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仲赞道,“娘真是开明,武场的师傅教徙弟时从来不是这种态度。“

    接着傅君婥详细说出奇经八脉和各重要穴位的位量,反复在他们身上指点,到两人记牢时,己是三更时分了。

    这时大船忽地缓慢下来,岸旁隐隐传来急剧的啼声。

    三人同时色变。

    宇文化及雄浑的声音由右方江岸传过来道:“不知是宋阀那位高人在船队主持,请靠岸停船,让宇文化及上船问好。“

    舱房内傅君婥和两个小子你眼望我眼,都想不到宇文化骨这么快就追上来。此时四艘巨舶反往左岸靠去,显是恐怕宇文化及飞身下船,又或以箭矢远袭。

    宋鲁的笑声在船首处冲天而起道:“宇文大人别来无恙,宋鲁有礼了。“

    宇文化及边策马沿岸追船,边笑应道:“原来是以一把银须配一把银龙拐的宋兄,那事情就好办了,请宋兄先把船队靠岸,兄弟才细告详情。“

    宋鲁笑道,“宇文兄太抬举小弟了。换了宇文大人设身处地,变成小弟,忽然见京师高手漏夜蜂拥追至,沿江叫停,而小弟船上又装满财货,为安全计,怎也该先把宇文大人来意问个清楚明白吧!“

    宇文化及城府极深,没有动气,欣然道:“这个容易,本官今趟是奉有圣命,到来追捕三名钦犯,据闻四公子曾在丹阳酒楼为该批钦犯结账,后来更邀之乘船,不知是否真有其事呢?“

    宋鲁想也不想答道:“这当然是有人凭空捏造了,请宇文大人回去通知圣上,说我宋鲁若见到这批钦犯,定必擒拿归案,押送京师。夜了!宋某人要返舱睡觉了。“

    寇仲和徐子陵想不到宋鲁如此够义气,毫不犹豫就摆明不肯交人,只听他连钦犯是男是女都不过问,就请宇文化及回京,就知他全不卖账。如此人物,确当得上英椎好汉之称。

    宇文化及仰天长笑道,“宋兄快人快语,如此小弟再不隐瞒,宋兄虽得一时痛快,却是后患无穷哩,况且本官可把一切都推在你宋阀身上,圣上龙心震怒时,恐怕宋兄你们亦不大好受呢。“

    宋鲁道,“宇文大人总爱夸张其词,却忘了嘴巴也长在别人脸上,听到大人这样委祸敝家,江湖上自有另一番说词,宇文兄的思虑似乎有欠周密了。“

    宇文化及似乎听得开心起来,笑个喘气失声道:“既是如此,那本官就不那么急着回京了,只好到前面的鬼啼峡耐心静候宋兄大驾,那处河道较窄,说起话来总方便点,不用我们两兄弟叫得这么力竭声嘶了。“

    “我傅君婥巳受够汉人之恩,再不可累人,来,我们走,“寇仲和徐子陵再次色变时,傅君悼霍然起立道,尚未有机会听到宋鲁的响应,两人巳给傅君婥抓着腰带,破窗而出,大鸟腾空般横过四丈许的江面,落往左边江岸去。

    宋鲁的惊呼声和宇文化及的怒喝声同时响起,三人已没进山野里去。

    寇徐两人耳际风生,腾云驾雾般被传君婥提着在山野闻踪跃疾行。不片刻巳奔出了十多里路,感到渐往上掠,地势愈趋峻硝,到傅君婥放下两人时,才知道来到了一座高山之上,山风吹来,冻得两人牙关打颤。

    傅君婥在山头打了一个转,领着两人到了一个两边山石草树高起的浅穴,躲进里面暂避寒风。

    寇仲松了一口气道,“好险!幸好隔着长江,宇文化骨不能追来。“

    傅君婥叹了一口气道“其它人或者办不到,但宇文化骨只要有一根枯枝,便可轻渡大江,你这小子真不懂事。“

    徐子陵骇然道,“那我们为何还不快逃?“

    傅君婥盘膝坐下,苦笑道:“若我练至第九重境界,定会带你们继演逃走,但我的能力只能带你们到这里来。“

    寇仲试探道:“就算宇文化骨渡江追来,该不知我们逃到那里去吧?“

    “武功强若宇文化及者,触觉大异常人,只是我们沿途留下的气味痕迹,便休想瞒过他的眼鼻,不要说话了,我要运功行气,好在他到来时回复功力,与他决一死战。“

    傅君婥淡淡道,言罢闭目瞑坐,再不打话。

    两人颓然坐下,紧靠一起,更不敢说话商量,怕惊扰了他们的娘。时间在两人的焦忧中一点一滴的溜走。

    船的另一旁,宋师道来到苏白的身边,出声道:“苏将军此次恐怕也是为了《长生诀》而来的?”

    虽然是询问,但是话语中充满了笃定。

    苏白也不否认,点点头道:“不错。”

    “那将军为何还不出手?”宋师道问。

    苏白笑着开口:“宋公子是想借苏某之手,就那傅君婥一次吗?”

    宋师道被苏白说中了心思,不在说话。

    “大宗师傅采林的高徒,深的九玄**和奕剑术的真传,恐怕不需要苏某来救吧!”苏白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其实对于苏白而言,傅君婥的生死无关重要,但是对方的死却是双龙真的崛起的关键,为了他的计划,他自然不会插手此事,最好的方法是放任自流,让事态继续按照顺序发展下去,这才附和他的利益。

    看着默然不语的宋师道,苏白突然开口道:“苏某对于天刀八诀仰慕已久,不知道可曾有机会真正见识一下传说中不下于三大宗师的天刀出手。”

    听到苏白话语中的意思,宋师道面色微变,还未说话,却听到宋鲁的身影闪出,应下了苏白的请求,笑着道:“武状元愿意宋家一行,是给宋家面子,想必家主也十分期待与武状元一会。”

    .........

    入夜,忽然傅君婥站了起来,低声道:“来了!只他一个人。“

    两小子跟她站了起来。寇仲颤声道:“不若把书给他算了。“

    傅君婥转过身来,厉责道:“你还算是个人物吗?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徐子陵软语道:“他只是为娘着想吧!“

    明月高照下,傅君婥叹了一口气,旋又“噗嗤“笑道:“小仲不要怪娘,我惯了爱骂你了!“

章节目录

武会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夜半痴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半痴语并收藏武会诸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