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高红苏醒了过来,她试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体一阵轻松,再无半点不适,看来药还是挺管用的啊。

    可是一想到自己病好了,就不能让李星一直陪着她了,高红思索了一下,果断地躺了回去,等待着李星的到来。

    片刻后,侍女走了进来,服侍高红简单地洗漱了一下,顺便解决了一下早饭。

    侍女前脚刚出去,李星后脚就进来了,看着还躺在床上的高红,李星悠悠地叹了口气道:

    “看来今天的七夕灯会去不了了呢。”

    “七夕灯会?我要去。”

    高红可怜巴巴地看着李星,李星心一软,不过嘴上还是坚持道:

    “不行啊,你现在身体都还没好呢,我现在要是把你带出去了,你爹能杀了我啊。”

    高红脸色一垮,早知道她就不装病了,七夕灯会啊,多好的节日啊,就让她自己给搅和了。

    “好了,别不开心了,我可以带你去七夕灯会,不过呢,你要老实一点,一切听我的,那我就带你去。”李星揉了揉她的脑袋,轻轻地笑道。

    “嗯。”

    高红甜甜地笑了起来,李星也笑了起来,侍女进来换水果,看着两人,悠悠地叹了口气,大清早的就在这秀恩爱了,过分了吧。

    李星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柔声道:

    “我们出去走走吧,晒晒太阳,一直在屋子里躺着,对病情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高红点头,坐了起来,然后向李星伸出一只手,李星不禁莞尔,伸手扶住她,慢慢走出了房间。

    明媚的阳光洒落,是暖洋洋的,李星扶着高红,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在将军府中。

    路过花园时,高红蹲下来看着盛开的花朵,嗅着扑鼻的花香,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走了一会后,两人坐在亭子里休息,这亭子很高,纵览整个将军府。

    高红看着天边飞过的鸟儿,徐徐开口道:

    “呐,七夜晨星,其实吧,我的病已经痊愈了,你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李星沉默了一下,旋即笑道:

    “不着急,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好,现在走我也不放心,而且不是说好了嘛,接下来的几天,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高红咬了咬嘴唇,大声说道:

    “我说我已经好了,你可以走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李星看着高红,伸手拭去她眼中的泪花,柔声道:

    “可是我想见你啊。”

    这句话,让高红瞬间泪崩了,她扑进了李星的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李星抱着她,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了起来。

    许久之后,高红停止了哭泣,可是她也没有放开抓着李星衣服的手,李星也没有说,只是任由她抓着,轻轻地扶着她,一缕微风从两人之间穿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侍女走了过来,高红连忙从李星的怀里出来,揉了揉有些红的眼眶,转过头,装作是在欣赏天边的风景。

    李星不禁莞尔,侍女来更换了一下桌子上的水果就离开了,其实桌子上的水果是新鲜的,之所以会换,显然是某位老父亲的心理承受能力顶不住了。

    李星也没有说破,站在高红的身旁,欣赏着将军府的风景,不得不说,将军府的设计非常不错,李星挺喜欢的。

    与此同时,一根飞针悄无声息地潜入了过来,李星伸手夹住,身形一闪,消失了一下。

    高红似有察觉地回过头来时,李星站在原地,冲着她笑了笑,高红看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旋即继续看风景。

    而在不远处,将军府的侍卫从树上悄悄地解下来一位血肉模糊的刺杀者,刺杀者体内的经脉全碎,丹田粉碎,完全变成了一个废人。

    他们看了李星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畏惧,下手也太狠了,连问都不问,丝毫不留情啊。

    高将军闻讯赶来,也听到了情况,冷声道:

    “给我查,敢来将军府杀人,真是胆大包天。”

    “老爷,算了吧,查不出来什么的,他已经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来了,那孩子的性格,恐怕已经决定要报复所有可能的敌人了。”

    高夫人指了指那人后脑勺的一根针,这是李星回敬他的。

    “你今天晚上恐怕要忙起来了,天冷了,记得加衣。”

