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验证自己是不是错觉,陈安稍微吸了一下气。

    嗯,的确是错觉,林梦楚的手并没有香味。

    然而,林梦楚刚才一直是看着陈安的,发现陈安抓了她的手之后,就放在鼻子面前,她已经很不好意思了,结果,陈安居然还吸气……

    你是痴汉吗!

    林梦楚感觉自己被调戏了一样。

    “大色狼!”

    陈安:“……”

    我就抓了你的手一下,这就成了色狼了?

    “呃,今天的风有点喧嚣啊。”

    陈安很僵硬地转移着话题。

    林梦楚瞪了他一眼,她的脸红红的,即便是露出凶狠的样子,在陈安看来,也毫无威慑力,倒是可爱的程度又增加了。

    林梦楚也没好意思一直计较陈安调戏她的事情,反正陈安的脸皮那么厚,说他是色狼,都没看到他稍微有羞涩的表情,也没觉得尴尬,一脸坦然,仿佛直接承认了自己就是这样。

    反倒是她,脸红心跳,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

    “风再刮大点好,把你吹远点。”

    林梦楚把双手揣进兜里,却也没有和陈安拉开距离。

    “我肯定是吹不动的,倒是你这细胳膊细腿,被风吹走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林梦楚不禁双手抱胸。

    陈安这个渣渣果然有偷偷看她的腿。

    “我还没见过能把我吹飞的风呢!”

    林梦楚很傲娇地说着,明明是她先说的希望风再大点把陈安吹走,现在倒是否认大风的真实性了。

    然而,她才刚这么说,一阵风吹来,将她头上的帽子吹飞了,同时吹散了林梦楚的头发。

    林梦楚叫了一声,朝帽子飞出的方向看去,她的发丝被风吹起,遮挡住了她半边脸,而从陈安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依然那么漂亮。

    帽子并没有掉出多远,最多只有一两米,林梦楚赶紧跑过去,弯腰将它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

    还好,今天并没有下雨,帽子掉在地上也没有弄得很脏。

    “你刚才是不是在笑我?”

    林梦楚走到陈安的身边,审视着他。

    陈安便绷着脸道:“我肯定没笑你。”

    这次真没笑,不过是帽子被风吹掉了而已,没什么好笑的。

    但是林梦楚一本正经地觉得他一定笑了,这一点比较好笑。

    “我才不相信你,你肯定是笑我刚说了没那么大的风,帽子就掉了。”

    “这个真没有。”

    陈安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脸绷得好紧。”

    林梦楚戳了一下陈安的脸,陈安随手拨开她的手,林梦楚便像是被毒蛇咬到了似的,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这可是你先动手的。”

    陈安觉得自己可能是吓到林梦楚了,不过,她自己多少也有点小题大作。

    “只许我动手打你,你不许还手。”

    林梦楚一脸认真地说道,陈安不禁被她逗笑了。

    “谁给你的勇气这么说,我可告诉你,唐绛和我动手,我都会还手的。”

    陈安默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他还手最多也就是把唐绛压制住,不让她继续动手而已。

    这是以前,而两人确定了关系之后,这架一打就有些不好收拾了。

    老婆当然是不能打的,但打闹的时候小小地惩戒一下对方,也是可以的吧。

    “你居然打女人?”

    林梦楚一脸震惊。

    陈安不禁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

    “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怎么会舍得打唐绛。”

    林梦楚忽然想起了那天自己藏在衣柜里的见闻,忽然什么都懂了。

    “好了,你别说了,打住。”

    林梦楚选择终结话题。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在胡思乱想。”

    “我才没有,你以为我是你,满脑子污浊的思想。”

    林梦楚羞恼地说道,陈安就和她杠起来了。

    “你如果什么都没想,怎么会觉得我满脑子都是污浊呢?”

    “陈安!你就不能让一下我吗,每次吵架你都一定要吵赢!”

    林梦楚发动终极无赖术,陈安连忙投降。

    “我错了。”

    “哼!”

