部分精力,好让我们的背后和侧面战场,可以快速布局,对他们形成包抄。”

    成芃芃颇为不满地哼了一声:“敢情我们是你们虚晃一枪的花招,真正的实招在后面?”

    “错,大错特错。”古浩一本正经十分严肃,“正面战场才是最主要的战场,最后恢复名誉收复失地,全在正面战场上。但我们想要打败对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才兵分三路。你们是第一战,也是等到最后大获全胜时的关键一战。”

    成芃芃连连点头:“其实我也猜到了我和林三岁的重要性,古师傅再亲口一说,我就更加心里有底了。说吧,该怎么打配合,总不能三路人马各自为战吧。”

    “开始的时候,就各自为战,我居中指挥。等有了进展,再联合作战。”方山木稍微平复了几分心情,回到了战斗状态,“我会约周逍再谈一次,当然,他未必肯露面。不管他是不是答应见面,我都会逼他现身。”

    从方山木办公室出来,成芃芃浑身充满了斗志,再看办公室里,江成子和胡盼都在忙个不停,就连许问渠也是不停地查找资料统计数据,公司上下呈现前所未有的团结和紧张氛围,她心里既温暖又忐忑,这么好的大家庭,内鬼到底是谁呢?

    林三岁不习惯打车,每次都开车上班。坐在他的车上,一路朝好花常开挺进,成芃芃感觉她像是出征的将军。

    林三岁却默默无语,紧抿嘴唇,认真开车,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跟个哑巴似的。”成芃芃碰了碰林三岁的胳膊,“是在想公司到底谁是内鬼吗?”

    “不,我在想怎么和江赋雨谈判。”林三岁如梦方醒一般,手指轻敲方向盘,“内鬼的事情,自有方叔和古叔解决,他们不发话,不调查,就说明他们心里有数。”

    (瑞根新作,历史官场养成类,《数风流人物》,喜欢这类的可以去收藏一下看看,给点书评章评点赞支持,谢谢。)

章节目录

男人都是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何常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常在并收藏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