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山風攜着一絲涼意從半敞開的窗戶中吹拂進幽暗的大卧室,飄逸的紗簾外是逐漸變亮的晨光,極目遠望,繁華的現代城市的遠處依舊被大山緊抱,但隔得太遠,只能看見輪廓朦朧峰巒。喧囂了一夜的城市在清晨時分最是寂靜,寬闊的柏油馬路上幾乎沒什麼人車。

酒店的頂樓豪宅里,被隔離開的幽靜卧房一片寧靜氣息。

“起床了尤拉叔叔”,柔軟大床里,突然傳來一聲嬌柔呢喃,一隻美手從被子里伸出來輕輕推了推正睡得昏天黑地的男人。

男人毫無感覺,大腦袋埋在柔軟枕頭裡徑自沉睡,一隻大掌還罩在女孩的胸口豐潤處死不放開。

在基地里操練了近半個月,好不容易把事情交接完畢趕回酒店後已經是大半夜了,再把睡夢中的小萱抓起來折騰了幾次,尤拉到現在也才睡了兩個小時而已。

“叔叔起來啦,我們要出發了”,同樣沒休息好但因為太興奮所以早早就醒了的小萱開始撒嬌了。

枕頭裡發出兩聲含糊呢噥,男人迷迷糊糊的翻了個身,粗壯手臂順手將在他耳邊嘰喳吵鬧的小妞摟進懷中,然後,繼續沉睡。

小萱嘟起了小嘴,大眼睛眨巴眨巴一會,決定下猛藥。

沒辦法,再不把叔叔叫起的話就趕不上飛機了,說好的要帶她去見初雲姐姐,這一天,她都期待好久好久了!

薄被下,妖嬈小身子開始貼着男人強壯的身體慢慢摩挲,柔軟小手沿着男人胸口處向下滑動來到塊壘分明的腹肌處,纖長手指按按捏捏玩得不亦樂乎。

睡夢中的男人英俊臉龐微微抽動了一下。

女孩甜蜜壞笑着,小臉湊近男人結實胸口處,粉紅小舌開始細細**起唇下的蜜色肌膚來。

尤拉呼吸明顯急促了起來。

小舌沿着胸口處一路往下,在結實腹部留下一道誘人水痕,然後來到只着一條子彈內褲的**之地。

大床上,男人喘息着張開通紅雙眼,看着被單下正挪向他下腹處的妖嬈曲線。

小妖姬小手輕輕一拉,早已充血膨脹的大家伙就從鼓脹的底褲里彈跳而出,差點打到她靠得太近的小臉。

她壞心的抓住將被子高高頂起的怪獸,小舌輕輕舔上勃動的頂端

這個小壞蛋!

尤拉仰起頭長長地吸了一口氣。

太火辣了,一個男人能忍受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還玩不?嗯?”被挑逗得烈火焚身的叔叔很快開始了他的拿手報複。

“你再玩啊,叔叔真喜歡!”他一面恣意擠捏掌中柔膩渾圓一面懲戒的殘酷挺進,然後對滴上他汗珠的小臉展現下流狠笑,“你這小妖精,你害叔叔沒辦法睡覺,真該打!”

“叔叔我只是想叫你起床”,逃跑不及的女孩被按在大床上狠狠疼愛着,不一會就被他粗魯凶悍的動作刺激得急急抽搐,只能發出可憐兮兮地求饒。

“嗯嗯嗯,叔叔很喜歡你的叫醒方法,所以叔叔正在感謝你”,尤拉大手掐住她的小腰野蠻挺進,享受着自己最喜歡的早點,因太過**,他嘴裡不時爆出粗欲不堪的話語,聽得他身下的女孩滿臉通紅,拼命用手指掐捏他的手臂肌肉抗議他的下流。

尤拉酣然嘆息,身下絕色嬌娃已完全淪為他的俘虜,柔軟身子任他擺弄,神情誘人無助。

他俯身老練地吮弄起她的唇舌,深知她對此迷戀不已。

他太喜歡這個自己一手教導出來的小情人了,因為缺乏經驗所以百無禁忌,單純又天真,完全不知道她自己擁有多恐怖的魔力。

她全身心的信任他,任他帶領着享受各種奇幻體驗,只要他要的,她就什麼都好奇也願意去配合。這種天真里透出來的淫-盪,比任何性感老練的女人都更具殺傷力,簡直要讓他瘋狂死了。

