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赫翰世你也会害羞啊!”

    玉幽依挑衅似的把头转到他面前,不过赫翰世很快又僵硬的扭向另一边。

    “别害臊嘛,来,给本小姐乐一个!”她见状又跟着将自己灵动诱人的面庞凑近,俏皮地用指尖撩了撩他棱角分明的下巴。

    瞬间一股强烈电流似的酥-麻感在赫翰世全身沸腾开来……紧接着一道春光无限,浴缸里的温水便像极了骇浪惊涛。

    玉幽依这才懊悔到千不该万不该一时的玩心大起误成了“勾引”,反倒给了赫翰世趁虚而入的机会。

    唉,她太难了。

    直到赫翰世掳着她来到赫氏总部,玉幽依都不情愿再搭理他一丝一毫。

    “想变哑巴?”赫翰世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英挺剑眉下,那双锐利黑眸直瞪向怀中的她,粗糙有劲的大手直接钳住了玉幽依细致如美瓷的双颊。

    “嘶!”她被折磨得生疼,白嫩的双手朝赫翰世粗壮的手臂又掐又抓,“痛!放开……”

    看到玉幽依优美如樱花的唇瓣,简直是致命的蛊惑,再加上她挠痒般的挣扎,更是增添了不少的情趣,赫翰世怦然心动,沙哑一声:“小野猫挺倔。”便强势的索吻着……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了……

    手里拿着几份文件的项雀一看到赫翰世飞射过来的眼刀子,瞬间“砰”的一声紧关上门。

    心里七慌八乱,他哪能料到赫总会在上午10点多的时候突然空降到办公室,而且还在里面亲密无间……

    项雀当初就费解赫总忽然叫他安排一个秘书的职位意义何在,毕竟册岑的工作明明都包含了秘书的职责。今日一撞见,他便豁然参透了。

    原来纯属堂而皇之的虐狗啊。

    办公室里,玉幽依像被人抓-奸在床似的浑身不自在,赫翰世则恋恋不舍的轻啄着她娇嫩的脖颈。

    “快停下……”玉幽依红润着双颊,苦苦哀求道。

    “以前方便他们进出送文就免除敲门,我去把密码换了。”赫翰世粗喘着沙哑道,这才扼制住了意犹未尽的**。

    玉幽依噤声垂眸,也努力的缓平着自己的气息。

    “赫…赫总。”一看到大门开启,呆滞在门口的项雀尴尬的出了声。

    “说。”只见赫翰世神情淡然,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淡定的往门锁上核对瞳孔,将密码改了。

    项雀配合的把脸避开向一边,毕竟这举动太过明显,便知今后进出赫总办公室就得敲门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惨遭甜蜜暴击。

    “赫大少爷刚才要求我恢复‘连绵依依’的游戏账户,被我打发了。”他说完偷偷瞥了一眼赫总的脸色。

    上次赫沛樾的生日宴若不是赫总多留了个心眼,让他核实云顶餐厅是否有一名姓楚的女士预定餐位。否则也不会查到这幕后真正的玩家竟是赫家大少爷,而楚氏正是他的奶妈。

    利用楚氏证件注册游戏账户,此举应是为了避嫌,怕被赫翰世知晓。毕竟《盛世侠影》这款游戏虽说是赫氏旗下的,但与赫沛樾无关,纯粹是由赫翰世掌管的游戏公司自主研发运行。

    “立即粉碎赫沛樾所有游戏装备并注销账号。”赫翰世一听到‘赫大少爷’四字就倍觉刺耳。

    “是。”项雀从令如流,继续说道:“这几份文件是裴公子让我转交给您的。”

    赫翰世接过文件,稍稍摆手便返回办公室。

    项雀恭敬的将大门合上后,转过身轻轻松了一口气。

    “大门密码是你生日。”赫翰世居高临下,看向瘫软在沙发上的玉幽依……面似重枣,唇若涂丹,肤如凝脂,魅惑人心。

    瞬间,他喉结滚动,只好背对着她开始转移注意力。

    “那之前的密码是你生日么?”玉幽依并不知情,盈盈顾盼。

    “旧密码是我们初见的日期。”赫翰世的声音低沉浑厚,极富磁性。

    玉幽依暗喜,原来她在他心中的地位远超乎自己的想象。

    “拿去。”赫翰世头也不回的将手里的几份文件轻扔到玉幽依身旁。

    “哇塞!裴氏集团这么快就想出对付雷氏冬季新品的创意!”她赞不绝口道,“我这几天还在纠结什么样的产品才能完胜雷氏这次的新品,没想到裴氏就已经做好了!”

