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手机,陶飞宇这才想起来,犀牛委托的事不就是自己一开始委托红鹰的吗?

    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

    不管了。

    重点是现在。

    再不抓紧,饭都吃完了。

    陶飞宇说:“其实我叫那帮学生跑十圈——”

    池夏树说:“其实那帮学生起哄是我叫他们说的。”

    陶飞宇:“嗯?”

    池夏树说:“我叫他们喊:陶老师、池老师,你们在谈恋爱吗?”

    陶飞宇:“呃——”

    池夏树:“我喜欢你。我的话说完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陶飞宇呆了一会儿,说:“我也喜欢你。”

    池夏树说:“这么巧啊,谢谢。”

    陶飞宇说:“是啊,真巧。”

    两人都盯着那盘炒饭发呆,开始想告白完后应该做什么。

    第一次,没经验啊。

    池夏树推了推盘子,说:“我们一起吃吧。”

    陶飞宇拿起勺子说好,吃了一大口,嗯,爸爸的味道。

    吃完饭,两人走出酒店。

    池夏树说:“我回去会把通讯录里你的名字改成男朋友,你也要把我的名字改成女朋友。”

    陶飞宇说:“好,我送你回家吧。”

    池夏树说:“不用了,我还有事。”她站路边叫了辆出租车,直接走了。

    陶飞宇看着车开远,这才收回目光,也叫了辆车。

    人生大事搞定,接下来就要忙事业了。

    导演的忙是一定要帮的,兼职群刚成立不久,要想发展壮大,靠的就是口碑。

    犀牛把任务传回来,说明还是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只能自己上了。

    陶飞宇跟司机说了摄影棚的地址,然后把手机里池夏树的名字改过来,不过不是改成女朋友,而是改成老婆。

    他还截了张图,发给池夏树。

    池夏树回了个笑脸表情,过了一会儿,也给他回传了一副截图,截图里陶飞宇的号码写着老公。

    “小姑娘,这么晚了,去拍广告啊?”司机问池夏树。

    池夏树说是。

    搞定人生大事后,自然要拼事业了。

    自从加入兼职群的第一天起,群主就跟他们反复强调过“副业是一种刚需。”

    要把兼职当成本职工作去经营,才有成功的一天。

    陶飞宇下了车,走进摄影棚,路上接了好几个电话。

    老妈打过来的,说晚上有事不回去了,想吃夜宵的话,冰箱里有冰淇淋。

    刚挂掉,老爸又打过来,说晚上有事不回去了,绝对不是和情人出轨去了,有正经事。

    然后又是哥打过来的。说因为蹲下踢脚太过频繁,瑜伽裤裂了一个大口,没关系吧?

    陶飞宇说没关系,反正以后也不上瑜伽课了。

    他哥松口气,又说今晚有事不回家了。叫陶飞宇少看点电脑,要克制。

    陶飞宇想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晚上都有事。

    不过也好,这样自己晚点回去,也不会被他们念。

    陶飞宇在人群中找到导演,导演的光头很好认,远远地看见了,导演就跑过来,一把抱住陶飞宇原地转圈圈。

    陶飞宇以为自己来晚了,导演要拿自己栽树,吓出一身汗。

    结果导演一直说谢谢。

    “兄弟,一个人就够了,还叫四个人过来,太义气了。”导演说。

    “四个人?”陶飞宇顺着导演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陶飞宇看到池夏树和他哥、他妈、他爸一起,站在镜头前,做广告跳,大喊:“牛应龙眼霜膏,告别黑眼圈,耶!”

    ……

    第一章心理。

    六六跟章本硕抱怨了一通,说陶飞宇只会吹牛,还说创建了本地最大的兼职平台,结果找他要个鬼屋的兼职都没有。

    章本硕笑笑,转移话题,问:“下一个来访者呢?”

    六六说:“在外面等呢。我叫他进来。看他的样子好像很痛苦。”

    六六出去,带来访者进来,关上门。

    来访者名叫卫全草。咨询事项写的是职场烦恼。

    “卫先生,我看了你的资料,你在一家业内前三的时尚杂志工作,入行一年,有什么烦恼吗?”

    “章老师,在咨询前,我能给你先介绍一下我公司的基本情况吗?这样能帮助你站在我的位置思考问题。来咨询前,我也跟朋友说过这件事,可是他们根本不理解我的痛苦。”

    “可以。”

    卫全草拿出手机,打开照片库,给章本硕看,“这是我们部门老总,37,看不出来吧,是美女吧?”

    章本硕点头。

    “这是我们主编,这是编辑,这是实习助理,这是采访……”

    卫全草一张张划过去,都是女人,而且打扮得都很时尚。

    章本硕看一眼卫全草的本章说,马上明白了。

    卫全草绝望地说:“章老师,我这个部门除了我,全部都是女的!连主编养的一条公猫都被阉了!”

    章本硕说:“我能理解。”

    卫全草眼睛亮起来,觉得自己找对了咨询师。每次跟朋友诉苦,他们总会羡慕地问他们公司还招不招人,却不知道他经历的痛苦。

    “说说看吧,除了公猫那件事,还有什么让你痛苦的。”章本硕说。

    “章老师,我是学传媒的,一开始投简历过去,没想到我那个部门会全是女人。进去后,我觉得自己能很快适应。除了不能吸烟外,跟其他公司没什么两样。呆了一段时间后,我才发觉我错了。”

    “怎么说?”

    “刚开始确实挺爽的。办公室里从来不缺零食,一到节假日,或者生日的时候,男朋友或者老公都会送花,送蛋糕,大家都是先集体尖叫,然后拍照,最后分着吃,我呆了一个月,就胖了5斤。”

    “然后办公室的话题永远是美食、团购、旅游、孩子,当然还有开车。不对,章老师,她们是开高铁!我一大老爷们都羞得脸红,只能盯着电脑,盼着早点下班。”

    “开高铁的事也就算了,习惯就好。可过了几个月,我发现这不是习惯不习惯的问题,而是潜移默化改造的问题。”

    “改造了什么?”章本硕问。

    “平时上班不觉得。难得周末了,约同性朋友出来,我看到男人,跟狼看到肉似的,一见面,我朋友钢铁捶我,说你小子换新公司,升职啦?约都约不出来。我看着钢铁,上上下打量,还绕着他转了一圈。”

    “钢铁摸摸脸,问我怎么了。我拉住他的袖子,试了下料子,说你这件衣服好潮啊,哪里买的?”

章节目录

我能看见本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本章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章仙并收藏我能看见本章说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