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终于一切准备就绪的周平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外一片黢黑,刚刚还明亮的灯光已经熄灭,整栋屋子都是一片黑暗,静谧。

    难道王铮夫妻怕费电,出去的时候随手关了灯?

    周平尝试摁动开光。

    结果数次尝试后,屋内所有灯光似是全部失灵,一盏灯都没亮起,周平呼吸一凝。

    他脚下落地无声,手提金箍棒,开始无声无息接近向大门方向。

    呼。

    一股风倒灌进屋内,大门被风带动得吱嘎,吱嘎轻响,此前的异响便是来自此,出乎意料的,门口位置并没有王铮夫妻的身影,只有门外漆黑一片。

    今晚似乎连毛月亮都没有,屋外地面没有一寸月光,只有万籁俱静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连农村最多的虫鸣鸟叫,犬吠声音都没有。

    在这窄窄的胡同里仿佛阴冥鬼域。

    周平目光在门框位置停留了下,此时那里空无一物,周平明明记得很清楚,那里本应是被王铮挂着一只公鸡。

    之前王铮的笃定仿佛就是来自这只公鸡,没想到此时连公鸡也没有了。

    周平面色微变。

    事情开始变的有意思了起来。

    呼。

    又有一股阴冷夜风从门口倒灌进屋内,周平手提金箍棒,兀自站在门口内侧一动不动,屏住呼吸,他正在凝神聆听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寻找着王铮夫妻的身影。

    王铮夫妻失踪快有一分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他既然插手了这件事,就不能让无辜的人牺牲,虽然王铮有可能不是无辜。

    夜晚的风很大,吹得山里树木黑影在扑簌簌摇摆,如张牙舞爪的重重鬼影。诡静夜幕下,就连远山、近树、丛林、房屋,似是也全都成了黑色鬼影般森然,这个夜,太静了。

    咔嚓…忽然,树枝踩断的声音,在静谧夜下尤为刺耳。

    “谁!”

    周平握着大棒的手一紧,恰在此时,十几米外胡同口有一道人影匆匆跑过,又马上藏入黑夜里。

    周平两眼一眯,对方只是一个人,手里并没有扛着或抱着其他人,他没有贸然冲出屋子追向凶险未知的黑暗。

    在李彭家的那次惊魂经历,让他处处谨小慎微,不敢走错一步。

    对手很强大,自己不能犯错,不然救人不成反被擒就不香了。

    不管是单凭怨气就能伤了他的神,差点在那次阴沟里翻船;还是这次更为诡异的超大范围鬼打墙,都让他心中有顾忌。

    呼。

    阴冷的夜风再次倒灌进屋内,似乎是在屋里如枯败落叶般打了一个卷儿,又吹拂向周平站着一动不动的门口位置,嘎吱……

    门被风带动轻响,眼看就要合上,周平抬手抵住即将要合上的大门,当他重新推开门时,周平眼皮重重一跳。

    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人身影,居然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

    滴答滴答……

    这是名眼窝深陷,面色苍白没有血色,穿着素白色连衣裙,一头湿漉漉打结在一起的乌黑长发披散在两肩,此刻全身湿透,水珠顺着裙角正不断滴落地面,很快就在脚下土壤上形成一滩深黑色的水渍。

    “请问有没有见到我的相公……”女人开口,身上的水珠还在不停往下面滴落。

    和当时周平在王铮手机里面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

    其实关于答案,周平已经想到了答案。

    这女子找的是王铮,亦或者是像王铮的人!

    至于王铮为什么能隐藏那么深,连结发妻子都没有发现异常

    然而,这一切都是基于,面前没有欺骗大家为前提之下……

    可倘若,不止是泥石流滑坡是鬼打墙,就连村子也是鬼打墙的一部分时,那么这个所谓的准确答案,是否又存在着误导性?

    周平不敢确定村长是不是真实,村民们也是不是真实,眼前所见的一切又是否真实,在这么多未知因素下,周平显然不会百分百相信所谓的正确答案。

    周平突然想到关于裂口女的都市传说。

    “我漂亮吗?”

    回答漂亮:out!!

    回答不漂亮:out!!

