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既然叶大人已经把一切都瞧出来了,我们也没演下去的必要了!”没等宋子华说完,雅夫人突然语气带笑的打断了他,接着雅夫人转头弯着眼睛上下打量叶秋白一眼,笑盈盈的说道,“叶大人,您还真是让人惊讶呢,我们这个局布了这么久,布置的这么精细,没想到还是被你给识破了!”她的语气中没有丝毫责怪的意味,甚至还带着一股浓浓的欣赏之情。

    这叶秋白委实太让她惊艳了,年纪轻轻,不只医术高超,而且还聪慧过人,实在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但可惜的是,这么难得的人才,却是自己的敌对一方!

    白眉道人此时也面色铁青,冷冷的扫了叶秋白一眼,心头说不出的惊骇,没想到这个刚才在他心里还是“饭桶”的年轻人,竟然早就已经把一切给识破了!

    他现在想来,刚才自己装模作样、胜券在握的样子,在人家叶秋白眼里,不过就个滑稽的小丑!

    他不禁老脸泛红,撇过头,没敢看叶秋白的眼睛。

    在场的一众医师听到雅夫人亲口承认,顿时都震惊无比。

    “我的天,原来这……这一切都是雅夫人和白眉道人设计好的?蒙我们的?!”

    “我就说嘛,这么怪的病,眨眼就治好了,也太不可思议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白眉道人的医术也没那么神奇啊……”

    “原来我们真的被人当猴耍了,还他妈的不知道!”

    一帮人小声议论着,心头有些恼火,但是又不敢让雅夫人听清楚,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今天的事是我和叶大人的事,与大家无关,只要大家不掺和进来,我保证不会牵连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个!等晚宴结束,大家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绝对不会少一丝毫毛!”

    雅夫人昂头冲众人喊了一句,示意大家就坐下该吃吃,该喝喝。

    事已至此,一帮人虽然很想尽快离开这里,但是扫了眼院子四周的一众黑衣保镖,没敢说话,沉着脸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但是都没再动筷子,现在这种情况,他们相当于被人家给软禁住了,哪儿还有心情继续吃饭。

    “叶大人,您别怪我,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毕竟我有求于韶华门,而且我布置这一切,也只是想和和气气的从你手里把雪山冰蟾给拿过来!”雅夫人望着叶秋白笑盈盈的说道,“但是奈何你太聪明了!把一切都识破了,那么不好意思,我也只有得罪了!”

    话音一落,她伸出两只细长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拍了几下。

    “嗖嗖……”陡然间几声细小的声音响起,只见院子里迅速跃进来几个人影,皆都身着黑色紧身衣,脸上和头上罩着面罩,只留出两只漆黑的眸子,而且眸子中此时则布满了阴冷的杀意,手里全都紧紧握着一把戴鞘的短剑。

    苏英俊看到这帮人后面色陡然一沉,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双目一蹙,内心也瞬间警备了起来,他仅从身手就能够看出来,这帮黑衣人,都是个顶个的玄术高手!

    凭这些人的身手,他和叶秋白要想安然无恙的逃出去,着实有些难度。

    叶秋白此时倒是临危不惧,看都没看那几个黑衣人一眼,神情自若的冲雅夫人笑道:“夫人,其实你根本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周折,早知道是你想要这冰蟾,叶某二话不说,绝对拱手相送!”

    雅夫人听到叶秋白这话猛然一怔,睁大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叶秋白,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道:“你是说,我亲口问你要这冰蟾,你……你愿意给我?!”

    “不错!”叶秋白点点头笑道,“要是你一开始如实相告的话,我来赴宴的时候,就直接把那冰蟾一并给带过来了!”

    雅夫人有些诧异的张了张嘴,委实没想到叶秋白会这么痛快,就在刚才,她还以为要跟叶秋白硬拼一番,才能逼着叶秋白把冰蟾交出来呢!

    白眉道人听到这话也差点惊掉了下巴,目瞪口呆的望着叶秋白,他们提前准备了半个月,费劲心力,都没能从叶秋白手中骗出来的东西,叶秋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交出来了?!

    “好,好,叶大人真够痛快,给我这么大的面子,着实让我受宠若惊啊!”雅夫人满面春风的笑道,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叶秋白给她这个面子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其实,苏长河给叶秋白的冰蟾乃是韶华门的四大镇门之宝之一。这冰蟾不知道为何丢失了,想不到它带有灵性,这畜生的气息竟然惊动了韶华门的石灵器,这石灵器发出清脆的轰鸣声,让韶华门鬼医大为惊喜,没想到这冰蟾又现世了。要不然韶华门也不至于找上雅夫人,费这么大的周折想从叶秋白手中把冰蟾给骗回去。

    而叶秋白应答的这么痛快,这也让雅夫人在韶华门面前挣足了脸面,他们韶华门要不回来的东西,她一句话,人家叶秋白就愿意拱手相送,以后韶华门也要对她刮目相看!