    高夫人说完,迈步向着李星他们走去,高将军看了手中的针,眼神复杂难明。

    夜晚时分,今天高红早早地就开始休息了,待房间中的灯一灭,李星悄然出现在房间中,高红也从床上走了下来,原本脱掉的衣服已经重新穿好了。

    “走吧。”李星抓住高红的手,轻轻地笑道。

    眨眼间,两人来到了一处小巷中,李星掏出一个面具,扣在了高红的脸上,自己也戴上了一个。

    “为什么要戴面具啊?”高红好奇地问道。

    “别被高将军发现了,高将军可也来这里了啊,要是让他看到我带你悄悄地来这里,高将军会杀了我的。”

    “爹爹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啊。”高红抿嘴笑道,不还是顺从地戴上了面具。

    看着街道之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李星皱了皱眉头,扶着的话实在不好走啊,李星犹豫了一下,蹲下身子道:

    “你身体不行,还是我背你吧。”

    高红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伏在李星的背上,李星慢慢地起身,向着人群中走去。

    烟花璀璨,照亮了黑暗中的两人,李星快步走出了小巷,他感觉的到,高红看见烟花的时候很开心。

    李星背着高红在人群里走着,一路上也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本就是来看灯会的,又不是来看人的。

    至于戴面具,大部分的青年男女都戴着面具呢,很稀奇吗?

    两人一路走,街头巷尾,各种各样的灯在叫卖,李星也给高红买了一个,让她提着,高红撅了撅嘴,有些不满意李星把她当成小孩子,不过手中的灯却是没有放下。

    “要不要放花灯?”李星微笑着问道。

    高红连连点头,开心地说道:

    “好啊,好啊,我们快去吧。”

    “好,这就去了。”李星笑呵呵地说道,背着高红挤了过去。

    “老板,给我两盏花灯。”

    李星多给了些钱递了过去,老板挑出两个做工最好的花灯递了过去,微笑道:

    “公子,小姐,你们如果有什么愿望,可以写在花灯上,牛郎织女会为您实现愿望的。”

    李星沉吟了一下,把高红放了下来,一人接过一支笔,写下了自己的愿望。

    “你写了什么?”李星率先写完,探头过来。

    “不许看。”

    高红连忙用手盖住了李星的眼睛,但是李星却看清了,上面只有一句话:

    “若有来世,希望我们俩不会再错过。”

    李星心中一颤,连忙笑道:

    “不看了,不看了,我们去放花灯吧。”

    高红点了点头,两人拿着各自的花灯,轻轻地放到了水里,看着它们越飘越远,直到和其他的花灯汇入一处。

    “我们走吧。”

    高红伸出手牵住李星,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带着李星走进了人群之中。

    李星莞尔,凑在高红耳边,轻轻笑道:“不装病了?”

    高红耳边红了起来,不安地看着李星问道:“你都知道了?”

    “是啊,我当然知道了。”李星微笑着点头道。

    “那你为什么没有揭穿我啊?”高红低声问道。

    “因为我想……”

    最后几个字李星的声音很小,是凑在高红耳边说的,李星灼热的呼吸让高红的耳朵通红,脸也红透了,仿佛一个苹果一般,娇艳欲滴。

    李星反握住高红的手,拉着她在人群中继续穿梭,高红任由李星拉着他,看着李星的背影,眼中还闪烁着一缕晶莹。

    “哥哥~。”

    “晨星哥哥~。”

    两声清脆的叫声响起,李星转头看去,是雪灵和芙兰,李星还没说话,高红“嘤”的一声,撞在了李星的背上。

    “哥哥,她是谁啊?”雪灵笑呵呵地问道。

    “灵儿,芙兰,你们怎么来了?”

    七夜晨星的父母也走了过来,看到李星,都有些诧异地问道:

    “星儿,你也来了啊,你背后的姑娘是?”

    高红羞怯地躲在了李星的背后,李星深吸口气,脑海中想着该怎么糊弄过去。

    “小红,你不是已经休息了吗?怎么也来这里了?这个男生是谁?”