    反正是只要顺着裂口女的脑洞回答,不管是什么答案,前后左右正反上下都得死……

    “请问,雨停了,有没有见到我的孩子……”

    女人又重复一次。

    周平:“人可以卑微如尘,但不可扭曲如蛆。”

    “请问,雨停了,有没有见到我的孩子……”女人第三次重复,自始至终都是声线平静得透着毫无生气诡异。

    看来劝鬼行善行不通,或者是太文艺了,普通人(鬼)听不懂?

    周平思考了下,道:“能敞开心中柔软角落的是好人,能迅速敞开心中柔软角落的是良善之人,心中柔软角落常开不关的是烂好人。你是哪种人呢?”

    “请问,雨停了,有没有见到我的孩子……”女人第四次重复,身上依旧滴滴答答滴着水珠。

    看来心灵鸡汤加反问句,也是行不通……

    周平:“你知道吗,我们见到的太阳,是八分钟之前的太阳;见到的月亮,是一点三秒之前的月亮;见到一英里之外的建筑,是五微秒之前存在的;即使你在我一米之外,我见到的也是三纳秒以前的你。我们所眼见的都是过去,而一切,也都会过去。”

    “请问,有没有见到我的相公……”女人已是第五次重复。

    周平脑门垂下黑线。

    他真是无可救药。

    居然试图跟一个女人讲道理,在这世上的唯一道理就是,你永远无法跟女人讲赢道理、人生哲学。

    面对着对面女人望来的空洞洞目光,周平额头滴下一颗冷汗。

    脑中正在飞快搜索还有没有其它答案。

    在线急等准确答案。

    可周平很快沮丧发现,脑细胞都要榨干了,肚里再也搜刮不出什么墨水来。

    “请问,有没有见到我的相公……”第六次,女人看着周平,声音再次平静响起。

    “生活不止有眼前苟且,还有眼前的枸杞。”

    “往事如烟,前尘易老。”

    “善与恶的交战,爱与恨的斗争,邪恶袭来的时候,你手上只有一件能用来反击的武器,那就是爱。”

    周平已经在绞尽脑汁,到最后,肚子里最后点墨水也黔驴技穷,他干脆连电影台词都搬了出来。

    希望鬼物也能被感化。

    可很显然,是他想太多了,如果一句心灵鸡汤就能感动杀人犯,那还要监狱和宪法干什么?

    “请问,有没有见到我的相公……”女人第十五次重复。

    “听说今天要下雨?”

    “小姐姐你这皮肤一看就是水灵灵,因为全是水。”

    “小姐姐,你这中西结合的连衣裙款式,很像黑白电视机里的旧上海,起码得是百年历史的民国时期文物吧?”

    周平独自一人尬聊。

    “请问,有没有见到我的相公……”女人第四十三次重复。

    如果把嘴巴说干,两片嘴巴子磨出水泡来,能换来一直安全尬聊到天亮,可救乐意之至,简直是赚到了。

    一人一鬼物,就这么僵持尬聊。

    可救继续着一个人尬聊的同时,他一边时刻关注着眼前女人的变化,一边又一脸郑重紧盯着脚下越积越多的水渍。

    随着女人站在原地越久,只见那滩水渍有逐渐向外扩散,可救心有余悸的看着还在不停扩散的水渍。

    眼看就要漫到门口位置,可救后退一步,避开那滩水渍。

    就当周平一退,他感受到浑身刺骨般寒冷……

    ……仿佛周围下起了狂风暴雨……

    ……风雨中有女人的模糊焦急声音……

    ……似乎在喊着某个人的名字……

    这一次周平仔细去看,这一刻,他仿佛变成了暴雨中的女人视角,想要努力看清,可却被雨水糊住眼睛,怎么都看不清枯井里的景象,眼前一片模糊……

    就当周平努力想要看清时,突然,后脑勺剧痛,如遭钝器重击般的剧痛,眼前一黑,人险些栽落进枯井里。

    他现在是那女人的视角,那个时候…从背后有人袭击了当时的女人!

    就在此时,后脑勺如遭重击的周平,一下从鬼打墙中恢复清明,恢复清明后的他,脑袋如撕裂般剧痛,精神武功竟隐隐有要崩溃迹象,人差点趔趄摔倒在地。而此刻精神状态更加糟糕,虚弱的周平,就正好看到原本距他一两米外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近在咫尺,乌黑尖锐指甲的鬼爪,正企图要挖出他的心。

    附着在体表皮肤上,一百零八层膜状态的阴阳二气罡气罩,居然毫无抵挡能力,瞬间被撕裂开来。一切变故都太快,甚至周平还没来得及反应,鬼爪已经挖向周平左胸口的心脏。

    周平失色。

    居然连一百零八层膜状态的阴阳二气罡气罩,都抗不下这个百年鬼物的一击,完了,今天是要凉凉了……

    然而,啊!

