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秦昆对于被卷入30年前,一直有些不解。

    因为前几次,都是从十死城去的。

    十死城许多法则与因果线有关,往来于因果之间,逻辑还算通顺。能与十死城的神奇相比的,只有三仙海国的因果水域,因果水域也能让人回到过去,这点秦昆也体验过。

    但……土娃老家又凭什么让自己回到过去呢?

    后座,阿古拉鼾声响起,韩淼也开始打盹了。李崇对着秦昆递了一根烟道:“想什么呢?”

    “因果线的事,暂时理不清。”

    “那就别理了,劳神。”

    秦昆点点头,又反问:“我看你也心事重重的,在想什么?”

    李崇感慨道:“再过一年,我就出生了。也不知道景三生和我妈是怎么认识的。”

    想想将要出世的自己,总感觉有些滑稽,李崇表情深沉之余,偶尔会露出傻笑,秦昆对这个青皮胡的油腻笑容有些无奈,帅痞的李崇见的多了,头一次见憨批的李崇,还有些不适应。

    “因果自有定数,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对了,我看阿姨叫李轻颜?”

    去关东帮聂胡子那次,见到过李崇在祭拜他母亲。

    墓碑上写着‘慈母李轻颜之墓’。

    李崇点点头:“姥爷叫她燕子,听说我妈是姥爷收养的,后来改了几次名,至于原先叫什么,她从没说过,你说奇怪不奇怪,一个临江人,一个李家屯人,他俩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这种八卦秦昆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前几次来这个时代时,他也没听过景三生和哪个姑娘眉来眼去过。

    “这次回去了,问问景老虎不就得了,瞎琢磨干什么。”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窗外景色倒飞。

    今天天气阴沉,乌云慢慢聚集在头顶,小雨已经下了起来,怕是用不了多久会变成大雨。

    秦昆伸了个懒腰,明天一早就能见到毕勒贡了,这阶段任务终于可以告一段落。

    想到这里,秦昆嘱咐:“李崇,到时候切记隐瞒好自己的身份,包括韩淼的,不能再让任何人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了,如果有必要,面孔也得隐藏。”

    秦昆说的郑重,李崇点了点头。

    “面孔隐藏的话,老狼王会庇护我们吗?”

    “想办法呗。”

    “呃……好吧。那东韩村的村民……”

    “那边我已经处理了。”

    李崇瞪大眼睛,秦昆现在会的妖术不少啊!记忆这事都能处理?

    佩服之余,李崇又看向后座的阿古拉,低声道:“不过当家的,这小子也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秦昆此刻也是愁眉不展。

    任务说过不能让任何相熟的人知道李崇、韩淼的身份。

    在吕梁杜家,杜清寒和她伯父见过李崇和韩淼的身份,不过几十年后杜布雨死了,杜清寒记忆不全,可以无视。

    但阿古拉是知道他们的。

    而且阿古拉是生死道的人,就算没那么熟,万一将来再和南宗接触问起来,会不会有影响?自己的存在在未来验证过,没什么大碍,但李崇和韩淼不一定啊,而且系统郑重发布了任务,明显不允许他们在这个时代露脸。

    难不成要把阿古拉记忆抹去?

    可是自己灵力消失,有那种本事的鬼差又不在身边。

    该怎么办?

    一时间怎么处理阿古拉成了秦昆头疼的事,但下一刻,一声裂石出现,让秦昆收回思绪。

    “怎么了?”

    身后,巨大的石块从山腰砸落,李崇紧握方向盘,脸色凝重:“滑坡了!”

    滑坡,这一自然灾害在30年后随着山体加固,变得影响极小,可现在确实大事。这阵仗,李崇之前开大车时恐怕也见过。

    滑……坡……

    秦昆暗道糟糕,接连不断的雨天会松动山体外层结构,可没想到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出现,往前还有十几里的沿山路要走,万一来这么一下,那可是头彩啊!

    阿古拉被声音吵醒,一骨碌坐起:“什么声音?”

    “滑坡!”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你们谁在挠铁?”

    挠铁?

    李崇和秦昆一头雾水,忽然,秦昆眼睛睁大,后窗一双爪子砸破玻璃,扼住了阿古拉的脖子!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李崇从后视镜看去,发现是一个渗人的家伙双臂抓住阿古拉往货厢里拽,阿古拉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很难挣脱!