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救了,就這麼沉淪在被她需要、被她渴望、被她看重的依戀里,滿足得難以言喻。尤拉嘴裡嘆息着,手上卻一點也不溫柔地揉捏着女孩在他眼底彈跳的兩團豐挺,□更加挺進深入她的緊密,俊臉上全是迷醉神情。

“啊叔”一陣嬌啼失控逸出,女孩頻頻虛喘着,小手都快把被單扯破了。

“要什麼?告訴叔叔”,尤拉的節奏驟然加遽,然後被她的敏感身子刺激得神魂顛倒。

“要,要叔叔”,小萱喘着氣嬌聲答他。

她很快得到了她想要的。

嬌小的身子很快被密實摟進男人有力的臂彎中,籠罩進他濃郁的陽剛氣息里,他在她之中沉重的衝刺重得令她無法喘息——

“啊”幾乎是同時,被單下緊緊擁抱交纏的兩人發出了**蝕骨的迷亂呻-吟,然後一起,進入了狂野天堂。

——————————————————————————————————————————

南非開普敦(capetown)

“還有多久能到?”

小萱一邊趴在車窗上看着窗外的美麗風景,一邊不停的向著尤拉念叨。

世界最美麗的城市之一。

這裡就是初雲姐姐他們所在的地方嗎?真是太美了。

“我們先去酒店,晚一點阿進會親自來酒店接我們”,尤拉懶懶答她,大手不時在她翹起的小臀上揉捏兩下,

“你別老這樣”,小萱嬌聲警告他。

“手拿開,不准碰,不然我會生氣哦”,穿着小吊帶裙的女孩扭頭警告總是對她動手動腳的下流叔叔。

“靠,小萱,你咪咪真的又變大了”,尤拉眯眼,低嗓贊嘆手中觸感。

“尤拉叔叔!!”女孩的小臉立刻被他的下流話語激成緋紅。

“你說它是被我揉大的還是因為它還在長?”尤拉舔舔嘴唇,皺起眉深深思考起這個非常嚴肅的問題來。

從機場往市中心的大馬路上,一臺黑色轎車突然呈s形扭了一下,後面跟着的兩臺車還以為有情況差點緊急戒備起來。

轎車裡,司機從後視鏡里瞥了一眼後面,重重咽了一下口水,然後知趣地按下隔層板按鈕。

等車子開到酒店門口時,隔層板才再次被打開。

高大的黑人服務員拉開車門恭迎貴客,卻只見車內大椅上的男人褲子的拉鏈都還沒拉上,胸前的襯衫扣也沒扣完,露出一片壯實胸肌,一臉饜足飽滿的男性慵懶,神情浪蕩下流得誘人。

等他整理好衣衫長腿一伸跨出車門,服務員才看見,車裡還趴着個精緻瑩透的嬌艷女孩。

不過他也就只能看這麼一眼了。

氣質有些邪冶的男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只把他看得腳底板都在冒涼氣,然後男人俯身將衣裙長髮都被揉得亂七八糟的小美人從車內抱出,把她的小臉按埋進自己的胸口抱着很快走進酒店,直上卧房小憩去了。

中午時分,自鄰國返回的陸進趕到了酒店,親自將尤拉和小萱接到了小島上,而尤拉帶來的人則被安排在酒店住下,被老大撇下的男人們沒有任何任務,只每人領到了一疊美金,於是這堆剛從軍營里出閘的猛男們終於反應過來——

他們得到了一個可以四處勾搭辣妹的淫-盪假期。

“太美了太美了!這裡就是個人間天堂!”

