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秋白离开六必胜茶楼,自己便去了包子店。

    刚帮干妈卖完包子,端王爷便派人给叶秋白送来了书信,问他下午有没有时间,他得病的小舅子过来了,正好让叶秋白过去看看。

    叶秋白一口答应了下来,下午正好不忙。

    “那好,叶医师我们一会儿派洋车来接你。”送信的官兵客气地说道,说完便急匆匆走了。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只见外面摊子上的一个蒸屉跳着滚了进来。叶秋白一看这是外面的摊子被砸了啊,急忙和干妈跑了出去。只见街道上来了一大帮地痞无赖模样的人,对着小吃街上的一众小店进行清扫,凡是门口摆摊子的,不给保护费的都被砸了。

    叶秋白干妈的摊位和蒸屉直接被砸了个稀巴烂。

    叶秋白立马怒火中烧,厉声道:“你们凭什么砸东西!”

    “凭什么,凭你们没交保护费!买包子也不说一声,不砸你砸谁啊?”几个地痞平日里耀武扬威惯了,语气很是狂妄。

    “放屁,该交的钱我们一分不少,又凭什么给你们呢?”叶秋白怒声道。

    “凭什么?!就凭这个”其中一个男子恶狠狠的说道,一脚把摆摊的桌子踹翻在地。

    “秋白,别跟他们吵吵。”王妈见叶秋白情绪激动,急忙过来拦住他,生怕他吃亏,转头讨好的对那几个地痞说道,“各位大爷,什么时候说的要交保护费的?”

    “前几天就转告你们了,你们没收到吗?”

    “大爷,我们是小本生意,也是刚搬来,通融一下。”王妈语气有些委屈的说道。

    “通融?我们喝西北风啊!”几个地痞眼高于顶,冷声道,“交一百两银子,你们便可继续摆摊。”

    “呦呵,感情是来坑钱的啊。”叶秋白冷笑了下,终于知道了这帮人的目的,“天子脚下,你们竟敢如此为非作歹!不怕我报官!”

    “有本事报去啊!”这时一个横肉脸晃着肚子走了过来,扫了叶秋白一眼,狂傲道:“你有几个胆子,敢告我?”

    他是这片收保护费的头头,平常在这一片走路都是横着走,听到有人竟然敢报官,他立马觉得有些可笑,甚至有些蠢。他一句话,就能让这街上的任何一个店关门倒闭。

    “你是他们的头吧?你就这么带领你的手下胡作非为吗?”叶秋白冷声道。

    “小子,你不服是吗?”横肉脸冷笑了一声,转头冲几个手下问道:“他们家该交多少来着?”

    “一百两,老大。”

    “好,竟敢冲撞于我,费用加倍,二百两!今天不拿出来,你们这包子铺也就不用开了!”横肉脸一脸得色的看着叶秋白,“小兔崽子,敢跟我斗,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二百两是吧,那我们就等等吧,一会儿端王爷来了,让他给评评理,你们这钱收的合法吗!”叶秋白强忍着怒火道。

    “谁?端王爷?哪个端王爷?”横肉脸眉头一皱,以为叶秋白有什么当官的亲戚。

    “大清端君王,端王爷!”叶秋白冷声道。

    他话音一落,众人顿时哄声大笑。

    “你脑子进水了吧,端王爷回来这种破地方?!”

    横肉脸笑的肚子都疼了,他在这片管了这么多年了,还从没听说端王爷会来这又脏又乱的小吃街。

    “我怎么就不能来这种地方了?”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厚重清冷的声音。

    “你他妈谁……”横肉脸回身就要骂,看到背后的身影后身子猛的打了哆嗦,差点坐到地上。

    “端……端王……爷……”

    路边停着一辆崭新的洋车,洋车后面跟着二十几个侍卫,来的正是大清端君王。

    “你刚才说什么?保护费?是哪个衙门让你收的?”端王爷冷声道。其实端王爷来了也没一会儿,但正好听到了叶秋白和横肉脸的对话,不由怒火中烧。

    “端王爷,我我我……”横肉脸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心里恐慌无比,自己怎么这么背,就碰上端王爷了呢。

    “是谁让你们收的?”端王爷瞥了眼横肉脸,冷声道。

    “王爷,是荣源。”横肉脸说道。

    “哪个荣源?”端君王问道。

    “王爷,是荣禄大人的小舅子。”横脸肉实话实说。原来是荣禄为了军费的问题,把魔爪伸向了百姓。

    “明天让他亲自到我府上来一趟!”端君王怒道。因为时间紧迫,所以端王爷并没有心思深究,打算明天见了荣源再好好的跟他算账。

    “是是是……”横肉脸急忙连连点头答应。

    “这里的损失,全部由你们承担,赶紧给我消失!”端王爷皱着眉头威严道。横肉脸等人吓得屁都没敢放一个,连滚带爬的走了。

    “多谢端王爷!”