    “阿古拉!”

    李崇一手开车,一手拽住阿古拉勾在车座上的腿,和那怪物撕扯起来,旁边的山坡又是一声巨响,一块石头砸在车后三米的地方。

    韩淼也惊醒了,看到突如其来的变故,胆怯之后,两记老农拳锤向怪物的眼眶,被那怪物反手一巴掌抽到旁边。

    韩淼捂着脸哀鸣,秦昆顾不得理会韩淼,对李崇道:“放开他的腿!不然脖子会被扯断的。”

    李崇松手,开始减速:“妈的,怎么会有僵!我这就停车!阿古拉,撑住!”

    “不能停车!迅速开出这里,这里太危险!”

    “阿古拉怎么办?”

    “我去救他!”

    “你怎么救……”

    李崇说完,发现秦昆从窗户一个倒翻,来到车顶。

    卧槽……

    李崇眼角一抽,这可是高速路啊,刚刚那个漂亮的翻身,不算风阻的话换个臂力强的都是轻而易举,但算上的话,可不单单是考验臂力了,要加上全身力道还有平衡感,自己翻出去都有些勉强。

    车顶,传来秦昆的脚步声。

    没了灵力,力气还是有的,漱骨功洗刷骨骼筋肉多年,秦昆浑身肌肉早已不断凝练,风声呼呼,小雨打在脸上,秦昆脚下很滑,步伐却无比稳健,两步一跃,踩破篷布跳入货厢。

    这篷布很破,就是普通蛇皮袋子编织而成的,篷布下,那怪物也撕开一个口子,整个身子站了起来。

    一米八的身高,外貌极其丑陋,浑身好似附着了一层钙化的外壳,和珊瑚类似,上面还有泥垢附着。

    小雨打在那家伙身上,不断冲刷掉泥垢,露出一具丑陋但健壮的身躯。

    刚刚阿古拉听到挠铁声,想必就是这厮受惊后外壳和车厢的摩擦声了。

    “朋友,还请放开他,你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好好谈。”

    风中,秦昆伸出手安抚对方,口气也尽量没有触怒对方,因为对方的爪子扼住阿古拉的脖子,这怪物,显然比阿古拉的实力要强。

    秦昆衣衫猎猎作响,退了一步,表示友好,阿古拉脸上涨红,濒临晕厥。

    那怪物看向秦昆,眼神警惕无比。

    秦昆浑身上下灵力被封,只剩下弹性空间能用,他取出一些吃的和水摆在地上,后退几步。

    “这是食物,还有水。如果你想要喝血吃肉,我们可以带你去前面镇子上购买。我们没仇没怨,你犯不着杀我朋友。”

    僵有五体三智。

    这么强的一头僵,体质秦昆不清楚,但智商绝对不低。从他埋伏在车厢里、而且气息隐藏的那么好来看,起码是中智之尸,已经脱离了本能伤人的范畴。

    他们出现在阳世,无非就是求一口吃喝。

    看到秦昆态度诚恳,那僵终于说话了。

    “我,确实,需要食物。”说话艰难,好似失语多年再次开口,声带如同破锣,吐字缓慢,却清晰无比。

    能开口?秦昆松了一口气,这代表对方起码有交流的意向。

    秦昆看见阿古拉已经晕厥,于是诚恳道:“我带你去找吃的,作为条件,放开我的朋友好吗。”

    “你……能弄来吃的?我需要大量生肉,但,不能惊扰阳人,否则,会给山里招灾。”那家伙说完,忽然痛苦地捂着头颅。

    仿佛一些不愉快的经历从脑海闪过,他不停捶打着自己,一分钟后才慢慢恢复灵智清明。

    秦昆默默地看着对方。

    大哥你在讲笑话吗!

    你都捏晕了一个了,这不算惊扰阳人?

    秦昆观察到,这厮的言语不似作伪,恐怕还真是一只守规矩的僵,或者受规矩压迫极深。

    只不过今日此举,有些反常。这么守规矩的僵但凡出手,应该是处心积虑的。秦昆生出一个念头:他突然攻击,怕是想借助滑坡这一天灾来毁尸灭迹。所以选择这个节骨眼动手,只是没想到遇到了能抵抗的硬茬子。

    越想秦昆觉得越接近真相。

    但凡换一堆普通人,人一杀,血一喝,尸体往土里一摔,车往沟里一推,这时代的尸检还不严谨,换谁来都会觉得是滑坡导致行车不稳引发的死亡。

    想到这里,秦昆倒是松了口气。

    对方处心积虑,起码是有顾忌的。

    “朋友,如果你愿意,我当你的俘虏如何?你既然只求食物,我们没必要大打出手。”

    那僵抬起眼皮:“你?”

