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面定格在陈南挥出最后一刀的瞬间。

    哈利法塔内,谢赫他们盯着直播,都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

    “我刚刚看到了什么?战斗中升级,还有那把神秘的器奥义怎么会这么厉害?”红鲤鱼摸了摸脑袋,还觉得自己在梦中。

    “奇……奇迹吗?”夏洛特瞪大了双眼,呢喃道。

    谢赫整理了一下媳妇的衣领,然后走到吧台拿出了那瓶白金黑桃a,给自己到了一杯:“你们要喝点吗?”

    分部的成员里,谢赫对陈南的了解是最多的,他通过直播能大概猜到那柄器奥义的来历,但从威力上来看,比陈南中午使出的器奥义弱了不少。

    难道是不完全形态的名器?

    谢赫没有亲自在现场,只能如此猜到。

    不过哪怕是这样也够可怕的了,按照三极理论,从来没有哪个进化者能够在7级的时候就使用名器,哪怕是不完全形态也不可能。

    那可是高级进化者都在追逐的目标啊,十万枚符文起步,对三极的要求近乎变态。

    真是一个给人不断制造惊吓的家伙啊。

    谢赫现在突然有点相信陈南的说法了,或许他的背后真的有个老爷爷。

    “给我来一杯。”红鲤鱼走了过来。

    随着香槟的气泡从喉咙中流下,终于让红鲤鱼顺了口气:“谢赫,我真的对陈南这家伙有些捉摸不透了。”

    “我已经习惯了,”谢赫一脸平淡地说道。

    “哦,已经习惯到撸袖子的程度了吗?”夏洛特也为自己倒了杯香槟,小小品了一口。

    “嗯?”谢赫低头看了一眼西服袖子,不知什么时候他把袖子给撸起来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只是有点热。”

    “ok,这个理由很充分。”夏洛特笑道:“不过我们真的不去援助陈南吗?”

    “不必了,他的背后自然有势力在守护,不然你以为他一个刚刚觉醒的菜鸟,怎么能在机场偶遇穆家的小天才?”

    谢赫喝了一口香槟,脸上带着笑意:“不过我们还要感谢他,迪拜周边的那些散户妖族一直是我们的隐形威胁,陈南倒是趁着这个机会,为迪拜的治安做了贡献。”

    “哼,我早就看那只狮子不顺眼了,仗着等级高就处处装逼,完全没把咱们分部放在眼里。”红鲤鱼的话痨属性被激发,滔滔不绝地讲述起自己与阿迪勒交手的英勇事迹。

    “好了,这个故事我们已经听了20遍了,不就是从阿迪勒手下成功逃走吗?至于说得这么高大上吗?”夏洛特打断了红鲤鱼的演讲,突然有些担忧地说道:“妖族的生死我不在乎,可是亚当老大会不会也跟着过去了?”

    红鲤鱼面色一滞,谢赫低头不语,从不愿意说话的绿鲤鱼安静地站在一旁。

    整个办公室内,突然陷入了安静。

    ……

    机场。

    纯钧的剑意吞吐,像是夜色中的信号灯。

    陈南静立在跑道边缘,经过一番战斗,这里早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样子。

    战斗还没有结束,陈南望向了穆有道那边的高端战场。

    百米之外,有道同学正在与他召唤出的精怪一同对敌。

    另一方的妖族只剩了三个,鬣蜥已经被干掉,只剩非洲狮、矮马和食鸟蛛。

    阿迪勒的本体有四米多长,从气势上完全能压倒个头矮矮的穆有道,无奈野路子的出身与家族子弟相比还是有所差距。

    刀光剑影中,穆有道如入无人之境。

    四个妖族根本奈何不了穆有道,反倒是让穆有道强杀了一人。

    要不是仗着身体的天赋,阿迪勒现在都有撤退的打算了。

    现在剩下的三位妖族只求拖住穆有道,等企鹅他们能够抓住人宝,然后逼穆有道停手。

    “有道殿下,末将护驾来迟!”