    一声女人的痛苦尖叫,鬼爪似在周平身上碰到什么,身体如触电般剧烈一颤,居然形体不稳的扭曲起来。

    尤其是那只鬼爪,几乎快要淡化不见。

    女人想要逃。

    周平来不及思考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见那女人要逃,不假思索,直接一招举火烧天,配合至阳的九阳真气,近距离之下,噗哧。

    如衣服撕裂般的脆响,那女人从背后被周平一棒捅了一个窟窿,在半空里解体消散。

    然而并没有魂气升起。

    这个女人还没死,只是暂时又躲入暗处。

    嗯?

    周平一声惊咦,在那个女人转身的刹那…似乎看到这是个背着墓碑的女人?

    不对!

    又好像是一团刺青,但他没来得及看清。

    此时此刻,周平不由庆幸自己拥有大棒骨,这些狡猾鬼物有没有死,全都无所遁形。

    与之同时,周平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喜色,刚才鬼爪不偏不倚,正好抓在腰间的大棒骨。

    大棒骨不仅帮他挡下一劫,就连鬼物都似是受到不小的重创。

    不过一想到大棒骨能从鬼物身上薅羊毛,其对于鬼物有着神秘压制力量,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周平想起了大棒骨重重神奇之处。

    一夜无话。

    在后半夜,鬼物再未出现,但是王铮夫妻一直失踪未找到。

    当黎明的鱼肚白,渐渐在天际破晓之时,黎明第一道曙光照进老城区,如幽雾冰冷的黑暗被驱散,逐渐又恢复人间生机,周平手提金箍棒,直接杀气腾腾奔杀向隔壁房间。

    乘着此刻其他人还未睡醒,没有杂乱,他要找出事情真相。

    此时的周平,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显苍白没有血色了,精神状况萎靡,糟糕无比。

    第一次惊魂本就还未痊愈,又受到第二次神伤,就好比是伤上加伤,精神创伤更加严重了。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拖不起,他要速战速决

    砰,一声似重物落地的沉闷大响,从隔壁房间内传出。

    周平着急,一棒打碎房间窗户。

    被砖封闭的的窗户爆碎,砖石化成粉碎。

    房间里一口被静静的放置在床头的棺材,被方周平挖出。

    “找到了。”

    然而!

    眼前画面瞬间如镜面破碎,周平惊骇发现头顶上空居然是黑夜,自己正站在一座黑暗没有灯光的院里。而在这没有灯光的院子里面,正摆放满了一口口棺材。

    这些棺材有长有短,有大有小。

    什么白天,王铮夫妻,全都不见了。

    啊!

    尖锐惊悚的尖叫声,一下撕裂夜幕。

    被砖砌好,不见天日的房间内传出来的声音。

    周平看着自己手中的金箍棒,刚刚打碎窗户的质感还在,没想到竟然是幻觉。

    这个鬼的怨气太强了,竟然能屡屡骗过拥有强大神魂力量的自己。

    鬼打墙!

    梦中梦中梦?!

    周平脸色一变,居然是…可还不等他细想,忽然,悉悉索索,房间里传出动静,仿佛有什么东西正顺着房间砖缝,即将要出来……

    头发!

    女人的黑色长发!

    如潮水般,从缝隙里疯狂生长出来,沿着缝隙,开始向着四周疯狂蔓延出去,这诡异恐怖的一幕,让周平都有些毛骨悚然。

    周平迅速克服这种令人发呕的画面。

    太阳真火顺着金箍棒抖落。

    已经蔓延了整个院子的头发,仿佛汽油一样瞬间燃烧了起来。

    呼!

    大伙燃起。

    突然周平感觉不对劲,整个屋子也开始燃烧起来,仿佛整个屋子和院子全是纸糊的一样,而自己是长在院子里面的一个纸人。

    ……

章节目录

这个修士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不是咬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不是咬火并收藏这个修士太嚣张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