小島上,好奇驚嘆着在島上逛了一個下午的小萱終於沒了力氣,一邊感嘆一邊腰酸腿軟地癱在了落地大玻前的白色沙發里。

“來,喝點果汁”,一旁小腹微微有些隆起的初雲一邊抿嘴笑着,一邊將手上的杯子遞給她。

小萱乖乖起身,接過杯子大口大口地將酸甜果汁喝完,然後她舔着嘴唇找佣人又要了一杯。

喝完果汁後終於緩過氣來的小萱很快就黏在初雲身邊不願離開了。

“初雲姐姐,我想死你了”不敢碰到姐姐的肚子,她只能輕輕將小腦袋擱在她的腿上,一臉依戀的望着許久未見的初雲。

“我也想你”,初雲微笑着伸手輕撫她被海風吹亂的頭髮。

“嗯”在初雲面前乖得跟只小貓似的小萱好奇不已地盯着她微隆的小腹。

“姐姐,現在能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嗎?”她眨着晶亮大眼,恨不得鑽進初雲的肚子里去看看裡面究竟是個小美女還是個小帥哥。

“不知道呢,還不到三個月”,初雲絕美臉上飛起淡淡紅暈,眼眸里水波蕩漾,渾身上下都是幸福得不得了的溫柔氣息。

“我好想知道小家伙長什麼樣,”小萱跪坐在沙發上看着初雲的肚子,一臉喜之不盡的表情。

沒辦法,初雲姐姐的兩個小家伙都太漂亮太可愛了!

雖然昊昊還是那麼酷,但他那酷酷的表情只會讓怪阿姨們更喜歡他,而另外那個小寶貝更是漂亮乖巧得讓她見了一眼心就化成了水,不過小家伙下午跟她玩了許久現在都還在睡覺,害她沒得玩了。

“你這麼喜歡小孩,以後自己多生幾個”,初雲笑着打趣她。

“姐姐”小萱白凈小臉立刻紅成了番茄。

初雲姐姐又逗她。

不過,她真的真的好喜歡孩子呢。

寶寶,可愛的小寶寶

沙灘上,兩個大男人同樣懶洋洋的姿勢躺在白色睡椅上,眯眼看着一望無垠的廣闊天空,嘴裡卻在聊着生殺話題。

“阿進,你從哪裡挖來的那個教官?”尤拉側頭沖陸進輕笑。

這兩年他被-操練慘了,要不是阿進兩個月前派了個人給他,估計他現在還在軍營里過着悲慘的訓練生活,哪有這個閑情雅緻躺在沙灘上吹海風?

唔,兄弟就是兄弟,以後再也不罵他重色輕友了

“他以前是陸軍特種兵“黑色貝雷帽”的指揮官,在阿富汗托拉博拉山區戰役中受過傷,後來退役,我請了他三年,他們的地面實戰經驗很值得我們學習”。

陸進雙手枕在腦後,懶懶回答尤拉。

“嗯,怪不得”尤拉點點頭,用他夾著煙的手指淡淡搔颳了一下眉邊。

“那你這次的貨是從哪兒搞到的?太他媽牛了”,尤拉一邊吐着煙圈一邊搖頭輕嘆。

造價高昂的改進型34加特林機槍,這種由六支九毫米槍管組成槍械,每分鐘可射擊子彈400---8000發,就連當今武器裝備最強大的美軍都還沒有全面裝備這種世界最先進的武器,阿進居然給他送了一批進金三角!