    陈南手持纯钧化作流光,一头冲入了战场。

    趁着十全大补丸和延时喷雾的药效还在,陈南不与妖族大战三百回合都觉得亏了。

    “什么?”阿迪勒惊叫道。

    战斗中要全身心投入,他们没有太关注陈南那边的情况。

    按照他们从暗网上得到的消息,陈南是个刚刚觉醒的6级进化者,就算消息有误,陈南达到了7级,但也不可能干掉五位7级8级妖族的联手啊。

    难道陈南是9级,甚至是10级的进化者?

    阿迪勒的心沉入了谷底,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们现在只有一条选择……

    四肢微曲,阿迪勒整个身体弹起来七八米高,仿佛飞起来一般。

    “是战争践踏!”食鸟蛛心中暗道。

    他曾见过阿迪勒施展这一招,这是狮子一族的天赋奥义,看似是要逃跑,其实是通过血脉加持让自己陷入狂躁,发挥出十二成的力量。

    食鸟蛛瞬间明白了阿迪勒的战术,自己现在只需要卖个破绽,将穆有道引到阿迪勒的下方,然后阿迪勒用瞬间爆发的力量击中穆有道,就能在陈南赶来之前扭转战局。

    10级选手食鸟蛛假装体力不支,突然撤掉了护体战甲。

    穆有道看到这个机会,果然挥动短剑冲了过来。

    “哼哼,小朋友等着迎接战争践踏吧!”

    随着短剑离自己越来越近,食鸟蛛心中有些得意,他抬起头准备见证阿迪勒这招从天而降的奥义。

    然后眼看着阿迪勒越跳越高,然后……

    落到了十米开外?

    这是什么操作?

    大哥,你不是佯装逃跑,然后我诱敌深入吗?

    怎么不按照剧本来啊。

    食鸟蛛张开嘴想吐槽一句,但穆有道的剑太快,直接让他永远闭了嘴。

    “兄弟们,对不起了!”

    阿迪勒落地后头都没回。这个时候只有这一种选择,与其等着穆有道和陈南联手干掉自己,不如及时跑路,只要自己躲回大沙漠夹着尾巴做妖,穆家应该不会大张旗鼓找自己的麻烦。

    如果阿迪勒是来自华夏的话,一定会说出“死道友不死贫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至理名言,毕竟实在有点应景。

    然后他看到了陈南,准确地说,是陈南的纯钧剑。

    一柄长剑光华流转,冲他直接刺过来!

    陈南站在局外的角度,更能准确判断战场形势,从阿迪勒起跳的瞬间,他就担心这个家伙会跑路,所以直接将纯钧剑刺向了阿迪勒的落点。

    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毕竟等级差距过大,陈南的纯钧剑直接炸开,但并没有给阿迪勒带来致命伤害。

    “噗!”

    气机牵引之下,陈南又一次吐血,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玛德,我今天怎么一直在吐血。

    陈南抬起头,想给穆有道一个“不用管我,先去收拾妖族”的眼神,但发现穆有道根本没看他。

    穆有道抓住机会迅速出手,在元素精怪的配合下,连放两个复合奥义,终于将阿迪勒与矮马给成功干掉。

    “陈南干得不错,本殿下会考虑把我姐的微信号给你的。”穆有道走到陈南面前,一脸拽拽的样子说道。

    “那就多谢殿下美意了,我现在有点累,让我先躺会儿。”

    陈南直接躺在了机场的地面上,望着漫天的繁星。

    从亚当刺杀之后,陈南一直保持着紧张的状态,现在终于可以缓一下了。

    “不对,战斗还没结束!”

    陈南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

    他突然想起当时塔外面不光是有妖族,还有亚当这伙人。

    现在妖族已经团灭,万国怎么一直没有现身?

章节目录

系统修理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白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或并收藏系统修理工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