    陈安发现原来的那个林梦楚回来了。

    还是那么不讲道理,有点憨憨的味道。

    于是他的心情忽然也好了很多。

    湘大附近,陈安之前是逛过一遍的,那时候刚开学,陈安就想着开奶茶店了,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店面,这一次重来,又有一些店面转租了。

    显然,做生意不一定总是能赚钱,即便是在学校门口。

    不会经营,该亏的还是会亏的。

    像当初在师大前面卖水果的,就是如此。

    然而,陈安有信心林梦楚这个生意不会赔,酸甜的经营已经算是成功了,有了之前的积累,接下来林梦楚的生意会更好做一点。

    不过,这一次租门面没有之前那么轻松,带着林梦楚转悠了一下午,也没能找到合适的。

    “其实也可以在岳麓山下开这样一个奶茶店,选址可以轻松多变。”

    今天下午一无所获,陈安觉得还是要给林梦楚稳定一下心态才好。

    “嗯。”

    林梦楚略显倦色,走了这么久,她感觉脚有点酸,肚子也饿了。

    “咕咕咕。”

    林梦楚的肚子发出了鸽子精一般的声音,不过,陈安并没有听到。

    “走吧,先找个地方吃东西。”

    陈安只是觉得到了饭点了,是时候吃饭了,林梦楚却觉得他是听到了自己肚子在叫。

    她只觉得尴尬得很。

    为了掩饰尴尬,她提步准备离陈安远点,免得肚子再叫,被陈安听到了。

    忽然,她感觉右脚小拇指的边上有点疼。

    走一下疼一下。

    应该是磨出水泡来了。

    林梦楚走到一个路灯下面,靠着路灯不动了。她的脚趾在鞋子里悄悄地动着,林梦楚是在确认是不是长泡了。

    动一下,果然还是很疼,应该是水泡破了,林梦楚感觉到小拇指那边好像有点湿润,很不舒服。

    “怎么了?”

    陈安看她有些奇怪的样子,便关切的问道。

    “我累了,我走不动了。”

    “你还是小孩子吗?”

    不走就不走,抱个路灯是什么鬼。

    “哼。”

    林梦楚别过头,不理陈安了。她就是想休息一下而已,等一等应该就不疼了。

    她才不想和陈安说自己应该是磨出了水泡,陈安一定会笑她的。

    “你要是不走的话,我就一个人走了,把你丢在这里了。”

    陈安故意吓唬着林梦楚,林梦楚嘴硬道:“我又不怕。”

    “真不怕?”

    “不怕。”

    “那我走了。”

    陈安做出要走的动作,然后猛地回头,果然和林梦楚的目光对上了。

    林梦楚脸一红,又把头别开了。

    “走啦,我总不至于真的把你丢这里。”

    陈安走到了林梦楚的面前,阴影笼罩了林梦楚。

    “我走不动了。”

    林梦楚别扭地说道。

    “那怎么办?”

    陈安觉得女孩子真的是太神奇了,逛街的时候从不喊累,这会儿走几个小时就走不动路了。

    “反正我走不动路了。”

    “你是在暗示我背你回去吗?”

    陈安手一摊,林梦楚忸怩地低下了头,小声地道:“我没这么说。”

    “那要不要走啊?”

    “我走不动了!”

    “行行行,算我怕了你了。”

    陈安在林梦楚前面蹲了下来,道:“只要你不怕别人误会,背你也不是不可以。”

    陈安觉得林梦楚肯定不会让他背的,碰一下手就骂他色狼,哪里会让他有更多的接触。

    这么一说,应该会让林梦楚意识到这样不合适,也就会自己走起来了。

    然而,林梦楚把双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我才不会怕误会呢,别人就算看到了,也不会觉得我喜欢你的,倒是你啊,就不怕背着我被唐绛韩瑶看到了?我保证她们会让你掉一层皮。”

    林梦楚的反击让陈安不敢动了。

    是哦,怕的人不是林梦楚,是他啊……

    “怎么,不敢了吗?哼,想占便宜又没贼胆啊!”

    林梦楚开始嘲讽模式。

    她也觉得陈安不敢背她,能让陈安吃瘪的机会,她可不会放过。

    “呵。”

    陈安轻笑一身,双手抓住林梦楚的腿弯,站直了身体,林梦楚差点没站稳,自然是下意识地抓住陈安的脖子,整个人都抱紧了陈安,生怕自己摔倒了。

    “咳咳咳,你是想勒死我吗?”

    陈安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谁让你忽然站起来,活该!”