    赫翰世削薄轻抿的性感嘴唇漠然一笑,便开始忙碌的工作。

    而玉幽依也跟着认认真真的看裴氏新品的资料。

    总觉得这样的上班氛围契合完美。

    半晌,办公桌上的内线响起,是册岑打来的。

    “赫总,裴氏集团总裁裴京甲求见。”

    “嗯。”赫翰世应声后,冲玉幽依使唤道:“去开门。”

    “是,赫总。”她笑容甜美,心情大好。

    大门打开后,便看见册岑带着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士走出了电梯,玉幽依随即坐回到沙发。

    “赫总,感谢您对我们裴氏集团的相助之恩!”只见男士一进办公室,就略显激动。

    “嗯。”赫翰世简单的附和一字。

    “您好,这位倾国倾城的女子想必就是赫夫人吧?在下裴京甲,今后还请赫夫人多多指教。”裴京甲大方得体,自我介绍后便伸出右臂想和玉幽依握手。

    “噢我知道你,在裴氏集团资料中看到过你的简介。您好,我叫玉幽依,是赫总的秘书。”她也愉快的伸出右手以示友好。

    却瞬间被赫翰世威严硬朗的后背给阻碍了。

    “裴总独具慧眼,她的确是我夫人。”原来赫翰世抢到玉幽依跟前只是为了阻止她与裴京甲握手。

    这般吃醋的举动引得玉幽依微微捂嘴偷笑。

    裴京甲也看出了端倪,很快夸赞道:“赫总真是好福气,能娶到如此美艳惊人的贤内助,真是羡煞旁人。”

    赫翰世皮笑肉不笑的转身瞪了玉幽依一眼。

    此时的玉幽依一脸茫然,内心咯噔一下,她做错什么了?

    空气中的水分子仿佛凝冻成了冰霜……

    裴京甲意识到自己的言行可能有些欠妥,便转移了话题:“对于裴氏即将推出的几款冬季新品,不知赫夫人可还满意?”

    “你过来就为取悦我女人?”

    “非常棒,绝对秒虐雷氏!”

    他俩又同时开了口……而这次赫翰世的分贝明显超越玉幽依,将她的细语完全吞没了。

    倒是裴京甲还算识趣,简单的道别了一句便悻悻然离去。

    “玉幽依!你竟敢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

    谁知客人刚走,赫翰世就喷发出抑制已久的盛怒,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玉幽依如鲠在喉,憋出一句:“你冤枉人之前能不能先试图挽救一下自己的视力和情商?”而后又委屈十足的补充道:“不过是一句寒暄,你胡乱吃什么醋啊!”

    赫翰世“呵”的冷笑一声,眸光森寒的锁定着玉幽依,开始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你视线在他身上足足停留了1分25秒。”沉声冰冷寒冽,如同深夜的大海。

    玉幽依见势不妙,跌跌撞撞的后退了几步,语气有些悲凉:“赫翰世,我发觉你的关注点异于常人太多了。”

    “是么?那你的关注点就正常?”看到她一再的躲避,全身爆发怒气的赫翰世仿佛燃着通红的火焰。

    粗壮的长臂乍然一捞,把玉幽依柔软娇弱的身躯猛地撞向他坚硬得像一堵墙似的胸口。

    “啊!”玉幽依紧皱起眉头,盈盈细腰就像快要被折断般透出密密麻麻的疼痛感,压抑的泪珠不禁夺眶而出……“我的关注点在你身上!”

    一听到怀里的美人儿撕心裂肺的喊声,怨气冲天的赫翰世倒是消了几分怒意,紧扣着她细腰的臂力也减轻了不少。

    玉幽依这才缓慢恢复到正常的呼吸状态,紧张兮兮,像一只受到极大惊吓的小鹿。

    赫翰世看着那一瓣樱唇粉嫩诱人,顿时身体一僵,粗喘着威胁道:“以后不准看别的男人!”

    “我只是礼貌性回复他的话而已,裴京甲根本没有你长得帅。”

    玉幽依面如桃瓣,目若秋波,看得赫翰世浑身心痒。

    “你意思是有其他男人比我帅?”他的嗓音有些沙哑,但还是忍不住追问道。

    “没有,在我心里你最是风流倜傥,无人能及。”虽然觉得此时的赫翰世不可理喻,但玉幽依还是求生欲极强的说着情话。

    不料,她的声音刚落,赫翰世便像拨笋似的,三两下就把她的衣服褪光了……

    就这样,原本还处于水深火热境地的玉幽依又再一次沦陷到他胸脯横阔,骨健筋强的身下……

    一个裴京甲引发的醋意,倒成了他们彼此亲密无间的引线。

    ……

    在赫氏总部大门外,裴京甲意味深长的仰望向赫氏地王大厦的顶楼,脑海中流连着娇艳欲滴的玉幽依一颦一笑,突然自言自语道:“赫太太,我们后会有期。”

    其实,当赫翰世出资100亿收购他裴氏这个小集团时,裴京甲就很是诧异。直到后来明白他此举是为了取悦他的夫人,裴京甲便对玉幽依这个女人充满了极强的好奇心。

    他渴望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步入赫翰世的生活,而且还彻底占据了他的心。

    今日一见,玉幽依那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那举手投足间的温婉优雅,那宛若天仙却更胜天仙的绝世容颜,早已深深沉浸到裴京甲的骨血心魄……

章节目录

长情宠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乔予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予荻并收藏长情宠恋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