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你爸爸当年强硬绑我,也不会有后面的车祸!我的腿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要不是你,我早和少瑜结婚生子了……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叶慕星!都怪你!都怪你!”

    萧潇猩红了眼睛,像是走火入魔的刽子手,她觉得那两巴掌不过瘾不解气。

    于是,她扬起手一把抓住阿笙的头发,把她的头发高高拽起。

    阿笙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被萧潇玩弄于手掌之中,而她只能无声哭泣根本手无寸铁毫无还手之力。

    “贱人!你为什么没有死掉!你为什么跟我抢少瑜!”

    萧潇气急败坏,她掂着阿笙的头发用力拉扯,恨不得让拔光她的头发。

    阿笙感觉到头皮都快要被扯下来一块,头顶上方更是有一把熊熊燃烧的大火快要把她烧死。

    阿笙痛到几近昏厥,连张口求饶的力气都没有。

    萧潇身后的萧余看不下去了,上前握住萧潇那只施力的手,示意她冷静下来。

    “别弄死了,耽误我们的大事。”

    “贱人!先留着你的贱命多活一会!”

    萧潇刚刚发泄了一番竟觉得神清气爽,倒是比床上的情事还让她酣畅淋漓。

    她突然觉得不一刀弄死叶慕星,慢慢折磨她到死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看看,萧潇已经变态到这种地步了!

    “给傅少瑜打电话,让他带着足够的筹码。”

    萧余对叶慕星的命不敢兴趣,他真正感兴趣的是傅少瑜的身家财富。

    两人先前商量好了,如今一个眼神一句话,萧潇就能明白其中的深意。

    萧潇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那通她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

    这端的傅少瑜正在医院修养,只是清醒后的他认真配合主治医生的治疗和复健工作。

    自从听到叶慕星口中低咛的那句“少瑜”,他又觉得叶慕星记起往事恢复记忆是有些希望可能的,哪怕这希望渺茫,他也要孤注一掷试一试。

    傅少瑜整个人像是被注入了新鲜血液,吃饭养病工作休息样样正常无异于常人,此时的他正在批阅文件,只是右眼一直不停地跳,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和三年前叶慕星出事那天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

    手边的手机一直在响,傅少瑜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眉毛顿时拧在一起。

    “喂,萧潇,什么事?”傅少瑜的语气冰冷疏离。

    “少瑜,我在深海‘铁鹰’号轮船等你,这里有一个大大的惊喜要送给你!”

    萧潇俯视着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阿笙,语气自如,声调上扬。

    “萧潇,我记得上次我已经和你说清楚了我们的关系,至于你口中的惊喜,抱歉,我并不感兴趣。”

    傅少瑜说完之后,便果断掐掉电话。

    “喂”

    萧潇的话还没说完,就听那端的“嘟嘟”声,吃了闭门羹的她很是不痛快,抬手摔烂了手机。

    萧余这个时候见傅少瑜这条“大鱼”倒是一点儿不着急,掏出一个查不到任何信息的手机,拍下了阿笙的脸,然后转手发送出去,这则信息并附带着文字:五千万现金,自己一人,深海“铁鹰”,报警撕票。

章节目录

何以缠绵渡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青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糖.并收藏何以缠绵渡深情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