有了這批家伙,軍隊的戰鬥力簡直就是如虎添翼,特區的周邊勢力摸不清他們的實力,更加不敢輕舉妄動了。

“這沒什麼,我的人幫別人出了幾次任務,那人願意長期給我供貨,以後,我手上有什麼,你手上就有什麼”,陸進瞥了瞥神情興奮的尤拉,嘴角微翹着淡淡開口。

雖然他已遠離金三角,但不代表他不能繼續守護它。

在那個世界,美好的與邪惡的依然在並行,死亡與新生不斷重覆,香花與毒草共同生長,冷酷與溫馨和諧共存。

那是他陸進的金三角,他要讓那片土地永遠這樣和平下去。

“嗯,這個你說了算”,尤拉把手中快燒到底的煙屁股按熄在煙灰盅里,然後懶懶翻身坐起。

“放心吧,有你跟我在,那邊亂不了”,他難得正經地沖陸進點點頭。

“反正你要是不回去,我就每年休幾個月假來這邊找你”。

“不過嘛,我現在只想我的妞能給我生一堆的孩子”,尤拉扭動一下粗壯頸子,眼神溫柔地望向後面的小別墅。

“嘖嘖,尤拉叔叔的戰鬥力”,一聊到這個,陸進忍不住看着他輕笑起來。

“尤,我又要當爸爸了,唉,可我什麼時候才能當叔叔呢?”他沖尤拉挑挑眉,俊美臉上是一片真誠的遺憾神色。

“”,尤拉俊臉瞬間變成黑色。

別墅。

可以觀賞到整片蔚藍大海的通透餐廳里,幾個佣人正進進出出的準備着美味晚餐。

而下午還喝了一肚子果汁的小萱卻在看到餐桌上剛擺上的酒醋小牛肉時,皺起了漂亮的小臉。

隨着淡菜,生蚝,甜蝦,乾奶酪炸米飯丸子等美味菜點一道一道地送上,小萱的臉色也跟着越來越難看了。

一旁的初雲愕然看着她有些蒼白的小臉。

“怎麼了?”她伸手去摸小萱的額頭。

“有,有點想吐,我先出去休息一下”,小萱看着桌上的菜忍不住乾嘔了一下,趕緊離開全是菜味的餐廳。

初雲急忙跟着她出去。

“小萱,你,那個多久沒來了?”等小萱深深吸了一口窗外的新鮮空氣壓下那股不適感後,初雲輕輕摸着她的頭髮,眨着大眼低聲問她。

“”小萱撫着胸口皺眉回想了一會,然後愕然抬眼看向初雲。

她漂亮的大眼裡,全是不可置信的驚喜。

初雲微微笑着,伸手颳了一下她的俏鼻。

“你呀”。

窗外,兩個聊完了天的男人晃蕩到別墅的一處角落,把藉口跟爸爸在一起實際上在秘密地下室玩了一下午“玩具”的昊昊拎了出來,準備回別墅享用美味大餐。

陸進抱著兒子走在前面,懶懶跟在後面的尤拉地看着親密無間的父子倆,悻悻不已。

他不知道,前面已是歡聲笑語的別墅里,正有一個他期待已久的大大驚喜等待着他。

夕陽西下,天邊一片火紅餘暉。

天堂般的小島上,明亮、溫暖、馨香的陽光氣息,經久不散。

在這裡,沒有心機,沒有巧計也沒有爾虞我詐,友情和愛情齊聚一堂。

當你的人性變得明朗,你的生命亦會變得飽滿,夢想,從不欺騙豐富崢嶸的生命。

在愛情的路上,勇者無懼。

我們不顧一路的艱辛。

他牽着我,我隨着他。

再高的山,我和他一起攀登。

終於,我們穿過一切的黑暗,來到山頂。

夜空中,我看見有美麗的東西顯現在蒼穹,

於是,我們手牽着手,得見滿天繁星。

(番外完)

——————————————————————————————————————————

後記

農曆新年,沈蘭在新年的前一天趕回了沈家大宅。

“大嫂,你看這個”,客廳里,她將手中的信封遞給了瘦削的沈母。

“什麼東西?”,依舊衣着得體但明顯憔悴許多的沈母慢慢接過她手上的東西,神情黯然,似乎新年的氣氛也不能讓她多高興幾分。

“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沈蘭微笑着看她,眼角泛起水光。

沈母看了看她,淡淡一笑,隨手抽出信封里的東西。

東西並不特別。

只是一張平安卡和一張照片。

但沈母的手卻立刻顫抖了起來,她倏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瞪眼看向沈蘭。

“我在希腊旅游,看見那個人很像初雲,但是我跑過去時被人攔住了,那個男人遠遠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我就找不到人了,我以為我看錯了”沈蘭一邊哽咽說著一邊用紙巾擦拭眼角。

“第二天,我酒店的賬單全部被人付清,那人在前臺留了這個給我”。

沈蘭輕輕握起沈母的手,含淚看她,

“大嫂,初雲還在,她還在”,不但還在,她還過得很好,那個人,對她一定很好,所以照片里的初雲才會有那麼幸福的表情。

沈母看着手上的照片,捂着嘴拼命點頭。

大顆大顆的眼淚滴上她手中的照片,她慌忙用手擦去。

照片上,絕美女子抱着一個小嬰兒坐在沙發上笑意盈盈,在她身邊,還有兩個漂亮無比的小男孩一坐一趴,小一點的那個看上去乖巧可愛,大一點的那個神情略顯不耐,似乎不太習慣照相。