    林梦楚已经稳住了,把手搭在陈安的脖子上,

    “好心没好报啊!”

    陈安吐槽了一句。

    “你有什么好心?”

    林梦楚才不信呢。

    “刚才准备走的时候,忽然想起你前面走路姿势不太对,我才想起来你可能是脚疼。就知道你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又不肯说哪里不舒服,只好背你了,结果你还说我想占你便宜,就你这身材,有什么便宜好占的。”

    陈安毫不留情地吐槽着。

    “陈安!我咬死你!”

    林梦楚现在在陈安的背上,抱住陈安的脑袋就要啃,但一看都是头发,哪里能下嘴呢?

    她很不服气,她身材怎么了?

    明明就很匀称,一定要韩瑶那么夸张才算好身材吗?

    “走了走了,吃饭去了。”

    “我扯你头发!”

    “啊……,林梦楚你给我放开!”

    “不放!”

    “你不放我就把你丢下去。”

    “我怕你吗?”

    林梦楚嘴不怂,但是手松开了。

    要不是姐现在肚子饿,没什么力气,才不怕你!

    林梦楚表示自己只是战略性认怂。

    陈安很快的找到了一家饭店,将林梦楚放下了。

    “就吃烧鹅饭吧,你太重了,我没吃饭也背不了你多远。”

    陈安继续对林梦楚进行心灵暴击。

    林梦楚一下来,就想踢陈安一脚,被陈安灵巧地躲开,林梦楚一脚踢在了店面外面的大伞底座上。

    这种大伞的底座是一个塑料桶,里面装着硬化了的水泥作为固定,林梦楚这一脚下去,立刻嗷地叫了一声。

    她这才知道,自己叫上是两个水泡,刚才踢得不重,但应该刚好是把水泡踢爆了。

    疼得她差点没站稳。

    “呃,你没事吧?”

    陈安表示,我都没动手,你怎么自己就倒下了?

    眼泪都打出来了,真惨。

    “疼……”

    林梦楚可怜兮兮地说道。

    看得陈安不禁笑出了声。

    那个,虽然你好像很惨的样子,但还是让人觉得很欢乐。

    “你还笑!”

    林梦楚眼睛眨呀眨,一副委屈得要哭的样子。

    “好好好,我不笑了,我的错,我应该让你踢一脚的。”

    陈安像是哄孩子一样。

    “哼。”

    林梦楚这才不闹了,一瘸一拐地跟着陈安进了店。

    “水泡?”

    “嗯。”

    “回去泡一下热水就好了。”

    “主要是踢的这一下比较疼,之前都不是很疼。”

    “那就是说,你是为了让我背你,故意走不动路呗?我还以为你多难受呢。”

    “才不是!”

    林梦楚红着脸辩解道,不过,她其实是有些心虚的。

    因为脚上长水泡这种稀松平常的事情,并不会很难受,最多走路稍微有些不舒服,也不会痛得走不了路。

    但是,在陈安面前,她下意识就想让自己变得柔弱一些。

    她想让自己柔弱一点,陈安就会好好呵护她了。

    于是,只有三分疼痛,她都要表现出七分。

    女孩子就是这样变得娇气的。

    男朋友在的时候,水瓶都拧不开,男朋友出轨了,能徒手碎颅。

    这也是林梦楚心情复杂的地方,明明决定了和陈安保持一点距离,做普通的朋友,却又不由自主地想和他闹。

    “我只是又累又饿而已,加上脚痛,想休息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吧,是你自己着急要背我,我可没让你这么做。”

    林梦楚试图证明自己并不是这么娇气,只是因为有一些客观因素。

    “好啦,我就开个玩笑。”

    陈安笑着说道。

    他知道林梦楚是那种有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一个人解决的,换句话说,就是嘴硬。

    就像是之前,明明担心陈安把她一个人丢下,却也不会让他别走。

    明明脚疼了,想休息一下再走,却不说自己脚疼,只说自己走不动了。

    林梦楚就是这么不坦率。

    这样很容易被人误以为她很任性很无理取闹的。

    呃,虽然有时候她的确喜欢无理取闹就是了。

    “你在笑什么?”

    林梦楚觉得陈安的这个笑有些奇怪……

章节目录

回档在200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一只大猪蹄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大猪蹄子并收藏回档在2008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