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我接下来可能会离开天机城,所以这次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来跟你告别的。”李星柔声道。

    “你要去哪?”

    陈韵锦焦急地问道,一听说李星要走了,陈韵锦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要消失了一般。

    “去一个挺远的地方,不过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李星微笑着说道。

    陈韵锦的心一颤,看着李星的笑容,她感觉世界仿佛都更明媚了起来。

    李星扶着陈母在院子里坐下,享受暖暖的日光,李星则是在一旁的桌子上小憩。

    过了一会,开始起风了,陈韵锦把陈母再一次扶了回去,因为毕竟是大病初愈,再吹了风就不好了。

    安置好母亲后,陈韵锦连忙跑出来看李星,李星倒是睡得香甜,这些日子以来,天天勾勒神文,李星的精神早就疲倦了。

    昨天又是看着文桃尔,一夜没睡,在动用“医”字神文治疗好阿母后,李星一放松下来,精神也终于达到了极限,彻底陷入了梦乡。

    “晨星公子,晨星公子。”

    陈韵锦轻轻地喊了两声,发现没有什么效果,李星依旧在睡,看上去也不像是在装的。

    “难道是累了?”陈韵锦回想了一下,果然发现了不对,给母亲治好病之后,晨星先生就好像很困倦一样,应该是真的累了。

    感受着越来越大的风,陈韵锦咬了咬红唇,然后伸出手,把李星的一只手搭在她的身上,然后极力撑了起来。

    “真是的,晨星公子,你一点也不轻啊。”

    陈韵锦轻轻地吐槽道,然后一步一步把李星背回了房间去,放在自己的闺房中去。

    看了看房间中的桌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床,陈韵锦还是把李星背向自己的床去。

    眼看着就只有一米远了,陈韵锦的额头香汗淋漓,李星对她来说还是重了点。

    “哎呦。”

    陈韵锦一脚踏空了,整个人向前扑倒而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房间中的这个坑已经很多年了。

    她多少次都说要填上,可是一直没有时间,后来她爹说要填上,可是最后她也没有等到,所以她就一直留着这个,心里有一个念想。

    在空中的陈韵锦和李星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床上,陈韵锦险些都要流出泪来了。

    陈韵锦慢慢地将压在身上的李星推开,然后慢慢地起身,看着熟睡中的李星,陈韵锦有些痴了,眼泪簌簌地落下,几天以后,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陈韵锦轻咬着红唇,时间缓缓流逝而去,他看着李星的脸庞,幽幽地叹了口气,她和李星,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李星是高高在上的文明师,寿元悠长,而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过不了多少年,就已经是人老珠黄了。

    “唉。”

    陈韵锦的母亲也深深地叹了口气,知女莫如母,陈韵锦就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陈韵锦的想法,她又如何不知道呢?

    但是两人终究还是无缘,她看得出来,李星真的只是把陈韵锦当成一个朋友而已。

    “韵锦,韵锦。”陈母轻唤道。

    陈韵锦连忙拭去脸上的泪水,然后跑去母亲所在的房间,有些担心地问道:“母亲?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只是韵锦,放下吧,他不适合你,晨星公子终究和我们不是一路人。”陈母摸着陈韵锦的手,轻轻地说道。

    “我知道的,母亲,我会放下的,我配不上晨星公子,我们两个人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陈韵锦咬着嘴唇说道,鲜血缓缓渗出。

    “唉,都是我拖累你了啊。”

    陈母叹气道,当年的陈韵锦同样可以成为一位文明师的,可是家道中落,母亲病重,她不得不早早地承担起家业,哪里有机会去求学啊。

    “娘。没事的,这都是我自愿的,天意如此。”

    陈韵锦故作轻松地说道,心中却是十分难受,如果她现在也是一位文明师,或许陪在晨星公子身边的就是她了。

    许久以后,陈韵锦擦去脸上的泪,轻轻地说道:“娘,我去看看晨星公子,他也应该醒了。”

    陈母点了点头,陈韵锦来到房间中,李星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被子已经叠好,在被子上还放着几本书,还有一封信。

    回到文明师公会时,已经是晚上了,李星刚回到房间,文桃尔就紧紧地抱住了他。

    李星心中一颤,也伸手抱住了她,许久之后,文桃尔探出头来,没好气地说道:

    “你去哪了?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我去给你买吃的去了,而且明天可是你的生辰,我不得准备一下啊。”李星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在陈韵锦家睡了个午觉,否则文桃尔能扒了他的皮。

    “来,吃东西吧,今天我可是等了好久才买的。”李星一样一样地把吃的东西摆在桌子上,微笑着看着文桃尔。

    第二天早上,文桃尔早早地就起床开始梳妆打扮,换上了平日里基本不会穿的漂亮衣服,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地整理自己的妆容。

    “咚咚。”敲门声响起,文桃尔喊了一声:“进来吧。”

    李星进到房间中,看着打扮好的文桃尔,出声赞叹道:“我家小桃儿真漂亮,国色天香,闭月羞花这些词就是为你准备的啊。”

    “哼,那是,本姑娘今天破例,陪你逛一次街。”文桃尔仰起小脸说道。

    “好好好,那真的是多谢我家小桃儿赏脸了。”

    李星牵起文桃尔的手,从房间中走了出去,文桃尔也没有抗拒,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和李星牵着手,不过脸上红润居多,白皙势微。

    这一天,李星陪着文桃尔在城中逛了整整一天,也没有厌烦,文桃尔身上也多出了一只碧绿色的发簪,在夕阳下,闪着光辉。

    回到房间中后,李星拿出一个盒子,柔声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生辰礼物。”

    文桃尔开心地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李星做的那个雕塑,不过也有些不同。

    李星伸手拂过,雕塑响起了曼妙的唱曲声,文桃尔惊讶地掩住了嘴,这是什么原理?

    李星微笑道:

    “我在其中嵌入了一枚神文,它可以用来储存和释放声音,所以我就特地去戏院录了好久,我知道你喜欢听戏,有了这个,你也不用非要跑去戏院了。”

    “嗯,我很喜欢。”

    文桃尔开心地笑道,李星也笑了起来,喜欢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李星苏醒了过来,看着趴在他怀中的文桃尔,轻轻地笑了起来,捏了捏文桃尔的鼻子,文桃尔鼻子耸了耸,又向李星怀里钻了钻。

    李星不禁莞尔,又抱紧了文桃尔,静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醒过来。

章节目录

直死魔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天月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月林并收藏直死魔瞳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