“初雲”沈母又是哭又是笑,拿着照片和平安卡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看不夠。

一旁,沈蘭不停的給她遞上紙巾,微笑低聲勸慰着許久許久沒有這麼情緒化了的大嫂。

這個新年,似乎一下子就變得喜慶了起來

——————————————————————————————————————————

西部某山區

這裡是大山裡最好的一所學校,也是方圓百裡唯一的一所學校。

兩年前修建起來的這所希望小學,如今已經成為這片大山裡無數人的希望之地。

因為在這裡,他們原本無力送進學校的孩子不但可以免除所有的學費,還能定期跟學校領取文具書籍,甚至只要孩子們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說打掃教室操場,他們就能在學校吃到免費的午餐。

這一切,都讓淳樸無比的山裡人感恩不已。

於是,新年來臨,他們便用自己的方式向他們最尊重的人表達感激。

學校後面一處寬敞的農家小院里,高高的圍牆擋不住漫天飄落的雪花,也擋不住大山裡一撥又一波趕來送禮的人。

戴着眼鏡,頭髮花白儒雅老者看着院子里一堆一堆的番薯土豆雞蛋,還有角落裡十幾隻咕咕叫着的肥大雞鴨,一臉的無奈。

不等他考慮,門外又傳來了拍門聲

廚房裡,頭髮花白的老太太圍着花圍裙手腳麻利的在案板上揉着麵團,竈上的大鐵鍋已經燒上熱水,飯桌上還擺着滿滿一盆餃子餡。

桌邊,五六個穿着新衣的孩子神情激動地看着奶奶的麻利動作,摩拳擦掌地等着幫忙包餃子過新年。

“奶奶!奶奶!”屋外,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拿着一個信封跑了進來。

“哎!奶奶在這呢”,老太太頭也不抬,揪着麵團開始擀餃子皮,桌子前的孩子們立刻你爭我搶的開始幫忙起來。

“您的信,爺爺在忙着說話,讓我給您拿進來”,模樣俊俏的小女孩眨着眼朝奶奶揮了揮手上的信封。

“一定又是孩子們給我寫的信,你幫奶奶念念”,老太太笑眯眯地抬頭看着小女孩。

“哎!”,小姑娘很快打開信封,取出裡面的東西。

“只是個小男孩的照片呢,還有一張紙”,她驚訝的翻來翻去,沒見有信。

桌邊的老太太怔了一下。

“給奶奶看看”,她放下擀麵杖,聲音有一絲顫抖。

照片上,漂亮小男孩眼神清澈,在他身後,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昊昊”老太太獃住了。

只一秒,她的眼淚就流了出來。

屋裡的孩子們嚇得哇哇直叫,有幫奶奶找毛巾的,有跑出去找爺爺救命的,頓時廚房亂成一團。

“沒事,沒事,奶奶是高興,是高興!”被叫回來的老者接過小女孩手中的照片,還有那張寫着一串數字的支票,伸手取下自己的眼鏡擦拭了一下眼角,然後將滿臉淚水的老伴攬住,輕輕拍撫老太太瘦削的肩。

回過神的小女孩見爺爺奶奶抱在一起看着照片上的小男孩一會哭又一會笑,便悄悄的將屋子裡的孩子們都帶了出去。

等爺爺奶奶高興完了再包餃子吧,他們可以先幫忙把外面的東西收拾一下。

反正,他們幾個沒家的孤兒能遇到爺爺奶奶已經是很幸福的事了,餃子嘛,啥時候吃都一樣。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全部完結了,後面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最近會從頭修一遍文,然後考慮開定製。

新文要年後才開,我現在還在考慮男主的各種設定,所以沒那麼快哦。

這個文寫到現在,讓我收穫了許多的朋友,感謝的話就不說了,只想說,我愛你們,也希望你們愛我,我會好好努力,希望下一個文還能再見到你們。

章节目录

插翅难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阿陶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4章 番外 八,插翅难飞,笔趣阁并收藏插翅难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