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的泡沫地板上,一個髒兮兮的小胖子正在滿地打滾,嘴裡哭喊着:“我要找媽媽!我要找媽媽……”

看着練習滿地十八滾的小鬼,幼稚園的老師也是頭痛得很。她只能衝著坐在角落椅子上的一個小男孩厲聲喝到:“許諾!你為什麼欺負張家明?”

小男孩從《白兔大戰灰狼》的小畫報里抬起了小臉,一本正經地說:“老師,我沒欺負他,這是‘教育’!”

小歪理都能說得這麼嚴肅,幼稚園老師的鼻子都要氣歪了。

“教育?你說說你是怎麼教育他的?”

“在他說別人壞話的時候,用拳頭告訴他,再說類似的話就要挨揍!”

老師教齡不長,剛剛畢業一年,聽到天使一樣可愛的六歲娃娃卻說出這樣拽的話來,真是倒吸一口冷氣!

“誰教你說這樣的話來的?”小孩子就算再早熟也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說完。

“我爸爸說的!”

聽到許諾小朋友的話,在地上打滾的小胖子停了下來,鼻涕吐着泡泡哽咽地說:“他撒謊,他沒有爸爸……”

話還沒有說完,一本畫報就甩在了小胖臉上,接着老師看見閃電般的速度,小豹子彈向了還坐在地上的倒霉蛋,坐在他的身上便開打了起來!甚至當老師將他拎到半空中時,兩隻小拳頭還像風火輪一樣在半空運轉……

“汪一山!”許展嘭的一聲推開了辦公室的門,衝著正在給屬下開會的大老闆一陣獅子長吼。

歲月的磨洗,讓這個年輕的男人更富有魅力。展望集團自從四年前正式吞併了汪氏集團,實力更勝,如果說幾年前的男人還會讓人有種花樣美男的錯覺,現在的男人更增添了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場,坐在皮質的老闆椅上,微微揚起眉斜看看着許展。

而一排精英個個鼻觀口,口觀心,深諳非禮勿視,其中道行最深的,在河東獅吼的時候,居然仿佛沒看見有人橫闖總裁辦公室一樣,繼續有條不紊地讀着自己手中文件的報表,這讓身旁幾個資歷淺的暗暗翹起大拇指,真是前途無量啊!

許展沒想到總裁辦公室里站了一排人,想到在人前不好為難那個該死的男人,愣了一下後便強壓着火氣,又輕輕地將辦公室的大門合上。

好不容易會議結束,一干人等魚貫而出後,許展抓着手袋再次衝進了辦公室。

“你昨天晚上在電話里究竟對你兒子灌輸了什麼!今天他的幼稚園老師都要把我的電話打爆了!”

汪一山冷着臉,舒展着手臂伸了個懶腰:“臭小子怎麼了?”

“怎麼了?諾諾把他班的小朋友打得都有心理陰影了,吵着不上幼稚園呢,人家的家長都跑到幼稚園裡找我理論了……”

聽到這,汪一山居然打了個響指,按了一下電話上的通話按鈕:“何秘書,替我到商場買來變形金剛的全套珍藏版玩具,然後放到我的車上……”

“汪一山!你當我是死人!居然敢這麼教唆鼓勵諾諾使用武力!”

就在這時,汪一山已經長腿一邁來到了許展的面前,伸手將許展一下子抱了起來,又快走幾步伸腿一踹,踹開了旁邊休息室的大門。

“我這一身的本事,臭小子慢慢學去吧!敢罵我兒子沒爹?這樣都算便宜他了!”

“喂!敢幹嘛抱起我?快放我下來!”

汪一山聽了這話,表情微微猙獰:“乾什麼?一個月前說好的,我不主動找你,可你要是送上門就要有被做得半身不遂的覺悟!”

說話間,許展已經被扔在了休息室的圓形軟榻上。看着那男人用堪比脫衣舞男的速度扒光了衣服,又來脫自己的。

許展真是想像兒子一樣,給他來一頓“無敵風火輪”。

男人呢,真是得了便宜賣乖,就算如此,嘴裡還委屈得很呢:“都是你,一直不肯跟我舉行正式的婚禮!他們幼兒園的小朋友聽了大人的議論,嘲笑諾諾沒爸爸,打他都是輕的,要是老子親自上陣,非讓他們家傾家蕩產妻離子散不可!”

