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王一男的几个小伙伴来了,黄教练就推迟了来蔚蓝海岸老王家的时间。

    然而只是到了第五天头上,他就实在熬不住了。

    他是想吃杨咪烧的那一手川菜了。

    其实资深吃货的口味,跟渣男的口味一样善变。

    若只论清淡,粤菜其实和杭帮菜、淮扬菜有的一比。

    从小要是吃惯了川滇鲁菜,咋一吃粤菜,嘴巴里简直就是要淡出鸟来。

    什么食材的原味,配料的考究,做工的精致,其实一个字就概括了,没味道。

    虽然黄教练几天吃不到家乡的粤菜就心痒难耐,但在省体校的那段日子,他就被杨咪的那一手川菜把胃给养叼了。

    几天吃不到地道的川菜,竟然同样也是心痒难耐。

    他还不知道杨咪新学的那手英伦风味的熏牛肉和牧羊人派呢。

    虽然黄教练从不过问王一男的私事,甚至对王一男和杨咪的关系更是从来不提一句,但他对杨咪的态度,就跟对待王一男一个样。

    简直就是把这俩小人儿当成一家人了。

    然而,杨咪回来后的第三天,就被王一男打发出去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影。

    黄教练失望之下,也就只好将就一下王妈的一手传统滇菜了。

    即使跟杨咪比手艺还差那么一丢丢,也要比酒店饭馆里的菜好吃又安全不是。

    然后吃饱喝足了,他就开始跟这几个小玩伴们一起在球场混了。

    然而他只见到张哲的第一个发球,就大叫了一声“停”!

    “你这连发个球都那么绵软无力,那回击对手的球,不就更完蛋了吗?”

    “一男,你发两个球给他们看看!”

    王一男苦笑。

    大家伙一起都笑。

    张哲挨了骂不但没生气,竟然也跟着一起傻笑。

    几个人的一顿笑,把黄教练老人家笑得是一脸懵逼。

    其实在张哲他们到来的第二天,这一幕已经被王一男变相地演示了。

    只不过,他绝不会像黄教练这样老资格似地直接指手画脚而已。

    在这几个小伙伴面前,王一男不但不想装逼,还恨不能让自己一下就回到三年前的状态。

    甚至他希望自己,能带着项圈手拿钢叉向一只猹刺去,却并不希望周树那个地方的人,只是陌生而疏离地,像看一个傻叉一样地看着自己。

    只要不存在功利,曾经的美好就一定会重现。

    他故意甩出坑蒙拐骗四字,其实就是向小伙伴们暗示,自己仍然是,曾经的那个烂俗货色……

    他就希望几个人还能像以前一样,在一起无拘无束,嬉笑怒骂都是文章的那种相处状态。

    然而既然米雪话赶话地把话赶到这了,他要是不显摆两下看来是不行了。

    于是他就让吴狄随便圈几个落点,他要发几个指哪打哪的球。

    吴狄就在两个外角和t区分别划了几个一米方圆的圆圈。

    王一男十中七八……

    发完了球,王一男就把黄教练和拉夫特训练自己的方式,诉苦一样的跟几个人叨咕了一番。

    黄教练的药球,拉夫特的七百个两头起,数字模拟发球馆,以及自己加练的每天早上20公里长跑,自家院子里画的那个球场……

    言外之意。

    力量和球速都是可以练出来的。

    发球落点的准确度,也是可以练出来的。

    五个人中,只有张哲188公分的个子跟王一男接近。虽然张哲的体重也有83公斤,但别说手臂,就是他腿部的肌肉线条都不十分明显。

    即使如此,张哲在2009年的战绩也还是不错的。先后在第5届东亚运动会网球男单比赛中闯进了四分之一决赛,最后不敌日本选手伊藤龙马而止步于八强。并在当年的第11届全运会上夺得了网球男单季军。

    然而11届全运会的网球男子单打冠军,则是张哲身边这位身高只有173公分,体重只有66公斤的吴狄。

    王蔷的身体条件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

    王蔷身高1.72米,体重只有60公斤,整个一个细胳膊细腿。

    但就是这样身体素质的王蔷,14岁就步入了职业网坛,先后拿下了12岁、14岁和16岁组的全国冠军。

    黄教练听大家伙七嘴八舌地把那天的情形一说,就更来劲了。

    “在国内即使拿了一百个冠军,有用吗?转身到了职业赛场上,还不是一样吃瘪?”

    “你们问问王一男,我当初让他练的第一项就是力量!没有力量即使落点再精准,也会被对手从容接发,从容回击。更何况你们的落点也是一样的一塌糊涂……”

    有了黄教练这个代言人,王一男自然是乐不可支。

    然而越是快乐的日子,日子就总是过得太快。

    还有一周,泰国和马来西亚的赛事就要开赛了。

    张哲他们都需要回家准备一下行程,然后就要立即出发了。

    杨咪却仍然往返在李宁公司和柰克中国公司之间,回不来。

    只是一站在临近国家的赛事,黄教练和王一男一商量,就决定不等杨咪了。

    也让她把心静下来,专心办好手上的事。

    黄教练最后决定让王一男参加泰国公开赛,而不是奖金最高的马来西亚公开赛。

    至于原因,王一男也没多问。

    直到到了曼谷后,拿到了签表,王一男才似有所悟。

    黄教练是想让他碰碰一些新的选手,而不是沃达斯科等等他曾经碰到过的对手。

    米雪从吉隆坡发过来的男子单打签表中,沃达斯科、达维登科以及黑小酷孟菲尔斯等都赫然在列。甚至还有尤兹尼等王一男曾经碰过的其他对手。

    而在泰国公开赛这边,赛会头号种子则是目前世界排名第七位的法国选手特松加,赛会2号种子是目前排位第九的另一位法国选手西蒙。

    王一男自己,则被赛会列为了三号种子。此时他的世界排名已经来到了第十七位。

    而另外的4号5号6号种子,则分别是塞尔维亚的特洛伊基、德国的佩兹斯奇纳尔以及奥地利的梅尔泽……这三位的世界排名目前都在二十开外和三十开外。

    王一男的签表在下半区。镇守下半区的是赛会2号种子法国选手西蒙。

    王一男第一轮的对手是一位叫唐纳德-杨的美籍华人选手。

    如果不出意外,第二轮将对上德国选手a-贝克,第三轮将对上老对手梅尔泽。

    如果能顺利进入半决赛,他的对手就非常有可能是法国选手西蒙了。

    进入九月末的曼谷,夏日的热度丝毫不减。

    提前四天就已经到达曼谷的王一男和黄教练师徒两人,顾不上大皇宫和玉佛寺以及满街非常便宜的热带水果,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训练场。

    虽然对王一男的前几轮比赛没有丝毫负担,但适应下气候和场地还是非常必要的。

    师徒二人一边做着适应性训练,一边等待着张哲和吴狄这两人的资格赛消息。

章节目录

从球童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锄禾当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锄禾当舞并收藏从球童开始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