    一众中医名家见两边化干戈为玉帛,也陡然间松了口气,毕竟这两边要是打起来,他们说不定也得受牵连!

    李老、顾老和王老三人都面带不解,不知道叶秋白这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宝贝的东西,就如此痛快的送给雅夫人了,在他们印象中,叶秋白也不是这种趋炎附势的人啊?!

    刚才跃墙进来的几个黑衣人听到叶秋白这话也是陡然一愣,本来他们都卯足了劲儿要跟叶秋白干一架的,结果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发展!

    “叶大人,那麻烦您现在就命人把这冰蟾送过吧来!”雅夫人见叶秋白答应了下来,颇有些急不可耐的催促了一声,同时还不忘冲叶秋白客套道,“既然叶大人这么敞亮,那我也不能小气,如果你有什么要求,也请但说无妨,只要是我们雅夫人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去办!”

    “要求倒没有,只不过有个小小的条件!”叶秋白淡淡的一笑,冲雅夫人缓声道。

    雅夫人脸上的笑容不由一滞,其实她刚才那句话不过是跟叶秋白客套客套罢了,没想到叶秋白竟然真的借坡下驴,提出了条件。

    不过既然她话已经出口了,所以也不好食言,脸上的表情稳了稳,面带笑容的冲叶秋白说道:“叶大人请说!”

    她脸上虽然笑容满面,但是内心却有些担忧,她知道,既然叶秋白舍得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拿出来,那开出的条件绝对不低,而且像叶秋白这种人,根本不钱缺,所以她担心叶秋白会提出什么极其苛刻的条件,到时候她可就左右为难了。

    “我这冰蟾是送给雅夫人的,但是不是送给韶华门的,不过我也知道,雅夫人之所以要这冰蟾,也是为了转手送给韶华门,对吧?”叶秋白望着雅夫人询问道。

    “不错,我也是受韶华门所托,否则我一个不懂医术的妇道人家,要着这冰蟾干嘛?毕竟我也有求于人家,这个希望叶大人理解!”雅夫人有些无奈的冲叶秋白笑了笑,她这青春永驻的容颜,可是全都依靠的人家韶华门啊。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自然也不能强行阻拦,不过,我若是要求让韶华门还我一个人情,这个也不过分吧?!”叶秋白笑着扫了眼一旁的黑衣人,其实他刚才就猜到了,这帮人多半就是韶华门的人。

    能够同时派出这么多玄术高手的,放眼华夏,恐怕也就只有韶华门了!

    几个黑衣人一言不发,眼神冷冷的扫着叶秋白。

    “不过分,不过分!”雅夫人急忙说道,“不过,叶大人,你这条件也不能太苛刻啊,你总不能用这一件镇门之宝,再换出来另一件镇门之宝吧?!”

    “这个自然不能!” 叶秋白摇头笑笑,接着昂首说道,“其实我只是要一个人!”

    “一个人?!”雅夫人闻言不由一怔,满脸惊诧的望了叶秋白一眼,狐疑着问道,“叶大人要的,是什么人啊?莫非这韶华门里,还有你的朋友?!”

    “朋友倒是没有,但是有我的一个亲人!她是我的大姨子苏雅丽!”

    叶秋白挺着胸膛,朗声说道,“我这大姨子苏雅丽前几日出去买饭,忽然不见了踪影。经过我的多方打探,我已知道是韶华门的人干的,没想到他们用心险恶。如果我没有交出冰蟾,那么苏雅丽必有生命危险。用一个人的命来换取冰蟾,我想是值得的。所以,现在我要求韶华门将苏雅丽还给我们!”

    叶秋白自己发过誓,他不会再让家里任何一个人受到生命的危险,所以哪怕是自己的大姨子也不行。其实叶秋白叶早已预料到,抓了苏雅丽除了要挟冰蟾,其他的无非就是想得到降头的事情。韶华门的人也早已把苏长河调查了一清二楚,知道他与暹罗人有联系

    雅夫人惊讶的看着叶秋白,没想到她的奇招被叶秋白一一点破了。

    在场的一众医师听到叶秋白这话不由微微一怔,显然有些意外,不由低声议论了起来。

    “原来这韶华门真的还留存于世啊,不过给人治病,提这种要求,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是啊,我记得古时的韶华门号称‘仁心济世’,这怎么到现在,发展成这样了?这不是要挟吗?!”

    “估计不是以前的那个韶华门吧?就算是,发展到现在,可能也变味了!”

    “唉,真是没想到啊,有些人和门派,名声虽然叫的响,但是德不配位啊!”

    一帮人议论的时候,把白眉道人也连同着议论了进去,这次江南脉诊大师弄虚作假的事情,他们可是牢记在了心头。

章节目录

穿越之侠骨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大浪滔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浪滔滔并收藏穿越之侠骨神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