    “青天大老爷啊!”

    “端王爷为民做主啊!”周围的一众小吃店的店主也没想到端王爷竟然从天而降,既震惊,又感动。

    “大家客气了,身为大清王爷,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回去后一定彻查此事,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端王爷正气道。要不是来接叶秋白,他恐怕还不知道下层百姓的疾苦呢,他内心暗暗决定,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多来基层看看。

    “叶医师,我们走吧。”端王爷急忙邀请叶秋白道,他小舅子还在王爷府等着。

    “秋白,你先走吧,这里我收拾就行。”王妈笑道,没想到自己的干儿子这么有出息,端王爷竟然亲自过来接他。周围的一众小吃店店长也是羡慕不已,纷纷恭喜王妈收了个这么有能耐的干儿子。

    往端王爷家走的时候,端王爷便跟叶秋白说了说他小舅子的病情。病是很常见的肌肉萎缩,后背和脖子下面的肌肉有些塌陷,但奇怪的是,一出汗肩背就疼痛无比,而且两只手只能贴着两肋,仿佛被人用绳子捆住了一般,根本无法张开,也抬不起来,如果强行活动手臂,筋骨就会无比的疼痛,难以忍受。端王爷小舅子这两年在老家附近的医馆都看遍了,中西医全都看过,也没有治好,所以端王爷就让他小舅子来京城,想让御医给他医治,结果三河知县给他推荐了叶秋白。

    “叶医师啊,这个病你以前见没见过啊,可有把握?”端王爷问道。

    “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病情,至于有没有把握,需要看过才知道。”叶秋白实话实说,这个病情听起来确实比较怪异。

    “好,那我们看看再说。”端王爷点头道,暗想实在不行,还有御医这层保障。他那里知道御医的水平无法跟叶秋白比。

    端王爷家住在京城郊区,整个建筑富丽堂皇,一看便知是皇家府邸。院子打扫的很干净,花草树木,亭台楼榭,四周环绕。一进门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

    会客厅内,只见洋沙发上围坐着三个人,其中一对夫妻,看起来比端王爷小不了几岁,男子双手紧紧的贴着两肋,动弹不得,神情十分痛苦。另外一个则是个四十左右的妇人,皮肤白皙,面相温和,跟男子面貌有些相像,看到叶秋白后立马站起来笑道:“这位就是叶医师吧,还麻烦你特地跑一趟。”

    “夫人您好,不麻烦。”不用问,叶秋白便猜这位应该就是端王爷的夫人。端王爷随后便给叶秋白做了下介绍,他夫人叫杨丽萍,小舅子叫杨伟,小舅子媳妇叫李凤仙。

    杨伟夫妇立马热情的跟叶秋白打了个招呼,不过眼角间颇有些疑惑,姐夫说给他们找一个神医来治病,怎么来的是一个年纪这么小的年轻人啊。就算他们不懂中医,也知道中医种类庞杂、涉猎甚广,等到学有所成,也都得是中年以后了,叶秋白这么年轻,医术靠谱吗?

    不过终归是端王爷介绍的人,他们也没敢多问。其实端王爷心里也没底,是因为三河知县极力推荐,他才愿意带叶秋白过来试试的。

    “杨先生,先容我给您把把脉。”叶秋白走到杨伟跟前坐下,细细的把了一会儿,发现杨伟的脉象脉反沉迟,是为柔痉,太阳病中的一种。虽然症状复杂,但只要坚持用药,是可以治愈的。

    “怎么样,叶医师?”端王爷见叶秋白收回手,立马急切的问道。

    他可是信誓旦旦跟小舅子夫妇担保过的,来京城妥妥的给他们治好,这要是治不好,丢的可是他和京城的脸面。

    “问题不大,我一会儿给杨先生做个针灸,帮他顺筋活血,再开个药方,让他一连吃上十余剂,便能痊愈。”叶秋白自信道。

    “太好了!”端王爷颇为兴奋。

    就在叶秋白拿出银针准备给杨伟治病的时候,杨丽萍突然走过来喊道:“叶医师,能不能请你先等等,我侄子说任何大夫来了先别急着治,等他来了再说。”

    “杨刚要回来?”李凤仙诧异道,“他不是忙吗?”