    “你觉得怎么样?”秦昆反问。

    那僵似乎从来没这么跟人交流过,他想了想开口道:“可以,但,你得跟我从车上,跳下去,我不能继续跟着车了。”

    呦呵?

    这只僵还知道车?有点见识啊。看来不是埋了很多年的土包子。

    “可以!”

    “不行!”车里,李崇声音传来,“秦黑狗,你疯了?!这段路随时都有危险!赶快离开这附近才对。”

    “李崇,别管我,带着阿古拉和韩淼离开,记住我之前嘱咐的话。”

    “这条路很危险!老子以前就被埋过,你不懂滑坡的可怕!”

    “没得选了!要不然阿古拉会被他弄死的。”秦昆看到对方仍旧扼住阿古拉的脖子,虽然松了力气,但随时能取阿古拉性命。

    不能再拖了,得拿出绝对的诚意。

    秦昆伸手过去:“你现在可以拽住我,将我带下车。不过要放了我朋友,你答应过的。”

    那只僵一直带着警惕,可看见秦昆的举动后,不禁低声道:“他有你这样的朋友,很走运。”

    只是说完顿了顿:“不过,我不信你。”

    秦昆一愣。

    那僵尸道:“我能感受到你强横的气血,接下来给你个选择。主动从车上跳下去,我会如约放了你朋友,跟着你下去。要不然,他死。”

    秦昆心中惋惜,自己多久都没遇到这么谨慎的对手了,原本想等他放了阿古拉后反手将其拿下,没了灵力,一身力气也不是吃素的,但对方完全没有小瞧自己,这样的家伙……上智之尸啊。

    我讨厌智商高的僵尸。

    秦昆看了一眼阿古拉,二话没说,从车上跃下。

    这时候对方爽约,自己再追上去便是了。

    不过那僵尸也很干脆,跟着秦昆跳了下来。

    远处,山上不断有石头滚落,李崇的脑袋探出车窗:“秦黑狗!你真不要命了!”

    “带着他们离开!我们草原见!”

    “卧槽!”

    山上不断有碎石滚落,李崇发狠地踩下油门,心中大骂这那只僵的祖宗十八代,卡车碾过水洼,扬长而去。

    小雨淅沥,逐渐滂沱。

    秦昆和那只僵站在雨中,二人对视,片刻,秦昆无奈地耸耸肩:“得逞了?”

    那只僵锤了锤脑袋,又晃了晃,待灵智清醒后说道:“你很有义气。”

    “我不仅有义气,还很有力气,要见识一下吗?”

    那只僵嘴角一挑:“我们无怨无仇,何必大动干戈。你答应过我,要帮我弄些吃的。”

    我艹你大爷,这厮是个滚刀肉啊!

    秦昆气的七窍生烟,旁边山坡,一块半人高的石头滚落下来,带着恐怖的冲击力,朝着秦昆碾去。

    那只僵讶异地发现,秦昆竟然没有躲闪。

    “喂!小心……”

    石头砸在公路上弹了两下,径直碾向秦昆。那只僵眼看对方即将血肉模糊,只见那个男子大喝一声,双臂肌肉虬结,将巨石挡住,顺势托起,朝着另一旁的沟里丢去。

    巨石砸的烂泥飞溅。

    千斤力道?!

    僵尸瞪大眼睛。

    那冲击力,怕是得四千斤以上的力道才能卸去,这还是人吗?!

    秦昆擦了擦泥手,非常不爽道:“看什么看,走吧。”

    秦昆在前,僵尸跟在后面。

    诡异的雨天,二人周围也变成了诡异的气氛。

    弹性空间,自行车还在,秦昆掏出后朝对方甩了甩头:“坐不坐?”

    僵尸又是一愣。

    “不、不了。”

    “那你小跑跟上……”

    说完,蹬着自行车,迎风疾驰。

章节目录

异常生物收容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南斗昆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斗昆仑并收藏异常生物收容系统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