身下的小女人已經被剝得如同初生的嬰孩,可口的模樣一點也不像當媽媽的人,撩撥得他恨不得吻遍她的全身。

可是最讓他泄氣的是,孩子都五歲了,當媽媽的一直不肯跟他復婚,害得原定的四人婚禮以流產告終。

“你前科纍纍,爛桃花太多我還沒有安全感,我想等一等,再心甘情願地與你進入婚姻的殿堂……等我把普林斯頓的學位讀下來再結婚……我的公關公司現在正在努力衝進全國十強,等我事業上可以與你比肩了,我們才結婚……”

虧得他能忍到現在,這女人為了拖延他,真是藉口百出啊!男人也是有青春的好不好,她想拖延耽擱他到什麼時候?紳士這玩意兒太不適合他汪一山了。

在一個月前的老友聚會時,一群已婚的損友虧他到現在還是個名不正言不順的情夫時,汪一山徹底爆發了,拿着辦理妥當的結婚登記表讓許展簽字,可小姑奶奶現在也硬得很,根本不吃這一套,下巴一翹,居然帶著兒子鬧起了離家出走,臨走時還放下狠話,誰要是不要自尊主動找對方就是王八蛋!

今天好不容易在兒子的配合下,激得這小“王八蛋”主動上門了,不好好泄瀉火,怎麼對得起寂寞了一個月的“汪小山”?

突然許展一個翻身,反騎到了他的身上,小手一揮,狠狠地扇了汪一山一巴掌之後,一隻手勾住了眯起眼睛的惡男的脖子,一便附上唇舌,火熱地親吻着快要發作的暴龍,一邊用自己豐滿的翹臀去摩擦着他身上的已經蠢蠢欲動的部位,一隻小手,竟然順着他的腰,滑到了他的大腿之間,如同彈鋼琴一樣,輕敲着青筋暴起的“汪小山”。

“今天,你們這一大一小,我都要慢慢地□……”說著輕佻地彈了一下,便搖晃着自己的細腰,慢慢地在“火山”的上方輕輕地搖晃磨蹭……

說起來也是他教育有方,這女人現在活脫是個流氓,什麼下流的招數都好意思,強上個男人什麼的小case一樁!

他略微停頓了一下,在女人再次低下腰身撩撥他時,突然大力握住她的纖腰,挺動粗大火熱的巨龍狠狠地衝擊着這女流氓的濕潤火熱的幽谷,絲毫不留餘地大力抽.送猛烈撞擊……

畢竟是在辦公室,一會還要有個客戶碰頭會,所以汪一山這久等的福利要速戰速決,腰身遞送得特別猛烈,乳白色的汁水隨着他的撞擊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響……

許展豐腴滾圓的粉臀高高地翹起來,如同騎馬一樣上下擺動,曾受着一次又一次猛烈的衝擊,兩團不住搖擺的香.乳也隨着她上下晃動起來,快慰感不斷的襲擊着饑渴的神經:“啊…“啊……受不了啦……慢點………啊……”

聽着心愛的女人嬌喘吁吁,他的鼻息也越來越急促,越來越粗重:“弄死你……全射進去,再給我生個孩子吧……”他用雙手摟住她的肥臀,拚命地往自己的下方施壓,倆人同時到達了極致的地方,休息室里情.欲瀰漫……

當老闆帶着前妻走出辦公室時,明顯是吃飽了的德行,眼角眉梢都是□。

下屬們心知肚明,偏又不敢露出半點瞭然的神色。

“何秘書,一會讓李經理代我去見客戶,我有點事兒,先出去一趟。”

說完,他拉着許展的手走出了集團總部,可走到門口的時候,許展卻猶豫地停下了腳步。

汪一山一挑眉:“幹嘛,都說好的,兒子現在已經懂事了,我們再不復婚,對他的影像可是很大啊,你可不能再臨陣變卦了!我們這就去拉斯維加斯,到時候把我們的親友也拉過去,正好婚禮蜜月一起進行了。”

許展搖了搖頭:“那不是我想要的婚禮……”

汪一山瞪着眼兒看着這個倔強的小女人,突然瞭然地笑了。

“走!回家去!”

當他們開車到家後,汪一山讓許展在樓下等他。

不一會的功夫,他便夾着戶口本,扛着健身用的自行車下來了。

許展“撲哧”一下笑了。

大街上多了一道亮麗的風景,一個帥氣十足的男人穿着筆挺的定製西裝騎着自行車,帶着一個同樣穿着職業套裝的小女人,輕鬆地穿過擁堵的車流向前駛去。

來到婚姻登記處後,花了三十多塊錢,兩個紅本便輕鬆到手。

走出登記處時,汪一山拉着許展的手,在路旁摘下了一朵雛菊繞到了許展的手指上:“這樣的婚禮你還滿意?”

許展俏皮的一笑,伸手去擰汪一山的耳朵:“當然不滿意!今天你得負責炒菜做飯,還得好好地跟兒子說說使用暴力的危害……不然,你就等着睡沙發吧!”

汪一山低下頭,吻住了他新出爐的妻子,他在想,要不要告訴自己的新婚嬌妻,“毆打”同窗的點子,其實是他們的天才兒子想出來的呢?

章节目录

掌控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狂上加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72番外,掌控欲,笔趣阁并收藏掌控欲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