    “你儿子这不是不放心他爹嘛,他刚才捎信说快到了。”杨丽萍笑道。

    “那感情好,正好让他跟叶医师认识认识,叶医师,我侄子你听过没?杨刚。”端王爷笑道,语气颇有些自豪。

    “杨刚?”叶秋白没听说过。

    “哈哈,一会儿我给你介绍,我这个侄子可是个聪明的生意人,把生意都做到了海外。”端王爷笑道。

    “他倒是和周紫嫣应般配的,都是生意强人。”叶秋白暗想道。

    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只见门外走来一个穿着打扮极其时尚的男子,正是杨刚。叶秋白有些意外,没想到他保养得这么好,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不过杨刚并不是自己回来的,跟在他旁边的,还有一个金发碧眼、长鼻子的老外,老外拖着一个大行李箱,上面带着一个很大的红十字。哦?看来还是同行啊。叶秋白不由多看了长鼻子老外几眼。他就是杨刚从国外请来的著名神经科专家。

    “小刚,这位是?”一家人看到老外都有些意外。

    “奥,姑姑,姑父,这是我从英国请来的神经科专家斯蒂文。”杨刚急忙给大伙介绍了下老外。

    “你们好。哦,王爷有礼。”老外的中文说的很不错,口音也不算重,可见在中国待的时间不短,见了端君王也算客气懂礼貌。

    “那你请这位斯蒂文大夫来是……”杨丽萍有些难为情的询问道。他们已经把叶秋白请来了,现在杨刚又带了一个医生来,确实有些不妥,搞得好像不相信叶秋白的医术似得。

    端王爷脸上也有些不悦,说道:“小刚,我不是告诉你了,我请了一个中医大夫过来。”

    “姑父,这年头,谁还看中医啊,那都老掉牙的东西了,根本不管用。”杨刚神情颇有些不屑的说道。

    叶秋白一听不由皱紧了眉头,其实杨刚找别人来给他父亲治病,他并没有意见,只要病治好了就行,但是现在杨刚竟然诋毁中医,叶秋白就颇有些不悦了。

    “是的,端王爷,我对你们华夏的中医也多少有一些了解,治疗一些小病小症还是可以的,但是这种神经内科的疾病,中医很难有效的。”斯蒂文也开口说道。

    “哦?斯蒂文先生的意思是中医不如你们西医喽?”叶秋白有些坐不住了,背着手站了起来。

    “先生,我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斯蒂文老实说道。

    “那斯蒂文先生来之前对杨先生的病情了解吗,这种症状你以前见过吗?”叶秋白问道。

    “这么奇怪的症状我倒是没有见过,但归根结底仍然是肌肉痉挛,我可以给他注射我们国家新型的药品,很快便能见效。”斯蒂文很自信的说道。

    “他的症状比普通的肌肉痉挛复杂的多,双臂张不开,是因为太阳经脉感受风邪,日久不解,风阳化热,伤及阴血所导致的,除了中医,任何药物都无解。”叶秋白的声音很平淡,但是语气却十分坚定。

    “哈哈哈……”斯蒂文忍不住笑了起来,“先生,您可真幽默,如果您不信的话,我们是否可以打一个赌?”

    “哦?怎么赌?”叶秋白挑了挑眉头。

    “如果我的药不能治愈杨先生的病情,你用中医帮他治好的话,我明天就在京城大街小巷贴满我本人对中医道歉、并且甘拜下风的文章,怎么样?”斯蒂文询问道。

    “嗯,这个可以有。”叶秋白点点头,对这个赌注很满意。

    “当然,如果你输了的话,那你就得给我鞠躬致歉,承认中医无用!”斯蒂文眼神灼灼的望着叶秋白。

    “不行,我不同意!”端王爷眉头一皱,啪的拍了下桌子。中医是华夏的国粹,承认中医无用,那不是辱我国粹嘛。而且叶秋白这一躬鞠的,不是叶秋白对斯蒂文的一躬,而是中医对西医的一躬,弯的也不是叶秋白的脊梁,而是华夏的脊梁!

    “我同意。”叶秋白却云淡风轻的笑道。

章节目录

穿越之侠骨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大浪滔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浪滔滔并收藏穿越之侠骨神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