    不知何时,高将军和高夫人也来了,李星额头有冷汗落了下来,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李星心中无奈,这些人都没事做了吗?都这么闲吗?一个是将军,一个是家主,不好好在家管事,没事来灯会凑什么热闹啊,这不是年轻人的节日吗?

    “受死。”

    一声凄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李星心中大喜,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一般,指着远处说道:

    “高将军,要不我们先解决那边?”

    “哼。”

    高将军的脸黑了起来,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七夜晨星竟然直接把他女儿拐来看灯会了。

    “我去就好了。”

    众目睽睽之下,李星牵着高红,直接踏空而行,只是瞬间就消失了几人面前。

    然后两人就没回来了,就这样跑了,而那边闹事的人,直接被李星随手捆在柱子上,毕竟这个人对他有大恩啊。

    双方父母面面相觑了起来,这俩孩子就这么跑了?

    “明天九点,明德茶楼见。”

    高将军压着火气定下了明天见面的事,七夜晨星的父亲点了点头,表示一定会到。

    第二天早上,李星还在睡懒觉,直接被母亲提着耳朵喊了起来,在侍女的帮助下,穿上了一身颇有些华贵的衣服。

    按道理来说,这身衣服其实就属于是七夜晨星,这个七夜家族大少爷的正装,只不过他从来没有穿过罢了,因为不适合战斗。

    不过今天却是非穿不可了,侍女帮着李星整理好衣服,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少爷搭配上这一身衣服更帅了。

    “哥哥,衣服很适合你哦。”雪灵笑呵呵地说道。

    李星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身衣服卖相是不错,可是他不喜欢,有些施展不开。

    吃完饭后,七夜晨星的父亲没好气地说道:

    “你小子,给我过来,今天去向高将军赔礼道歉,你小子挺花心啊,你在西方不都有女朋友了吗?现在怎么和将军府的高红小姐又扯上关系了?”

    李星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这话没法说啊,七夜晨星的母亲也不多问。

    提着李星的耳朵就走出了家门,不过在外面倒是没有再提着他的耳朵,毕竟是大孩子了,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一路来到明德茶楼,掌柜的一看李星来了,连忙跑出柜台招呼道:

    “少爷您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那热情的态度让七夜晨星的父母都是一愣,什么情况?儿子和这家店的老板也有关系?

    李星轻咳一声道:

    “咳咳,我今天约了人的。”

    掌柜的笑意涟涟,热情地招呼道:“好嘞,您请上四楼。”

    李星摆手道:

    “不用了,上三楼就行了,约我的人在三楼,你回头在四楼给我爹娘保留一间雅间,他们二老经常喜欢听听曲,你以后多照顾一下。”

    掌柜的连连点头,微笑道:

    “好嘞,那我送您上去吧。”

    李星摇头道: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你这茶楼一天到晚生意不断的,哪还有半点空闲啊,快去招呼吧。”

    “爹,娘,我们上去吧。”李星站在一旁,等着父母先行,他则是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

    母亲走着走着开口道:

    “星儿,这家店的老板,和你……?”

    李星开口道:

    “我帮过这老板一个小忙,所以认识了,娘,您以后要是想听曲了,就直接去这里的四楼吧,那里清净。”

    母亲点头道:

    “知道了,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啊,就算是有点关系,也不能这么使唤人家啊,我可是知道的,这老板背后的人可是强着呢。”

    李星轻笑道:“放心吧,没事的,就是他背后的人也得给我几分面子。”

    掌柜的抬头看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组长是真的变了啊,以前那么要脸的一个人,现在撒谎随口就来,我背后的人是谁啊,那不还是你吗?

    掌柜的招招手道:

    “小贵子,你去看看七夜少爷在哪一间,把吃的都送过去,另外泡一壶雪顶银梭,一起送去吧。”

章节目录

直死魔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天月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月林并收藏直死魔瞳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