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这样的疑问,赵鼎与对面的修士越飞越近。

    虽然心中好奇,但是此时一心想着逃命的赵鼎,也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赵鼎无意中扫了这些修士一眼。

    一个赵鼎此生难忘的身影,出现在了这群修士之中。

    在看到这个身影的那一刻,赵鼎心神剧震的同时,也瞬间明白了眼前这些人到底是谁。

    八十年过去,哪怕赵氏宗家已经死绝,只有他们这些旁支逃了出来。

    可昔日的仇家依旧不愿意放过他们。

    想到这里,赵鼎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储物口袋。

    同时,赵鼎的心中不由产生了一丝绝望。

    在这前有旧敌阻路,后有新仇追杀的情况下,难道他真的是在劫难逃了么。

    不对,一心求生的赵鼎马上抓住了其中的关键。

    在八十年前,赵、萧两家共同遭遇了灭门之祸。

    两家的宗家全部被仇人杀了个精光,都是只有旁支侥幸逃了出来。

    唯一不同的是,萧家从八十年前逃离至今,萧家的族长一直都是萧参合。

    而赵鼎的家主身份,却是赵家在逃亡的途中接任的。

    在接任赵家家主之前,赵鼎名声不显。

    接任之后,那时仇家对于他们的追杀已然松懈了许多,几乎没有正面撞上过。

    也就是说,如今眼前这些旧日仇敌,很可能不知道赵鼎究竟是谁。

    尤其是现在这种偶遇的状况之下,对方根本不可能猜到他就是赵家之人。

    想到这里,赵鼎不由感到有些庆幸。

    只要表现的正常一些,不引起眼前之人的怀疑,他们大概率不会与他一个路人为难的。

    想到这里,赵鼎尽量维持着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直接朝这些修士飞了过去。

    在双方接近之时,对方的大队修士率先停了下来,其中一名疑似头领的人直接对赵鼎问道:

    “敢问道友可知,此地距离三危之地还有多远么。”

    赵鼎听到对方的话语,不由彻底放下了心来。

    眼前这个发问之人很显然是不认识赵鼎的,而赵鼎对此人却很熟悉。

    其人名叫凌度,当年带人将赵、萧两家毁于一旦的,正是眼前这人。

    就算是化成灰,赵鼎都不会将其忘记的。

    虽然对于眼前这仇人恨之入骨,但是对方没有认出赵鼎的身份,还是让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诸位道友,在下有礼了。

    诸位想要去往的三危之地距此并不算远,沿着这个方向大概再飞半日就能看到了。”赵鼎笑了笑,并朝着身后一指对凌度说道。

    那凌度见赵鼎如此配合,便对其人点了点头就打算继续接着赶路。

    赵鼎眼见这些旧敌成功的被他几句话打发了过去,原本一直紧绷的神经顿时为之一缓。

    逐渐冷静下来的赵鼎忽然意识到,此行遇到这些旧敌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是他的一次机会。

    如果进行顺利的话,赵鼎不仅可以摆脱追杀,而且还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将这些潜在威胁通通除掉。

    想到这里,赵鼎反而不急着离开此地了。

    那凌度原本打算继续赶路的,不过见到赵鼎站在那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于是,凌度直接开口问道:

    “道友还有什么事情不妨与我直言。”

    “诸位要去那三危之地,最好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别看这楚国尽是凡人,可那三危之地却是个例外,那里可是有修真势力存在的。”赵鼎扮出一副好心的样子,对凌度等人提醒道。

    “哦?那修真势力可是一支姓赵的家族。”那凌度闻言,连忙对赵鼎问道。

    很显然凌度此行就是为了赵家而来。

    “不错,确实是一个赵姓的家族势力。

    原本这些都没什么的,毕竟那赵家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势力。

    不过,近两年却有些不一样了,赵家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个厉害的冰道胎息境修士,作为客卿长老。

    那人实力非比寻常,这也使得那赵家越发跋扈。

    赵家已然将三危之地视为禁脔,所以我才想要劝诸位小心一些。”赵鼎面露忧色的对凌度说道。

    赵鼎的话刚刚说完,不待凌度开口,其手下的那些胎息境修士已然哄笑了起来。

    “哈哈,这位道友未免太过小题大做了一些。

    你也不数一数我们一行人的数量,足足三十人全部都是胎息境修士,再加上我们头儿更是胎光境修士。

    那赵家的客卿就算再怎么厉害,还能是我们的对手么,简直是开玩笑。”其中一人大笑着对赵鼎说道。

    “不得无礼,这位道友也不过是好意罢了。

    道友你尽可放心,我们此行正是为了那赵家而来的。”凌度虽然也有些不以为然,但出于礼貌还是假意训斥了手下人。

    随后凌度他们继续朝着三危之地的方向而去。

    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赵鼎的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冷笑。

    有着他先入为主的说辞,如果师弋追杀而来,凌度他们这些人一定会误以为对方是赵家的人手。

    双方有很高的概率会直接爆发冲突。

    虽然与师弋的交手极为短暂,但是赵鼎却能看出来师弋的实力绝不简单。

    至少他这种普通胎息境修士,根本不是对方的一合之敌。

    不过,就像凌度一方的人所说的,赵鼎尽量高估师弋的实力,也不相信对方能够战胜三十名胎息境修士,外加凌度这名胎光境修士。

    所以,无论结果如何,只要双方直接对上,赵鼎认为师弋必死无疑。

    而只要师弋一死,他赵鼎无疑就可以从追杀之中脱身了。

    现在唯一的疑问就是那个师弋,到底能在死之前给凌度一方带来多大的伤亡。

    出于对八十年前灭门旧敌的痛恨,赵鼎更希望师弋能够强一些。

    最好能把凌度给打个半死,这样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想到这里,赵鼎没有选择继续逃离此地。

    在原地等了大概两柱香的时间,赵鼎突然直接调头开始往回飞。

    赵鼎并非是不知死活盲目自信,就像师弋利用罗盘法器追踪他的位置一样。

    有着丹韵的存在,赵鼎也能时刻感知到师弋的位置。

    原本师弋一直向着他这个方向快速移动,而如今其人却已经停下好半天了。

    赵鼎判断师弋和凌度他们,应该已经遇上了……

章节目录

洞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伏雨辰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伏雨辰星并收藏洞螟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